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中秋回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陈玉峰到了肖家,进门才发现,肖家多了一个人。肖思琪看到陈

    玉峰进来,赶紧走过来,告诉陈玉峰:“沙发上坐着的,是我常和你

    说起的金叔叔,这次他是专程,从美国回来看我的。

    听说我的腿好了,他很高兴,直说想见见你,我没办法,才把你

    叫来的。”陈玉峰随着肖思琪,走到沙发这里,那人看到陈玉峰过来

    了,站起来,伸出手和陈玉峰握手,对陈玉峰说:“陈先生你好,

    我是思琪的叔叔,金达,听说你治好了思琪的病,我很高兴,来坐下

    说话。”

    陈玉峰坐下后,金达又说道:“我专程从美国回来,就是想见见

    你,请恕我冒昧,思琪的病,起了很多医院,都没办法治好,没想到

    ,遇到你给治好了,我为我的老友感到高兴,也很感谢你。

    思琪的父亲生前和我是,至交好友,老友不在了,一直都是我照

    看着她们姐妹,思琪就好像我的女儿一样,我也一直担心这她。这次

    来的很仓促,也没带什么礼物,你也别见怪,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陈玉峰笑着说:“金叔叔,您别这么客气,您是思琪的叔叔,那

    也是我的叔叔,我和思琪是好朋友,我家传了一些医术,既然我遇到

    了,肯定不会不管的,这个您不用客气,能治好思琪的病,我也很高

    兴,您大老远的回来,还专门来见我,晚上我做东,一起吃个饭,

    就当时给您接风了。”

    金达笑着说:“哪里能让陈先生破费呢,我怎么说也是长辈,而

    且你还治好了思琪,晚上我做东,一起吃个饭,正好也快到中秋节了

    ,就当一起过节好了。”

    陈玉峰一想,也不好推辞,就点头答应了。金达又问道:“陈先

    生,听说你现在,有一个酒厂,而且还是专门生产,养药酒的是吗

    ?”

    陈玉峰点了点头,金达接着说:“我在美国唐人街,那里有很多

    国内的朋友,我刚好做一些外贸,我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养药酒,这

    次回来本来也是想开发新的市场,刚好思琪告诉我,我想了解一下,

    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陈玉峰笑着回答:“方便,酒厂就在吉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

    您可以去厂子里看一看,回头再送您一些酒,您可以品尝一下,厂子

    里还有专门的宣传册。”

    金达说:“好的,那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回头再一起吃个饭。

    ”陈玉峰说:“好,就按您说的办。”

    说完陈玉峰开车,两人一起来到酒厂,到了厂子里,陈玉峰把金

    达领到,酒厂专门的展示厅,这里有各种养药酒的展示柜,还有各

    种宣传册,金达仔细的看着,时不时的还品尝一下,不住的点头。

    看完后,金达说:“陈先生,你们这个酒,口感好的,品种也

    多,就是不知道效果到底怎么样。”

    陈玉峰说:“金叔叔,这个您可以放心,药酒的配方,是我亲自

    配的,现在我们的药酒,在国内市场上,反响很好,前段时间电视台

    ,还专门来做了一期专访,现在全国大部分市场,都有我们的药酒,

    预计今年的销售总额,可以突破亿元,所以您可以放心,疗效绝对没

    问题。

    我还开发了一个专门的药材基地,现在正在准备扩建,您也可以

    去看一看。”金达笑着说:“陈先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居然

    这么能干,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企业里打工,真是英雄出少年

    啊,你说的药材基地,可以带我去看看吗?我想多了解一些。”

    陈玉峰说:“可以,您可以每种系列,都带一些回去,我把酒给

    您装好,再带您去看一看药材基地。金叔叔就叫我小峰就可以了,不

    用这么客气的。”

    金达点了点头。装好酒,陈玉峰又领着金达,来到药材基地,向

    金达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药材基地的况,金达对陈玉峰是赞不绝口

    ,直说他少年有为。

    看完药材基地后,两人回到肖家,金达说:“小峰,你现在做的

    不错的,我觉得你还有发展的余地,我想把你的酒,带到美国去,

    给那边的人都尝尝,如果反响好的话,我想做你这边的独家代理,专

    门开拓国外市场,你觉得怎么样?”

    陈玉峰想了想说:“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我现在规模还不是

    很大,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那边的市场需求。”

    金达笑着说:“我先回去看看再说,如果做的话,也得明年,我

    必须办一些手续才可以,如果销量好的话,你可以采用订单式的生产

    方式,可以相应的再扩大生产,我会和你常联系的,市场需求应该不

    成问题。”

    陈玉峰说:“好的,这个可以慢慢来,我们再商量。”“好,那

    先这样,走,我们去吃饭。”

    说完金达起向外走去,三人来到吉庆的海鲜酒楼,叫八仙过海

    ,这里以海鲜最出名,吃饭的时候,喝的是沉香养酒,肖思琪和思

    思喝饮料,四人高兴的吃了一顿饭。

    陈玉峰回来以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众人,大家也都很高兴。

    第二天在永福缘大酒店,两人请几位记者吃饭。

    记者告诉他们,片子已经通过审核,准备在中秋当天,在电视台

    收视率最高的,财经节目‘企业之风’中播出,让他们两人注意收看

    。

    台里还准备做个专题,专门做几期系列报道,把沉香酒业宣传出

    去。另外市里还交待,让他们给药材基地做个专题,大力宣传药材基

    地。

    众人都很高兴,吃完饭,两人带着记者们去K歌,几位记者中的

    ,女主持宋岚很漂亮,二十多岁,说话声音也很甜,现在正主持财经

    节目。

    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歌唱的也好,声音纯净、柔,宋岚一曲唱

    罢,被周小兵一阵夸赞,两人又合唱了一首“你最珍贵”,周小兵别

    看平时嘻嘻哈哈的,这唱歌可也不赖,不知道的猛的一听,以为是原

    唱呢。

    周小兵陪着他们聊天打,一会众人都被逗的笑个不停。唱完歌

    ,送几位记者回去,两人才回到酒厂。

    因为明天酒厂要放假,两人把袁大叔夫妇两接过来,又跟大丫交

    待了一下,具体的事宜,把工人都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把酒厂最

    近的好消息都告诉他们。

    这些消息告诉工人可以,增加他们对企业的信心,有的时候比给

    发点奖金,效果还要好。

    现在陈玉峰准备在自己的企业里,逐步开展企业文化,提高工人

    的素质,以后企业要发展,面对国内甚至国际市场,那企业就必须要

    有自己的,文化理念,职工的素质也必须提高,现在先做一些准备工

    作,以后

    再逐步的推行。

    不说最好,起码可以更好,让工人们在企业里有主人翁意识,把

    企业当作是自己的事业一样。

    处理好酒厂的事,陈玉峰又来到王紫绮家,明天就是中秋了,陈

    玉峰买了些东西,来看,晚上在王家吃了顿饭,正好王良义也在

    家,父子俩又谈了谈,酒厂和药材基地的事,王良义也给陈玉峰一些

    很中肯的意见。

    陈玉峰最近的发展,王良义一直在关注,从心理上来说,王良义

    还是满意的,陈玉峰算是自己半个儿子,又和女儿在一起,又像是

    自己的学生一样,这里面的感让他不得不去关注。

    陈玉峰告诉王良义,金达准备做外贸,想把沉香养酒推广到美

    国市场的事,王良义告诉陈玉峰,现在必须要打牢基础,有机会可以

    出去看看,做个市场调查。

    国外市场不比国内,很多东西都要注意,事是个好事,但是具

    体做起来,还是需要注意很多细节,不能之过急,也要考虑到别国

    的文化,接受能力等等。

    陈玉峰也是很受教育,说起做生意,现在自己还得和干爸多学学

    。王良义也鼓励陈玉峰,让他别害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开拓市场

    是肯定会有问题的,关键是考虑尽量周全一些,这样发生事,也可

    以及时的应对。

    父子二人聊了很久。包括以后的发展,陈玉峰都有了明确的目标

    ,以酒厂和药材基地为基础,做出精品,然后再向外扩张,只有根基

    打牢了,才有应对风险的能力,不能太急于求

    成,发展也是需要时间

    的,不可能一口就吃个大胖子。

    第二天,陈玉峰带着牛玉嫣,和周小兵,二丫,分别开车,一起

    回家过节,这还是这几年第一次开车回家,本来周小兵不想,自己开

    车的,陈玉峰怕万一有什么事,回头车少了不好办。

    于是几人就分别开车,把买好的礼物都放在车上,向家里出发。

    在路上,陈玉峰就给家里打了电话,问家里准备的怎么样了,父亲告

    诉他,一切都准备好了,牛玉嫣的父母都来了,陈玉峰告诉父亲,一

    会两人就到了,让他们等一会。

    本来是想三家一起的,后来周小兵说家里人多,想先回家看看,

    晚上再一起吃饭,陈玉峰一想也行,中午他们家肯定也很闹,晚上

    可以出去吃,在家也坐不了那么多人。

    好在三家都是邻居,很方便。下了车两人各自回家,刚进家门,

    就看到两家的老人,在坐着聊天,桌子上菜都摆满了,很多好吃的,

    陈玉峰把自己生产的酒拿出来,放在桌上,准备一会就喝这个酒。

    这次回来还带回来几箱,给两家老人都拿几箱,以后就只喝这种

    酒,定期的给他们送一些回来。

    老人看着孩子们这么好,也都很开心,两个老头今天都喝多了,

    在一起这个那个的,说个不停,陈玉峰的母亲把牛玉嫣叫过去,拿出

    一个红布包,交给牛玉嫣说:“丫头,这是我们家祖传的东西,是一

    对玉镯,以后你就是我们家媳妇了,我把这个传给你,这是陈家媳妇

    代代相传的,当年也是小峰的,传给我的,现在再传给你,以后

    你再接着往下传。”

    牛玉嫣高兴的打开布包,一对翠绿的玉镯躺在布包里,牛玉嫣也

    不懂这个,只是觉得很幸福,只有自己得到这对镯子,那就说明自己

    得到,陈玉峰父母的认可了,虽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还是很开心。

    牛玉嫣小心翼翼的把玉镯,在包包里放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

    ,此时牛玉嫣的母亲正对陈玉峰说着:“小峰,你和嫣嫣在一起也

    好多年了,再过两年就该把事办了?我们可是都等着抱孙子呢。

    ”

    陈玉峰刚想说话,牛玉嫣抢着说:“妈,看您,着急什么啊,我

    们现在都这么忙,哪有时间考虑这个。

    再等等,还早呢。”“你这孩子,女人青有几年啊,还等,等

    到多大才行?我跟你爸可是一天闲的发慌,你们办完事,我们也好帮

    你们带带孩子,你们可得抓紧了。”

    牛玉嫣的母亲着急的说,陈玉峰的母亲也接着说:“是啊,我们

    可是都没事做,着急抱孙子呢,你俩也得理解我们一些,赶紧生一个

    再说。”陈玉峰和牛玉嫣相视苦笑,现在这个形,该怎么办呢?

    陈玉峰开始装作没事人似的,不说话,只是笑,牛玉嫣脸红红的

    ,干着急没办法,两家老人看他们不说话,知道这事也不能的太紧

    ,孩子们也有自己的想法,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看形,还是出去,就找个理由,跑到外面。两人手拉手

    来到村子里的小河边,这里很安静,

    牛玉嫣问陈玉峰:“都怪我妈,

    搞的我们回不去了。”

    陈玉峰笑着说:“都是我不好,不能给你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家,

    嫣嫣,其实我最亏欠的就是你,以后我会想办法,不能委屈了你们。

    ”牛玉嫣靠在陈玉峰的肩膀上,两人慢慢的走着。

    其实这些事从自己接受开始,就没有想过去争什么,牛玉嫣知道

    陈玉峰对自己好,她也不想给他压力,顺其自然,以后总会解决的

    。

    两人又走了一会,周小兵打电话问他们在哪,一会来找他们。几

    人见面后,周小兵倒起了苦水,也是家人着他们俩结婚,搞得没办

    法,才跑出来的。

    搞了半天都一样,几人都笑了起来,开始商量晚上去哪吃饭,后

    来一想干脆开车去永福缘算了。

    说完后,四人各自回家,告诉家人晚上的安排,在家都各自嘱咐

    好家人,到了酒店还有别的朋友一起,不要再提及结婚的事避免尴尬

    。

    交待好一切后,众人来到永福缘,找了一个包间,陈玉峰把袁易

    盛夫妇,介绍给三家的老人,众人打过招呼,一起开始吃饭。

    因为和袁易盛夫妇都不熟悉,所以几家老人也都没说,孩子结婚

    的事。吃饭时候,陈玉峰提议,今天老人就都别回去了,反正房子也

    够住,就住两天再说,难得聚的这么齐。

    几家老人商量一下,也觉得可以,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吃完饭

    ,大家都回到酒厂,刚进酒厂大门,就觉得不对劲,但是说不出来哪

    里不对,起初众人也没在意,大家说笑着来到会议室,准备休息会,

    再去看看,三家的老人都没来过,当然要看看。

    大家正聊天的时候,大丫从外面跑进来,神色慌张的把陈玉峰叫

    了出来,到屋子外面以后大丫告诉陈玉峰,自己刚才去拿东西,发现

    仓库门被打开了,仓库里的成品酒少了一半多,而且车间里的机器,

    很多都被砸烂了,让陈玉峰赶紧去看看。

    两人赶紧跑到仓库和车间一看,确实是这种况,没有想到吃了

    一顿饭回来,居然变成这个样子,陈玉峰查看完以后对大丫说:“现

    在先别声张,等老人都安顿好了再说。大黑不是在吗?怎么会没有动

    静?”

    这时候大丫才想起来,进门的时候没看到大黑,大丫赶紧跑到外

    面一看,大黑不见了,大丫又在厂子里找了一圈,才发现大黑昏倒在

    车间里。

    大丫赶紧把陈玉峰叫过来,陈玉峰一看,大黑是被喂了麻药了,

    难怪会没有动静,陈玉峰赶紧让大丫去弄点肥皂水来,给大黑洗胃。

    说完,陈玉峰回到会议室,让牛玉嫣,带着两家老人,回家休息。让

    二丫把周小兵的父母和袁大叔夫妇一起送回家。

    把周小兵拉过来,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送走了各自的家人

    后,陈玉峰和周小兵赶紧来到车间,此时大黑已经醒过来了,不过由

    于体内,残留着麻药的原因,还没有完全清醒,想站还站不起来。

    周小兵说得赶紧报警,酒厂损失这么重,不报警不行。说完周小

    兵就拿出电话

    报警,此时此时几人又查看了一下车间,发现机器损坏

    的不算很严重,只要稍微修复一下,应该很快能够恢复生产,只是仓

    库里的存货少了很多,大部分都是准备明天就送走的,现在麻烦了。

    两人一合计,也别想了,直接打电话通知工人,跟他们说明

    ,让他们明天就来上班,工人师傅们都表示明天一定准时来。

    陈玉峰感到很欣慰,这平时看不出来,关键时刻还是能够看得出

    ,工人对厂子还是有感的,有一部分人甚至表示现在就过来,陈玉

    峰考虑到已经有些晚了,就算了,明天再来,反正着急也不在乎一

    晚上,而且警察没来之前,不适宜破坏现场。

    几人正商量着,就看到院子里,警灯闪烁着,显然是警察来了。

    几人赶紧走出车间,车上下来三名警察,询问了陈玉峰以后,来到仓

    库和车间,进行拍照和指纹采集,以及痕迹处理等工作。

    做完这些,警察又详细的记录了事的经过,然后告诉陈玉峰,

    有事会再过来,这个案件会尽力破的,赶在节庆期间作案,一直是重

    点打击的对象,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偷盗案,让他们不要着急,

    回去经过技术处理,立案后,会尽快安排专人跟进的。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