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成功脱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曾永平点了点头,带着陈玉峰来到老人的房间,陈玉峰假装检查了一下老人的况,告诉曾永平,老人暂时没有危险,只是昏迷,自己得加紧去做出药来就可以救治老人了。

    曾永平吩咐人带着陈玉峰,到做药的房间,原来这个基地里设施还齐全,做药的地方有手工做药的,还有自动的工具,很是方便,陈玉峰进到做药的房间告诉工作人员,自己就不出去了,叫他们把饭送到这里来。曾永平此时也相信陈玉峰是真的做药,也就没说什么,吩咐他们,一切按陈玉峰说的办就是。

    陈玉峰一个人慢慢把药材,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准备做回神丸。其实做这种药丸根本不需要一天,陈玉峰是在拖延时间,现在不能让老人醒的太早。反正做药丸谁也不知道具体该多久,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陈玉峰用了一天的时间‘总算’做出了回神丸,做好后拿给曾永平看了看,还告诉曾永平明天才能给老人服用,必须早上服用才有效果。曾永平让工作人员带陈玉峰回去休息,药丸留在他那里,明天早上再带陈玉峰来,去给老人服用药丸。

    第二天陈玉峰给老人服下回神丸,曾永平也在边上看着陈玉峰,陈玉峰给老人服药以后,假装观察了十分钟然,然后扶起老人,用逍遥指法给老人按摩上的位,这才是最关键的步骤,如果陈玉峰不给老人按摩,那个所谓的回神丸根本起不了作用,陈玉峰做的回神丸其实就是一般的药丸,吃了可以开胃有助于消化的。

    想要让老人醒过来,必须他给老人按摩,打通位就可以醒过来了。曾永平哪里懂这些,陈玉峰告诉他必须给老人按摩,加速老人的血液循环,吸收药物吸收的更快,醒来的更快。

    陈玉峰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老人悠悠的转醒过来,老人醒来看着陈玉峰生气的说:“你怎么又来了,我不要没用的人来烦我!你走!”曾永平对老人解释说:“老人家,您昏迷了两天了,还是陈医生出去抓来的药做成药丸,才把您救醒的,您先别激动,陈医生说了,这几天就给您彻底的治好。”老人此时闭着眼睛也没用说话,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曾永平带着陈玉峰走出老人房间,曾永平问:“还要多久才能做出强丸,最近需要老人家回去一趟,不能拖太久了。”陈玉峰说:“后天,后天应该就差不多可以做好了,我会尽快做好的。老人这种体状况也拖不了太久,而且服药以后也不能随意乱走,需要静养几天,否则很有可能复发,导致前功尽弃。”

    曾永平点点头,让一个工作人员带陈玉峰去做药的房间。这次陈玉峰没有和老人单独相处的机会,不知道老人明白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有等后天看有没有机会告诉老人。

    陈玉峰在做药的房间呆了两天,药丸也做好了,这次这种药丸服用是提神醒脑的。陈玉峰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用医术来作假,本来一个好好的人,自己要让他昏迷,再救醒。这些都是以前想不到,也不会去做的事,没想到自己的医术会运用在这上面。

    曾永平带着陈玉峰来到老人房间,今天老人没有再发脾气。两人刚进去,就有工作人员,来对曾永平低声说了几句话,曾永平转走出房间,陈玉峰把药丸给老人:“老人家,这可是我在寿福堂抓的药材配制的强丸,您可以放心的吃了,能让您的体变好。现在的您也不适宜多发脾气,只要您耐心等等,过几天准备好了,您就可以痊愈了。”陈玉峰现在也学会了,说这些隐含另一种意思的话,都是环境所迫。

    老人看着陈玉峰点了点头,接过药丸吃了下去,老人看来是明白了陈玉峰的意思。吃下药丸后,老人对陈玉峰说:“小陈医生,你来扶我一把,我想去卫生间,你带我去。”两人刚进卫生间,就听到外面传来几声枪响。枪声过后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凌云站在门外笑着看着两人,陈玉峰赶紧扶起老人来到沙发上坐下。陈玉峰没有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看来也是早有准备,自己去药店起到一个关键的作用,他们也了解到了这里的况,才这么顺利的。

    凌云恭敬的对老人说:“老人家,现在这里已经被我们控制,您可以放心了,外面现在局势已经发生变化,该做的工作我们已经做完了,您可以安心的和我们回去了。”老人点了点头随着凌云走出房间,陈玉峰紧跟着走出去,才看到外面现在都是拿着枪的人,都穿着迷彩服。

    老人的精神现在也变的好了很多,在凌云等人的保护下来到基地的机场,飞机很快起飞带着老人飞去他该去的地方。陈玉峰等人被集中到一起,带到一个类似会议室的地方,众人来到会议室坐下等了一会,一个将军来到会议室:“各位专家,你们都辛苦了,这次我们是一次实战演习,谢谢各位的配合,希望各位能为这次的演习活动保密,下面我们将陆续送各位回家。请专家跟随我们的工作人员,他们将带领大家登上飞机,送各位回家。”

    众人陆陆续续的走出房间,跟着工作人员向机场走去,这时候凌云拦住陈玉峰,告诉他老人家要见他,请他留下。陈玉峰只好跟着凌云一起上了另外一架直升机,飞机很快飞到一个很大的庄园外围,降落在草坪上,有一辆电车载着两人向庄园里面开去,凌云在车上告诉陈玉峰,一会就可以见到老人家,让他不要紧张。虽然陈玉峰满腹的疑问,但是却又不好发问。他知道自己还是不要问太多的好,有时候知道的多反而不是好事。

    车子很快停在了庄园的门口。庄园门口有专门的人打开门,两人走进去,进入屋子里陈玉峰看到老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屋子里很多人都在忙碌着。老人微笑着说:“小陈医生,来坐下说话。”陈玉峰走过去坐下,老人看着陈玉峰:“小陈医生,这次我能成功脱险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还坐在这里。我想你一定很疑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人,永远都不会轻易满足,正是因为不满足才会想要得到更多,想爬的更高,为了满足自己的**,往往会不择手段,做出一些令人

    不可思议的事。如果这次不是我预先有感觉,做了一些安排,有可能他就成功了。他跟在我边二十多年了,一直忠心耿耿,谁都不会想到他会背叛我。可是偏偏就是发生了,在权利面前人的心都是扭曲的,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我宁愿他不是这种人,可是事实摆在我眼前,由不得我不相信。

    我年纪也大了,本来想交给他的,想让他接我的班,如果他能沉住气等一年,就不会是这样的况了。我肯定会慢慢的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他,这些本来也是要交给他的,他也会是个很好的带头人,也是怪我,没有跟他沟通好,其实他是个人才,在各个方面都很好,就是子急了点,我就是看他子急才想要磨练磨练他,让他改一改,所以没有告诉他我的打算,才发生了这么多事。”老人说到这里神色变的有些黯然,看来这个事对他的打击也不小。

    与其说是对陈玉峰讲故事,不如说是老人的自言自语,凌云在边上劝慰老人:“老人家,您别太伤心了,这些事谁也不愿看到,可是还是发生了。您就想开些,体重要。”老人摆摆手,此时的老人像是忽然苍老了好几岁一样,不像开始陈玉峰看到的那样凌厉,眼神也变的浑浊了,经历这次打击,老人的绪很低落,没有一段时间,看来是很难恢复到当初的状态了。

    老人接着说:“其实我们开始合作的很好,他年轻一些,做事很让人放心,我很信任他,但是后来觉得他太听话了,在我面前就好像一个小孩一样,我说什么他做什么,我开始觉得没什么,后来慢慢的发现,他不是这种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我才开始留心他的一举一动,慢慢的发现他有些不对劲,可是我给他机会也提醒了他,他还是没当回事,或者是已经利益熏心了,根本不可能会回头。

    我一直也没怎么防备他。我想他就是再怎么也不可能会针对我,毕竟是我一手扶持起来的他,没有我他将什么都得不到。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我错了,我活了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糊涂,其实权利可以让一个人变的疯狂,变的六亲不认,变的不知道自己。

    他暗地里培养自己的人,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天他本来在我边,忽然动手把我给抓了起来,我本来就有所察觉,所以也暗地里安排了人在他的边,没想到他忽然动手,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可见他是想的很清楚了,才会突然袭击我的。当时我没有办法反抗,只能随便他带我去哪,没想到他对我还行,没要了我的老命。说着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坐下也谈了,他让我交出手中的权力,我告诉他,你现在还没有到能掌握所有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想我可以一点点的都给你,一下给你,你也接收不了,不给他们解释清楚,你觉得你坐的稳吗?他当时也明白我说的是事实,只好答应下来,但是不能给我充分的自由。控制我的行动自由,随时都有人看着我,我的人都不知道我到底怎么样了,也见不到我的面。

    我知道他是铁了心的,不会改变了。我只好忍着,后来装病,那些所谓的专家其实根本不敢说我没病,他们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就稀里糊涂的都来给我会诊,折腾了好久,最后没有办法才把你找来。

    你一来我就看出来,你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小子,在我看来,也许事的转机就在你上。于是我开始试探你,说一些话给你听,看你怎么做,看你会不会是来试探我的,没想到,你果然没有什么都告诉他们。这让我很欣慰,我看的出来在这么多人里,只有你最有主见,不会因为权势屈服。也不会被他们给吓住,你开始见到我的时候,看你的绪都很平稳,我就知道你是个心境很好的人,别看年纪不大,但是比他们那些人都强多了,只有你这种心态我的计划才能成功。

    当时那种况,必须有一个出去报信的人,我在你写的那个治疗计划上,画了一些图案,其实那是密码,是我和自己人联络专用的密码,没有几个人知道。后来如果不是你我的计划也不会成功,这些可能都是天意。

    老人喝了一口茶:“小陈医生,这次我叫你来是想告诉你,你如果愿意的话,以后就跟在我的边,我也需要一名像你这样医术高超的医生。”陈玉峰没有想到老人会这样说,想了想他回答:“老人家,我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懂这些东西。您就让我回家,我只想能快乐的生活,不想牵涉的太多,您的故事就到此为止,我不能再听了,我没有要求,您要是有事可以派人找我,我只会治病。”

    老人看着他没有说话,陈玉峰感觉的到上有一股寒气,是一种肃杀之气,老人的目光也忽然间凌厉了起来,陈玉峰此时没有管老人的目光如何,只是直视着老人的眼睛,现在的陈玉峰已经不是当初刚到基地的自己了,经历过这么多,陈玉峰的心境已经比之前沉稳了许多,也平静了许多。反正逃也逃不掉,只有自己保持本色,不管对方怎么样,反正我就是我谁也不能动摇。

    过了一会老人又恢复了本色,微笑着:“小陈医生,很遗憾你不能来帮我,我也不能给你什么,这样,我给你一枚勋章,这是我当年的物品,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需要的时候拿来找我。”说完老人摆摆手让人拿来一个很精致的小木盒,陈玉峰起接过,郑重的装进口袋里。陈玉峰不知道自己刚逃过一劫,要不是他的这种态度,老人觉得他不会随意屈服给任何人,也不会随便说出这些事的话,估计他已经被关起来了。

    老人吩咐凌云送陈玉峰回家,此刻的老人又恢复了当初那种让人仰望的气势,看来老人已经慢慢恢复了,陈玉峰也在心里感慨,他恢复的速度之快,这种事估计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老人一生肯定经历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

    陈玉峰也没有多想,跟着凌云又登上了飞机,此刻的他只想快点回到家,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回去看看牛玉嫣、王紫绮、大丫。带着她们三个到各地玩一玩,不知道王紫绮去苗寨回来没有,大丫一家到没到酒厂,自己回去要沉淀一下,想想以后该怎么做。

    这次虽然有惊无险的过来了,但是此次遇到的人和事都是自己不曾想像到的,也许这就是干爸告诉自己的,凡事都不能看表面。从老人说的话里陈玉峰了解到,曾经共患难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翻脸无。这样的子自己一天都不

    想过,只要平平安安,不管赚多少钱,做什么事,起码求个心安,整天想来想去的有什么用。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如踏踏实实的过完每一天,用心的享受人生来的好。

    就算自己做不了什么大事,起码还有三个女孩关心自己,牵挂自己,就算为了她们,以后也不能轻易的再设险,不能总是让她们担心自己。这次出来又是十几天,连个电话都没有给三个女孩打过。想到这,陈玉峰忙拿出手机给牛玉嫣打电话:“嫣嫣,我现在就快到家了,等我回去就去找你。”牛玉嫣:“我现在在酒厂呢,你直接过来,我在和大丫妹妹聊天呢。袁大叔他们一家已经过来三天了,你那边忙好了?”

    陈玉峰没有想到牛玉嫣真的去看大丫了,这倒也省事了,不用发愁怎么让两人见面了,等回头三女见面时大丫也能适应了。牛玉嫣真不愧是自己的好老婆,这样的事根本不用自己说,她就知道该怎么做,还是她最了解自己。陈玉峰不在心里感慨着。

    飞机飞到吉庆专用的机场以后,陈玉峰被送出机场,自己打车前往酒厂。现在才算真的自由了,没有人再天天看着自己,行动也可以自由了,想做什么做什么,以前没有感觉,现在才觉得原来自由是这么的珍贵。自己是这么的珍惜这自由的生活。

    陈玉峰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已经被监控了,但是只要他不乱说,不越轨的话就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他知道被监视的话还是会很生气的,谁又愿意整天被人看着呢,不知道哪天又会找自己的麻烦,这种滋味确实很难受,但是这些人也不是单纯的监视,也有保护他的意思。

    毕竟老人能平安脱险陈玉峰起的作用很大,万一那边没有处理干净,陈玉峰是要有麻烦的,所以老人派人来是监视和保护陈玉峰。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二十四小时的汇报给老人。

    陈玉峰没有想到的是,麻烦最终还是找上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