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青藏之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紫电风雷 书名:逍遥医圣
    >    两人刚接手酒厂,周小兵把工人集中在一起,暂时停止生产开始训话。

    “各位,我姓周,名小兵,我旁边这位,是陈玉峰,陈总,今后酒厂就是我们当家,今天叫大家来呢,是想跟大家认识一下,以后一起合作,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我们,以后酒厂的发展,还得靠你们。”

    周小兵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完,下面的工人显得很麻木,一点表示都没有。陈玉峰在心里,暗暗的打算,想着怎么才能调动工人的激,这样下去,工人消极怠工的话,新厂很难发展壮大。

    陈玉峰跟周小兵一商量,决定先把几个带班的找来。

    周小兵下去一问,找到三个带班的老工人,全都四十多岁,在办公室陈玉峰问他们:“几位老师傅,我们刚接手这里,以后还得靠你们支持,我想了解一下工人的况,你们都是老工人了,又是带班的,能不能详细的跟我说说。”

    “我们当工人的为的就是赚钱,既然你们接手了,我们就把工资谈一下,你们能给我们多少钱一个月?”其中一个个子高点的工人问道

    陈玉峰笑着说:“老师傅,别激动,你们原先的工资,我们还不太清楚,今天就是了解一下,我在这里给你们保证,只要要求合理,我们一定答应,而且我可以保证,跟着我们干,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绝对比上一任老板,待遇好得多的多,这点你们放心。”

    “你们做老板的,怎么说都行,我们怎么相信你们?老板还欠我们一个月的工钱,就甩手跑掉了,你给不给发?”三人同时说道

    怪不得工人都磨洋工呢,搞了半天工钱没给发,陈玉峰马上意识到,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工人不安抚好,以后生产就会有问题,不能亏待了工人,企业想要长久发展,就必须给工人一定的工资,这样他们才能有工作激,能为企业着想,企业给他们希望,他们也会给企业动力。

    陈玉峰当即做了个决定。

    “这样,你们先回去,等一下,我给你们所有人,补发两月的工钱,当做是补偿,然后你们每个月的工钱,每个月的月底前,一定发完不会拖欠一分钱,而且所有人的工钱上调百分之二十。”

    几位带班的老师傅,高兴地回到车间,把陈玉峰说的话跟大伙一说,大伙都很高兴,直说自己遇到了好老板。

    陈玉峰没有让他们等太久,晚上下班前,把所有的人集合在一起,一个个都派发了两个月的工钱,工人们兴高采烈的离开工厂,纷纷表示明天一定早点来。

    其实有时工人都很简单,多一个月工钱,也就一千多块,三十多人也就几万块而已,对于他们来说,不算多少钱,但是对于工人来说,这就是血汗钱,生活的保障。

    第二天一早工人都,高高兴兴的投入了生产,一个个都卖力了很多。

    但是陈玉峰没有着急生产,现在就算产出白酒,销量也一般,甚至没有销量。

    昨晚两人就商量好,先把酒厂的新设备安装好,然后把车间全部重新粉刷一遍,把工作环境搞干净,第一呢卫生,第二工人心也好,第三客户来参观时好看。

    新的生产线采用铝制,和不锈钢,相结合的生产线,铝制冷凝器和不锈钢制甑桶,这种不锈钢和铝制相结合的方法,可以充分的发挥,酿酒设备的能,从而达到最好的效果,出酒率高但是成本不高,而且美观耐磨算是配合比较好的设备。

    商标定为《沉香养药酒》。

    陈玉峰让工人师傅,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工资照发,工厂要进新设备,要装修车间。

    工人们没有走,纷纷表示要留下帮忙,还有老师傅说自己懂得看设备,可以帮忙查看新设备是否好用,有的工人说自己会装修,可以留下帮忙装修车间。

    这就是工人,只要你对他好一点点,他就会全心全意的付出对你,陈玉峰很高兴,有了这些工人的支持,以后的生产绝对不会出问题,能够顺利的接手,是一个好的开始。

    最后陈玉峰把药酒的配制,定位在中低档次,因为现在酒厂的酒品质不高,药酒口感不会太好,定位太高会影响销量,等以后慢慢发展,把酒本的品质提高后,再配制一些好的药材,酒的品质和价格自然会水涨船高。

    安排好酒厂今后的工作,两人决定去一趟青藏,因为那里的药材很多,而且品质普遍都很好,以后酒厂药材的用量会很大,还必须保证品质,就算辛苦一点也值得。

    两人在车上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忽然晕倒在车上,顺着呼救声陈玉峰走了过去。

    原来是这人突然发病,口吐白沫躺在地板上抽搐,面色发青,两眼翻白,旁边人都很害怕,没人敢上前。

    陈玉峰一看就知道,是癫痫发作,要是不及时救治,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列车员也到了现场,可是车厢里没有急救医生。

    陈玉峰赶紧扶起此人,从这人的卧铺上,找到一条毛巾卷起来塞进他的嘴里,防止他用力咬到自己的舌头,接着把他放在卧铺的上。

    其实治疗癫痫,最好的办法是针灸,可是陈玉峰上没有带针,没办法针灸,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真气先打通此人的经脉,让他受损的神经暂时的恢复,然后再施救。

    陈玉峰运起逍遥指法,在病人的脑部,耳门、晴明、风池、人迎,等位,不停的按压,随着陈玉峰的推拿,病人停止了抽搐,脸色也恢复了正常,眼睛也不翻白了。接着陈玉峰手指,沾了一点水,点在病人眉心处。

    此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说道:“我是不是又发病了?”

    “是啊刚才,是这位年轻人救了你。”旁边一位老者说道

    “真是太谢谢你了。”中年人对陈玉峰说

    陈玉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摆摆手说:“你别客气,赶紧起来活动一下,别坐的太久,一定起来走走。”

    说着陈玉峰把他扶起来。

    “我叫吴平,谢谢你救了我,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吴平站起来说

    陈玉峰回答:“我叫陈玉峰,你不用客气,这都是举手之劳,你先走走,我在那边,还有不舒服的地方,你可以去找我。”

    吴平在车厢溜达了一会,感觉好多了,头也不晕了,脑袋也清醒了,他来到陈玉峰的铺。

    “陈兄弟,真的太感谢你了,我感觉好多了。”吴平说着伸出手去,跟陈玉峰握了握手。

    陈玉峰往边上让了让,示意吴平坐下

    “吴哥,我来教你一按摩的手法,以后你自己回去可以做,慢慢会好起来的,其实癫痫,就是因为你的脑部神经,产生了扭曲而被封闭了,才会产生昏阙,你只要坚持按我的方法做,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仔细看清楚很简单的,从头顶的天灵顺着后脑这部分,一直用力的揉搓,然后向两边的太阳不停的按,不要太用力,觉得微微的有些痛就可以。看我的手法,一会你来试一下。”陈玉峰演示了几遍。

    吴平也试验了几次,一会就掌握了要领,陈玉峰又开了一张药方给他,告诉他按时吃药,配合按摩,会好的很快的。

    吴平接过药方,千恩万谢,直说今天遇到神医了,要不是有陈玉峰自己就完了。

    随手拿出一千块钱,感谢陈玉峰,死活要陈玉峰收下。但是陈玉峰没有收。吴平拗不过陈玉峰,只得作罢。

    在聊天中,吴平得知两人是去青藏收购药材,他拍着脯说:“去青藏的事就交给我了,我在那边工作十多年了,没有不认识的地方,你们放心好了,到了青藏我安排好住的地方,等我这几天处理完工作,就过来陪你们去买药。”

    “那就谢谢吴哥了,有你这个本地通,事就好办了。”陈玉峰也很高兴,没想到随手救人,还是个本地通。

    到了青藏,吴品给两人安排好住的地方,说几天就过来,嘱咐两人等着他,反正有手机联系也方便。

    两人睡了一觉,醒来周小兵提议也没什么事,不如出去逛逛。陈玉峰当然没意见,两人打了个车,司机听他们是来买药材的,就把他们拉到一条街上,说这条街卖什么的都有。

    两人下了车,走在拥挤的人群里,五百米的街上人来人往,卖药材的倒也不少,可是陈玉峰没看到想要的。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老汉的摊位,引起了陈玉峰的注意,这个摊位上摆着一些野草,旁边还摆着一些当地的特产,许多人都在看旁边的特产。

    可是陈玉峰知道,旁边的野草其实是草药,只是没有人认得而已,都是一些名贵的草药,既然遇到了,陈玉峰打算买下来。

    陈玉峰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其中有几味,是可以做药酒的药材,就是数量有些少。

    “大叔,你这个药材卖吗?”

    “卖啊,不过在卖之前,你得跟我去见一个人,见了他之后,你要多少药材都有,不过得等我把这些东西卖完,小伙子别着急。”

    陈玉峰一听有很多药材,也来了兴趣,还搞这么神秘,他跟周小兵一商量,干脆把老汉的东西全买下,让他赶紧带他们去得了。

    “老汉,你这点东西就别卖了,我给你包圆了,现在我们就去。”陈玉峰说着,从包里拿出三百块钱,递给老汉。

    老汉接过钱一看,连连摆手说:“哪里能要这么多,一百就行了,其他的你拿回去。”

    陈玉峰说:“老汉,你拿着,东西不要了,我们现在就去。”

    “好,好,好走,现在就走。”老汉高兴的把钱小心的收起来。

    陈玉峰叫来出租车,让老人在前面领路。

    老汉在车上告诉他,去见的那个人叫袁易盛,跟他住一个村子,老汉对陈玉峰很客气。

    很快就到了袁易盛家,莫老汉敲门叫了两声,袁家出来一个女孩,二十岁左右,大眼睛,白白的皮肤,一头乌黑的短发,周小兵看的眼都快直了。

    老汉对女孩说:“二丫,这两位我给领来了,是老袁头让我带来的,他们认识那些草药,人我领来了,别让我们站着啦。”

    二丫赶紧笑着说:“快进来大叔,在院子里随便坐,我去叫娘。”

    三人进了院子,老汉领着他俩,坐在院子东头的大石上,周小兵刚坐下,忽然觉得脖子后面有气。

    周小兵回头一看,“啊!”一声惊叫,当时就跳到一边,吓的腿直发抖。原来那边卧着一条大黑狗,眼睛直直的盯着周小兵,看的周小兵心里直发麻。

    刚好二丫和他娘端着茶出来,看到周小兵的样子,二丫笑的眼泪水都快掉下来了。周小兵看到二丫,瞬间成了痴呆状,差点没把口水流出来。

    “看你那傻样,活该!那里可是我们家大黑的地盘,你也敢去坐,要不是他今天心好,你就死定了,赶紧给大黑赔礼道歉,它一高兴就不会盯着你看了。”二丫笑着逗周小兵。

    要是平时让他给狗道歉,不蹦起来才怪,可是今天周小兵,乖乖的走到大黑的面前,还给大黑鞠了个躬。

    “黑兄弟,你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今天第一次来,你就别生气了,我回头多买些好吃的,拿来孝敬您,黑兄弟你就放过我。谢了谢了。”

    周小兵调皮的样子,把二丫乐的腰都弯了,周小兵也在那看着二丫傻笑。

    老汉这时看没事了,哼着歌回家去了。

    周小兵的注意力,全部被二丫吸引了,他使出了浑的解数,把二丫逗的笑个不停。

    陈玉峰仔细的,看了看袁易盛的家,看到院子很多药材,而且很多晒干的中药,放在簸箕里。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种药材的高手。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打开了,一对父女走了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