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那些年的事(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山里人的泪水并没有让老二改变,本来跪在地上的老二忽然一甩手,一条小黑蛇从老二袖口中闪电般的飞出,小蛇飞快的对着山里人飞了过去。

    同一时刻老二趁着山里人跟小蛇缠斗的空隙,猛的跳起来钻进了旁边的树林。

    等到山里人把小蛇给收了的时候,望着老二逃走的方向,重重的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去追。

    山里人对地上的两兄弟说:“二弟走就走了吧希望他好自为之,你们也回去吧以后不要再作恶了,否则我一样不会放过你们。”

    山里人此话一说他的两个弟弟如获重赦一般,转朝自己的村子方向跑去。

    我和队长吃了山里人的药以后也恢复了一些体力,跟着山里人回了他的竹楼。

    山里人的神色很沉闷行走间也没有丝毫的生气,刚到竹楼山里人立刻吐了一大口鲜血,“扑通!”一声倒在了地板上

    “你怎么了?”我赶忙蹲下去问。

    等我蹲下去仔细看时才看清楚,山里人的脸色煞白浑颤抖着,眼中光芒全失气息混乱。

    我和队长都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只得把他抬到上平躺在上。

    等了一会山里人才小声的说:“我已经不行了刚才为了救你们,我失去了本命的蛊虫,现在我快要死了,谢谢你们帮助我,我也不能送你们出山了,出去以后记得遇到我二弟的话。还请你们不要计较太多。我代我二弟给两位赔罪了。”

    山里人说完这些话以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山里人面色安详的走了,走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也没有什么要求。

    临走时他还记挂着自己的兄弟,可见他为人有多大义,我和队长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当时只得忍着痛把山里人亲手埋在了竹楼边,用竹子刻了一个小墓碑立在他的坟前。

    葬好了山里人我和队长站在他的坟前久久的不曾离去。

    接下来的子我和队长我们两人,在山里转了十多天,总算是走出了大山深处来到了山外。

    进山时十多个兄弟此时出来的只有我们两个。我和队长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可以说是感触良多。

    出来以后那些追赶我们的敌人估计都回去了,我和队长赶忙离开了那里回到了云海。

    后来我们离开了云海找到了大部队,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但是每次这件事被我深深的埋在了心里,至今都无法忘记。

    乔老爷子说道这里擦了擦眼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老爷子那个跟你一起的龙队长现在还在吗?你们还有联系吗?”陈玉峰这么问其实是有原因的。

    今天来这里陈玉峰也是打算从乔老爷子这里,了解一下龙家的背景,没想到歪打正着还真问到了。

    “龙向云现在还在,我们后来一起闹革命一直在一个队伍里,后来他成了军区司令员,我是参谋长。”

    “解放以后我们两个没在一起工作,他进了政治局做起了部长,我呢还留在部队里做参谋长。”乔老爷子回答说。

    “那龙队长的家里有几个儿子?都在中华吗?”陈玉峰接着问。

    陈玉峰这么一问乔老爷子说道:“你怎么这么关心龙老头的事?是不是他家里的谁出什么事了?”

    陈玉峰连忙说没有。乔老爷子才接着说:“龙老头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现在在部队里是军区司令员,小儿子从商女儿是平海市的市委书记。”

    “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他家的事我还是能插上话的,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陈玉峰摇了摇头说道:“老爷子我是没什么事,只不过最近遇到一些事心中有些疑惑罢了,想找老爷子指点迷津。”

    “你小子有什么就说,跟我老头子还磨叽什么,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乔老爷子板着脸说。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认识一个姓龙的,叫龙战。现在就在燕京,我们接触的不多但是印象很深刻,我对他有些质疑所以想了解一下,刚好您说的龙老跟他一个姓,这才想详细的了解了解。”

    陈玉峰略过了跟苏昕和龙战在餐厅相遇的那一段。只说自己跟龙战见过。

    乔老爷子听到这里想了想说道:“龙战……龙老头家没这个人啊,他两个儿子和女儿我都知道。而且现在年纪也都不小了,孙子辈的我也都知道,年纪跟你差不多也不符合,小峰你确定你没记错?是不是他告诉你他是龙老头家的?”

    “这到没有但是他的姓很特殊,加上他有很神秘,我才联想到的,前段时间听说现在他在国内开了一家公司,在做药材和医疗器械的进出口生意。”

    “前一阵我去m国时在那边,还看到龙氏集团开的药店,我还查过他跟那边的龙氏集团也没关系,我就很奇怪这个人好像凭空跳出来的一样。”

    陈玉峰刚说完龙老爷子拨了一个电话,只听见他在电话里说:“老龙你最近体怎么样?要是没事我去看看你去,带一个小朋友一起去。什么,喝酒!我怕过你嘛,就你那酒量就别说了,好了别啰嗦了我一会就过去。”

    乔老爷子挂断电话对陈玉峰说:“走吧我带你去龙老头家去,你亲自问他就是了没事的。”

    陈玉峰一想也可以,本来陈玉峰想开着车去的,可是乔老爷子说就在不远处,说走路去就可以。

    陈玉峰这才知道原来两家离的不远,都在这里面住,想想也是本来都是首长住在这里也很正常。

    两人走了二十分钟走过一座小桥,到了另外一片住宅区,乔老爷子指着前面的一座房子说:“瞧见没有前面那里,就是龙老头的家,我们过去吧。”

    两人说着走了过去,这边的房子跟乔老爷子家一样,都是三层的独立房。

    乔老爷子来到门口大声的喊道:“龙老头赶紧开门我来了,搞什么呢知道我来还不开着门。”

    乔老爷子话音未落就听见里面有人说道:“你个老乔真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你的毛病,嚷嚷什么呢这不来了嘛。”

    话音未落大门打开了,一个红脸庞的老者,腰杆拔的站在门里内,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花白的胡须,说话时中气十足。

    说话间老者把两人让进了门内,陈玉峰走进去不住有些惊讶,院子里居然摆放着很多石头墩,枪棒什么的。

    乍一看像古代的校场一样,看到陈玉峰震惊的表,乔老爷子说道:“怎么样小峰这里是不是像校场?这老家伙就喜欢这些东西,年轻那会还会耍几下说的上是个武林高手。”

    “老弟你就别取笑我了,赶紧进屋坐吧别站在外面了。”老者的招呼他们进屋去坐。

    陈玉峰看了看院子里的陈设,又看了看龙老觉得反差很大,龙老虽然算不上儒雅但是上也没有那种肃杀之气,显得很平和。

    到了屋里乔老爷子把陈玉峰介绍了一下,之后对龙老说:“老哥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还玩这些?”

    “没事还是喜欢耍两下,年轻时的习惯这么多年也没改,只是没了对手时常的手痒。”龙老笑着回答。

    陈玉峰接过话头说:“龙老体很硬朗年轻时肯定很厉害,没想到您还是武林高手,不过我看龙老上有老伤,还是要注意一些以免伤到体。”

    龙老闻言笑着说:“小陈看得出我的暗疾在哪?”

    “龙老的伤在肩头和腰垮部位,肩头的伤若是我没看错,是您年轻时跟高手过招时所伤,后来就一直没彻底好,现在是不是手臂不能正常的举重物?”

    “至于腰垮部位的伤则是在草地上卧久了,沾染了风寒之气所至,天下雨时时常会痛,应该是您当年行军途中总是在野外住宿的原因。”陈玉峰说。

    “小陈真是神了居然连这些都看得出,你说的一点都不差,那时候天天打仗有几个没有受过伤的,我这还算好的了,前一阵那个老梁已经不能走路了,要是我变成那样我就不活了,活受罪嘛。”龙老说话时显得很高兴,看向陈玉峰的眼神中有些许的赞扬。

    乔老爷子笑着说:“小陈可是很厉害的医生,特别擅长中医方面,怎么样让小陈给你看看?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还是得好好活着,还没活够呢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该着急了。”

    “哦?真的?没想到真是英雄出少年,这么年轻真是难得,我也看了很多中医都没好办法,真的能治好?”龙老看着陈玉峰问。

    陈玉峰笑着说:“当然可以我来帮龙老看看,您这是陈年老伤了必须得下一番功夫才行。”

    说着三人一起来到龙老的房间,进了房间陈玉峰让龙老脱去外衣,平躺在上。

    看着龙老上布满的伤痕,陈玉峰不由得一阵感慨,当年他们吃的苦从上的伤就看得出来,如果没有他们为了革命抛头颅洒血,哪里来的今天的美好生活。(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