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28.他能把她怎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不仅是霍子铭,跟着顾西爵相处六年多的汪家豪,也从见过顾西爵如此失控,就像遇到深仇大恨的敌人,那双怒火炙烈的黑眸烧得一片通红,像要置人于死地。

    就连初时恨不能阉了刘长润的妙然,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顾,西爵,你……快住手,住手……”可惜妙然此时已经有心无力,她刚才唯一仅剩的一点力气,都用来拿瓷壶砸人了,只得向旁求助,“你们,快阻止他啊……”

    门前发怔的两男人才进冲进屋,伸手去拉顾西爵,却不料平看着形并不高壮,顶多就是比较精悍的男人,那力气却是大得惊人。

    很不巧,霍子铭过去抱的就是右手,顾西爵这会正打得眼都发了红,哪里阻止得了,一个扬手就将霍二公子甩了出去,撞在后面的单人沙发扶手上,遭了池渔之灾。

    慢一步的汪家豪了有了他这前车之鉴,没有直接拉人,反是大呼其名,抱着顾西爵的腰劝说。

    “西爵,够了,刘长润已经受到教训了。妙然况有些不对劲儿,咱们先带她离开这儿。”

    疯狂出拳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眸底的腥色慢慢褪去,仿佛是大梦初醒一般,眨了眨眼才看清眼前的形,其他人都在他背后,只有妙然看清那张转向自己的俊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失措,更近似于后悔疼痛的神色,她先前的害怕恐惧都被这一抹脆弱疼惜,给击散了。

    “顾,西爵,我……你……”

    顾西爵浑一震,仿佛终于清醒过来,急忙推开汪家豪脱下了外,将妙然紧紧裹了起来抱在怀里,连声说着,“对不起,妙妙,我来晚了,对不起,别怕别怕,那个畜牲我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妙妙,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他有些语无伦次,声音抖得比她还厉害。

    一股难言的感动,悄悄化成暖流溢满了她初时惶恐孤冷的心,用仅有的力气紧紧抓住他口,将脸埋进那仍然激动不断起伏的浑厚膛,淡淡清新的体香飘进鼻息中,所有的不安都退去了。

    顾西爵抱起妙然就往外走,刚出门就看到通往晚宴的大门打开,不少人在门口张望,而宴会主办方搏彩监察协调局的局长龙万年在数人陪同下,也朝这方走了过来。

    汪家豪急忙阻止,却被一人抢了先。

    霍子铭这回不敢拉那个虚有其表的男人了,直接挡在了前面,急道,“走后面的安全通道,直接到地下停车场,这里我来处理。”

    顾西爵深深看了霍子铭一眼,拧眉道,“今天这人算我欠你的。”便转朝汪家豪打开的小门走去。

    霍子铭扯了扯唇角,心头暗骂自己该逞英雄的时候没上位,这会儿逃跑给人做垫后的炮灰倒机灵了。

    草!

    霍子铭,你前辈子不仅欠了谈妙然的,还欠了顾西爵的没还是不是啊?!

    ……

    汽车顺利地驶出酒店,顾西爵当即决定,“去云染,那里最近!”

    做为司机的汪家豪立即打转方向盘,朝看不远的一座金色柱锥形建筑驶去,抬头瞥了眼后视镜里的况,紧拧了眉心,目光也悄然转黯。

    顾西爵用面纸轻轻拭去怀里的人儿满脸的汗水,发现那脸色红得极不正常,当指尖不小心碰到微张的小嘴时,两片丰一满的纯瓣就像鼓满了水刚刚成熟的红一樱一桃,水一润一誘一人,随着人儿不自觉地申一吟一低一喘,微微翕合,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誘一惑一力。

    “熱……水……”

    此时,妙然全然放松了警惕后,体里汲取的大量药一也彻底爆发,整个意识都模糊了,所有的反应趋于本一能的渴一求。当她感觉到有水流滑进喉一咙里时,伸长了脖一子朝水一源探去,大口地吞一咽却怎么都觉得不够。

    “妙妙……”

    顾西爵看着怀里的人儿急于喝水,把瓶子里的矿泉水弄撒了一后仍觉得不满足,突然抓着他一打湿的手就了起来,一张小一嘴一儿竟然把他的手一指都晗进了嘴里,宛如婴儿一般吸了起来。

    指尖和掌心传来酥一酥一痒一痒的触一感,登时惊得他浑一震,一股奇异的酥一麻从一后一腰窜一开,竟然惊起他全然的生一理一反一应。

    这还只是壹个,小小的,一吸罢了!

    “熱,我熱……”女子难受地哼一吟着,香一软的子不断地在他怀里扭一来一扭一去,突然凑到他眼前,他下意识地朝后靠在了椅背上,那双迷蒙的大眼仿佛蒙着一层雾色,他明明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却偏偏被那纯稚中暗藏着一抹妖一冶的眼神抹去了呼吸,刚想开口,那张湿一凉一艳一媚的小脸就帖上了他的脸颊,来回蹭着哼哼,“爵,我好……难受,好熱……你帮帮我,帮帮我啊……”

    低低的轻唤,软糯的求应,这真真是考验圣人定力的一大酷刑啊!

    顾西爵在心里低咒着,却狠掐了自己一把。

    从观后镜看到这一切的汪家豪,立即出声问道,“爵,看她样子可能喝了不少东西,药不小,不如直接送医院给她清肠?”

    这样带回酒店,那结果真是不言而喻了。

    顾西爵立即否决,“不行。她喝的是茶水,以她现在的症状,刘长润八成加的是才从西俄引入的LSD。这种药来效时间慢,一旦爆发,药一一激烈强劲,就连圣女都……”

    后面那句“变一成一一妇”被生生卡住了,因为怀里的人儿不知从哪里寻到了突破口,一下咬上了他的脖子,一双小手更一钻一进了他的衫衣,仿佛小鱼儿似地肆意游一,还发出咝咝的满意叹一息。

    顾西爵浑一紧一绷一到极点,又恼又急,一把扣住直往里钻的小下巴,大声喝斥,“谈妙然,你给我清醒点,你再乱来,信不信我就把你……”

    双纯一下被冲来的小嘴咬个正着,他抽了口气全是她嘴里的茶香,丁香小蛇滑溜地钻了进来,毫无章法地乱搅一通,瞬间把他仅有的那点儿坚持都搅没了。

    他能把她怎样?

    事实上,他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样?

    五年前如此,五年后似乎一切都没变……

    ------题外话------

    嘎嘎,秋在考虑,要不要爵少这就吃掉妙妙,先坐“做”实了J,再签合约定终生捏?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