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星火寨的夜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吴平开车半个小时候后到了火车站,下车了几人来到候车室,此时已经开始检票进站了,大丫和二丫抱在一起说了一会话两姐妹才分开,陈玉峰和吴平握手告别,吴平说:“预祝两位一路顺风平安归来。”陈玉峰笑着说:“吴哥,这里就拜托你和大胖了,您多辛苦一些。”说完后陈玉峰和大丫随着人流进入检票口准备上车,开始去南溪的旅程。

    两人得坐一天两夜的火车才能到达南溪车站,还好买的是卧铺票晚上可以睡觉,大丫第一天上车晚上有些不习惯基本没睡觉,看着同样在下铺的陈玉峰大丫心里想:如果这次顺利的找到紫火草治好全家的病,是不是就会跟着他到吉庆呢?到了吉庆他会怎么安排自己和家人呢?虽然两人才接触几天的时间,但是心里好像有些放不下他。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想着想着大丫实在是困急了,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和陈玉峰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女孩一起。。。。。。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早上十点多了,看来大丫实在是困了要不不会睡这么久的,陈玉峰此时坐在边看到大丫醒了告诉大丫一会洗漱完了去餐车吃午饭,等大丫弄好两人来到餐车,陈玉峰点了一杯给大丫,陈玉峰告诉大丫:“大丫,喝杯牛可以缓解压力,知道你昨晚不习惯没有睡好,反正也还有一晚上,明天就可以好好休息了。”大丫此时听完陈玉峰的话,感觉心里暖暖的,原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昨晚以为他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呢。吃完饭两人回到卧铺车厢随便的聊着,陈玉峰又告诉大丫很多小时候的故事,把大丫逗的笑呵呵的,也缓解了不少旅途的困倦。就这样两人在火车上又度过了一个晚上,虽然大丫还是有些不习惯,但是心好了很多。

    第二天早上八点火车到达了南溪,下来火车以后陈玉峰领着大丫赶紧找了一个宾馆开了两个房间,陈玉峰告诉大丫:“你去房间好好的洗个澡,然后再好好的睡一觉,等醒了我会来叫你的。”大丫笑着点头,两人来到楼上,大丫进自己房间休息,陈玉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下后打开了电脑,陈玉峰要在网上查看这次来南溪的具体路线,毕竟这里是第一次来,虽然前一次有去云海的经验,但是这里和云海还有些不一样,这里的苗寨的人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不轻易的接纳外界的事物,如果有不知道的人乱闯的话也许就出不来了,而且这里的人也不会随便的和当地管事的合作,基本上可以说是相对封闭的有些排外。所以陈玉峰必须趁着这点时间好好的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好让这次来南溪可以顺利一些。陈玉峰和大丫还需要去买一些简单的装备,万一需要在山里住宿的话那帐篷睡袋,水壶还有灯具都是必须要有的。

    陈玉峰看着资料上说道:“南溪,东北方的亚架山以苗寨为基本分布,人口多分布在山里的各个村寨,分为:红、蓝、黑、白、黄、等等。”大概分为三十多个村寨,而且大都是在山里不是太好走,但是现在交通比以前要发达了许多,基本路还是有的,而且还有详细的地图描述各个村寨的分布。陈玉峰拿出数据线把各个村寨的路线图下载到手机里,方便去的时候查看,做完这些陈玉峰关掉电脑去洗了个澡准备也休息一会,恢复恢复体力下午还要去买装备。

    等陈玉峰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陈玉峰起来洗漱了一下来到大丫的房间门口,大丫此时也醒了刚刚洗漱好,陈玉峰就来敲门了,大丫赶紧打开门,陈玉峰说:“大丫,睡的还好?起来了我们就去吃饭,吃完饭去买些简单的装备,回头下午先坐车赶到附近的一个寨子里,那里有住的地方我查过了。”大丫点着头说道:“恩好,那我们就准备去。”

    陈玉峰和大丫拿好自己的行李来到前台退了房,两人到餐厅准备吃饭,大丫此时的脸色也好多了,等菜上来以后陈玉峰看大丫的胃口也好了很多,看来体力恢复的还好。两人吃完饭打车来到南溪城南的小商品集散地,这里是南溪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商品很多也很全,陈玉峰和大丫来到这里买了一个两人的帐篷和两个睡袋,三只充电的手电筒还有四块电池,两个水壶和一些野外使用的器械有折叠小铁锹,军用匕首,煤油打火机和两瓶煤油还有酒精炉和一个平底小锅,装了慢慢的一个大包,还好两个人没带太多东西只有随的几件衣服,买完这些东西两人又来到超市买了一些水和巧克力,还有饼干、方便面等袋装食品,装满了一个双肩包,陈玉峰背着大包裹大丫背着双肩包,两人打车来到南溪东北的亚架山,亚架山是南溪苗寨聚集的地方,从亚架山方圆数百里的山里分布着三十多个苗寨,只有先上了亚架山才算真的开始了寻找紫火草的行程。

    两人下车以后先来到了亚架山里的第一个苗寨‘星火寨’,星火寨是白苗的中的一支,整个寨子是开放型的,大概有百十户人家,整个寨子都在亚架山铜川峰的半山腰,陈玉峰打算先从这里开始,到了亚架山铜川峰的星火寨恰好赶上星火寨一年一度的寨庆,整个寨子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相传星火寨原来是从别的地方为了躲避战火而搬来的,来到铜川峰的时候才是十三个人,五户人家,为了生存而扎根在山上,取名‘星火寨’就是为了喻意星火燎原的意思。星火寨今天各家各户都集中在寨中的广场里,满满的坐了很多人,这里是寨子每次有活动集合的地方,陈玉峰和大丫来到这里刚好遇到这个节,被当做远方来的客人请到客人的位置坐下,当晚进行着大型的欢庆活动,老人、小孩、还有男人们都坐着跑着围城一个圈中间点着篝火,大家都跳着唱着,寨子里的女人们大都在忙着做各种美食,端上来给大家品尝,陈玉峰和大丫没想到依赖来到这里就遇到这么盛大的节,也都被感染了,坐下和这些的星火寨的人们聊着吃着好吃的东西喝着淡淡的米酒。

    当晚村寨里的村长邀请陈玉峰和大丫起来说说自己从哪来来,还要表演一个节目。陈玉峰站起来走到村长的旁边弯腰给大家行了一个礼,说道:“各位星火寨的父老乡亲,你们好,我叫陈玉峰来自吉庆,那边是我的朋友大丫,我们两个都很感谢大家的招待,能遇到星火寨的庆典我和我的朋友都很荣幸也很高兴,我们到亚架山是为了寻找一种草,下午刚到这里,为了感谢大家的款待我为大家唱一首歌。唱一首《你一万年》”

    说完这些陈玉峰那低沉又有些沧桑的嗓音唱出了一句句的歌词。“寒风吹起细雨迷离,风雨解开我的记忆,我像小船寻找港湾,不愿把你忘记。。。。。。我决定你一万年。”随着陈玉峰的歌声结束寨子里的人都发出烈的掌声,大丫此时也惊呆了,没想到平时不大说话的陈玉峰居然会唱歌,唱的还这么好,看来自己还是不够了解陈玉峰,这次两人一起出来虽然当时自己是有些冲动,但是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陈玉峰此时唱完歌笑着走过来坐下后对大丫说:“我们晚上就在这住一晚,明天再赶去别的寨子,我一会找这里的村长问问能不能找一个向导,去别的寨子也有个引路的方便一些速度也快一些,再打听打听有没有紫火草的消息。”大丫听完后说道:“你决定,我都听你的,还有你歌唱的很好。”此时的大丫像个小媳妇一样低着头说出这句话,脸红红的。

    这时候寨子里的庆典进入了**,众人都起来围着篝火跳起舞,不管是老人、孩子、男人、女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随着村长的讲话庆典结束了,村长指挥着大家收拾东西,陈玉峰此时找到村长问道:“村长,我有些事想请教您,可以吗?”村长回头一看忙说道:“远方的朋友有什么话就说,我们能帮忙的一定帮你。”陈玉峰笑呵呵的说道:“这次我们两人来到这里是为了打听一种草药的下落,为了救人,这种草叫‘紫火草’需要这种草来救活一家四口的命。村长你有听说过吗?”村长想了想说道:“这种草我还真美听说过,我们这里世代都有医生的,医术都很好,这样一会我带你们去我们寨子里年纪最大的老人那里问一问再说。”陈玉峰忙说:“那就麻烦您了,谢谢村长。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打搅了。”村长连忙摆手说:“不用这么客气的,年轻人谁还没有个需要帮忙的时候呢,外面都传说我们苗寨很排外,其实哪都是因为外面的人不了解我们,我们寨子里的人对朋友那都是很真诚的,只有对想害我们的人才会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而反击。唉,希望你以后要帮助我们对外面澄清事实,让外面的人们都能理解我们了解我们苗寨的人。”

    陈玉峰没有想到村长会说这番话,顿时对苗寨的认识又多了很多,同时对这次找到紫火草的信心也多了几分。陈玉峰握着村长的手说道:“我叫陈玉峰和我一起来的朋友叫大丫,这次能在这里认识你们真的很荣幸,不管以后怎么样回去以后,我都会用我自己的力量告诉大家,苗寨是一个好地方,风景美丽人杰地灵,不是外面传说的那样。村长真的很谢谢您。”村长笑呵呵的说:“陈先生就别这么客气了,既然你这么看的起我们苗寨,那就是我们的朋友,回头你们走之前我会写一封信你们随带着,信上有我们苗寨独有的标志,不管你走到亚架山的哪个苗寨,只要拿出我的信,那里的人都会好好的招待你们的,我们各寨相互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你要是需要向导我们这里还有精装的小伙子,也可以带你们去下一个寨子,这个你就放心好了,不用担心。”

    陈玉峰此时不知道再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不住的点头说:“好,好,好。。。。。。”村长接着说:“这样,现在我就呆你去我们寨子年纪最大的瓦老爹家,他家世代行医,也许瓦老爹会知道紫火草的下落,走我们这就过去到瓦老爹家。”村长说完叫过来一个人吩咐他指挥大家收拾东西,那人点头快步的跑开去指挥大家收拾去了,村长安排好以后转准备走,陈玉峰忙叫来大丫跟着村长一起往村子西南方走去,走了两分钟左右来到一个竹楼前,村长敲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到村长开口说道:“村长,您来了,快进来坐,有什么事吗?”村长接着说:“你爷爷睡了没有?我带两位客人来找老爹问点事。”中年妇女忙答道:“爷爷还没睡,在躺着看电视,您直接去就是了。”村长听完没说话领着陈玉峰和大丫往竹楼走去,竹楼卡卡的声音很好听,但是进了屋子里面地面都铺着木板,一点声音都没有很安静。

    陈玉峰进屋一看屋子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还有一台电视机放在一个小电视柜上,上躺着一位老人,胡子全白了,在看着电视。村长进屋后对老人说道:“瓦卡老爹,我带两位客人来向您打听点事。”瓦卡老爹看上去有九十多岁了,但是起色还很好,脸色红润眼神清亮,瓦卡老爹接着说道:“黎娃子,有啥事过来坐下说,瓦景一会会把茶端来,喝点茶再说,不着急。”这瓦卡老爹虽然这么大年纪了,但是耳聪目明,人一点也不糊涂,很了不得,陈玉峰一看就知道老人很会养体也很好。陈玉峰和大丫随着村长来到桌子前坐下,这时候瓦景断了一壶茶进来,等瓦景倒完茶出去后村长说道:“老爹,这两位是远方来的朋友,他们俩为了救人需要一种叫紫火草的草药,您是寨子最年长的老人又世代行医去的地方多,您知道紫火草哪里有吗?”瓦卡老爹想了一下说道:“年轻人,你们想找紫火草?这种草就在苗寨,我活了九十多年都没有见过,但是我听说亚架山山谷里月影峰那边有个黑苗寨,有一个人在四十年前找到过,但是之后就没了消息。”

    瓦卡老爹刚说完陈玉峰忙站起来问道:“老爹,您知道黑苗寨怎么去吗?离这里有多远?”瓦卡老爹看着陈玉峰说道:“年轻人,黑苗寨你们去不得,那里离这里不停的赶路起码得五天才能到,而且道路崎岖难行,我也只去过两次但是那时还没有紫火草出现,那里比我们寨子也封闭的多,即使你去了也不见得能找得到,年轻人,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了,太危险。”陈玉峰听瓦卡老爹说完接着说道:“老爹,谢谢您的好意,我既然知道了在哪能找到紫火草,我是一定要去的,即使再远再难走我也必须去,这关系到一家四口的命,我不怕困难的,老爹谢谢您的消息,很晚了就不打搅您休息了,明天我再来拜访老爹。”陈玉峰说完起就要走,瓦卡老爹又说道:“年轻人,别着急走。看你是铁了心要去那里了?看你这么坚决我这老头子也不拦着你了,我给你们写个字条你带在上,上面有我的印章,如果你们到了黑苗寨就去找他们的村长其良,把我的字条给他看,他们会对你说出实的。瓦景拿纸和笔来。”

    瓦卡老爹刚说完瓦景就拿着纸和笔进来了,瓦卡老爹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封信,包起来让瓦景递给陈玉峰又说道:“年轻人,你执着的精神我很佩服,希望你们能顺利的找到紫火草,我看好你们,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你们此去要一路小心,山路难行啊。”说完瓦卡老爹似乎累了,闭上眼睛睡着了。陈玉峰和大丫由村长领着告别了瓦卡老爹来到了村长家,村长告诉陈玉峰:“瓦卡老爹所说的黑苗寨在寨子里的人几乎都没去过那里,向导也没办法给你们带路,只有靠你们自己小心应付了,不过可以让寨子里的小伙子带你们到下一个寨子去,之后的路就要你们自己去走了。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安排好一切的。”说完话村长就离开了房间。

    陈玉峰此时还没意识到一个很严重又香艳的问题他会怎么处理呢?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