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危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等警察走后,王紫绮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酒厂出事了,一会的功夫,王良义也来到酒厂,看过以后,王良义问陈玉峰和周小兵:“你们两个,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

    看现场的况,不像是偷东西,倒

    像是来找事的,你们好好想想,最近发生什么事没有,看他们好像也是有预谋的,要不也不会趁着吃饭的时间,就来这里搞成这个样子。”

    陈玉峰和周小兵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谁会做这件事,两人平时都很规矩,也没惹过谁啊,再说了,一般人也不敢做这种事,也没那个实力。

    王良义看两人没有想到,接着说:“你们别慌,先想办法恢复生产,货源没有问题,我的厂子里还有一部分存货,实在不行从那边调货过来。

    下一步,你们应该在厂子里,各个角落都安装上摄像头,专门用来监控录像,厂子也需要一个保安队,现在企业规模大了,以后还会发生这种事,不管怎么样,防范工作要做好。

    我会帮你们催促这个事的,等我回去就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帮忙看看。小峰,人生就这样没有一帆风顺的,只要不是不可收拾的就好,别想太多,先把机器修理好,生产着再说,只要厂子在就不怕。”

    陈玉峰点了点头说:“干爸,我怀疑是不是,紫绮的那个朋友干的,我刚刚才想起来,上次在街上,他对紫绮无礼,我教训了他的,这人好像叫章伦辛。不知道会不会是他。”

    陈玉峰说完,王紫绮也点着头看着父亲,王良义想了想说:“这个暂时没有证据,不好下结论,现在先按我说的办。等我的消息,不管是谁,在吉庆发生这种事,都不会随便就过去的。

    你们先忙,我回去看看再说。”送走了王良义,王紫绮小声对陈玉峰说:“小峰,如果真是章伦辛的话,都是怪我,是因为我才惹出这么多事的。”

    陈玉峰拍着王紫绮的肩膀说:“别自责了,这怎么能怪你呢,如果真的是他,这次一定让他好看,这小子也该和他算算账了。

    紫绮别难过,没事的,这都不算什么。”同一时间在一座仓库里,几个人围在一起,其中一个人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个红包说:“各位兄弟,辛苦了,今天是中秋节,也没什么好感谢大家的,这点小意思是感谢大家的,另外,在红雀楼,我安排了一些节目,各位兄弟,去尽的乐呵乐呵,当是我感谢你们了。”

    众人高兴的散去,等众人走后,那人一脸冷笑的说:“陈玉峰,看你这次怎么办,如果还有以后,我会加倍奉还。”说完蹲下,打开箱子里的酒,吩咐手下人说:“让你们找的人找到没有?”

    手下人恭敬的说:“少爷,人已经找到了,正在那边候着呢。”“好,让他跟我走,我有事让他做。”说完就转离开了仓库。

    第二天陈玉峰顾不得陪两家老人,只能让牛玉嫣和王紫绮一起,在家陪着老人。

    陈玉峰很早就来到酒厂,一会很多工人都提前来了,原来他们听说酒厂出事了,都很担心,所以都早点过来,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主要是想帮忙,现在厂子肯定需要人手。

    陈玉峰感动的说:“谢谢各位了,本来想让你们休息两天的,可是又把你们叫回来,真不好意思。”

    大家都说:“没事,老板,你们平时对我们都不错,厂子有事我们也不能看着,客气话就别说了,要我们做什么,你就吩咐。”

    陈玉峰激动的点了点头,和周小兵带着工人,把机器都修理好,整整一天大家都没休息,中午都是随便吃了一点,没有一个人提意见。

    晚上六点多,总算是把机器都修好了,工人们都高兴的欢呼起来。陈玉峰也很高兴,就和周小兵商量,请大家去吃个饭,大家都辛苦一天了,就当庆祝一下,明天正式恢复生产,周小兵也很赞成这样做,于是两人带着大家一起吃了顿饭,告诉大家准备,第二天正式开工。

    等酒厂正式恢复生产以后,陈玉峰抽空和周小兵,来到警察局,询问了案件的进展况,得到的消息是,现在暂时没有查出具体是谁,只知道有一伙人,大概六个。

    警方怀疑是流串犯做的,具体人员和做案动机,还需要侦察一段时间。另外告诉他们,现在市里高度重视这个案件,限定一个月以内破案,让两人不要着急。

    两人回到厂子里,把消息告诉众人,大家都有些闷闷不乐,陈玉峰看大家绪不好,告诉大家:“不要灰心,这没什么,下面我们得有应对措施,大胖,我们去浅镇的事得暂缓了,先把酒厂的事处理好,这样,先买一些摄像头回来,设立一个监控室,避免二次被盗。然后去重新更换包装,把原包装更换掉,防止流失出去的酒被做手脚,影响到我们。

    暂时不要对外界声张此事,防止打草

    惊蛇,联系电视台和报社,把广告全部撤掉,等新的广告做好,再播出。我们现在都要打起精神来,尽量把损失降到最小。”

    众人听完陈玉峰的话,也是精神一震,现在的确不是难过的时候,还有很多事等着去做。于是众人分头行动,周小兵负责联系摄像设备,和组建监控室,找专业的保安公司。大丫和二丫负责生产和后勤。

    牛玉嫣负责联系广告公司,王紫绮负责联系报社和电视台。

    陈玉峰以及负责联系各地的经销商,告诉他们改换产品包装的事,让他们盯紧市场,防止有原包装的掉包产品,混入市场。

    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尽管他们已经采取了措施,但是还是出事了,第四天,工商局的同志就来到厂子里,要求要沉香酒业,停产接受检查,还要求公司的法人出来接受处理。

    陈玉峰和周小兵刚好都在,就问怎么回事,工商局的同志说:“你们厂生产的‘沉香牌’养酒,现在被人举报查出里面含有致癌物质,相关部门已经给出化验结果,确定了事实,这是相关的化验报告,你们可以看一下,现在必须停产接受检查,等查实以后才能恢复生产。”

    工商局的说完就要给厂子贴封条,正在这时,电视台的也来人了,说接到线索说,沉香酒业被曝光,产品含有致癌物,电视台准备跟踪采访。来的还是上次那几个记者。

    面对着混乱的场面,陈玉峰当时决定,什么都不说,先停产,事得一点点的处理,在和周

    小兵商量后,告知工人把机器关掉,工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弄清楚况以后,都围着工商局的人说:“厂子里从来没有过什么添加剂,哪来的致癌物,你们怎么能随意的要求停产。”

    陈玉峰赶忙制止了工人,让他们各自回家,等候通知。工人都散去后,陈玉峰领着工商局和电视台的人,来到车间,接受检查。

    工商局的人,拿走了一部分药酒作为样本,回去化验。然后又检查了机器等。电视台的跟随录像,把全部过程录了下来。

    等工商局的同志走后,电视台的人告诉他们,这件事他们会跟踪报道的,如果没有问题,他们会帮着陈玉峰他们澄清事实,让他们不用担心。望着贴上封条的大门,以往闹的厂区,变得冷冷清清,大丫姐妹都忍不住哭了。

    陈玉峰心里也很难受,但是他知道,这是一道坎,自己必须走过去,也许是以往太顺了,自己没有考虑到这些,也算是个教训,好在自己对产品很有信心,经的起考验,目前不是泄气的时候,该做的还得做。

    想到这里陈玉峰对众人说:“大家别难过,我们得接着把事做完,我们的东西,经的起考验,不用怕。

    估计是那批被盗的药酒被人做了手脚,以后事搞清楚了,会还我们清白的,现在该干吗还接着做,不要怕,这几天应该就能出结果了,走,我们回去,留几个人值班就行了。”

    说完领着众人离开了酒厂。回到家,陈玉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一个人,

    好好的静一静,最近太忙了,酒厂一直都很顺,自己也没有过问太多,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再依靠别人,必须自己面对,现在得理一理自己的思绪,好好想想怎么渡过难关。

    在客厅,三女也都坐着,两家的老人也都知道了这件事,都很担心,但是他们都是一辈子老实人,也没有办法。

    三女都安慰着他们,把一些东西告诉几位老人,他们的绪才慢慢稳定下来,几位老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午回家,在这里不但帮不上忙,还给孩子们找麻烦,三女再三挽留,老人们还是坚持回去,后来没有办法,只得由他们了,下午牛玉嫣开车把老人送回家。

    又赶回来,临走时老人们嘱咐,有好消息一定给家里来个电话,家里都着急着呢。牛玉嫣回来以后,刚好周小兵也过来了,他让二丫把老人送回去了,过来找众人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等二丫回来,把陈玉峰也叫出来,众人坐下,陈玉峰说:“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能做,但是也不能只是被动的等下去。厂子不生产,市场就会流失,必须想好对策才行,现在显然是有人针对我们,必须要有应对的办法。”

    众人想了想,周小兵先说:“我来说说,我觉得工商局那边没有问题,因为我们的酒经的起考验,关键是公安局那边,必须查出到底是谁偷了我们的酒。”牛玉嫣接着说:“现在不只是查出谁做的问题,现在我们的新包装还没有更换完毕,广告也都没有做,客户对我们产品的印象还停留在,原来的样子上。

    就算是查出来是谁做的,也很难挽回影响,市场瞬息万变,谁也不会去深入了解你到底是,被人整还是怎么回事,现在食品安全问题很敏感,搞不好厂子就别想开了。”

    王紫绮和大丫也都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她们三人刚才想到的,只不过是牛玉嫣说了出来。

    陈玉峰看着众人说:“现在我觉得,还没这么严重,首先,我们的酒在经销商那里都是打了招呼的,应该没有问题,其次,电视台的跟踪报道也有两面,如果工商局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那电视台的报道,会帮我们澄清事实,再有就是,厂子失窃是事实,我们已经报案,这个工商局在调查时也会跟公安部门沟通,对我们也有利。

    最关键的是,必须查出是谁捣的鬼,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以后还会发生这种事,我们没有这么多精力去应对。要知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我们不能靠别人,现在必须靠自己。我决定,自己破案,找出真凶,还我清白,只要找出真凶,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你们现在还按照原来分配的工作做,我现在自己破案,一旦厂子恢复生产,我们就可以快速的恢复,这次是一个教训,也是给我们上了一课,不见得就是坏事。”

    几人听完陈玉峰的话,都赞同的点了点头,只是有些担心陈玉峰,一个人去破案,安全问题怎么办?这

    才是主要的,万一对方是穷凶极恶的歹徒,陈玉峰怎么应对。

    陈玉峰笑着说:“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好了,大家都累了,走出去吃饭,回来睡一觉再说。”众人也被陈玉峰,乐观的态度带动了,大家也恢复了信心,也感觉有些饿了。

    刚好二丫也回来了,众人就一起去吃饭,管他什么事,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吃完饭,陈玉峰回到房间,今天他自己一个人躺下,静静的想下面该怎么做,三女也都没有打搅他,知道他需要安静。

    第二天,三女起后,发现陈玉峰不在,估计他是出去办事去了,就没找他。在餐桌上写了张字条,说他今天不回来了,不用联系他。三女才知道陈玉峰是出去破案去了。

    刚好三人还需要忙各自的工作,吃完饭就各自离开忙去了。陈玉峰开着车,先是来到酒厂,把大黑带着,大黑是当天唯一一个在场的,当初都把大黑忽视了,其实破案还真少不了他。

    陈玉峰解开大黑的锁链,大黑忽然一下跑出门,陈玉峰赶忙跟出去,一看,大黑正在地上刨着,一会从土里刨出一块衣服的布,叼回来吐在陈玉峰的脚边,大黑摇着尾巴‘呜呜’的叫着,似乎在说,这是我找到的。

    陈玉峰拿起那一小块布,发现是牛仔裤的口袋,估计是当时大黑咬下来的,被人埋在外面。陈玉峰拿着这块布对大黑说:“大黑你带我去找这个人。”

    大黑摇着尾巴汪汪的叫了两声,带头

    向北边跑去。陈玉峰赶紧上车,开着车缓缓的跟着大黑,大黑跑一段停下来闻闻,一会停下好像思考一样,接着再向前跑。

    陈玉峰跟着大黑,一直来到城南的一间仓库,大黑到了这里,站着汪汪的叫了几声,还回头看着陈玉峰的车。

    陈玉峰把车停下,随着大黑来到仓库边上,他心里明白,估计大黑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不会停下的。这一人一狗,大清早的来到这里,还好附近没人,都是空旷地带,要不别人还不知道他们干吗的呢。

    陈玉峰来到仓库门口,才发现,仓库是锁起来的,而且是用铁链锁的,根本打不开。大黑着急的呜呜直叫,还不断的用爪子抓地,想要钻进去,陈玉峰拍了拍大黑的头,示意它安静下来,大黑顿时不动了,蹲在那里。陈玉峰左右看了看,这个仓库不是很大,但是没有窗户,也钻不进去,而且就这一个门。

    不过这可难不倒他,陈玉峰想了想,开启了透视法,透过铁门,陈玉峰看到,这个仓库里空的,没有什么东西,但是有个隔间,陈玉峰扫了一圈仓库没什么发现,就往隔间里看去。

    这才发现,隔间里有三张,而且自己厂子里的酒,还摆在桌子上一瓶,估计是喝剩下的,在下还发现了装酒的纸箱子。

    陈玉峰有点明白了,大黑是找到那些人的窝点,不过这里为什么没人呢,陈玉峰又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头放着很多吃的,还有啤酒和饮料,屋子中间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有面盒子。

    看来这里是有人住的,不过不知道现在去哪了。陈玉峰决定在这里蹲守,呆两天,看到底有没有人来。想到这,陈玉峰回到车里,准备开车去买些东西,要在这里蹲守,必须有吃的,还得买被子,要不在车里晚上也会很冷,车子还必须熄火,不能开空调。

    陈玉峰开着车,来到超市,买了很多吃的,又买了一些水,这两天是吃不到东西了,只能蹲守在这里,陈玉峰准备至少三天守着这里,又买了一些大黑吃的狗粮,买好东西后,陈玉峰又带着大黑,回到仓库附近,把车停在背静的地方,防止他们回来发现自己。

    大黑也很乖,一直跟着陈玉峰,没有乱跑。陈玉峰进超市买东西,就把大黑放在放在车里,嘱咐它别乱动,大黑还真的很听话,没有乱动,也没有在车里乱爬。

    大黑在袁大叔边也呆了快十年了,上次在青藏的时候,大丫就跟着袁大叔,袁大叔举家迁过来以后,大黑也跟着带了过来,酒厂被盗的时候,大黑肯定是跟那些人搏斗呢,估计对方很多,要是一两个人,大黑肯定能摆平,绝对不会被打上麻药的。

    对方肯定是因为大黑很麻烦,而且还携带了枪支。陈玉峰现在打算,以静制动,等他们来了再说,看况,实在不行就报警,如果对方有枪支的话,自己还真没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