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念杰出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吃完了早饭,陈玉峰又从宾馆,租了辆商务车,载着众人,来到南溪的商业街,这里是各种名牌商品,集中的地方。南溪地处西南边陲,许多的小商品,和一些小路进来的商品,在南溪都买的到,所以南溪在西南片区来说,是比较繁华的地方,而且南溪物产丰富,盛产茶叶,烟草,白酒,药材等等。

    而且南溪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地,各种民族服饰,民族文化,交织在一起,形成具有南溪特色的,商业文化,以及地域文化,众人下了车后,来到了商业街,只见这里的商业街上,繁华闹,不像吉庆那边,都是高楼大厦,但是一个个的小商铺,也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显得很闹。

    众人走在摊位中间的路上,这里的摊位,琳琅满目,有很多民族的饰品,也有很多外贸的商品,比如一些名牌皮衣什么的,都是小路过来的,在大商场根本不可能销售的,只有在这里,才有的卖,不但便宜,而且质量也不错,不过其中也有一些,是冒牌的假冒产品,如果不懂的人,来这里,买不好就会吃亏上当。

    陈玉峰众人,都在摊位之间走着看着,陈玉峰和念杰一起,在前面开路,后面是几女一起,众人正走着,忽然一个人倒在了念杰跟前,这人倒下时手捂着肚子,陈玉峰一把拉住念杰,停了下来。

    停下后看到此人,肚子上插着一把刀,躺在那里呻吟着,不一会周围许多行人,都围观着,这人拉着念杰的衣服,嘴里说着:“你不要走,快救救我,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念杰当时就蒙了,众人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商业街的保安,也走了过来,发现有人受伤,赶紧打电话报警,同时打120急救找救护车。

    看到此人拉着念杰,保安对念杰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走,在这里等着,等警察来了再说。”

    陈玉峰对保安说:“你们搞错了,他是忽然出现的,不是我朋友弄伤了他,你们不要误会。”

    保安说:“你们不要说别的,现在等警察来了再说,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自然会有一个说法。”

    陈玉峰此时蹲下来,对那人说:“你不要冤枉好人,我们没有碰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医生,现在就帮你治疗,等警察来了,希望你不要乱说话。”

    陈玉峰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了常用的止血散,把这人平放在地上,此人开始还挣扎着不愿意,保安此时也说:“既然你是医生,那赶紧帮他止血,一会医院的车来了,赶紧送医院。”

    此人看没办法了,治好松开手,任由陈玉峰施救,陈玉峰和念杰先把他平放在地上躺着,然后解开他的衣服,发现刀子插的并不深,只是皮外伤,陈玉峰拿出止血散,倒在了伤口上,拔出了刀子。

    过了一会,此人的血就止住了,警车也来了,向周围的人了解了况,又和保安交谈了几句,刚好这时医院的车也到了,把此人抬上车,送往医院,警察对陈玉峰说:“你们都跟我们去一趟再说。”

    陈玉峰转头嘱咐几女,先回宾馆,然后转和念杰,一起上了警车。

    车子开到警局,警察把念杰单独带走,把陈玉峰也带到审讯室,进到审讯室,里面坐着两个警察,陈玉峰坐下后,警察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我们想听听你的说法。”

    陈玉峰说道:“我们没有刺伤那人,他是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我们素不相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刺伤他,而且之前毫无征兆,还请你们调查清楚。”

    警察详细的询问了,陈玉峰的姓名、籍贯、工作等等,然后对陈玉峰说:“刚才那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陈玉峰向警察详细的,讲述了事发的过程,做完了笔录后,警察告诉陈玉峰,可以回去,但是念杰必须留下,继续接受调查。

    陈玉峰出来后,刚好看到刑侦队的队长,刑侦队队长姓王,王队长也看到了陈玉峰,奇怪的问道:“陈先生,怎么你在这里?出什么事了?”

    陈玉峰告诉王队长:“和我一起的那个朋友,出事了,今天我们在商业街,忽然一个人倒在我们面前,肚子里插着一把刀,还说是我朋友刺伤了他,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此人现在在医院,我想应该没事了,我检查了一下,是皮外伤,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我跟我朋友一起来接受调查的。”

    王队长说:“陈先生,不要紧张,如果事真的是你说的这样,我们也不会冤枉你朋友的,请陈先生放心,我们一定详细的调查清楚,这里是各民族混杂的地方,常会发生一些事,不太好说清楚,陈先生请到我办公室等等,我去看一下他们审理的况。”

    陈玉峰随着王队长,来到他的办公室,王队长打电话,把审问念杰的人叫来,等那人来了后,王队长说:“小米审问的结果怎么样?我们一定要详细的调查清楚,医院那边有况了吗?被刺伤那人是哪里人,做什么的,都要调查清楚,我会亲自过问此案的,你先去调查,有什么新况,都要向我及时报告。”

    小米回答说:“王队,我们刚才问过了,念杰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此人是忽然倒下的,念杰和他也不认识,进一步的结果,我们还需要去医院,询问一下,详细的调查之后才能做结论。”

    王队长说:“小米,你辛苦一趟,去医院那边再看看,调查清楚再回来向我汇报。念杰现在就先交给我好了。”

    小米点了点头说:“好的王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我一定好好的问清楚。”

    小米说完走出了办公室,准备去医院调查,等小米走后,念杰也被带到了王队长的办公室,陈玉峰拍着念杰的肩膀说:“念杰,不要担心,有王队长在,一定会还你个公道的,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

    念杰本来有些担心,听到陈玉峰这样说,也恢复了些信心,安静的坐下来,等着消息。

    坐了有十分钟左右,王队长接到了,小米打来的电话,告诉王队长调查的况,挂断电话后,王队长告诉两人:“陈先生,念杰的事有些复杂了,送去医院的人,现在正在抢救,据医院方面说,此人送去医院后,就不停的抽搐,并且陷入了昏迷状态,进一步的况,还得等此人抢救过来以后,再进一步调查。”

    念杰听王队长这样说,当时就有些傻了,紧张的搓着手,陈玉峰安慰他说:“念杰不用怕,事不是你做的,与我们没有关系,放心不会有事。”

    安慰好念杰,陈玉峰又对王队长说:“王队长,我们现在可以去医院一趟吗?我可以去看一看,能不能帮忙把那人救过来。”

    王队长想了想,点头说道:“好,陈先生如果可以去的话,那肯定是好事,以你的医术,此人肯定不会有事的。走,我们现在就过去。”

    王队长开车领着两人来到医院,找到了医院的相关负责人,把况说清楚后,医院的负责人听说是陈玉峰,马上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把陈玉峰带到了抢救室,和正在抢救的医生说明了况。

    抢救室的医生告诉陈玉峰,此人为什么昏迷,还没有弄清楚,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估计多数是因为中毒的原因。

    陈玉峰来到这人跟前,仔细的给他做着检查,陈玉峰发现,此人的刀伤其实已经没事了,伤口由于自己的药的原因,已经开始长合了,现在的昏迷,并不是因为刀伤的原因,而是因为此人体,有一种毒素在起作用,看来此人是故意所为的,在来这里之前,已经服下了一种慢的毒药,现在药已经发作了。

    陈玉峰拿出了自制的解毒药,给这人服了下去,然后陈玉峰又开启了透视法,详细的检查了此人的内里况,看到他的血液在,慢慢的转红,变为正常的颜色,陈玉峰才放下心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此人悠悠的转醒过来,看到陈玉峰在这里,此人迷惘的说:“我还没有死吗?我怎么会又活过来了呢?那人告诉我,我只要办完事就会死的,怎么我没死呢?”

    陈玉峰说道:“你好,你现在确实没死,而且还活的好好的,你上的毒我已经帮你解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你,同时也希望,你可以说出实,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害我朋友?”

    此人看着陈玉峰,把头偏到一边,想了一想,才对陈玉峰说:“你们不要我,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什么,我也是被无奈,才做这件事的,你不要管我,让我死好了,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陈玉峰看他绪这么不稳定,就对他说:“好,你先休息,等你想通了,就找我。”

    陈玉峰转离开了急救室,出来后陈玉峰找到了王队长,跟他商量了几句,然后陈玉峰领着念杰,来到医院的病房中,到了这里,陈玉峰告诉念杰,安静的等会,不要着急,一会会有结果的。

    两人坐了一会,就看到王队长,领着刚才陈玉峰救的那人,来到了病房,此人看到陈玉峰和念杰也在,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默默的躺在了上。

    陈玉峰此时能够感受到,他心里的想法,此时他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说出事实,还是闭口不言,到底该怎么办,很矛盾。

    陈玉峰走过去,坐在他的边,悄悄对他用起了,心灵控制法,随着心灵控制法的启动,此人喃喃的说出了,所有的事

    “我叫马翔,是南溪本地人,祖辈都是农民,虽然不十分富有,也衣食无忧,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家庭生活的都很和睦,父慈子孝,但是有一天,我的儿子和女儿,一起得了一种怪病,去医院都治不好。

    我和人都着急的不得了,眼见着孩子们,一天天的瘦下去,妻子整天以泪洗面,我也整天长吁短叹,不知道怎么才能,救自己的孩子,我和妻子寻访了很多,民间的医生,都没有找到,可以救两个孩子的办法。

    就在前几天,有一个人,来到我们家,告诉我,只要我帮他做一件事,他就帮我把我孩子的病给治好,我起初也不相信,但是他当时就给我的两个孩子,喂下了两颗药丸,孩子们马上就好了一些,而且当时就吵着说自己饿了。

    我和妻子当时高兴坏了,赶紧给孩子们准备吃的,等我们忙好了,那人接着告诉我,只要我答应帮他做事,他就会继续帮我,给孩子们治病,如果我不答应,孩子们明天还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和妻子都很害怕孩子们,再变回原来的样子,我当时只好答应了他。

    他告诉我,第二天他会再来,让我和家人好好的团聚团聚,我当时很迷茫,他为什么叫我和家人,好好的团聚团聚呢,当时因为孩子们都好了起来,我也没多想,和妻子一起做了好多好吃的给孩子们吃。

    第二天,孩子们早上醒来后,又变成了生病时的样子,我和妻子都担心,我一直在家门口,不停的看着,盼望那人的到来,大概中午的时候,那人来了,进屋后,又给孩子们喂下了一粒药丸,两个孩子没一会,就都恢复了正常。

    孩子好了以后,我和他来到旁边的屋子里,他告诉我,要我到陈玉峰边,假装被刺,然后又给我一包毒药,让我到医院以后,吃下去,最后给了我五十万块钱,让我妻子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生活。

    当时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以后,知道他是要我去害人,我起初不想答应,可是一想到两个孩子的病,我觉得如果我死了,可以换来两个孩子的健康,还有五十万块钱,可以保证娘三以后的生活,还是值得的。

    于是我就答应了他,拿了他的钱和毒药,还有一把匕首,他当时又拿出来一些药丸,交给我,让我交给妻子,按时给孩子吃,半个月以后两个孩子就没事了。

    交代好这些,他离开了,有过了一天,他来找到我,说要带我去市场上,需要我行动,我只好跟着他去了,临走时我嘱咐妻子,带着孩子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我办完事会回来找她们。

    其实我当时没有告诉妻子,我这一去就回不去了,怕她不愿意,到时候我就去不了了,他把我领到市场上,指着陈玉峰对我说,让我现在就上去,说完他让我拿出匕首,在我的肚子上插了进去。

    匕首插进我肚子以后,我就一路小跑的,跑到陈玉峰跟前,摔倒后就抓住他,说是他刺伤的我,然后我被送到医院,到医院后,我趁着护士不注意,偷偷的服下了毒药,接下来的事我就不记得了,直到被救醒。

    马翔说完后,王队长对陈玉峰点了点头,意思说已经知道了事的经过,陈玉峰此时也收起了,心灵控制法,马翔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看着陈玉峰低下了头。

    陈玉峰问马翔:“马翔,找你的那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外形如何?你详细和我们说一下。”

    马翔回答说:“那人一米六多的高,是个很普通的男人,小眼睛,塌鼻子,一对招风耳,平头,说的是普通话,听不出来是哪里的人。”

    马翔说完,王队长站起来说:“事已经搞清楚了,念杰现在可以和你一起走了,我们会继续追查下去,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详细的查一下,为什么他要针对你。暂时案子可以结案了,马翔说的这个人,我们会重新立案侦查的。”

    陈玉峰握着王队长的手说:“王队长辛苦了,现在事搞清楚了,我也一轻松,今晚王队长有空吗?我想请你出来聊聊。”

    王队长笑着摆了摆手说:“陈先生太客气了,你现在可是南溪的名人,我也不相信,你的朋友会做这种事,现在事搞清楚了,我也就放心了,晚上还有别的案子,就不打搅陈先生了,以后有机会再来南溪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们再聚聚就是了,如果我找到新的线索,我第一时间告诉陈先生。”

    陈玉峰说:“既然王队长有事,那我就不客气了,有机会一定去吉庆看看,我亲自招待您,这次真的麻烦您了。”王队长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客气了几句,陈玉峰领着念杰,告别了王队长,离开了医院,准备回宾馆找几女,估计她们现在都很担心,想要知道念杰到底怎么样了。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