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新娘 10.我要嫁给喜欢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汪家豪自然没有当成证婚人,在顾西爵带着妙然往民政局赶时,他已经登陆赌城打车到了位于北门香山的慕容大宅的门前。

    经过一番繁琐冗长的通报,厚重的红木大门打开,蹦出来个完全陌生的俏丽丫头。

    “你找我表姐?”

    “是。我有非常紧要的事要找她,她不在这里?”

    “什么非常紧要的事呀?”慕容秋儿挡住汪家豪不断往里探的眼神,好奇极了。

    “这事我必须跟你表姐亲自面谈,能不能让我……”

    “不行唉!我表姐现在正在进行家族祭祀里最重要的最后一道程序,不能随便见人的,更不能出来。”纯就是瞎瓣的,谁叫慕容秋儿天生就属猫,一眼瞅出这男人不同寻常的着急劲儿,八成跟最近猛打姐姐电话的人有关系,哪能轻易放过。

    秋儿在表姐电话上做了手脚后,将信息全都转到自己的手机上。目的之一就是好奇呗,之二嘛还存了点良心万一碰到真紧要的事,也好口头传话,不误大事。

    “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关系到你姐的终生幸福。真的不能让她出来说一句话?”

    “不能,你见不到她的,不过,我可以帮你传话。到底是什么紧要的事呀?你快告诉我啊!”

    直觉得这丫头很不靠谱儿,可汪家豪也没法,眼瞅着时间分秒即过,不知道顾西爵和谈妙然谈成什么样了,如今之际只有见机行事,不得不将事托出。

    听完后,秋儿低叫,“不会吧?今儿早报不说谈妙然已经接受了霍氏光行执行总裁霍子铭的求婚么?她怎么又跟我未来姐夫搞上了?”

    “这是事实,必须赶紧告诉冬儿,否则就晚了。”

    “哦,好,你跟我来。”秋儿拉着汪家豪就往里跑。

    “喂,不是说我不能见冬儿吗?”

    “哎呀,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事急从权嘛!”

    汪家豪才发现,被这小姑摆了一道,气愤之余就将慕容秋儿列为拒绝往来户,从而导致了后来的一串奇妙事件……

    ……

    “呵呵呵,霍公子,您要相信,我们和妙然二十多年的叔侄份岂会不了解。这丫头啊就是个小姐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您放心,我们已经给她做好思想工作。半个小时之内,就送到您府上!”

    华文轩挂断电话,回头命令小妹华玉琳赶紧行动。他们的车正好停在民政局对面,就是跟着顾西爵和谈妙然一路而来的。

    “大哥,您看妙然选顾西爵这人也不错啊,说不定妙然已经跟人家谈好要帮助咱家了。您又何必棒打……”

    “谈好个!你以为我不知道顾西爵曾经在海蓝云天谈光业手下打过工,老爷子也见过他。说得好听是金牌经理人,其实就是个打工仔,这能跟霍子铭比吗!去,少给我废话,绝对不能让妙然嫁给顾西爵!”关键在于,老爷子曾赏识过这小子,他可受不了再来个“谈光业”。

    华玉琳知道自己根本没法说服这个狡猾狠辣的大哥,只有叫上儿子一起上阵。

    恰时,顾西爵去接谈光业,妙然抱着小月月等在民政局门口。

    “妙然。”

    “小姨,你怎么来了?”

    华玉琳嘴上抱怨着妙然做了这么大决定,也不通知自己,妙然不好意思低头道歉解释前后,没有注意后方缓缓开来的黑色轿车,华冉枫趁机接过小月月在车门一开时就坐了进去。妙然发现不对劲儿时,已经被华文轩强拉进车,门一锁开走了。

    “舅舅,小姨,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月月吓得尖声哭叫起来,嘴里不断大骂着“臭巫婆、坏巫师”、“爸爸救命”,妙然急忙抱过孩子安抚,愤怒地瞪着眼前她视为亲人的人,竟做出公然绑架这种事儿。

    华玉琳尴尬默然,华冉枫也别脸难言,前座华家两兄弟倒是义正言辞地数落顾西爵,一迳褒扬霍子铭。

    “舅,这是我的婚姻我做主,我相信西爵的人为,我要嫁给他。”

    妙然严正表态,喝斥停车,但华家两兄弟当下是铁了心肠。

    “妙然,你要怪要恨,舅舅们都忍了。总之,今儿你的终生幸福绝对不能如此草率决定。听舅的,霍子铭才是好丈夫人选!文强,车开快点,霍少等着呢!”

    “舅,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妙然的尖叫声中,汽车速度提升。她想开车门,就被华冉枫紧紧抱住,小月月还狠咬住他手臂,他也只能垂着眉眼忍着,谁叫他也是姓华的!

    若说这三月来,妙然隐约觉得舅舅姨妈们有什么不妥,可到底是亲人,初醒时大家都待她很好,嘘寒问暖,关有佳。怎么突然变成这样,简直不像她认识的亲人了?!

    “枫哥,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妙然泣声控诉,“小姨,难道你们眼里只有霍子铭和他的钱吗?这些西爵也承诺过可以帮助我们啊!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你们还是不是我的舅舅姨妈表哥啊?”

    “妙然,对不起。”华冉枫咬牙说出这一句。

    华玉琳左右抹不开脸,哆嗦道,“妙然,小姨看得出来,子铭是真的喜欢你,他为你花了那么多心思,那紫贝壳,玩偶装,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得到的。”

    “我知道,可是您看得出来么,我喜欢顾西爵,我只对他有感觉,我想嫁给他,我只想他做我的丈夫,小月月的爸爸!难道我想嫁给喜欢的人,也错了吗?”

    闻言,华玉琳目光一颤,看着那双盈盈泪眼,便想到明明体羸弱并不适合怀孕的二姐为了心的男人将妙然生下时,说的那句“我只想给光业留个孩子”,想到年轻时跟初恋人赌气嫁给不的富家少爷却最终因丈夫劈腿要扶正小三而被赶出家门的辛酸无奈后悔莫及,便生了恻隐之心。

    做为长辈,又是姨妈,她是看着这丫头长大,更亲眼见过丫头和她妈一样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跪在父亲面前也不说孩子爸爸的份。现在丫头选择自己想要的幸福,并没错,错的都是他们这些自私的长辈。

    “妙然,别哭,姨妈帮你!”

    华玉琳抹去妙然脸上的泪珠,目光绽出精光,妙然看着眼前的妇人坚定的表仿佛感受到母亲般的意。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也的确让华玉琳第一次展现了一位母亲的伟大和无私!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