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17.她,真好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爵,今天我去博一彩监察协调局领资料,才听说铁家老大铁姝芸跟龙局的周特助是一对儿。铁姝芸已经托周特助的关系,私下里请龙局吃了好几顿饭了。”

    “刘副局以前是霍老爷提携起来的部下,这你都知道,刘副局能高攀上他老婆得享现在这大肥差也托了霍老爷从中做媒,他会偏向哪方根本没有悬念。”

    “爵,你瞧瞧我们最大的两个竞争者,全部都有私人关系。这次协调局举办的这个港澳博一彩业交流晚会,完全就是竞标前的意向摸底会,咱们要再不加把劲儿,就要被这两家远远甩在后面了。”

    汪家豪说得满脸激愤、口沫横飞,坐在大办公桌后盯着电脑看最近一季酒店策划活动的男人,连眼皮都没抬一起,只是淡淡地接了一句,“所以呢?”

    “所以,为了给咱们增加胜利的筹码,向众人显示我们也是一大夺魁主力,最好把冬儿叫回来陪你一起出席这场晚会。到时候,有澳门赌城三大世家之一的慕容小姐傍,他们也不会觉得我们后没人没关系了。”

    顾西爵终于停下手,抬起头,“家豪,你觉得凭一个女人,就能胜过支持铁姝芹的现赌城第一世家的何家,盖过支持霍子铭的亚洲银行业第一巨头?”

    汪家豪的气势立即被这血淋淋的强大现实击散,无力地跌回沙发,“爵,你不是想真凭实力竞标吧?哈,你别说笑话了,用来骗三岁小孩都没人信。我说你怎么一点儿不着急,这都火烧眉毛了。”

    “急。”

    仅仅吐出一个字,实在让人觉得很没诚意,可若仔细看就会发现男人虽面无波澜,眉间却拢着一抹挥之不散的忧色。

    “还是你已经想到办法了?”汪家豪向来觉得这相交五年多的好友兼上司,深不可测,好几次在建酒店时发生重大意外碰到难以想像的危机,好友都能神奇地化险为夷。说到底,不到最后,他心里总存着一丝侥幸。

    “没有。正在想……”

    哪知好友竟然吐出如此没底的话,汪家豪哀叹一声,抚额不起。

    顾西爵微弯唇角,起穿起外,朝外走,并丢下一句“出去走走,寻找灵感”,便离开了办公室。

    汪家豪掏出电话,犹豫着要不要跟某人报告这次请示的失败,想想报个失败消息也搔心,便收回了电话。

    ……

    那时候,妙然正苦恼着所有联系过的银行都拒绝了她的约见,思索着下一步应该如何补救。

    华玉琳知道况后,忍不住哀声叹气,怨妙然没有把霍子铭这棵大树傍牢。却不知,妙然此时已经打从心底里怨上了霍子铭,认为霍子铭才是害自己被所有银行拒绝的罪魁祸首。

    妙然问华冉枫舅舅们何时到港城,华冉枫面上闪过一丝慌乱,立即被华玉琳夺了话头说男人们也忙着为家族想办法,哪有时间顾及他们老幼妇孺,把话岔了去。

    就在这时,有服务员送来一封样式颇为华丽的邀请函,背封上烫金的七瓣紫荆花被一圈筹码环围绕,下坠小字为“港城博一彩监督协调局”,竟是政府机构的专用函印。

    三人都有些惊讶,华玉琳立即拆开邀请函,一字一句念出内容后,仔细描着深青色眼纹的小眼睛瞠得老大,恍如突见宝山,精光大放。

    她一把拉住了妙然,声音都微微跑掉地叫道,“妙然,咱们有救了。”

    妙然还没弄清楚这邀请函的真正价值,便被华玉琳拉着要去选购一件艳惊四座的礼服,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想要打好晚宴这场仗赢取她们想要的战利品,就必须舍得出本钱。

    虽然小姨妈为人自私又势利,到底还是为了外公家业的传承,废心出力。

    妙然心里小小嘀咕着这“本钱”八成得由她来出,还是乖乖由着长辈折腾去了。

    只是没料到,华玉琳没有带她去港城最繁华的名品服饰街,直接将她拉到酒店附设的一家叫“朵拉”的私人成衣定制工作室。

    不过百坪的店面,从模特摆样到衣架挂件,竟是颇具特色,各有不俗,让人过目难望。且制料罕见精致,竟然有纯手工金丝织造的华丽软缎,掂在手里都份量十足。确实店铺虽小,奇货可居。

    华玉琳直接就叫来了店长,两人言谈之间似乎颇为熟稔,原来竟是这些子的牌搭子姐妹。店长一瞧妙然,便夸赞不矣,称一定帮妙然打造一个绝对吸晴的完美造型。这一拍手,便迎来三个店员,手拿软尺量具,模样很是专业,推着妙然进了换衣间。

    此时,妙然也不由得佩服小姨的交际手腕,有时候人脉可贵,比起单拿钱砸人办事更见效果。

    在不长不短的一个小时试衣做造型的时间里,妙然更了解到这家“朵拉”工作室只是在港城的一个分店,其总店在北上京城,前生竟承自清明皇家御用织造局。就如同英国皇家不少御用品制造商,从不做广告亦是豪门贵胄们为彰显份地位的首选私人衣饰定制商。

    自然,这比起寻常国际大品牌每一季发表的新装,又拥有了与众不同的价值。

    当妙然穿着店长所说的他们这一季刚从京城的总设计师手里发来的镇店之宝,出现在整整一面墙的雕花全镜前,女人们不自的赞叹声,已然宣告了这一宝蓝色红莲穿花金线描枝叶的标准旗袍,穿在妙然上简直就似专门量为她打造的。

    妙然本对于打扮均以舒适合体为主,并不特别追求时髦,不过看着镜中仿佛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自己,也不自觉地生出为女儿家的虚荣和骄傲。

    比起之前华玉琳让她穿的弹装,这件真是好太多好多了,把她初时的担忧也打消了。

    就在她难得一次对镜揽照,搔首弄姿,不意旋转圈时,侧方对着店外行人的透明落地墙外,顾西爵正散步找灵感至此,对于美好的事物,他也不会装君子奉行什么“非礼勿视”,况且朵拉如此设计店面展示,也都是为了招揽客户。

    未想这一眼看去,竟让他难于移开眼神。

    那宝蓝色的西番莲旗袍,将女子傲人的体曲线勾勒得恰到好处,感而不感,垂直而未做任何人工改造的黑发,宛如缎面一般柔顺地披垂在脸颊颈背后。庄重富贵的蓝,收束了女子过于年轻的浮躁气息,艳丽美的红色西番莲衬托出女子正值旺年的青美,真可谓天衣无缝,恰到好处。

    顾西爵只觉得根本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来形容眼前的美好婉约。

    怔忡良久,当那双美眸亦惊讶羞涩地接上他的目光时,心中才悠悠过一句话儿。

    她,真好看!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