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倒计时 04.乱动的那是傻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妙妙,你等等,听我解释!”

    霍子铭追上前,伸手就拉妙然,妙然手腕一翻就脱了开,两指一竖朝他叉过来,他吓得急忙后退,心头暗恼:这丫头真是头食人花啊!

    “霍子铭,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哎,妙妙,我承认今天我是耍了些手段,可是我也是想好好跟你道个歉。之前打你家电话约你,你都拒绝,我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他表无辜,口气委屈,要是让哪个外人看到这形,只会认定是她在无理取闹,借机拿乔,撒讨宠。

    女人那明显的厌恶,让霍子铭郁闷又不甘。想他霍二公子几时为个女人这般废尽心思,明明屡遭“毒手”的是他,可到最后还是他急着来赔不是,低三下四又小心翼翼。

    有时候,这男女间的事还真说不清,为嘛他就这么犯地对一个想要他断子绝孙的女人念念不忘了!

    “呵,说来说去,还是我无礼取闹委屈您霍公子了!”妙然回头横去一眼,脚步更快了。

    漫长的海岸线,蜿蜒如蛇,阳光下的海滩浪花朵朵,这片港城最有名的富人区此时人烟稀无,偶有一对侣挽手走过,戏水拥吻,真是个谈的浪漫之地。

    可惜,在错误的时间地点遇上错误的人,没有良辰美景,只有恶心郁闷。

    “妙妙,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把事再闹大,才这样安排。这里是私人住宅区,四周空旷。那些狗仔队肯定进不来,附近也没什么好躲的地方。”

    妙然突然回头一笑,霍子铭紧绷的绪立即放晴,但接下来的话就把他踢进了冰窖里。

    “真是谢谢霍公子如此煞废苦心筹谋安排,让我女儿还要哭着等上两三个小时才能见到她想了一夜的妈妈。”

    “呃,这个……”

    他怎么知道华玉琳她出门用的是孩子这一招,顿时哑口无言,倍受打击。

    妙然可管不了男人的脆弱小心肝儿,掏出手机拨了出去,她直觉今天这事是华玉琳做的手脚,电话一通就想叫,却不料,“什么?车尾号是BD不是DB?可是我之前明明听你说……小月月乖,别哭哦,妈妈正在给你……给你选好漂亮的礼物,你乖乖等着妈妈。”

    那头,电话立即被顾西爵抢了过去,“你现在哪里?我派车来接你。”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儿,这小丫头一早醒了就叫妈妈,都快把他的三座酒店给哭倒了。

    “我在……”妙然急忙捂住电话问了霍子铭具体位置,报了回去。

    “你怎么跑那儿去了?”顾西爵没发现自己的声音严厉得像在捉的老公。

    “我……搭错车了。”妙然已经被那严肃的声音给震没了魂儿,回了句半真不假的话,似乎下意识地不想让对方知道她正跟一个壮年帅哥在一起。

    “别乱跑,我来接你。”

    “啊,不用了,我……”

    “谈妙然,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啊,这男人怎么这么敏感啊?!

    “没有。我等你,你快来吧!”说完后,她赶紧挂了电话,掌心都湿了。

    这会儿,妙然觉得小姨并没骗她,顾西爵的确派人来接她了,会弄到现在这样完全是她自己记错车牌号。

    这方一见电话结束,也急了,“妙妙,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之前是我不对,自以为是,我跟你陪礼道歉,还不行吗?我承认我有时候太冲动,管不住这张嘴,事实上我也不想把咱们的关系弄得这么僵。”

    这会儿,妙然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渡,之前听父亲说,霍子铭当晚还帮她挡记者,更为她做证要检举刘长润的恶劣行迳,遂也没再摆脸色,慢慢沿着沙滩拣贝壳。

    霍子铭见状,心中大喜,这把火终于被他扑灭了,还得再接再励,“妙妙,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小时候,在这个沙滩上,你梳着羊角小瓣和我一起拣贝壳。你不小心被划到脚丫子,还是我背你回别墅的,你把我最喜欢的衬衣都哭湿了。你不记得了?那你看看你左脚踝内测,是不是有道白印儿?瞧,我没说错吧!”

    妙然看着脚踝,不知为何,心底也飘上一抹淡淡的暖意,没有那么排斥了。

    “妙妙,昨晚……”他小心地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没大变,才咳嗽一声接下去,“我承认,我也存了些心思。我们那么早就认识了,你却宁愿相信才认识几天的顾西爵,也不相信我,我很不甘心。而且,那晚的宴会请帖也是我让人送给你的。本来我想带你入场,帮你长长脸,重新谈投资贷款的事。没想到……”

    最后弄了个鸡飞蛋打光,一夜悔青了肠子。后来还是打电话询问华玉琳,知道那两人似乎没发生亲密关系,提了一夜的心才终于落回肚子里。便等不及要将人约来,说个清楚。

    妙然拾起一个小螺,转头看向边的男人,脸上多了抹赦意,“那个……你的脚,还好吧?”

    霍子铭闻言,子立即一躬,哀叫了一声,“你不说还好,现在真有点儿疼了。”一股坐在地上,抱着大脚丫子一脸痛苦状。

    妙然着实一愣,这也太夸张了吧!

    霍子铭可是泡妞高手,立即就脱了鞋子露出“伤患处”,的确是好大一片乌青,仔细看皮下还有些渗了,可见当晚那一脚是真没留啊!

    “这个……对不起啊,不过也不能全怪我,谁叫你放手啊!”妙然说着,也蹲下去,伸手触上那片乌青,引得男人夸张一叫,“真的很痛?你怎么都不处理一下啊!”

    “昨晚一直担心你都没睡好,你看我红血丝都出来了。哪顾得了这些小事儿啊!”说着还故意凑过脸让人看他的桃花眼。

    可惜妙然根本没注意,双手用力搓了数十下,掌一下帖上脚背,轻轻揉了起来,“别动,揉揉可以散淤血,散了就不疼了。”

    这会儿美人主动伸出关怀的小手,乱动的那是傻。他霍子铭可是圈子里公认最有头脑的帅哥,以静制动,无网不利。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海风轻送,浪涛席席,火的揉搓下暧昧的味道悄悄流窜着。

    直到一道震耳的电话铃响起,妙然急忙跑开去揭,霍子铭颇有些求不满地穿了鞋追上去,心下直骂那坏人好事儿的陈咬金一辈子阳萎!

    “好,你等等啊,我马上过来。”

    妙然通完电话,回头忙对霍子铭说,“子铭,我必须回去了。今天……”她索拉着他手摇了摇,“不愉快的事就过了吧,以后我们还是朋友。那个,车在路口,你就不用送我了。”

    霍子铭自然明白妙然是不希望有人看到,很不甘心,但现在他已经没那么急躁,要击败对手拿下他的高地,就要学会忍一时之气。

    遂笑着回握了那只小手,“好,朋友,我就不送你了。咱们有空再聚!”

    “那好,拜拜!”

    面对这样一张真诚的笑脸,妙然也实在不好当面拒绝。

    刚转跑了两步时,鞋子却脱飞了出去,霍子铭立即上前帮她拣了起来,还非要给她穿上,又顺势帮她清理了另一只鞋里的细沙。

    这时,一辆黑色轿车开到了堤岸上,霍子铭一眼就看到了。

    “他来了,你快过去。放心,我不会让他看到的。”他轻轻推了她一把,便蹲在岩石下,朝她摆摆手。

    妙然有些歉然,这样的体贴,让她对他之前的那些不好的观感也淡了许多。

    等到汽车离开,霍子铭才站了起来,唇角挂着得意的笑。

    他从兜里拿出一朵漂亮的古典簪花,花枝轻颤,楚楚可怜,宛如女子仰首凝盼时,那道不尽的楚楚风

    呵,本来想这次还给她的。就放在下次,到时候就不怕她不来赴约。

    ------题外话------

    矮油喂,瞧瞧我家铭哥哥多么可啊!

    大家猜猜,哪个帅哥哥先对我家妙妙求婚?

    一号:爵少

    二号:铭少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