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倒计时 05.十天内订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妈妈,妈妈——”

    远远地就听到小月月的叫声,妙然急忙加快了脚步,临到车前时,一颗天蓝色的小球就滚了出来,她立即低一把将小球抱了个满怀,心底那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

    “呜呜,妈妈,你不要小月月了吗?为什么都不陪我吃饭、玩游戏、睡觉觉?”

    “对不起哦,妈妈错了,妈妈今天都补给小月月,好不好?”

    “你们大人都说慌骗人,昨天爸爸也这么说,就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屋里……”

    妙然看向下车的顾西爵,顾西爵的目光刚刚从她后远方的那块岩石上收回来,紧抿的薄唇掀了一下,“有保姆在。”

    其实她也没责怪的意思,毕竟这两天发生的事真的需要平静一下理理头绪。没再多说,哄着小宝贝上了车。

    顾西爵看着女人脚后跟上的黄沙,眉峰拧了一下,才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座上。引擎发动时,踩下油门,他没有立即打转方向盘,却是向前开了一段距离。

    空旷的海滨大道边堆垒着高低不一的沙岩,一二十米外便是浪花起伏的海滩,一眼就能数清这片浅滩的人头。

    又开了一段,似乎真没什么人,方向盘才往回打,他抬头从后视境里看到大小女人的笑脸,心头放松了一些,先前堵压在路上的疑虑忿懑也渐渐消失。

    然而,就在车头完全调转方向时,驾驶座靠向海岸这边,一道人影刚好从岩石上跳到了马路上,看到他的车开来时,抬手朝他摇了摇,两方错而过时,他清楚地看到那男人脸上的自鸣得意,握在排挡杆上的五指倏地一紧,一下打到底。

    这突如其来的提速,让人在惯力作用下一下撞到背椅上。

    妙然吓了一跳,斥了一声,而旁边的小家伙却兴奋地“嗷嗷”直叫,似乎觉得很刺激。

    顾西爵嘲讽地扫了眼后视镜里圆睁的猫儿眼,冷哼一声,“你所谓的好漂亮的礼物,就是那几个破贝壳儿?”

    妙然立即顶了回去,“我这贝壳哪里破了?形状完整,颜色协调,回头可以拼个美人鱼出来,那多漂亮啊!对不对,小月月?”

    “对,对,妈妈说的都对!”小家伙像小鸡啄米似地充分肯定了妙然的话,抱着贝壳兴奋地叫,“小月月就要漂亮的美人鱼。”突然又撒了贝壳,往前座爬,还叫着,“爸爸,爸爸,什么是美人鱼啊?”

    这一动,吓得大人们手忙脚乱,就把刚起的争执都忘了。

    顾西爵将大小女人送到了云染大酒店,说云染的星级更高,对进出的人员检视更严密,狗仔队不易混进来,便忙着去接待贵宾了。这一,妙然在小月月的撺掇下,没少“偶遇”顾西爵,晚上用餐时,三人间的气氛也愈发融洽起来。

    本来妙然想问顾西爵关于“考虑结婚”的事,也暂时作罢。也许人家根本就是缓兵之计,暂时安抚她老爸的。她这急着追问,太过唐突,倒显得自己很想那啥,反招人误会。

    夜里,睡眼朦胧的小宝贝一手攥着妙然,一手拉着顾西爵,强烈要求升级陪睡品质。

    “要嘛,要嘛,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华贞贞每次都笑人家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华贞贞说她每晚都跟爸爸妈妈一起睡觉,爸爸讲故事,妈妈唱歌,小月月也要啦!”

    本来尴尬于又躺在同一张大水上的男女,听着小宝贝委屈又期待的话儿,心头都是一软,只得双双躺下,听凭小宝贝调兵遣将了。

    ……

    话说霍子铭这次初战告捷,心大好,整个人儿满面风地哼着小调,决定回祖宅讨好一下老爷子,顺便挖点业内报。

    时值晚上七点,正是宅里雷打不动的晚餐时间,他早给宅里带他的妈王婶打了招呼,正好来蹭饭。

    停下车后,发现旁边还有外来车辆,不知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人物能得老爷子晚宴相待?

    他也没多想,指间甩着车钥匙扣,一摇一摆地进了大屋,一想到白里,顾西爵开车与他错而过时,一成不变的俊脸上又嫉又愤的表,乐得唇角的弧度又加深了两分。

    “你这臭小子,惹了事儿就知道回来看爷爷了!”

    刚踏进餐厅,一道声如洪钟的喝声响起,霍子铭立即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得风度翩翩,几步上前行了个大礼,调皮又不失敬意地讨乖道,“孙儿今晚特来请罪,还请老爷子先给看个座儿,孙儿这就当面陈叙罪,任罚任打!”

    “臭小子,还想坐,回后院儿跪石板自个儿面壁思过。”

    “老爷子若执意如此,那孙儿理当遵命。各位慢用,俺跪石板去也!”

    说着还真往后院走儿,天知道那后院只有一群看家狗正在用餐,被老爷子暗骂成“狗仔子”还能端着一脸笑意讨趣儿打混,放眼整个霍家也只有他霍二少敢这般油嘴滑舌了。

    最后,老爷子自是舍不得真让宝贝孙儿去跪什么石板,左手次首位早就空了出来,霍子铭就坐在当前集团一把手他父亲旁边,后面一位才是大妈所生的大哥。

    这在豪门家族中的地位轻重、宠轻疏,光从位次便可见一斑了。

    坐下后,才有一道软软低低的音响起,“铭哥哥……”

    霍子铭这才分神看向对面,即老爷子右手边,但凡女眷皆座于此。

    开口的正是刘雪,旁边是她母亲刘叶氏,刘叶氏旁边便是低首垂眸一副龟爷相的刘长润。

    原来,今晚的贵客正是刘副局长一家。呃,不对,这刘副局很快就得退出搏彩监察协调局了,降级渺茫,引咎辞职势在必行。

    霍家家教甚严,饭桌子上绝对不可谈公务。故而这顿饭,有人心里直打鼓,还得装出一副吃得津津有味儿的模样,确也不易。

    饭后,刘长润在霍老爷子的书房里待了不过十分钟,就垂头丧气地出来了,也未做停留,便带着妻女匆匆离去。

    此间,刘雪抓紧时间想跟霍子铭私下交流,也被他巧妙地避开了。

    自然这人一走,霍子铭就被老爷子一喝,提溜进了书房。

    房门一关,老爷子那数十年雷厉风行的气度不再掩饰,直接丢出一句话来,“刘长润刚才透的消息,咱们霍氏光行财大气粗砸得起钱,但缺乏专业的搏彩运作经验。京城的监察官们尤其看重这一点,却是我们最弱于铁姝芹和顾西爵。还有十天就要举行竞标大会,我们必须给出一个最佳解决方案,否则,就输定了。”

    霍子铭十指交握,面上并无太大波动,只是看着老爷子炯亮的眼眸,静等下面的话。

    如此镇定自若、不动声色的大将之风,让老爷子心头很是满意,口气却更加严厉,道,“港城的搏彩经营权,是新一届特首为应对金融风暴的余波,大力拉动港城经济的一项重要的经济举措,能够成功地从京城大员的手里申请到这个许可权,这其中砸下的人脉和财力可不是小数目,可谓港城未来经济建设里的重中之重。若是没有绝对稳妥的实力保障,想拿到这块大蛋糕绝对是痴人说梦。”

    “你该知道,他们层层审核之下,稍有一项不达标,咱们就是满盘皆输。而刘长润提出的这个问题,必须立即解决,越快越好。”

    霍子铭眉心微动,直切核心,“他提的什么办法?”

    霍老爷子目光更加锐利,扬手甩出了三张照片,摊在霍子铭面前的黑色红木桌上,三个俏丽佳人,风姿独具,各有千秋,皆是豪门名媛。

    “联姻。”

    直接跟拥有丰富的搏彩运作经验的家族联姻,达成战略合作关系。这在他们圈子里是再司空见惯不过的事了。就说地产大亨许家那位主席当年为获得一项经营权也是毫不犹豫地跟赌城的何家大千金结婚,成为业界一把手。

    “这三个丫头,选一个。最迟十天内,必须发布订婚消息!”

    霍子铭的目光一一掠过照片。

    刘雪,慕容冬儿……妙妙?

    ------题外话------

    许氏和何氏,这个不知道亲们知道不。就是地产大享许晋亨和赌王的女儿何超琼,这对夫妻是百分百的商业联姻,没有丝毫感。现在这个大女儿已经拿到赌王事业的最大经营权啦,牺牲还是很值得滴!

    就秋对豪门婚姻的分析,这里面有利益也有。其实和平民婚姻是一样的,有家庭事业经济基础方面的考虑。

    秋的这个故事深入其中,思考了一些豪门联姻里的那些幸福和辛酸。

    秋觉得,只要是人,特别是有钱人,其实更渴望且更有能力追求真挚的感,纯粹的

    有钱没钱,人都是千古不变滴!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