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岩云寨遇史杰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陈玉峰此时才意识到,两人是在一间屋子里,而且只有一张,显然村长误会了,以为自己和大丫是侣。

    “大丫,我去找村长再找个房间给我睡觉。”

    大丫低着头说:“不用了。就将就一晚上,反正明天我们就走了,别麻烦人了。”

    “那怎么行呢,你一个女孩子,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你一个大姑娘家,不行的。”

    “你是不是讨厌我啊?”大丫红着脸,小声的问。

    声音很小,要不是屋子很安静,陈玉峰根本就听不到。听大丫这一说,陈玉峰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样,大丫,要不你睡上,我把睡袋拿出来铺在地上。”

    “那好,我来帮你。”

    陈玉峰一想,接下来要住宿野外,大丫也得学着弄,点点头说:“好,大丫你来,我教你怎么用睡袋,以后能用得到。”

    两人配合着弄好了睡袋,大丫和陈玉峰各自躺下。

    其实陈玉峰心里,还是喜欢大丫的,大丫上,有一种很坚定的信念,做什么事都不会随便放弃,很有韧,虽然有些内向,但是你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保护她。

    大丫躺了很久都没睡着,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

    此刻陈玉峰,就睡在旁边,大丫想:如果晚上,他忽然上来了怎么办?要大声叫吗?大丫想到这,不由自主的脸红了。“哎呀,姑娘家怎么想这些,真羞人。”

    等大丫睁开眼时,已经七点多了,赶紧洗漱好完,大丫走出屋子,看到陈玉峰在院子里晨练,大丫站在边上看着。

    打完拳,陈玉峰回说:“大丫,起来了?睡的还好吗?我没有吵到你?”

    大丫低着头小声回答:“睡的很好,你没有吵到我,你怎么起来也不叫醒我啊?回头再耽误赶路。”

    陈玉峰笑着说:“这个不着急,昨天一天你也累了,我想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也许这几天,都不能好好睡觉了呢。”

    “没事,我扛得住,倒是辛苦你,还得分心照顾我。”

    “大丫,我们去吃饭,吃完饭跟村长告别,我们就该走了。”

    两人到村长这,准备告别时,村长说:“瓦卡老爹今早,让瓦景带来一封信,你看看说是给你的。”

    陈玉峰打开一看,是一首诗:“黑苗难寻路途远,有心坚韧不畏险,山路崎岖志气坚,此心必能克险关,感天动地少年志,火草之中有故事,此行若想得此草,必要过得字关。”

    陈玉峰看完诗,心里明白了,卡瓦老爹是要告诉自己,去黑苗寨一定要坚定信心,但是要过字关这一句,陈玉峰没有弄明白,看来只有到黑苗寨,才能知道了。

    这时村长说道:“这次你们去黑苗寨,我给你们找的向导,只能带你们到下一座寨子,岩云寨,再往下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只有你们自己去寻找了。

    瓦卡老爹给你写的信,和我写的效果一样,我就不写了,你到了岩云寨,可以拿出来,给他们村长看,村长会帮你们的。年轻人,希望你们能平安到达,找到紫火草,等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再来星火寨。”

    “村长,感谢你们的帮助,这次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的,一定会带着紫火草,再来寨子。”

    “好,预祝你们成功,走,我们去见见这次的向导,他在村口等着呢,我们星火寨的活地图,叫齐海思。”

    来到村口,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国字脸,平头,材魁梧,样子很憨厚。

    “陈先生和大丫姑娘,就交给你了,你负责把他们,送到岩云寨去,到岩云寨,把陈先生和大丫姑娘安顿好以后,你再回来,路上你要多照看一些。”

    “放心村长,我一定把两位客人,安全的送到岩云寨,您交代的事那次我办砸了啊。”

    村长笑着点点头,转头对陈玉峰说道:“陈先生我就送到这里了,你们一路小心,早点回来。”

    “村长,谢谢您,我们走了再见。”

    村长望着陈玉峰坚毅的背影,心里在默默的祈祷,两人能够平安到达。

    赶路时陈玉峰才知道,多亏了有齐海思,不然真没法走。好在这一路还算顺利。

    在路上齐海思告诉他,如果晚上在山上住的话,就一定要点上火堆,两人轮流睡觉,不能都睡着了,火堆得保持一整夜不能熄灭,不但可以防止野兽的侵袭,还可以御寒,晚上山里气温很低。

    齐海思还交给两人一瓶药水,说这种药水,可以防止蚊虫叮咬,是苗寨自己配的,很好用,山里最可怕的不是野兽,而是蚊虫和蛇蚁,因为野兽怕火,轻易不会接近人,但是蚊虫蛇蚁不一样,它们才不管这些,有时候你睡着了,醒来忽然发现,一只蛇在看着你,那多可怕。

    但是只要在上,擦些药水就没事了,白天晚上,都不会有虫子接近你。

    齐海思是寨子里的联络员,常年在各个寨子,来回奔走,野外生存的经验很多,给了两人很大的帮助。

    下午四点多,总算赶到了岩云寨,齐海思找到了岩云寨的村长,吏洪山,吏村长带着三人,来自己家里,给陈玉峰安排好住的地方,又吩咐家人做一桌饭菜,来招待三人。

    到了屋里,陈玉峰问道:“吏村长,这边有没有紫火草,或者黑苗寨的消息呢?我们今晚住一晚,明天就接着赶路,去黑苗寨。”

    “黑苗寨,从这里一直往山里,走差不多四五天,山里交通不方便,你们去很危险。我们也没有去过那里,黑苗寨基本不跟外界联系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听爷爷说过那里,早些年黑苗寨,还和我们寨子有联系,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与我们来往了,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那时候我还很小。现在寨子里的老人,基本都不在了,想问都没人知道。”

    吏村长想了一下问道:“陈先生你会治病?”

    陈玉峰点了点头。

    “我们寨子,前段时间来了一个老头,有些疯疯癫癫的,来的时候就有些神志不清,衣服也是破的,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而且嘴里常常念叨着:敏仙敏仙。

    寨子里的人看他可怜,就给他一个小竹楼住着,送点被子衣服之类的给他,就是不认识人,嘴里还总念叨那几个字,别的不会说。

    现在还在寨子里呢,我寻思着陈先生会治病,是不是能去给看看,老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他家里人肯定也很着急,想找到他,我们也都找医生看过了,都无济于事,你能不能给治治?”

    吏村长的这番话,又一次震动了陈玉峰的心,苗寨都是好人啊,淳朴、善良、心,对一个疯傻的乞丐,都能这么对待,这要是放在别的地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好,现在我们就去看看,明天就要走了,趁现在有时间,治好治不好都尽力,我和您去,大丫你在这休息等着我。”陈玉峰二话不说,起就要走。

    大丫忙说:“我也要去,我不累,想去看看。”

    几人一起,来到一个小竹楼,竹楼中间铺着一些被褥,被褥上躺着一个人,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花白,此刻正蜷曲着体,看着进来的众人,好像有些害怕。

    吏村长说:“就是他,来了有一阵了,可是就是这样躺着,只有给他吃的,他才起来,吃完又躺下。”

    陈玉峰点点头,走上前把他的左手拿起来,搭在上面开始把脉,一会又翻开此人的眼睛看了看。

    陈玉峰做完这些,忽然翻跪着,对着大丫说:“敏仙我对不起你,敏仙我对不起你,你要原谅我,我来给你赎罪来了。”

    陈玉峰忙把大丫藏在后,过了一会,看他没别的行动,陈玉峰走过去,拿出金针,在火上消了消毒,然后对着他头顶的百会,刺了进去。

    过了有十多分钟,此人忽然清醒了过来,对着陈玉峰问道:“你是谁?我在哪里?我怎么了?”

    “你先别着急问,这里是亚架山的岩云寨,你来了这里有段时间了。其他的等会再说,你现在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怎么会来这里,你的家人怎么联系?”

    “我叫史杰是岭西人,我以前来过这里,但是现在找不到了,我是前段时间到这里的?我估计也是自己的本能,我已经几年没回家了,家里早没人了。

    大丫此时走了出来,史杰一看到大丫,激动的说:“敏仙你怎么在这里?你是来看我的吗?”

    陈玉峰忙拦着史杰说道:“她是我朋友叫大丫,不是你说的敏仙,你先别激动,我先把你的病治好再说,时间紧急别耽误了。”

    等史杰躺好后,陈玉峰点了他的睡,让他暂时睡着,然后对着吏村长说:“吏村长,你们这里有黑狗?抓条黑狗来然后放半碗血,然后再抓几只,小点的蚯蚓过来,我有用。

    黑狗千万别杀死,半小碗血要不了多少,只要把狗爪子,隔开一个口子就可以了,放完了再把狗放了就好,不用杀狗。

    我现在把这人彻底治好,等他彻底好了,我们再详细的,问问他的况。”

    吏村长点点头,快步走出竹楼,去找人抓黑狗放血挖蚯蚓。吏村长走后,陈玉峰又用金针,刺入史杰的心脉,这可是技术活,一般人即使知道在哪,也不敢随便扎,万一扎不好,十有**会出事。

    陈玉峰不一样,他开着透视,看着针的走向,再加上多年的感觉,才敢下手去做。

    二十分钟后,吏村长带来了一小碗黑狗血,还有十多条小蚯蚓,陈玉峰接过黑狗血,还有装蚯蚓的盒子,来到史杰的面前。

    PS:主角要救人了,这治病其实就是说故事,一个个故事,一段段人生,友们耐心看,也许会有相似之处,勾起你的回忆。记得收藏,推荐票。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