天价新娘 14.你心里有没有我这老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爵,我知道,我都懂,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苦衷,我理解你的难处……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会等你把这一切都处理好后……”

    坐在窗边的女人,一盏柔和的蕾丝罩花灯投出淡淡光晕,将那张梨花带雨的美容颜衬托得更加柔弱可怜,若人心疼。

    不,心烦!

    顾西爵站在一旁,抚着额强压下心头的烦躁,暗骂自己一句“畜牲”,但没有一丝犹豫和后悔。要说这男人无起来,还真是人神共愤。可那有什么办法,谁叫他的克星就是那个“她”。

    话说这慕容冬儿也没什么大问题,好歹当年他独自在港城创业时,也出过力。虽说是九牛一毛,人家一女孩子也算了不起了,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

    五年,对男人来说那是由青涩到成熟的一个过程,可对女人来说却是磨耗青美的一个大坎儿。前者收益巨大无限增值了,后者颜色渐失开始贬值。不得不说,这老天爷对男人和女人的待遇,还真是差异巨大。

    就放眼前来说,顾西爵再无再狠心,也不可能像对付霍子铭那样就让人把慕容冬儿给架了走。不说落人口食以后别人得怎么看他的为人,对他的声誉影响有多大,就是自己良心这关也过不去啊!

    “冬儿,”这私下里,就不是刚才那般生疏的慕容小姐了,“你听我说,这件事你没有一丁点错,错的都是我。你的损失,我会……”

    世上再多的钱能买回逝去的青和感吗?顾西爵当然知道,这补偿什么的都是话。可对于这种事,男人能想到的最好办法除了用钱来解决,还能有更好的办法么!谁叫五年前那早上醒来时,是慕容冬儿和自己赤条条躺在一起,上还落下一滩红森森的作案证据,他就是不在意人家是个处儿,到底心里也是个结。

    再一次自我唾弃,他还是打定了主意,这事必须尽快解决,最好一了百了,花多少钱都不当事儿。他爵四少别的没有,钱最不缺。

    “不,爵,你别这么说,我没有损失什么,这都是我心甘愿的,我不要什么补偿,我都不要!”

    慕容冬儿几乎是在同时就摒弃了角落啼哭的可怜样儿,突然冲出座位,就将男人紧紧抓住,泪水扑簌簌地往下淌,全打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被那双盈盈泪眼这么紧紧瞅着,饶是再铁石心肠的人,怕也要败下阵来吧!

    说着“都不要”,偏偏这眉梢眼底透露的强烈信息都只有一个:其他都不要,但人家就只要你这男人。

    顾西爵心底的歉疚,又愈发沉重了几分,没像大厅时一样立即将人推开。但相对而言,要彻底斩断这关系的决心也更坚决了。

    “冬儿,你先别哭,先听我说。”

    “不,我不听,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

    慕容冬儿立即捂住耳朵,摇着脑袋,激动地低叫着,蹲在地上蜷成了一团。

    “冬儿,你别这样,这件事已经……”

    顾西爵暗叹一声,拉开那双掩耳盗铃的手,不料女人突然抬头扑上来,让他一个不察被扑倒在地,眼见红唇如弹直而来,最后关头他头一别错过了,却在领口上留下了一抹“作案”的痕迹。

    “爵,我你。我了你整整六年了,从在海蓝云天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知道你怕我年龄小不懂事,错将迷恋当,所以一直不想给我束缚,等我成长。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我很清楚我始终的是你啊!这辈子,都不会变;这辈子,我非卿不嫁。不管怎样,我……我都不会改变!”

    这般委曲求全,谁忍苛责!

    顾西爵眉头蹙得死紧,直觉这事儿比想像中还麻烦还棘手。

    “冬儿,你绪不稳定,今天算了吧!你急着从赌城赶回来,还是先回去休息,清醒一下,改天我们再约时间谈谈。”

    “爵?”慕容冬儿低呼一声,却见得男人脸色不虞,立即软下声气,“好,我……听你的。”便借着男人搀扶半依半靠着离开了,自然这暧昧模样被不少人瞧见。

    顾西爵暗恼不矣,要是慕容冬儿能像霍子铭那样直刀直枪地上,斥骂诅咒他一顿,他倒是好解决。可这女人跟男人的反应截然不同,让他有力没处使反倒受其所制,徒惹一肚子烦闷不畅,最终问题又给搁下了。

    不管怎样,他还是觉得慕容冬儿到底是大家闺秀,只要说明白总能解决。就他对她的了解,这女孩子虽气了些,也是个通达理的好姑娘,不会笨的不通理,非要沦落到做人小三的地步。

    男人这边一厢愿地给自己找心理台阶下,那边坐车离开的慕容冬儿刚一上车,脸上的委屈可怜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眼底浓烈的嫉恨不甘。

    谈妙然,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你居然还能平空杀出来跟我抢顾西爵。好,你瞧着,当年我都能在上抢了他,你们结婚了又如何?我一样照抢不误!

    ……

    妙然忽觉头疼,一股恶寒直爬上脊背,手上的衣服落了地。

    不知为什么,每每忆起慕容冬儿的模样,她心底就发慌直打鼓,这感觉不是全然的心虚,还夹杂着莫名的惊惶,恐惧,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呼之出。

    她慌忙按下心思,暗斥自己明明第一次见面,怎么能把别人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想得那么恶毒可怕呢?!

    “妈,妈,月月要做漂亮的小天使!”

    这时,小宝贝穿着一件雪白小粉点的蓬蓬裙跑来,手上一对毛绒绒的翅膀,乐得不得了,嚷着要妈妈给自己打扮。妙然这才拉回了神,看着女儿撒的小模样,才平息了心头的那股不安。

    顾西爵敲门进来时,正瞧见母女俩穿着款式相同的礼服,柔和的灯光穿过雪白圆点的蓬蓬纱,两张笑脸惊人的相似,更甜美得让人整颗心都酥了化了,所有的烦心事儿都扫到了脑后。

    不管怎样,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眼前这对大小宝儿了!

    “爸爸,爸爸,你快看快看,月月美不美?”

    “哎哟喂,我的小月月,你真是美翻天了,爸爸都被迷死了。来香一个!”

    男人大笑着走来,一把将小天使高高举起,在空中兜了大圈儿,惹得宝贝哇哇大笑,满屋子的人都因为男主人的到来,气氛更加烈了。

    放下孩子,顾西爵目光精亮地盯着妙然,笑道,“老婆,你真美!”

    妙然刚要开口就被这句甜言蜜语堵着,羞红了脸,斥了句“贫嘴”,扭对着镜子扑粉。

    心里砰砰直跳着,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处理完了。之前是她太大惊小怪了吧?也许,他和慕容冬儿的感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好。这上流圈子里的好多事,道听途说的不少,真实可信的其实聊聊无几。

    嗯,她要相信他!

    不过姨妈的话又突然跳了出来:越是道貌岸然的男人越容易心生暗鬼,越是要加大警觉力度,从多方位观察了解实,切勿仅从一面认定事实。

    多方位观察……

    她镜中的目光朝男人望去,男人正逗弄着女儿,给小家伙装翅膀,别钻石花儿,低眉浅笑间,真是说不出的风度翩翩,俊逸无双。一发现她在看他时,他眼眸一眨,就扔来一个电力十足的媚眼,羞得她立即移开眼,却看到衣领上的那抹珠彩红唇印,小心肝儿就像坐了高空列车咚地直坠而下。

    华玉琳这时候走了过来,那眼神儿一瞅就像是打探敌来的。妙然一看直觉地不想外人插手自己的家事,就将小月月塞了过去,说自己需要帮忙拉人进了换衣间。

    “老婆,你要我帮你换衣服?”

    看这满大排的华丽衣裙,男人眼底放出灼灼狼光。

    妙然瞧他这坏样儿,一颗心便又稳稳地拾掇回来,打开了男人的手,瘪嘴道,“不是帮我,是帮你换衣服。”

    “我,这衣服刚好,不用换了。这么多漂亮衣服,我瞧老婆你今晚多换几,咱们再多照几张相,算临时补补缺失的婚纱照吧!赶这阵儿事忙完了,我再让人安排给咱们好好拍拍。我知道关岛的风景……”

    男人这就兴奋地话唠起来,让妙然那拾掇回来的心,又暖了回来,急忙打住他的话,对着镜子扯了扯男人的领口,“还能不换,这要让爸爸或者姨妈瞧见,准麻烦!”

    “这……”

    顾西爵终于止了声,明白过来。脑子闪过之前的形,调侃的轻松神也撤了去。

    妙然以为他误会自己生气,急忙道,“爵,这应该是意外蹭上的。只是咱们这事有些仓促,长辈们的想法可能有点多。你放心,我不会胡思乱想的,我相信你!”

    这会儿,轮到顾西爵不自在了,勾起女人的下巴,口气有些不悦,“妙妙,你倒希望你这时候别太相信我,应该胡思乱想一下。”

    “啊?”

    这男人在想什么啊!

    “我是你老公,跟前女友单独见面,你都不心慌意乱一下?还这么圣母地要帮我遮掩犯罪证据,连一点吃醋的表现都没有,你心里有没有我这个老公啊!”

    呃……

    对此,妙然彻底无语了。

    随即小脸一沉,抡拳头捶了男人一记,转嘀咕,“有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老公嘛!”

    他呵呵一笑,从后搂紧她,帖着耳畔轻叹道,“妙妙,这样你还相信我,娶到你真是我顾西爵的福气。关于慕容冬儿,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对她有也仅止于朋友罢了,就像对家豪一样,没有再多了。今天她绪激动,被我劝回去了,改天我会约她说清楚,她的事我不会瞒你,你也有权过问这一切。”

    他的目光真挚,没有一丝闪烁。

    “嗯,我知道了。”

    “好,我放心了。”他捋捋她的耳发,口气又是一转,“所以,关于霍子铭的事你也不能瞒着我,那什么解释不解释的鬼东西,完全没必要。如果你真要去,就必须带上我,明白么?”

    “嘎?”

    看着一脸严肃、眼神中却隐有得色的男人,妙然才看明白这厮开诚布公绕了这么大一圈儿的目的,原来都是为了拿住自己的“七寸”啊!

    ------题外话------

    嘻嘻!咱家四爷的“护食”保卫战开始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