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16.他一定会跟我求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喂,我是盛宏娱乐的谈妙然,之前来找过你们经理,请问……集体表决没通过?!可是之前您不是说只有……请帮我找你们经理,我是盛宏娱乐的……可恶,又挂我电话。我就不信……喂,我找你们经理,什么?出差,可我刚才还给他打过电话……喂喂……”

    一连听了数个无的嘟嘟声,妙然咬牙收回手机,挂着小包包出门了。

    华冉枫刚好从外面回来,便拉住她说,“小然,我已经跟大舅小舅联系过了,他们过两天就会来。”

    妙然强打起精神笑着道了谢,匆匆离开了,却没注意华冉枫晦黯的眼底一闪而过的愧色。

    妙然刚到酒店大厅,就碰到顾西爵,他怀里的小家伙冲她大叫一声“妈妈”,刹时间声震四野,一片惊讶的目光来。

    她小小尴尬了一下,还是踏着一片破碎芳心,顶着数道妒嫉的目光,上前抱着小月月亲了两口,哄了几句下午见的话便匆匆离开了。

    殊不知,从这天起,酒店上下流言四起,纷纷传言他们最英俊不凡、痴专一的总经理劈腿外遇连“私生子”都四岁大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更可怕的是,他们如此完美的总经理竟然只是个播种机器,女主角居然将孩子和总经理双双抛下,出门约男人厮混!

    众人不得不叹息,上帝多么公平,人无完人,事无尽美。连他们如此工作超过女朋友、做事向来不辞劳苦亲力亲为的完美总经理,居然也有被女人嫌弃的时候,不得不说那个绯闻女主角颇有些能耐。

    ……

    那个时候,远在澳门赌城富豪聚居地的北门香山,慕容氏大宅内。

    充满古色古香的正堂大厅,天梁高挑,漆柱描画,如意格子窗投影在雪花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的印出满室古雅矜贵,触目所及处,俱是传自清末民国初时的家具摆设,端得一副大家之气,庄重肃穆。

    前方神龛上,篆烟轻焚,雾色缭缭,一副黑漆相框中婷婷玉立的旗袍女子,一看便知出自大家深宅中的名媛闺秀,只可惜现在已化为一捧黄土。

    案下的荷花蒲团上,静静跪立着两个女子,着素白孝服,模样亦是少见的清丽俏美。

    年级稍轻的打了声哈欠,见长辈们离开,凑近稍长的女子,道,“冬儿姐,都这么久了你也不着急回港城,真要在老宅给姑妈戴孝守丧三年啊?”

    “秋儿,这是家族里的规矩,我还未出阁呢,至少也是三个月。”慕容冬儿口气淡定,为长女的风范,给前来致礼的宾客都留下极好的印象。

    慕容秋儿翻白眼做了个鬼脸,自然没让表姐看到,口气却酸溜溜地,“切,之前天天泡在男人边,连姑妈做大寿都三催四请地回来两天就跑掉。我看你那么紧张那个顾西爵,就不怕你离开快三个月了,他不会被别的女人勾跑掉。”

    慕容冬儿坐直腰,回眸淡淡地瞥了表妹一眼,尖尖的下巴轻轻一扬,口气满是豪门贵女的骄傲自负,“我和西爵在一起整整五年了。这五年来,一直是我陪着默默无闻的他,一步步打拼到现在,成为港城酒店业最炙手可的金牌管理人。那个‘酒店王子’的称号还是我叫人炒作捧起来的,跟着这个名号的都是温柔深、痴专一,那专一的是谁?”

    “哼,港城的名媛圈子里谁不知道顾西爵眼里只有我慕容冬儿。要不是我托关系借人脉,他顾西爵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成就,靠他自己,恐怕还只是华家海蓝云天里的一个小小打工仔罢了。”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顾西爵。他那个人表面温柔体贴,笑面为人,其实骨子里最不易亲近,任何人都别想轻易走进他的心。一天24个小时,他恨不能挤出25个小时来工作,眼里根本瞧不出女人的美丑,只对盈利数字最感兴趣。”

    慕容秋儿忍不住插嘴,“这么没心没趣的男人,你还当宝似地供着,有什么意思啊!他又不你。”

    慕容冬儿立即横去一眼,口气颇为笃定道,“你懂什么。他要不在意我,会大老远放下他的宝贝工作来看我,祭拜我母亲。西爵虽然为人市侩寡,但却绝对是个重孝守义,极负责任的男人。他非常他的母亲,一直想要做到功成名就,接她在大陆的母亲来港享受晚年。所以,我这三个月的孝,绝对不可省,这可是我讨好未来婆婆的一大利器。我相信,凭他那样的责任心,绝不会因为我仅离开三个月就红杏出墙。”

    “万一有狐狸精勾引他失守,怎么办?”

    “呵,男人偶尔意乱迷,发泄完了,就不用担心。况且,我还有个近埋伏的眼线随时给我盯着,有什么紧急况都会立即向我汇报。”说着,她拿出了兜袖里的手机瞧了瞧,并没有任何新消息,不由眼神又黯淡了两分。

    “哇,冬儿姐,你的驭男术可真行。”

    慕容冬儿闻言,一扫眼底黯色,仰起面容,信心十足道,“你等着瞧好了,再过半个月我的守孝期满,刚好就是港城的博一彩经营权竞标大会。即时我再风光回归,助他拿到经营权。到时候,要是真有什么狐狸,为了五年义和他的责任感,也一定会立即跟我求婚!”

    ……

    “对不起,谈小姐,您的方案确实很好。但我们还是觉得存在很多问题,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这已经是最后一家银行,比起之前藏头缩尾找借口不见她的好多了。

    可是,偏偏在起离开时,她看到秘书抱着一堆废报纸要扔,压在最下方的正好是她的方案。

    这么重要的文件,怎会如此处理?

    那只代表一个事实:他们根本没看更没研究讨论,只拿她做笑话敷衍了事。

    ……

    “妙然,你回来了。”

    顾西爵看着一步一顿走到前台的女子,她的妆容依然完美,但离开时的干练自信,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的疲惫失意,不经意间,他的声音也放软了几分。

    妙然抬头一看到半靠在前台边的男人,丰神俊雅,眼眸温柔地看着她,突然之间鼻头莫名一酸,立即别开眼去,克制下那股想要倾叙的冲动。

    “你回来得很准时。不过……”

    一捧鲜花并一个超级大的花围兜泰迪熊被塞进了妙然的怀里,她看不到男人的表,却看到泰迪熊的领结上,塞了一张面纸,只听他说,“百命总有一疏,幸好我做了两手准备。诺,小家伙现在十八楼的多功能餐厅等着,再不去,恐怕她又急着找妈妈迷路给咱们看了。”

    “谢……谢!”

    她扯下面纸擦掉眼角的水珠,抱紧玩偶,匆匆跑掉。

    三个小时之后,顾西爵接到经理电话上楼,便看到在玩具屋里玩累到睡着的一大一小,大脸帖着小脸一片汗湿,温馨甜美得让人不忍心打扰。

    他让人取来的薄毯,给两人盖好,便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去银河餐厅问候两位贵宾,也被抛之脑后。

    女人睡着时,眉心仍拧着,他伸手轻轻抚去,心中一叹。

    谈妙然,你到底在固执什么,非要一条死路走到底?

    难道你忘了你父亲谈光业是港澳博一彩协会荣誉副会长,在政商两界都颇有人脉,若是让你父亲帮你疏通关系,哪会吃这么多闭门羹?

    ------题外话------

    事实上,俺家男女主的家背景都是相当可观滴!不过俺家儿女向来有骨气,不喜欢做啃老族,拼爹族。当然,总有个**会让这些小鼻子小眼的人都通通吓爬下!

    跟着秋秋走,面包都会有。

    欢迎收藏包养,越后越精彩哟!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