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22.拿你当什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在妙然挽着顾西爵走红地毯时,早到一步的汪家豪已经在门口翘首张望许久。

    当听到司仪大声报名字时,汪家豪一眼望去,便看到了顾西爵,扬手就打招呼,没想到顾西爵转过来时,怀中揽着一名女子,眉目清丽秀雅,气质落落大方,一袭精致旗袍将整个人儿衬得美绝无双,一时间竟让人移不开眼。

    汪家豪到嘴的呼声,生生卡在了喉咙口。

    妙妙,她怎么会来这里,还是跟爵在一起?

    汪家豪脸色大变,举起的手也放了下来。

    就在他不远处,一个中年发福的男人看到妙然时,惊讶地肘了肘旁的男子,“铭公子,那不是你的女人吗?怎么这么快就另投他怀,居然跟顾西爵那小子搞在一起了。”

    霍子铭转过头,一眼就看到妙然正笑着接过顾西爵递来的签字笔,一双明媚大眼,顾盼生辉,即使隔得有些远,也能看出她完全不用化学药品便白里透红的好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让他不又想两次短短的接触,女子上那淡雅怡人的自然香。

    顿时,埋藏在心底的念头立即浮了上来。

    事实上,华玉琳收到的那封邀请函正是他托关系搞到,专门送上门钓鱼的。

    可眼下,他等候许久的美人鱼,竟然让半路杀出的家伙得了手,这教他怎么忍得了。

    “哼,女人,就喜欢玩这擒故纵!”

    他口气不屑地为自己挽回脸面,一口饮尽杯中物,便朝两人走了过去,顺手又在服务生的盘子里端了两杯酒,俊容端出一副撞见故交好友的笑容,大叫一声,“顾总经理,好久不见,幸会幸会!”

    他伸出右手似要握手,脚下却故意踩了旁边女人的迤地长裙,那女人形不稳就撞到了他的手,酒非常顺利地洒在了顾西爵的口上。

    “哎哟,对不起,瞧我这手,真是太抱歉了。”

    霍子铭朝贵妇歉意一笑,轻松获得了原谅,还附得了一个挑秋波。

    顾西爵虽不悦,但他心神大半落在边的女人上,没有发现霍子铭的小动作,只得找服务生去清理衣衫。

    “妙然,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让家豪过来陪你。”

    “这个,不用……”

    妙然也不怕在这种公众场合,霍子铭敢对自己怎样,顾西爵却突然倾下来,凑在她耳边低语道,“我可不放心把美人放在这种满眼绿光的三腿怪边。”

    温的气息刷过鬃角,她的耳朵立即一片烧辣。

    “乖乖等着,别乱跑!”他已经直起,伸手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发鬓,动作亲昵得让周人都觉得他俩显然就是一对儿。

    面对那张温柔关切的笑容,妙然不知不觉地点头应下。

    霍子铭看着顾西爵都走远了,妙然还望着人家的背景,对他完全一副视若无睹状,脸色也迅速沉了下去。

    “谈妙然,”他咬着牙,伸手一把扣住女人的小蛮腰,俯下子时将女人推攘的小手逮住,面上却笑得风流倜傥,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倒是块啃不动的硬骨头啊!”

    “霍子铭,你……这里是公众场合,你再不放手我就叫非礼了!”

    “妙妙,如果你想刚进场就被清理出去,我乐意奉陪。毕竟,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你。而你来这里的目的,恐怕……”

    他衔着一抹恶意十足的笑,目光朝四周转了一圈儿,妙然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一群银行经理人,心底不甘,她的确不想无功而返。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别以为我跟那些女人一样,我可不吃你那。”

    “嘘,”他长指轻轻压在女子柔软丰腴的双唇上,目光愈深,“妙妙,你怎么能拿自己跟别的女人比,要知道,你和我,可是如假包换的青梅竹马。”

    “你别给自己脸上帖金,那什么猪马,我早就忘了。”

    “那正好,咱们去旁边叙叙旧,我保证一定让你全部想起来。”

    霍子铭不管妙然抗议,强揽着她往角落处走去。她急切地张望了半晌,也没能看到顾西爵所说的那个什么家豪。

    她并不知,自己就从汪家豪边走过,却是相见不相识。

    妙然眼里完全的陌生,让汪家豪的脸色变得更加糟糕,他看着那两人走远,却没有立即追上去,良久,唇角逸出一丝苦涩的笑。

    谈妙然,一代赌神华老爷子最宠的外孙女,整个海蓝云天最喜欢的妙妙大小姐,深得其外公真传,十六岁时就已经赌遍整个澳门赌城无敌手,怎么会记得当时还只是个实习小荷官的自己。

    ……

    “妙妙,我们有误会!”

    一到角落,妙然便甩开了霍子铭的手,霍子铭也未强求,而率先开了口。

    “托铭公子当的吉言,我联系的八家银行全部拒绝了我的申请。这误会得可真巧!”

    妙然将两人距离拉到最大,没有半分好脸色地瞪着霍子铭那张纨绔嘴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心想若两人真是青梅竹马,八成早就结下梁子了。

    “这……的确很巧。”霍子铭不由别开了眼神,眉尖却耸了起来,“如果我说,那其实不是我做的,你……”

    “我不信!”

    “妙妙?”霍子铭低叫一声,面上尴尬与羞恼交错,又迅速被他一惯骄傲的面具掩去。

    妙然别着脸,根本没看霍子铭,“如果你只是想说银行的事,就不必了,事已经发生,再说什么也没用。”

    她正眼看来时,口气更冷,“铭公子,我们并不熟,小时候的事我都忘了。请你叫我谈妙然,或者妙然。妙妙这名字,不适合你和我的关系。若没什么事,妙然就不奉陪了。”

    已经看到出来的顾西爵,这一刻她只想尽快回到他边去,那里比起霍子铭真的安全多了。

    霍子铭顺着她突然发亮的目光看过去,更是不甘,转挡住那目光,一把扣住妙然的肩头,肃声道,“妙妙,你根本不知道,赌城那两大世家已经联合起来封杀华家,目标就是让盛宏集团彻底破产,好瓜分你们的市场份额。为了阻止你拉贷款,他们两家在那些经理人上都花了大把银子。何家跟黑龙组的铁家合作,力图要吃下港澳两地八成以上的博一彩利润,慕容家也早就跟我爷爷见过面,要帮我们银行拿到博一彩经营权。”

    “所以你也早就被慕容家收买了,根本不可能贷款给我们华家。却还故意答应我的邀约,就是为了占我便宜吃我豆腐罢了!霍子铭,你真恶心。”

    妙然完全没有因为霍子铭透露的商业秘密而生出半分感激,更气得一把推开霍子铭,转要走。

    霍子铭向来在上流圈子走到哪里都倍受宠,妙然屡次三番下他面子,眼下更毫不留要走,顿时这少爷脾气也真被惹火了,不管周围还有几双眼睛窥着,一把就将人扯了回来,压在石柱影里。

    低吼,“谈妙然,是不是顾西爵就有资格叫你小名。你以为顾西爵就不恶心,对你就没半点儿花花心思了。”

    “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吧?顾西爵也在竞争博一彩经营权,要不是看到你好歹也是曾经一代赌神的外孙女,谈伯伯还是这次竞标会的荣誉执行长,你以为他那种势利眼会在你上花这么大功夫吗?”

    “你知不知道,顾西爵早就有个相交五年的女朋友,正是慕容家的长女慕容冬儿。业内早就传言,他要是拿下了经营权,第一件事就是跟慕容冬儿求婚订亲。”

    “谈妙然,你以为顾西爵拿你当什么?”

    相交五年?

    女朋友?

    慕容冬儿!

    此时,妙然早就被搅得一团乱,因为这几个词,心里瞬间升起一股说不出的难受和伤心,眼圈迅速泛红,一片水光浮上来。

    ------题外话------

    俺突然发现,二少真坏啊真坏,坏得让人好想蹂躏哟,哦哦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