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跟踪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第二天陈玉峰接着去金鑫虎的公司门口蹲点,陈玉峰刚来的时候用透视法看了,确定金鑫虎在公司里,而且金鑫虎一天都没有去别的地方,一直在办公室打电话。

    到了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金鑫虎又和几个保镖一起开车出来了,今天换了一辆车,不是昨天的那辆马自达,而是换了一辆宝马X6,但是这一切哪能瞒得过陈玉峰,稍微透视一下什么不就都知道了。

    今天金鑫虎和几个保镖又是到了超市那里下车了,陈玉峰停好车也赶紧跟着走进了超市,超市里人很多,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寻找金鑫虎的影,这几个人太特殊了,穿的就不像是普通人。

    陈玉峰从心里觉得他们这种方式其实效果并不好,因为首先他们的着装就太引人注意了,而且人还这么多,几个人一起行动,怎么会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这种方式给陈玉峰跟踪他们还是带来了方便,如果他们分散开,想要辨认清楚哪个才是金鑫虎,的确还需要费一番功夫。闲话少说,陈玉峰一路跟着金鑫虎等人,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注意,陈玉峰装作买东西,还推了一辆超市的购物车。

    而金鑫虎他们几人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从他们走路的动作和表来看,几人不是一次这样做了,显然他们几乎每天都是这样过来的,可能是久了没有什么事发生,这些人警惕显然不是很高,说起来也正常,不管是谁长期单调的做某一件事,也不可能一直保持激,再说了他们也只是普通的保镖,和真正的特工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金鑫虎几人从超市三楼一直没有停留,直接来到副一层的地下停车场,虽然说是停车场,但是还是有一些出租的摊位,一些小商贩在这里租一些摊位,出售小商品,这里怎么也比外面强,逛超市购物出来取车的顾客,很多都会看看这些摊位,显然销售量还不错,而且有专人管理不显得混乱。

    这也方便了陈玉峰跟踪,不至于被发现,金鑫虎几人来到停车场,没有停留而是一直向出口走去,本来陈玉峰以为几人会在这里取车,结果不是这么回事,几人从停车场出口出去后,来到超市的后巷,上了一辆路虎揽胜,绝尘而去。陈玉峰远远的看着车子离去,只好又掉头回到自己的车里,看来又得等明天了,这金鑫虎几人还真是难缠,居然用这种方式,看来他长期进行**活动,已经习惯了这样,显然是为了躲避仇家。

    第三天,陈玉峰早上就把车开到超市后巷,把路摸清楚以后,又开车来到金鑫虎的公司,确认金鑫虎在公司以后,陈玉峰没有再在公司门口等,而是直接开车来到超市后巷附近的咖啡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等待。

    陈玉峰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些食物,坐着边吃边喝,等到陈玉峰第三杯咖啡快喝完,金鑫虎的车终于出现了,而且今天有两辆车,陈玉峰拿出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交给服务员,来到自己的车上。

    这时候金鑫虎的车已经开了出去,陈玉峰用透视法看到,金鑫虎今天在车里坐着,正在打电话,后面这辆车里坐着五个人,像是打手,看来金鑫虎今天有事要做,陈玉峰没有想太多,开车一直跟着前面金鑫虎的车队。

    开出市区以后,忽然都开始加速一路疾驰,陈玉峰不得不把车速提起,紧紧跟着金鑫虎的车队,路上车辆也不算少,所以也不怕金鑫虎等人发现。

    金鑫虎的车队一路没有停留,开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来到郊区一处废旧的厂房,车队减速停了下来,陈玉峰把车子来过去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下车后陈玉峰没有记着跟过去,以他的经验,此时金鑫虎众人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才会一次出动这么多人,他决定看看以后再做打算。

    陈玉峰慢慢的接近厂房外围,透过厂房外围的围墙,陈玉峰看到此时院子里停着四辆车,在院子里还站着八个人,显然是在巡逻。厂房里此时站着十二个人,分成两方一边六个人,金鑫虎和对方一个带头的金发男子正在说着什么,两边好象是在交易物品。

    陈玉峰决定先离开回到车里,等他们交易结束再找机会。想好下一步的计划,陈玉峰慢慢的向车子走了过去,就在这时忽然从路上开来十多辆车,速度很快,向着这边疾驰而来。陈玉峰转飞快的上了车,坐下来观察况。

    只见这些车上下来很多人,大概有三十多人,其中还有一些穿着警服的警察,这些人下车后,分成两部份,第一批顺着厂房四周埋伏起来,第二批快速从墙头和大门方向向里面突击,这些人显然不是一般的警察,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此时厂房院子里巡逻的那几人,已经被警察给控制住了,他们虽然也有武器但是还是不能和正轨部队相比的。警察很快制服几人,来到厂区的大门口准备破门而入,随着警察的动作厂房里的众人似乎感觉到了不对,他们都是长期做这种事的很敏感,众人开始分散,各自护着自己的老大,开始选择躲避的地方,一有机会就准备逃离。

    陈玉峰远远的看着,看金鑫虎会怎么做。此时厂房门口的警察全部聚集在一起,准备破门而入,但是此时厂房里的金鑫虎很快领着众人向厂房机的一个小房间跑去。警察打开了大门后很快突破进入厂房内部,此时金鑫虎和另外一方的人,还没有全部进入小房间,警察进入后众人顿时和警察展开激烈的对抗,很快留下对抗的十个人被警察一一击毙,虽然这样,但是金鑫虎此时已经成功的进入了一处地下仓库,这里显然有别的通道,能够通向外面,看来他们也是有后路的,金鑫虎等人退到地下仓库以后,经过一条几百米的暗道,来到厂房一公里外的一处树林,几人陆续从这里快速走出来,随后分散开向不同的方向逃窜。金鑫虎此时只带了一个小弟在边,其他的人都分别往不同的方向跑去,就在这时跟着金鑫虎的小弟被一颗子弹瞬间击倒,金鑫虎无暇顾及他,继续快步向前跑,此时警察就在后不远处,刚才那个小弟其实没有死,只是被击中腿部才倒下的,警察离的有一段距离,打的不是很准。这时陈玉峰在警察来之后就把车开出了树林,顺着金鑫虎逃离的路线停在了路边,他打算在这里等。本来金鑫虎跑着跑着都快没有力气了,远远的看见路边有一辆车,他顾不了这么许多,跑过去拉开车门跳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车后金鑫虎用手枪对着驾驶员说道:“快点开车否则要你命!”陈玉峰装作慌乱的样子,把车子开了起来,车子一路疾驰很快就把警察甩开了,金鑫虎也累的放下心来,也不拿枪指着陈玉峰了,而是在座位上擦汗,这次逃亡对他的体力消耗很大,金鑫虎不由得在心里纳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发现呢,难道自己内部有内?此时在驾驶车子的陈玉峰已经被金鑫虎忽略了,因为他根本没认出陈玉峰而且想不到,此时他手里有枪,一般人根本不敢反抗,他准备等车子再开远一点,他把驾驶员给杀了,然后再开车回市区,现在他不敢相信任何人,为了自己杀几个人算不了什么。就在这时,金鑫虎感觉浑一麻失去了知觉,原来陈玉峰趁他不注意,用点法治住了金鑫虎。金鑫虎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里,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脱险了,还在那想美事呢。等金鑫虎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间酒店,被捆在板凳上五花大绑,旁边上坐着一个人正看着自己。金鑫虎此时只带了一个小弟在边,其他的人都分别往不同的方向跑去,就在这时跟着金鑫虎的小弟被一颗子弹瞬间击倒,金鑫虎无暇顾及他,继续快步向前跑,此时警察就在后不远处,刚才那个小弟其实没有死,只是被击中腿部才倒下的,警察离的有一段距离,打的不是很准。这时陈玉峰在警察来之后就把车开出了树林,顺着金鑫虎逃离的路线停在了路边,他打算在这里等。本来金鑫虎跑着跑着都快没有力气了,远远的看见路边有一辆车,他顾不了这么许多,跑过去拉开车门跳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车后金鑫虎用手枪对着驾驶员说道:“快点开车否则要你命!”陈玉峰装作慌乱的样子,把车子开了起来,车子一路疾驰很快就把警察甩开了,金鑫虎也累的放下心来,也不拿枪指着陈玉峰了,而是在座位上擦汗,这次逃亡对他的体力消耗很大,金鑫虎不由得在心里纳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发现呢,难道自己内部有内?此时在驾驶车子的陈玉峰已经被金鑫虎忽略了,因为他根本没认出陈玉峰而且想不到,此时他手里有枪,一般人根本不敢反抗,他准备等车子再开远一点,他把驾驶员给杀了,然后再开车回市区,现在他不敢相信任何人,为了自己杀几个人算不了什么。就在这时,金鑫虎感觉浑一麻失去了知觉,原来陈玉峰趁他不注意,用点法治住了金鑫虎。金鑫虎万万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里,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脱险了,还在那想美事呢。等金鑫虎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间酒店,被捆在板凳上五花大绑,旁边上坐着一个人正看着自己。金鑫虎睁大眼睛仔细的看了看此人,心里根本没有印象,不知道此人有什么目的,金鑫虎决定先试探一下对方,如果对方提出条件,自己尽量满足他应该会有可能放了自己,只要自己能获得自由其它以后再说。想到这里金鑫虎勉强笑了笑问道:“朋友,这是什么意思?有话好商量,有什么要求你提出来。”陈玉峰冷冷的看着金鑫虎,刚才在车上制伏以后,陈玉峰开车带着他找了一家小旅馆,用金鑫虎的份证开了一个房间,来之前陈玉峰也想好了,准备一次解决这个事,不然以后自己还要再来这里,会有很多麻烦,金鑫虎这种人如果用一般的手段很难让他屈服。陈玉峰冷冷的看着金鑫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等了几分钟金鑫虎忍耐不住接着说道:“兄弟,我们本无冤无仇,你想必也是受人指使,我可以给你保证,别人给你的条件我可以双倍三倍的给你补偿只要你放了我这些都不是问题,兄弟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答应你。”金鑫虎装作很真诚的样子看着陈玉峰,陈玉峰听金鑫虎说完不笑了笑,接着说道:“金老板,难道你觉得什么都可以用钱来解决吗?”金鑫虎睁大了眼睛说:“兄弟凡事都好商量,只要你放了我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陈玉峰摇了摇头说:“金老板,你罪孽深重作恶太多,是到该还的时候了。”说完这些陈玉峰迅速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粒药丸,掰开金鑫虎的嘴给他吃了下去。金鑫虎努力的想要挣脱,哀求陈玉峰放了他,此时的金鑫虎心里怕极了,哪里还有一点大哥的样子,当陈玉峰喂他吃下药丸后,他全冷汗直往下落,小便不住也流了下来,金鑫虎恐惧的想:这下完了肯定是毒药,自己这条命算是完了。他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坚决的想要他的命,此时的金鑫虎已经脸色苍白,浑软啪啪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的瘫在椅子上。等了几分钟金鑫虎发现自己体没有反应,又睁开了眼睛畏惧的望着陈玉峰,又等了十多分钟陈玉峰才说道:“金鑫虎,这个药丸要不了你的命,但是它可以在未来的子里,每隔一段时间发作一次,比毒瘾上来以后可是会难受千万倍,如果你不信可以试一试,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上只有我有解药,你也仔细看看我是谁。”说完陈玉峰拿下了假发,又洗干净了脸。”金鑫虎起初还有些迷茫,看着看着忽然想起来了,惊讶的说道:“你……你是上次和那个小婊……哦不,是和周小姐一起的那个人?”陈玉峰点了点头说:“你猜对了,我告诉你,佳佳是我的女人,你敢那样对她我本可以让你死,但是看在你还有价值的份上我不杀你,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了你,你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吗?”金鑫虎忙回答说:“以后我都听您的,您要我怎么做都可以。”陈玉峰看着金鑫虎动了动手指,点在他的麻上,顿时金鑫虎浑如万虫嗜咬一般,皮肤很快红了起来,金鑫虎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使劲的对着陈玉峰求饶,求他放过自己。陈玉峰知道如果不让他亲自尝尝这种滋味,金鑫虎是不会那么乖乖的就范的。陈玉峰原本也打算把金鑫虎交给警察的,但是一想到他们这种江湖大哥,一般法律是处置不了他们的,陈玉峰才决定对金鑫虎威,迫使他害怕自己,以后可以约束他,以他的势力在这边可以形成不小的助力,听金达说过金鑫虎还有幕后老板,看来他这个黑社会大哥也是幌子,有可能还和一些当地的大官有联系,否则像他这种人没有人保护,估计早就被铲除了,刚好自己可以利用他,反正也不是在国内,谁管这些洋鬼子怎么样。陈玉峰看金鑫虎此时差不多不行了,又撬开他的嘴给他喂了一粒药,马上金鑫虎就恢复了正常,但是金鑫虎此时望着陈玉峰的眼神变的畏惧了很多,此时的他那个后悔,当时色迷心窍了,没有想到惹了这么个煞星,软硬不吃,还好他没有想要自己的命,否则自己该到哪说理去。陈玉峰等金鑫虎差不多恢复后又说道:“现在你该明白了?你已经中剧毒,而且会周期发作,解药在我手里,我会定期给你但是前提是要看你的表现,你明白吗?”金鑫虎赶紧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以后我什么都听您的,您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陈玉峰冷冷地说:“以后你自己小心点,随时有事我会吩咐你,我劝你不要想别的主意,否则产生什么后果你自己担着,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说完陈玉峰给金鑫虎松开了绳子。金鑫虎忙着回答说:“老板您放心以后我肯定唯您马首是瞻,这个解药您就可怜可怜我。”说完金鑫虎深的望着陈玉峰,这个眼神看的陈玉峰直起鸡皮疙瘩。陈玉峰站起来说道:“你不用记着表决心,解药我会分批给你,只要你没有二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好了废话不要多说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有事我会找你,这是下个月的解药,你拿好弄丢了可不要再找我。”金鑫虎忙得接过解药珍重的放在口袋里,这可是救命的东西他可不能给弄没了,刚才那个滋味太难受了,根本不是人能受得了的滋味。金鑫虎前脚刚走陈玉峰很快就离开了旅馆。处理完金鑫虎的事,陈玉峰去了金达那里一趟,定好机票回到家。陈玉峰是带着想法回来的,他准备再把酒厂扩建,购买最新的设备扩大化生产,现在手上资金充足,药材基地也在稳步发展,已经创造了很多的利润,陈玉峰决定回来后再去尽一尽自己的义务,毕竟自己还是学校的名誉教授,总是不露面不大说的过去。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次去有更大的收获在等着他。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