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夜宿山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这爷俩在山路上又走了一段路,柳清阳说:“小峰今晚看来是赶不到地方了,我们得在野外住一晚明天再赶路,干脆就别走了,我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平坦的地方休息。”

    陈玉峰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布满了星星,月亮也高挂在天空的中间,他走到小路的旁边,找了一个平坦的山地从背包里拿出帐篷,陈玉峰熟练的搭好了帐篷,柳清阳此时也捡了一些干柴回来。

    “小峰你把打火机拿出来,把柴火点起来,夜晚的山上野兽很多,有了篝火那些东西就不敢靠近我们了,才能睡个安稳觉。”柳清阳边把柴火放在地上边说。

    陈玉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柴火,然后拿出了一些干粮,两人围着柴火吃着干粮渴了就喝些矿泉水,这里的山泉水本来很好,可是竟然会有毒,这也是一种遗憾,本来陈玉峰还想喝一口,但是现在显然只能喝矿泉水了。

    吃了一些干粮感觉差不多吃饱了,陈玉峰用树枝把柴火挑开一些,然后他去又找了一些干树枝回来,预备着晚上睡觉时候用。

    夜晚的山里很安静,没有城市中的喧嚣和灯光,住在山里有一种出世的感觉,由于天气还有些冷,连小虫子的声音都几乎没有,这更加的增添了山里的宁静。

    两人坐在柴火边一边烤火一边聊天,柳清阳为陈玉峰讲起了他自己当年在苗疆的故事“苗疆自古对汉人都很排斥,汉苗不通婚这就是规律,而且这里对外来的人有一种天生的厌恶,从古至今一直都没有变过,而且苗疆的居民几乎人人都会制蛊,家家户户都有养蛊看家护院的风俗,这一点和汉人养狗看家有些相似,但是蛊虫虽然看起来很小不起眼,但是蛊虫的本事可是比狗强大的多,这也是很多来苗疆的外地人莫名其妙消失的原因。

    你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你或许不会养那些害人的东西,或者不会用蛊虫去害人,但是人总会有不一样的,在历史的长河里,总有许多的人和事发生,苗疆也是一样。

    当年我和师傅到这里的时候,经过那件事师傅去世,我把师傅安葬好,那时的我年轻气盛,发誓要为师傅报仇,但是我知道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单薄,根本不可能斗得过那法力高强的蛊师,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会当地的蛊术,然后用蛊术跟他挑战战胜他!

    但是我一个外地人想要学蛊术根本不可能,这里的人蛊术基本都不会外传,除非你成为本地人融入他们的生活,时间久了或许会学得到一些,但是想要学到真正的精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没有因为这个而放弃,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寨子里面的人接收了我。

    本来我在苗疆大山里游,跟个乞丐差不多,苗疆山里的许多角落我都去过,虽然这边的人开始都排斥我,但是很多寨子里的人看我可怜,不管我走到哪都会有好心人给我吃的,那时候我年纪又小又可怜,再加上外面战乱不休。

    虽然我在苗疆没有固定的住处,但是比到外面被流弹打死还要好一些,有一天我走到山里一个山崖边,那天我生病了,头晕眼花的再加上三天没吃过东西,结果头一歪就滚了下去。

    本来我以为我死定了,从那么高的山上滚下去怎么可能还有命在,可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上,周围有很多人都在看我,我晃了晃脑袋一下坐了起来,但是腿上钻心的痛让我一下又倒了下去,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腿可能断了,豆大的汗珠当时布满了额头。

    小腿上的疼痛让我差点晕过去,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看了看我的况,然后他让围观的人都散开,此时的我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时我看见开始的那个中年人在跟一个女孩帮我包扎伤口,看到我醒了女孩对我说:“你醒了?想喝水吗?”我努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她按住我说:“你不要乱动你的腿断了,必须卧休息不然我们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我只好重新躺下来,女孩看我躺下了给我倒了些水喂我喝了下去,然后又拿了几个窝窝头给我吃,当时我饿了几天抓过几口就吃完了。等我吃饱了那男子问我:“小伙子你是从哪来的?怎么会到我们这里的?”我睁着眼睛看着他半天没说话,这时女孩对我说:“你别怕我们不会害你的,爹爹问你什么你就说好了。”

    我看他们也是好人才小声说:“我叫柳清阳从外面逃难来的,我原本有个师傅可是去世了,我又几天没有吃饭又生病了才会失足掉落悬崖,谢谢你们救了我。”听到我的回答那男子说:“好了小伙子既然你大难不死那就好好休养,不管你从哪里来,相识既是有缘,你安心的在这养病就是了,有什么事就说一声。”

    这男子说完话起交代了女孩几句然后就离开了。我呢就在那住了下来,后来女孩告诉我,原来我掉下山崖后刚好有一颗树枝挂住了我,她的父亲也就是那名男子在采药时发现了我,于是我才被救了下来,他们寨子叫蓝家寨,寨子里住的多数都姓蓝,她父亲叫蓝海她叫蓝雨馨。

    接下来的子蓝雨馨每天都来照顾我,帮我换药给我送饭。我在上整整躺了三个月蓝雨馨就照顾了我三个月,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后来我可以下活动了蓝海叔把我叫去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告诉蓝海叔我不想走了想在寨子里住下来,外面兵荒马乱的出去也是死路一条,我又无亲无故的在哪都一样。

    蓝海叔想了想说:“清阳你知道寨子里是不许外人长住的,你毕竟是个汉人如果留下别人会反对的。””蓝海叔只要能让我留下你说怎么我都答应。”我当时有些着急忍不住打断了蓝海叔的话头,蓝海叔接着说:“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忙接着说:“蓝海叔你说什么办法,我答应全都答应。”蓝海叔笑着说:“清阳你别着急先听我说,我们这里不比外面,你要是想留下就必须变成我们苗人,你还是想一想再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你离开这里我也可以帮你找个地方居住,只是你不能随意踏入别的寨子,而且不会有人随便跟你交往,但是你可以保留你的民族还可以随时离去,等时局稳定了你就可以出去重新开始生活了。

    但是如果你留下,那就必须放弃你的姓氏留在这里不能随意离开,还不可以和外界联系,你以前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我当时一想,反正我现在孤一人,师傅也不在了我又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外面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我当时就告诉蓝海叔我愿意成为苗寨的人。其实我心里的想法是能融入苗寨学习蛊术,将来能为师傅报仇。

    蓝海叔看我答应成为苗寨的人放弃以前的份,高兴的点了点头说:“清阳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蓝清,你是我的义子,你可有异议?”我当时二话没说跪下给蓝海叔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义父。

    蓝海叔哈哈大笑高兴的不得了,当晚蓝海叔在寨子里大摆宴席,把寨子里的人都请来把我的份给确认下来,当晚又举行了正式的仪式,仪式结束后我就算正式成为了苗寨的人,蓝海叔成了我义父,蓝雨馨成了我的义妹。义父只有蓝雨馨一个女儿,雨馨的母亲多年前已经去世,只有他们爷俩相依为命,在那个时代义父其实和亲生父亲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血缘关系而已。

    接下来的子很平静我每天跟着义父上山采药,学习义父的医术,义父在寨子里是远近闻名的医生,家里经常有人来看病,很多时候还得出诊,雨馨又不能总是跟着义父一起毕竟她是个女儿家,现在有了我一切就不一样了,我帮着义父打理一切,渐渐的我也学到了很多医术,义父也有意教我经常让我帮着病人看一些小毛病,等我学的差不多的时候义父也会让我独立给别人看病。我也渐渐长大了也有了几个要好的朋友。

    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有一次我趁着义父高兴,向义父提出要学蛊术,义父对我说:“蓝清,蛊术是我们苗**有的东西,历来都属于秘术,用的好则是好事用不好害人害己,你真的想学?”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义父笑着说:“你这孩子至今都不能放下心中所想,怕是将来命运坎坷,也罢你我父子一场我就随了你的心愿,恕是恕非我也不管了。”

    从那天开始义父不但教我医术还教了我很多蛊术,其实蛊术并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么狠毒,苗家的蛊术其实分很多种,就跟汉人道教文化一样是融入了生活中,很多蛊术是很贴近生活的,治病救人,饮食起居,等等都有蛊术的影子,义父教了我很多有用的蛊术。

    但是唯独不教我真正厉害的蛊术,他说那些蛊术太过凶狠学之无益,所以他一直都不教我。”后来平静的生活也让我渐渐的放弃了报仇,我想如果就这样生活下去也不错有义父和雨馨妹子对我这么好我也不想惹麻烦破坏这美好的生活。

    可是老天爷似乎不是很眷顾我,就在我二十一岁那年,雨馨也十八岁了到了该嫁人的年纪,附近巴图寨的村长家的儿子看中了雨馨,上门来跟义父提亲。

    本来这应该是件好事,但是巴图寨村长的儿子是附近有名的花花公子,平时惹是生非不说也没少祸害女孩,但是巴图寨实力雄厚再加上村长本是个用蛊的高手他又极其护短,所以很多人即使受了欺负也都忍气吞声不敢言语。

    你想想这样的人义父怎么可能会答应,义父婉言谢绝了来提亲的人,可是村长的儿子看上了雨馨而且死活非雨馨不娶,跟他老爹拼命的闹要死要活的,那个护短的村长看着儿子心疼的不得了,就三番五次的来提亲,最后甚至威胁义父如果不答应就灭了我们寨子,义父被的没有办法决定连夜带着我们离开寨子去投奔别的寨子,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谁曾想我们前脚刚走他们就跟来了,原来他们在我们寨子旁边都安插的人守着,就是为了防止我们逃走,我们父子三人刚刚走到黑山岭他们寨子里的人就追上了我们,义父为了把他们甩开领着我和雨馨到了一个山洞躲避,但是他们很快找到了我们藏的山洞。

    义父为了掩护我们两个孤一人把他们引开,然后我和雨馨从另一边出口逃生,出了山洞我们没有停留更不敢去找义父,一路跑到义父的结义兄弟所在的弥斯寨找到了义父的结义兄弟,也就是弥斯寨的村长拓襲,拓叔叔听说义父遇险,二话不说领着寨子里的青壮年,赶去救义父可是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义父已经不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