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26.谈妙然,爷欠你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原来是小妙妙啊!我常听光业提起他有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今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比起我家那小丫头可是强多了。华老爷子不愧是一代赌神,当年我可是你外公的超级粉丝,可惜……唉,咱不提那伤心事儿,瞧瞧,华老调教出来的宝贝孙女儿跟这满屋子的千金小姐就是不一样,真会说话。够懂事儿,都知道为长辈分担烦恼了,有孝心……”

    刘长润一席长辈似的夸赞,外加对谈父和华老爷子的褒扬,让本来有些不知如何找话题的妙然寻到了切入点,发现果如那名媛所说,这位刘局很好说话。

    故而,当话题触碰到港城博一彩经营权时,刘长润示意要私下交流,妙然急切,不疑有他便跟着离开了大厅,进到一处隐蔽的贵宾包间。

    当房门关上时,妙然本有些顾虑,但刘长润前后表现并无异恙,还主动给她端水泡茶,言谈举止亲切和蔼,便也放下了戒心。

    “来,小然,先喝口水再说。”

    “谢谢您,刘叔。”妙然端过茶杯,并未立即就口,仍是心切地问出心中疑问,“刘叔,您说目前有三大夺魁呼声最高的标家,能不能说说是哪三家呢?也让妙然长长见识。”

    刘长润抿着茶,目光不动声色地飘过妙然手上的杯子,匝了匝嘴才道,“小然,说这事儿之前,刘叔有个疑问,你别怪刘叔多心,我听说你跟子铭、顾西爵似乎有些……牵扯不清?”

    妙然没料到刘长润突然这样问,有些不悦,但转念一想也许只是出于长辈的关心,遂直言道,“我和霍子铭,儿时认识,不过这十几年都没什么交集,之前找他只是拉赞助,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至于顾西爵,因为我住在他的晟皇酒店,碰巧认识他收养的女儿,有过一些交流,他帮我找到不错的赞助商,我们也算有些朋友谊。刘叔,我跟他们绝没有什么牵扯不清之说。”

    刘长润闻言笑着直点头称是,心里却不以为然,要真没一腿,这两个铁公鸡尤其以顾西爵为最,会私下帮你那么大的忙?!赌场投资动辙上亿天价,可不是几分人,说投就投。

    这方想着,目光便又偷偷在那F杯的伟大围上打绕一圈儿,腰腹又是一阵火燎,遂朝女孩坐的单人沙发挪了两分,接道,“不瞒小然你说啊,我其实也就是点为人父者的私心。现在知道你对两人没意思,我也就放心了。我家丫头和子铭就快订婚了,她比你小,样貌样子都没你好,却是个实心眼儿,打从子铭留学回来就一头栽进去了。”

    妙然这才想起刘雪的事儿,难怪刘长润要私下跟她聊聊,可怜天下父母心,于是戒心也完全放下,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刘叔,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破坏小雪妹妹的好姻缘的。”

    刘长润见妙然喝了茶,差点乐开花,面上却仍端着长辈的作派,更加语重心长地说,“小然,你是好女孩。刘叔第一眼见着就喜欢,也想给你提个醒儿,顾西爵这人,泛泛之交可以,但千万别动真格儿的……”

    他一边说着,借着斟茶的动作又挪了几分,“顾西爵这人,笑面为人,八面玲珑,实则严谨刻板得要命,完全不通人义理,刚愎自用,冥顽不灵。工作上的事儿你不懂,可他跟慕容家的嫡长女慕容冬儿交往都五年了,人家当年为他创业上下打点,倾尽全力,他一直都没给人家一个名份,这样的男人啊……”

    不知为何,妙然直觉地不喜欢别人如此评断顾西爵,一听到他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就不想再深入,遂打断了刘长润的碎嘴话,又提出自己的疑问。

    刘长润也是泡妞老手,懂得适可而止,又给妙然渗上茶,故意看了看四下,颇为谨慎的模样,似乎所言都是高级机密,倾靠近妙然,压低声道:

    “咱们港城能申请到这博一彩经营权,也是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才好不容易从京上拿到红头文件。要知道,之前除了咱们,沪城、鹏城这些大陆的名城都在竞争,你该了解,这两城在京上的派系关系都比咱港城雄厚得多。”

    “所以,京上对此次竞标大会也是相当重视,且对参与竞标的公司企业和法人代表等等况,都有极高的要求。”

    “不仅专门设立了招标审核机构,还派了专员下来监督核查。不瞒你说,我们监察协调局也只是决策人之一,真正拍板定案的大头,最终还得由京上拍板定案。”

    说到此,刘长润又斟上茶水,悄悄观察妙然的反应,见她很快又喝完一杯,心头暗笑,看老子今天非把你个小**就地正法了,也算是老子今儿透露这么多内幕消息的辛苦费了。

    “刘叔,照您这么说,这事儿现在还是没个准头啊!”

    “也不尽然。说是要送交京上审核,其实他们在审核机构里的监察官员就能给出确定的建议。这方面,你刘叔我不敢百分百拍口,还是有七八分把握摸清了他们的意思。”

    “什么意思啊?”当下,妙然直觉快要切入核心,又莫名地觉得口干,一口喝光了茶水,不由主动靠前几分。

    一缕幽香飘来,刘长润倒茶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直觉宝贝已经快要撑破线,不由嘴唇,加快了语速,“这次通过三审的公司有八家,但是我们一致看好的就只有三家,而这三家又各有优劣,一时难于取舍,就等着竞标大会的最后裁决了。”

    “哪三家啊?”

    “南湾的铁家。有欧亚第一大帮黑龙组撑腰,几届堂主都是鼎鼎有名的赌王,一直经营地下赌庄,博一彩方面的经验算是三家中最丰富最有底气的。虽然近些年来黑龙组势落,但其后拥有的庞大人脉关系网,资金链,赌场管理人员,高级娱乐城资源,都是一等一的好。唯一的弱点,唉,应该说也是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们这黑道背景,相当不讨好。至少,这次总管此事的京上太子党的意思,是不太喜欢他们这份的。”

    妙然暗忖,这还真应了那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第二家,就是子铭所掌握的霍氏光行。资金方面绝对没问题,酒店娱乐城他们早在年前已经收购了口岸相当不错的几家酒店。但他们没有丰富的赌一场管理经验,博一彩业的其他方面诸如赌狗、赌马、彩票等等,也都一知半解,属于半路出家的质。这要交给他们,我们监察协调局的人就不放心了,毕竟这么大块蛋糕让一个门外汉来经营,虽说他们财大气粗不愁请不到优秀的经理人,实在让人放心不了。”

    “要知道,咱们港城与澳门赌城也只隔着一条海,要是选错了经营者,不能创造出我们预期的收益效果,让对方笑话是小,我们港城政府为此砸下的亿万资金和时间精力就损失大了。这可不行!”

    说到此,刘长润又给妙然添了水,妙然觉得越来越,但由于话题入她最关注的核心,便以为是自己太激动所致而没有留意,急切地催促着刘长润。

    刘长润看着脸颊已经绯红一片的女孩,真恨不能马上扑上去抱个凝脂满怀,却还是努力按捺着蠢蠢动的念头,叠过双腿,一手安抚着自家宝贝,耐着子继续当解说员。

    “第三家,便是顾西爵,其以云染大酒店为主体,晟皇珺月双子酒店为辅的云染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

    那个时候,顾西爵正跟博一彩监察协调局的局长龙万年聊得十分投机,周围皆是他熟悉交好的商业友人,他探到不少消息,深觉不虚此行。

    这方话题稍歇,再抬目寻找那抹红莲美人,却是四巡不着,不由又担心起来。

    恰时,汪家豪脸色凝重地上前附耳一言,顾西爵立即变了脸色。

    “你没有看错,妙然真的跟刘长润那老色鬼……”

    汪家豪立即压住好友的话,眼底亦掠过一抹黯色,拖了人便往贵宾包厢赶去。

    顾西爵却已顾不上周人眼光,脸色凝重非常,大步流星地冲了出去。

    另一方,有人瞧着顾西爵突如其来的异恙举动,立即跑去告诉了正在阳台外与美人打趣的霍子铭。

    “铭公子,好像你那个妙人儿有些问题啊!”

    霍子铭却是一脸浑不在意,正拉着美眉的小手看相,“能有什么问题,凭她那功夫我们三个男人都不一定拿得下。”

    “可我看顾西爵脸色都变了,这都冲过去了。”

    霍子铭的表抖了抖,终是抿紧唇,道,“既然已经有英雄救美了,还用得着我管闲事儿。”

    那人见怂恿不了,讪讪一笑,“铭公子倒真是好定力,小子佩服。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不多此一举了,祝您玩得尽兴。”说完,便离开了。

    待这人一走,霍子铭原先的一脸无谓却慢慢褪去,目光穿过帘隙愈发森黑。脑海中不浮现出妙然抱着小月月亲昵言语的画面,慢慢放开了美眉的手。

    “铭哥,”那美眉却立即抓住了他的手,急道,“你别管了,顾西爵要去了,准会得罪我爹地。这事一闹,就算顾西爵是行侠仗义英雄救美,可对他自己的稳重形象也是一大打击,场上还有那么多官员和投资商在,也会动摇对他的信心,到时候你就可以……”

    一把甩开了那手,俊容一片冷色,“刘雪,真没看出来,你把这事儿算得这么精。我霍子铭今天算是领教了!”

    这短短一句话,将那细腻心思下的冷酷狡诈、自私自利暴露无遗,这若放在以往,他也不会计较,甚至会觉得刘雪冷静聪明,正好符合爷爷对未来孙媳妇儿的要求。

    可现在,他委实觉得厌恶至极。

    “铭哥——”

    任刘雪跺碎了鞋跟儿,也唤不回那绷着一脸郁色匆匆离开的男人。

    霍子铭边走边解掉了领结,心头愤愤诅咒着:谈妙然,爷们儿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没还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