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换一种方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陈玉峰和众人来到酒店住下王良义把陈玉峰单独叫到房间,进到房间里陈玉峰先说话,他知道王良义叫自己来的意思,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真的关心自己想要多了解一些况,陈玉峰决定跟王良义略微的提一下有线索的事,毕竟此时或许牵涉到高层,甚至是王良忠都没有办法左右的层次,所以陈玉峰不想他们知道太多。

    如果自己就一个人反而更好调查这件事,何况还有专案组的人来调查,陈玉峰想把风险独自承担,毕竟他们跟这件事都没有关系,是因为自己才牵涉进来的。

    陈玉峰把所有的事又讲了一遍,但是没有说快件和断魂蛊的事,只是说据自己调查顾明雨十有**是被杀,这其中应该有某个高层人士的影,最后陈玉峰让王良义和众人都先回家,在这里不但作用不大还有可能引起别的变故。

    王良义听陈玉峰说完想了一下说道:“小峰,这件事原来这么复杂,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想来你也掌握了不少东西?我就不多问了,你必须要当心自己,不要再轻易的出手了,毕竟你现在是敏感时期,我们可以回去但是律师还是给你留下,他们是专业人士,有他们在没有人敢随便动你,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父子二人又交谈了一会两人才走出房间,把大家叫在一起王良义告诉大家:“明天我们全部回家,我们在这里只有添乱起不到作用,小峰现在已经出来了,一切都等省里的专案组来了以后再决定,这是我和小峰商量以后定下的。”

    大家本都不放心但是看到陈玉峰在旁边也点了点头,几女都没有说话。王良义接着说道:“马律师、梁律师,接下来的工作就拜托二位了,小峰的事还得你们多费心我们走后这里就交给你们二位了。”马律师和梁律师点了点头。交代完事后王良义和两位律师各自回房间休息。

    几女这才围着陈玉峰关心的问这问那,陈玉峰看着几女笑着回答她们的问题,虽然都是一些罗嗦的问题,但是陈玉峰一点不感觉烦,反而心里觉得很高兴,这都是因为大家关心他才会这么紧张自己,听说自己出事了众人都大老远的跑来,东奔西走的为自己忙活,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她们处理,如果自己边没有这几个女孩,做起事来确实不太方便,现在自己的生活、事业,都离不开她们,是她们默默的付出成就了自己。

    陈玉峰忍不住有些动,他笑着对几女说:“今天难得聚这么齐,明天你们就回去了,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几女听陈玉峰说完不一个个都害羞起来,陈玉峰二话没说把几女都变成了小白羊,顿时满室光无限好,而且陈玉峰还是第一次跟她们五个一起,看着眼前横在上五个美妙的体,陈玉峰没有停歇,把她们一个个送上巅峰,也给她们每一个的体里都洒下了种子,希望可以有机会生根发芽。

    陈玉峰最近一直都没有什么大感觉的丹田,今天又觉得乎乎的,有一股股的气流在旋转的感觉,很舒服这种感觉只有前段时间跟几女第一次的时候出现过,陈玉峰知道自己的阳五行拳的行气之法又变的更强了,‘逍遥医经’曾经说过随着练习的时间越久,调和阳的效果就越好,而且几女刚好是五人,陈玉峰都不知道的是几女的体质的原因也对他有很大的帮助。

    此时陈玉峰来不及感受太多,几女经过刚才的一次也彻底的放开了,大家把陈玉峰按住几女开始反击,一时间又是歌声不断潮涌动满屋色。忙活了大半天又运动了这么久大家也都饿了,洗了澡以后众人来到酒店餐厅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陈玉峰给周小兵打了个电话。

    本来周小兵和二丫也打算过来的,但是家里又不能没有人看着,只好在家等消息了,牛玉嫣刚才跟陈玉峰一说,他马上把电话打了过去,兄弟二人又说了一会话,刚好菜也上来了,大家端起酒杯算是给陈玉峰压惊。

    毕竟进看守所不是什么好事,大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这件事还没有彻底解决,众人虽然不想走但是又不能总呆在这,这顿饭开始气氛还不错,吃着吃着几女都不说话了,陈玉峰知道大家心里担心自己,他自己心里有数只要不出意外,以他的想法走下去一定能够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陈玉峰看着大家绪都有些压抑,赶紧又把气氛调动起来,但也只是好一些。吃完了饭大家都回去休息准备第二天回家,陈玉峰把念杰叫了出来,现在陈玉峰自己不方便出面,但是他知道顾文娟在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后肯定特别伤心,于是陈玉峰让念杰去找顾文娟安慰安慰她,陈玉峰怕这个女孩出事,然后顺便再带话给顾文娟告诉她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凶手给她一个交代。

    念杰听完陈玉峰的话赶紧赶到学校,找了一圈才在学校的小河边的长廊上找到顾文娟,此时顾文娟正坐在那里发呆,念杰默默的走过去坐在她边上没有说话,许久以后顾文娟才开口说道:“是陈老师让你来的?谢谢你。”

    念杰转过头看了看顾文娟然后说道:“你的心我能理解,你愿意听故事吗?听完这个故事我想你就不会这么伤心了,人生许多事并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我们只有坚强面对才能更好的生活下去,我想你的父亲此刻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说完这些话念杰沉默了一下,接着他把自己的故事一点点的说了出来,顾文娟起初没太在意但是听着听着顾文娟才发现念杰的经历比自己也不差,她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最惨的就是自己,但是听了念杰的故事后她忽然有一种感觉,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只是不同而已。

    顾文娟静静的听完念杰的故事,忍不住泪水湿润了眼眶。念杰说完故事以后接着说道:“顾文娟你父亲的事我们都很惋惜,我的老师让我告诉你,他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找出真凶,他也很担心你今天刚保释出来,就让我来看你生怕你想不开出什么事。”

    顾文娟接着说道:“陈老师是个好人那天还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找他去看我爸爸,他也不会被抓,我知道他没有害我爸爸,我也都告诉了警察,可是他们不信我说的话,开始我也很担心,现在听你说陈老师被保释了我就放心了,如果他因为我有什么事,那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谢谢你念杰。”

    念杰看着顾文娟说:“不用谢我我也没做什么,别在这里了我们去吃点东西,河边太冷我们去找个粥店喝碗粥好吗?”顾文娟点了点头,两人起向校园外走去。

    第二天王良义和几女一起坐飞机回去吉庆,陈玉峰和马律师梁律师一起把他们送上飞机,接着回到酒店,刚好专案组的人也过来了,他们来到酒店找到陈玉峰,跟陈玉峰详细的谈了这次案件的全部过程,对于专案组的人陈玉峰也没有说内存卡里面的事还有断魂蛊的事都没说。

    而且专案组又对顾明雨的尸体进行了一次检查彻底的断定,陈玉峰没有作案嫌疑,因为顾明雨的死因就是服用大量安眠药导致死亡,而且死亡时间确定是陈玉峰进屋前两三个小时,而且陈玉峰之前一直在学校都有证明,专案组的人用了一周的时间寻找证据线索,最终把陈玉峰排除在外,此时陈玉峰算是彻底的脱险了,可以自由活动没有任何限制。

    马律师和梁律师也是功成退,两人告别了陈玉峰各自回到自己的公司。陈玉峰知道此时还没完,他找到专案组的负责人,此人是省厅刑侦队的副队长叫欧阳明,陈玉峰对欧阳明说:“欧阳队长关于顾明雨的案子我有点各人的看法,因为当时我在现场勘察过,顾明雨很可能不是自杀而是被害的,而且他的妻子和儿子至今没有下落,我想建议欧阳队长从这母子二人下手,详细的了解或许会有新发现。”

    欧阳明听完陈玉峰的话后想了想说道:“据我们调查谢兰母子是出国看望她的母亲去了,她们至今还不知道顾明雨的事,如果说谢兰有作案动机的话,那想抓她回来目前还有些难度,除非当地政府遣送她回来,因为她持有当地的绿卡,可以自由出入J国,我们无权干涉,感谢你提供的况,我们会联系当地政府争取把谢兰找回来协助调查。”

    陈玉峰想了想没有说更多,起告辞。回到学校的宿舍陈玉峰才发现屋子里好象被动过,因为储物柜以及房间的抽屉在陈玉峰走的时候都放了一种药粉,别人看不出来但是陈玉峰看的出。

    陈玉峰当时就给念杰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回来过,念杰回答说没有,陈玉峰此时确定房间的确被外人进来了,而且是专业人士几乎没留下痕迹,如果不是陈玉峰留下的药粉几乎不可能发现。

    陈玉峰最近把重要的东西都随携带放在酒店,自己更是寸步不离,看来这里是不能再住了,酒店也得经常更换才行,陈玉峰最近因为发生的事太特殊,学校已经对学生宣布说他最近有事不能正常授课,所以陈玉峰不用再接着上课,可以安心的处理这件事。

    此时的陈玉峰才真的相信顾明雨生前说的话,这件事有幕后黑手而且他肯定是被这个幕后人发现了什么才下手把他害了。回到酒店重新开了房间的陈玉峰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他想着如何才能找到突破口,只有找到突破口才能进一步的挖出新的东西,忽然陈玉峰想到了断魂蛊,如果找到蛊虫的主人是不是可以找到突破口?

    想到这里陈玉峰拿出随带的小木盒,打开木盒断魂蛊的蛊虫慢慢的抬起头,狰狞的口器一张一合对着陈玉峰,似乎是在示威但是马上又把口器缩回去,好象很害怕的样子触角都在不停的抖动,陈玉峰看着蛊虫忽然想到前几次自己遇到的那些事,都和蛊虫有关系,而且不止一次的遇到用蛊的人,陈玉峰渐渐的意识到问题严重的程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像。

    于是陈玉峰改变了自己调查的初衷,他拿出电话换了一张卡,拨通了许久没有拨通过的电话,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那头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陈玉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对应的暗号,联系好以后挂断电话,陈玉峰开车来到岭南东方国际机场,这里有专机在等着他,这也是陈玉峰才有的特殊待遇,即使是王良忠想见那人也不可能这么方便。

    到达机场验证了份后这架小型的直升机载着陈玉峰向一个秘密的基地飞去。陈玉峰此行的目的就是通过那人的力量彻底的查清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此行陈玉峰带着那张内存卡还有断魂蛊的蛊虫,他知道只有那人才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这个控制顾明雨的神秘人。

    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的话,那顾明雨的死因将永远成为一桩悬案,顾文娟和自己也随时可能面临危险的境地,不管为了谁陈玉峰都清楚自己必须把事搞清楚,否则一旦被对方抓到可趁之机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次的事件对于他自己也将是一次大的考验,陈玉峰安静的坐在飞机上等待着。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