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妙不可言 07.无商不(女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如意 书名:蜜爱天价娇妻
    古典幽静的中式园林,一弯潺潺碧池,在阳光下波光鳞鳞,一座飞檐翘角的四角凉亭临池而建,端得意境秀雅精巧,很难令人想像这却是建在十八层楼高的空中花园。

    此时,妙然抱着笔记本坐在凉亭中,全神贯注地做着一份企划书。

    不远处,顺着绿藤长廊漫步而来的顾西爵,一边听助理的汇报,一边揉着眉心放松,每天开完固定早会,十点半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在这个空中花园走一走。

    突然,前方凉亭传来一声清亮的男嗓音,叫了一声“小然”。

    顾西爵顿下脚步,挥手示意,助理有些奇怪也不敢多言,立即转离开了。

    凉亭里,华冉枫拿着一叠资料,帅气的脸上覆着一层薄汗,但神却是一扫在母亲面前的懒散随,精神抖擞道,“诺,你要的霍氏光行主投项目资料,我可把脸皮子都磨破了才托朋友搞来的。”

    妙然接过翻了翻,高兴道,“枫哥不愧是宗师级的大人物!”

    “那当然。枫哥出马,必然马到成功。”

    两兄妹一阵打趣儿,竟是想像不到的好感。透过叶隙,顾西爵看到妙然掏出纸巾,给坐得跟大爷似的华冉枫擦汗,那种亲昵,让他抿紧了唇角。

    不过,今她再未盛装出场,十分简约清新,若按名媛们的说法那就是“寒酸”。宽松舒服的蝙蝠袖白色T恤,上绘一只愤怒的小鸟,下配宝蓝色西纹打底裤,露出雪白纤细的小腿。之前故意盘高的黑发,扎成一个爽利的马尾。

    这方看去,很难想像跟那天的感尤物是同一个人,未施粉黛的清秀脸蛋,一下子小了好多,像个刚出校门的青涩大学生。

    忽觉这般偷窥真有些变态,也实在不符合自己一惯的作风,顾西爵转要走,又被对话拖住了脚步。

    “小然,说真的,拿这些内部资料并不难。可我听朋友说,霍子铭花心薄,换女人如换衣服。女人想要在他那里讨得好处,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私下里传言他特别喜欢大波美女,你这去根本就是送羊入虎口啊!”

    华冉枫没说错,他私下里也早有耳闻,说霍二公子母亲是霍家的二房,红颜早逝,缺乏母,所以喜好大妈型的女人。忆及当谈妙然伟大的前风光,不悦浮上心头

    才五年不见,她这二度发育是不是太危险了点。

    “我是去跟他谈生意,不是去应聘做他的女人,有什么好怕的。”

    “得,小然,公事上就更别提了。霍子铭根本就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攻利狡诈,从不吃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要想拿到他的投资贷款,非脱三层皮不可。”

    妙然剁了剁手厚厚的资料,笑道,“商人哪一个不攻利不狡诈的呀!照你说法,如果大舅和小舅能多点这特质,咱们华家就不会有今天了。再说,我和霍子铭在商言商,相信只要我拿出的企划案能让他的投资翻番,他为什么不拨款给海蓝云天。”

    “小然,你别把事想得太好了。这些名门公子,个个纨绔,没一个好心肠的。”

    华冉枫确比当年要成熟许多,点评得一针见血。谈妙然说得不错,但想法还是太天真单纯,太不懂得男人心思了。

    “枫哥,你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这资料来得太及时了,原来霍氏光行也在竞争港城的博一彩经营权,这刚好成为我企划案的最大突破点!”

    妙然笑开了声,阳光下的干净小脸,透着满满的自信,怎么看都比那的拘谨局促更吸引人,宛如五年前……

    ……

    下午两点半,正是顾西爵巡视其旗下三家大酒店的例行时间。

    不过,今天刚开始,就被意外绊住了脚。

    “不嘛,不嘛,我要吃,我就要吃。我要吃那天和妈妈一起吃过的螺……呜呜,爸爸就是嫌月月丑,连都不给吃……呜呜,我要找妈妈,找妈妈……月月肚肚好饿好饿……呜呜,爸爸要饿死月月了,哇……”

    顾西爵活了整三十年,几乎游遍了全世界,什么风土人没见过,连语言完全不通的土著都能交上朋友,偏偏就对小娃娃束手无策。这种儿童用餐拉钜战,已经持续了三天。

    依他一惯的个,一切都得尊照专业的儿童食谱来。可惜,小家伙前世必然是某个革命份子投胎来的,尽跟他唱反调,三天都处于半绝食抗议状态,这会儿闹得小脸都煞白了,挂满了小水珠,瞧得他又心烦又心疼又无奈……

    最终,小月月革命成功。

    预定行程被拖延,他刚到晟皇的大厅,就看到霍子铭进门来。

    两个男人眼神一撞,俱都神色一正,继而都挂上了看似亲切又疏离的笑,点头寒喧。

    “顾总经理亲自巡楼,真不愧是港城酒店美誉良久的酒店王子,子铭我最欣赏像您这样的实干家。”

    “霍公子谬赞了,不过例行公事罢了。”

    霍子铭目光微闪,唇角朝两方一扯,“那子铭就不耽误顾总经理巡楼了,眼下还有位妙人儿正等着我赴会。”

    那故意拖长的一个“妙”字,让顾西爵完美的笑容里渗出一丝冷意来。

    今天霍子铭约了谈妙然?

    他朝门外走了一截,又顿住脚,助理奇怪地看着他少见的犹豫不决,仿佛是压抑了又压抑,才终于抬起手来,“去查查,霍子铭在哪会客。”

    谈妙然所在的华家是澳门赌坛排名第一的赌神世家,也许近些年势力龟缩,但其名望在博一彩业仍是数一数二的豪门。所以,这次会谈可能影响到他重要的项目计划,不可掉以轻心。

    谈妙然之前的一句话,无商不,听墙根也再所难免,谁叫他顾西爵也是正宗的商人。

    ……

    那一方,霍子铭走进纯中式包间,便闻到一股怡人的桃花香。

    看到迎来的人儿时,桃花眸慢慢眯起,口气轻佻,“妙妙,看来你今天可是有备而来,这可叫我怎么招架?”

    今妙然着一装,清新典雅,庄重又不会太严肃,与第一次见面时的感尤物造型简直大相径庭,漂亮的鼻梁上还挂上了一个细黑框眼镜,又增加了几分认真和专业气质。

    再看她后的桃花木桌上,还放着电脑和厚厚一沓资料,俨然一副办公事的阵仗。

    这与霍子铭初时的预想,来一场**偷香的下午茶约会,差了十万八千里。

    ------题外话------

    吼吼,咱家妙妙要大发雌威啦!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蜜爱天价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