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23.他要订婚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难道顾西爵就没有吃你豆腐占你便宜了?圈子里都知道,他玩女人的手段可比我霍子铭高明多了。妙妙,你太单纯了,别被他那种斯文假面具骗了啊!”

    顾西爵在骗她?!

    不,这不可能。

    妙然下意识地搜索着反对证据,立即想到小月月。顾西爵没可能为了骗她,连那么小的孩子都利用。要真如此,那他演技能当金马影帝了。可事实上,初见面时他完全就不待见她。要是他想利用自己,早就……

    另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冒出来说:正因为今是竞标大会的意向摸底晚会,以他在业界急功近利的名声,不排除他想利用她父亲的关系为自己谋得出线机会。不然,他干嘛早不道歉晚不道歉,偏偏选在今晚,还故意提出父亲拥有的庞大关系网可以帮助她?!

    又是昂贵珠宝,又是别致花簪,一个误会而矣,用得着花这般大力气讨好吗?殷得过份,实在让人不怀疑都难。

    那两个声音,激烈交战,互不相让。

    “妙妙,顾西爵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慕容冬儿为他打点港城上下关系。否则,以他一个没份没背景更没家的无名小卒子,怎么可能在港城拥有三家最赚钱的大酒店,而今还敢跟我和铁姝芹两个地老虎争夺博一彩经营权这么大块肥。他就算再有能耐,也不可能为你蹬了相交五年的女朋友。”

    说到这里,霍子铭颇有些正义凛然的感觉了。他就不相信,是个男人看到妙然这般感尤物会不动歪歪心思的。他举出的例证,随便问问圈内人都知道。至于其他诛心的猜测,就是夫妻两也不见得能开诚布公地谈这种事,他就更不怕被拆穿了。

    感觉到掌下的躯已然完全放松,他看到顾西爵被人绊住,他信心更足,更加语重心长。

    “妙妙,你别被人骗了还在帮人数钞票。”

    “霍子铭,就算我被骗那也不关你的事儿。”

    妙然狠狠瞪了霍子铭一眼,伸手推他要离开。

    而这一眼,却让霍子铭心头徒升一股不舍,蓄满水雾的大眼染着一圈水红,楚楚可怜。

    “你让开!”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受伤。

    “妙妙,你别走。”

    霍子铭顿时后悔不矣,心软成泥,动之下一把将妙然摁进怀里,牢牢抱紧。这时候,他突然觉得心头遗落了许久的那一块空缺,终于被填满了。

    幸好,这一次他及时出手逮住她了,否则……

    霍子铭的力气出奇地大,妙然一时无法挣开,这一力差点把她眼底的水雾给震落下来,她用力猛吸了几口气,满腔都是这男人的气香水味,才稍稍将心底那股浓重的伤心失落压下去。

    原来,顾西爵已经有相交五年的女朋友了,他就要订婚了。

    谈妙然,你有什么好难过的,你比别人女朋友晚来了五年,这是必然结果啊!

    可不知为何,想到“五年”,她心底的酸涩就像发了酵似地怎么也压不下去,一**地直往眼眶里涌,满口苦涩,说不出的委屈落寞。

    “霍子铭,你……”

    “嘘,妙妙,你别难过,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这时候霍子铭很后悔自己当初过于轻浮的举动,明明他最先遇到妙然,怎么让妙然先对顾西爵那斯文狼先掳走了芳心。

    这嘴巴上就有些小心眼了,“那男人有什么好,他没我年轻没我帅,更没我有本事有家世有财势,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你我那么深厚的缘份和……和感基础。妙妙,其实我……”

    一声悲惨地痛叫,从石柱后扭曲地传出,却在三秒后嘎然消失。

    “你,你……谈、妙、然你……”霍子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认真这么深的告白,竟然遭到女人毫不留地跟鞋钉。

    他话没说完,一人冲上前就将他推了开,害他差点儿摔倒,扶着旁边的花枝盆景,整张俊脸青红交错,恨得牙痒。

    “妙然,你……”

    顾西爵找到妙然时,却看到他被霍子铭摁在怀里,一股愤怒直冲脑门,冲上前就想出手,没料到妙然先下了狠手。

    可他扳过女子的肩头时,触到她含怨带怒的湿红眼眸时,刚压下的怒意立即腾了起来,一惯俊雅亲善的面容揪然变色,眉宇间怒火灼灼,转就抓住霍子铭的领口低喝出声,“霍子铭,你对她做了什么?!”

    那个不仅被一代赌神华老爷子格外衷的外孙女,更被整个海蓝云天上下喜欢着宠着的妙妙小姐,是所有人的开心果,她笑,闹,捉弄人,会生气,会愤怒,会愁眉不展,在他待在海蓝云天的那一年时间里,从未见她哭过。

    五年后,她似乎变了不少,竟在他面前屡屡落泪。现在,突然发现她可能被霍子铭欺负了,又是由于自己的疏忽,他心头的怒火竟是前所未有的大爆发。

    不待霍子铭辩驳,他扬起拳头就狠狠挥下。

    呵,至少有十年了吧,他居然又为了女人跟人干架。

    “等等,”然而拳头在半途被人牢牢抱住了,抱住他的女人已经撤去刚才的伤心神色,语气急促地劝他,说,“顾西爵,他没对我做什么。你别这样,别人都看过来了,我们快离开这。”

    见他蹙眉不信,她又解释,“我真的没事,我……有点口渴,你帮我拿杯果汁,好吗?”

    恰时,汪家豪也来催促,他们要约见的几个重要贵宾已经到场。

    顾西爵抑了抑心口的怒意,目光森冷一片,向来儒雅俊逸的面容上是少见的严厉凶狠,道,“霍子铭,妙然不是你可以随便玩玩的女人。你最好离她远点儿!”

    没给霍子铭反驳的机会,他揽着妙然离开了,手臂上的力道更紧了几分,好像生恐再把怀里的女子弄丢。

    霍子铭看着那相携离开的背影,脸色已是一片铁青,旁人来扶都被他狠狠甩开了。

    想他回港城这几年,几时受过女人的白眼,却连在谈妙然这里遭遇滑铁庐。可恶,他顶多就碰了下她的小手,自己却从头伤到脚。这臭丫头,十几年都没变,下手真他妈狠!

    还有顾西爵这个伪君子,明明已经有论及婚嫁的女朋友了,还死不要脸地招惹谈妙然,这口气,他要咽得下去,就不叫霍子铭!

    ------题外话------

    哟哟,我家二少沦陷鸟沦陷鸟,小爵爵危险鸟。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