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摆脱危险以后是诱惑~

    ( )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脑袋开始恢复知觉,只感觉被人架着抬出了酒吧,耳边开始出现说话声,“大蛇!你说主子今天怎么这么失策呢~居然喝醉了,躺在酒吧里~跟死猪似的~还叫我们不要管他~”那位被称作大蛇的男子声音中明显带着些许不耐烦:“小星问这干嘛~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哪那么多费话啊!他今天没福气消受的,我们帮他消受啊~”被称为小星的男子嘿嘿嘿的傻笑:“就是~那女的听说还是个警察呢~哥们还没玩过警察呢~今天也开开荤,嘿嘿~”我吃力的睁开一丝眼睛正好看见小星扛着秦蕊在她上边走边摸呢,那脸上尽是猥琐,当下想挣脱我扶着的那个什么大蛇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居然连脑袋都难动一下,一股无力感冲上个个角落涌出,我痛苦的想起给他一拳都不行,当下心中万分焦急,如果没有意外我们应该是落到那啥啥娘娘的手下中了,从刚才的谈话中明显他们和娘娘腔经常干这些下迷,药的事,要是秦蕊落到他们手中的话,我出了一冷汗再也不敢往下想了,经过这么一吓,我突然感觉脑袋缓解了一点但仅此而已,我试着挪动一下手指,哎?能动?太好了!可是手指能动有用啊~想着心中更是着急,随意的往秦蕊那看去,没想到那小丫头还蛮顽强的,可是也用不着自残吧?我呆呆的望着秦蕊在自己大腿上一阵阵的掐,掐完还看看我,那样子明显让我跟着她学啊,我疑惑的把手放到大腿上,深吸一口气狠狠的掐着大腿,额啊~~~好痛啊~哎?好像我的体快能动了,我欣喜的继续着攻击自己的大腿,可是不一会效果明显不大了,好像大腿渐渐适应了这种疼痛感,心苦笑,这下玩完了,不过还好~至少恢复了5到6成的知觉了,我还来不及庆幸,就听见小星那欠揍的声音,“蛇哥~你说女的咱可以自己玩,男的咱扛回去有啥用啊?”架着我的大蛇黑黑的笑着:“笨蛋~我们可以把他的器官挖下来卖掉啊,特别是他的那根棒子泡酒喝一定有用啊~嘿嘿~”我当时彻底震惊了,这次玩大发了,不仅遇到了坏蛋,还遇见了变态,这就好像你遇到了一条狼,拼命的想着摆脱过了许久你才知道它的一半基因居然是大猩猩的,想着我老二被切掉的景,当下一抖,居然恢复了八,九成,我心想如果到了他们老窝他们一定更多人,到时候要跑就难了当先也不敢迟疑了,趁着他讲的兴起的时候我猛地用脑袋撞向他的下巴,啊~~一声惨叫后他放开了我,我又飞起一脚踢到阿星的大腿里面,阿星吃痛~把秦蕊扔到地上,自己在地上捂着裆部来回的打滚,又站起来一阵狂跳,这才恶狠狠的盯着我,趁另一个家伙还浑浑噩噩的时候我赶忙把秦蕊抱起来,缓缓的往后靠,刚刚没仔细的查看环境,我们现在原来在一死胡同里,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墙根,轻轻的把秦蕊放到墙角,眼神死死的盯着向我们走来的两人,左边的阿星最下发难,只见他不知从哪里找出的一根棍子,高高举起嚎叫着向我冲来,看着他力气不小,当下不敢硬接,于是微微往旁边一靠,棍子擦着我的肩膀轰然落下,棍子所带来的空气振动令我的皮肤一阵发寒,我也是动了真怒,红着眼抓住他的棍子使劲一夺,他一个踉跄不稳栽在了墙上,趁他捂着脸的时候我举起棒子对着他的头一阵猛敲,他缩卷在地上一阵哀嚎:“别打了~别打了~~”我打上瘾了哪能说停就停,经过我狂风暴雨般的洗礼,这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正当我手握武器大喘气的时候,背后一凉火接着火辣辣的疼,我急忙转就看见手持匕首的大蛇恶狠狠的盯着我,我嚎叫一声长棍划着一个大圈攻向他的腿,可是我还是小看了这货,只见他原地猛地一跳,躲过了我这一击,一击不中我骤然后退,大蛇的匕首擦着我的面部划过,一缕头发缓缓飘落,我瞪大着双眼:“擦你妹的~敢动哥的秀发?劳之跟你没完~”说着我手向前猛地一探嗖的砸在他的脸上,那货捂着脸急急后退,我不依不饶,一柄神棍是挥舞虎虎生风,噼里啪啦的砸在他体的个个部位,那货一直挨打也是憋了不小的气,趁我不住意一把抓住我的武器,用力一夺,我猝不及防给弄走了,当下赶忙后退,这次换我险象环生了,正当我被得连连后退的时候背后一阵悉琐,我知道这次我要面对两个了,不由苦笑,我缓缓的后退着脚下突然一硬,我用眼角略微一看,原来是一把匕首,当下计上心来:“帅哥!~我个你们也没多大深仇大恨吧?”边说我边蹲下子,手悄悄的向匕首摸去。那货一听冷笑着:“哼~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想等你缓过劲来继续跟我们反抗?没门!阿星,干掉他~”“是!蛇哥~”他刚应声我就感觉背后一阵腥风,徒然一抓那把匕首,头也不回的向后刺去,啊~~一声惨叫,那货捂着自己的大腿根部,面部一抽,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大蛇看着同伴被伤,眼睛更红了,大吼着向我冲过来:“他0妈0的你敢伤我兄弟!我跟你拼了!”我看着失去理的大蛇,并没有迎上去,反而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他:“你来啊~有种你来啊!”大蛇本就在暴怒的边缘,经过我这么一激彻底变成了禽兽:“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的一块一块剜下来喂狗!”当大蛇离我就五十公分的时候,左手藏好的棍子用尽全的力气骤然抡出:“我去你大爷的!”砰地一声~大蛇连惨叫都没发出,眼睛一闭,没挣,昏死过去了。我疲惫的撑着膝盖,经过刚刚一番打斗,我彻底是气喘如牛了,稍微歇息了一会儿那种燥感又是传来:“糟糕!经过刚刚的剧烈运动,体内药的药力全部爆发了!”说着我向墙角的秦蕊瞟去,秦蕊现在况也不容乐观,只见她不停的摩擦着大腿,微微眯着眼睛,舌头不停的在舌头上旋转,我一巴掌打在脸上,强行把火控制下来,现在秦蕊火焚,不能放着不管,于是艰难的向秦蕊靠去,秦蕊明显也发现了我,但我怎么看见她眼里在放光呢~刚靠近秦蕊她就一把把我拉到她上,就这样我们在灯光昏暗的胡同里用一个极为劲爆的姿势抱在一起,秦蕊喘着粗气深的望着我:“小雨~小雨~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香水了?为什么你上这么好闻啊~”我心中苦笑,我何尝不是感觉你上的味道好闻呢~而且越闻理智越弱啊~,秦蕊把埋在我膛的头微微抬起,红唇带着些许酒香就要吻我,我脑子里仅存的一丝理智让我艰难的向旁边微微骗了一点头,秦蕊闭眼没有亲到我,于是缓缓睁开眼睛呵呵一笑:“亲偏了?再来!”这次她没有闭眼,我看着即将发生的事,不敢大意:“秦蕊~你醒醒啊~我们被下药了~”说着我使劲的摇晃着她,可是看着还是一副**样子的秦蕊,无奈的摇摇头把她抱起缓缓的走到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先把秦蕊放进去,然后自己也闪进去:“师傅开车~人民路206号~”我仔细一想,不行现在爸妈都在家,如果抱着发的秦蕊回去我会怎么样呢?恐怕比跳楼好不到哪去把~轻轻捧起秦蕊的脸:“蕊姐姐~你住哪啊?是家还是?”秦蕊对我0一笑:“呵呵在这里~”她刚说完我老二就是一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了,我面带无奈的看着她:“大姐~你醒醒啊~不这样啊~我是男人!不是太监!不要我啊~”司机这时候从后视镜里面不停的向我们看去,边看还边咽着吐沫~我猛地用杀人的目光看向他:“你妹的!不想活了?”司机一抖也不敢再看了。“对了!别去人民路了~去秦家路1号把~”司机连话都不敢说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经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在秦家门口下车了,递给司机一百:“别找了~快滚!”司机一听赶忙掉头就走,其实我现在脾气这么冲都是这药害的,我现在是压得受不了了才会这样。我使尽的敲着秦稤家的门:“开门啊~有人吗?开门啊~”敲了两三分钟还是没有回应,只好颓废的蹲在台阶台阶上,突然我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手,上面拿着一串钥匙,我接过去:“有钥匙不早拿出来!”秦蕊还是色色的看着我。我抱着秦蕊把门打开,用脚把门关上,怀中的秦蕊这时嘴里吵着要下来,于是我就把她放下来,可是刚一撒手她就软倒在地上了,然后费劲的蹲在地上看着我:“小雨~我下面憋得慌~你扶我去小便把~”小便两字一字一如耳,我鼻子一紧又是一松,一股温的液体缓缓流下,我用手背一抹一看,额……流鼻血了,秦蕊还在吵闹着,我呆呆把她扶起来:“在哪?”她手指着左边的地方,我搀扶着她缓缓走了过去,一拧把手~咔~门打开了我扶着秦蕊把她放在马桶上,她搂着我的肩膀:“你……帮我……把……裤子脱了~”额……心里一阵激:“老天哪~~你放了我把~~~

重要声明:小说《宅在回忆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