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暧昧”中我们在逃亡…

    ( )    夏,是在场上挥洒汗水的季节,我也不例外,当放学铃声悄然响起~当一扇扇门吱呀打开~本来寂静的场,顿时闹起来。“打篮球的有木有?”一位人高马大的学长高举着手上的篮球。“有~~~~~~。”一大票精力旺盛的男同学立马附和。“打网球的有没有!”一位材高挑的美女也是挥舞着网球拍。本来准备打篮球的男生们顿时纠结起来,有甚者居然扣起了手指头,这也不怪他们,一边是自己喜欢的运动,一边是前凸后翘的美眉,当然不容易决定,同恋另算啊。“通杀!!!”我大喝一声,准备从围栏上跨过去,助跑--起跳---“啪”……,我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上的尘土,全部的人立马把目光投向我,我怎么感觉看我的人大多像在看神经病呢!“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啊!”我疑惑的看着他们,“切~”不管男生女生都向我比起了中指。“刚刚那啥……那是失误,不能算,你们谁愿意跟我玩的~”我满脸期待的望着他们,但凡接触到我的目光的都扭头就走。

    这只是我人生众多插曲中的一个,没办法,谁让我没文化呢!他们这些温室花朵根本不愿意跟我有任何瓜葛,我悻悻的背起书包:“玛德~一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干嘛?学习不好就不是人啦?”我慢吞吞的向车库走去,边走边哼着自己写的小歌:“光已离去~街边路灯渐渐亮起~偶尔吹过的风~轻轻拂过眼眸~右脚随意踢起的报纸飞舞在空中~~·浪漫的夏天!场上挥洒汗水的季节~你上无意散发的香味引来了一群蝴蝶~因为和你追逐而破掉的运动鞋~我一直珍藏在边~”“雨博!纪雨博!”谁叫我啊,我回过头,顿时满脸无奈:“小姐,有事?”“喂喂干嘛这么见外啊。”秦稤噘着小嘴看着我。“找我有事?”我摸着鼻子。“额……,也没多大的事……就是……”我看着她说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也不去理她转就走“喂喂,你是不是男人啊~”我停下脚步:“什么?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掏出来给你看看啊。”我色色的看着她。“无聊~下流~卑鄙~无耻~你有点营养行不行啊,我找你是想问问你可以送我回家吗?”“不可以~”我想也没想就回答。“别这样啊~好歹我也是在你最饿的时候给你了伙食啊。”秦稤委屈的看着我,kao!我暗骂一声:“我妈妈说的果然没错,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况且我又吃又拿了!”“好吧~好吧~”我装作不愿,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这里教大家一招,是全世界都通用的,叫做擒故纵。“跟我来吧~不过先说好啊,我的宝马有点破哦~不坐就拉倒~”我提醒着。“没事!宝马嘛~能破到哪……”去字还没说出口,就拿一种呆滞的眼神看着我:“额……这就是你的宝马?”她手指着我的小绵羊。“怎么样?拉风吧~”“拉尼妹的~你没病吧!”她用手指戳着这台看上去类似于交通工具的东西。“切~就说了让你做好心里准备的~不坐?好嘞~我走了喽?”说完也不管她什么反应,一加油,门车子嗖的一声~冲了出去。我在学校每口停下,扭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她明显在天人交战中,我也不去打扰,“那个……好吧~我做”秦稤把玩着秀发向我跑来。“别这么心不甘不愿的,搞得跟我良为仓似的,做什么?做ai?”我嘿嘿的看着她。“你!你!你!”秦稤生气的看着我,你了半天也你不出来个所以然。我色色的看着她,秦稤哪受过这种眼神,平时想跟她接近的男生,哪个不是扮成教授啊~初哥啊!什么的……而我不同,我另辟蹊径,剑走偏锋,不过貌似我走对了。秦稤慢吞吞的爬了上来,“你离我肿么远干嘛?待会车子发动再把你甩出去咋办?”我盯着她。“哦”秦稤明显没有被人这么呵斥过,居然没反应过来~还照着我说的去做了,我拿起她的手放在我的腰上,“抓紧了啊~”我一松离合,车子嗖的一声~冲了出去,也许开的太快,也行温度有些下降,秦稤紧紧地搂着我,两团柔软的东西贴着我,本来还没什么,气氛安静祥和,可是在经过一段小路时被打破了,那条小路是刚刚返修,到处坑吭洼洼的,车子行驶在上面免不了颠簸,而那两团柔软正以一个快速的节奏,拍打在我的后背上,本来也没什么,可是秦稤上偏偏香味四溢~个,哥们两腿之间的神物正以一个喜人的速度壮大着,为了让它安稳,为了让我心神放松,毅然绝然的使出了我的“黄色金刚经”(俗称黄色笑话)。“秦稤~”我歪着头叫她。“?咋啦?”她在我耳边呼出的气使我又一阵心神激,当下再不敢墨迹:“你刚刚是不是打我了?”我坏坏的问她。“没有啊~”秦稤明显还没往那方面想。“可是我明明感觉你刚刚打我了,额……好像还是两个锤?”此话一出她明显明白了,脸红的跟喝了一瓶二锅头似的:“你怎么这么坏啊?你脑子里怎么这么秽啊~”说着她的手就爬上了我的耳朵“啊~~~~哎呦!~别啊~~我错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没说这些东西啊。”秦稤使劲的拧着我的耳朵。“别呀姑,我是个男人,一个无比正常的男人,不是太监,哎哟~~~你有完没完了。”秦稤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别我啊~再我当心我亲你。”我假装恶狠狠的瞪着她。她根本不相信,从她正在挑衅的看着我就可以看出,我寻思~哎呀~你还敢看不起我,当下立马停车,由于刹车过急,秦稤前的物体狠狠撞在我的被上,立马咬着嘴唇瞪着我:“你抽风啦~干嘛突然停车。”她说的什么我完全没听见,只是想着怎么亲到她,怎么证明给他看我敢,还得不能让她有理由打我,额……我敲打着额头,有了~大家应该都看过《功夫》,那里面有一个包租公就用了一招。“秦稤!”“额?咋啦”“看~有飞机!”她果然依言向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当她生气的回头质问我的时候,我的嘴巴早就等在她的侧脸,她一回头正好和我嘴对嘴。“哈?你干嘛亲我?喜欢我也不要这么直接把!”我恶人先搞状。“你~你~你~”秦稤又是一阵抓狂。“秦稤”我温柔的看着她,“干嘛!”她红着眼看着我,额……明显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我稀饭你!做我女朋友好吗?”我又给她来了个重磅炸弹,果然!听完我说的,她表顿时精彩起来,一会高兴……一会生气……一会又高兴……一会又生气……,我静静的看着她,还好最后她的表定格在高兴上……我悄悄松了口气,不知不觉天都黑了,我们看见路边有个小公园,就想去坐坐,其实我是想好好的亲亲她,“稤稤”我温柔的叫着她。“恩?肿么了?”她也是深的看着我,“我们去那里坐坐吧?”“做做?做什么?”说着她护住了部。额……怎么跟我呆久的女生都喜欢像我一样耍白痴呢?“我是说我们去那个亭子坐一会。”我白了她一眼。“哦~好吧,”“过来!”“干嘛?”“挽着我”“哦”都说恋中的女孩子最听话,这话果然不错,现在的秦稤像个小绵羊一样,这个公园到处都是一颗颗参天大树,大树底下的凉亭被树荫遮挡着,连月光都照不进去,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我们手拉手像新婚小夫妻似的,我急不可耐的走在前面。因为亭子够黑,什么也看不见,我本以为亭子里面没人,正准备进去就突然听见一阵喘息声:“额啊~轻一点~哦哦~死鬼!轻一点嘛。”我停住脚步,这明显是女人发的呻吟,额……“稤稤,这里好像有人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吧,”没事的,亭子这么大,又不会挤得慌。”她明显还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居然畏不惧死的跳上台阶,我想拉都没机会。我捂着脸等着她的尖叫,果然:“啊~~~~变态~~~。”一声刺耳的尖叫生直冲云霄。“TMD,哪跑出来的蹄子,没见过办事啊,来陪哥哥乐和乐和”一声粗狂的调戏声在我耳边响起,哎呀~敢调戏我的马子,真是不知道死字咋写的,我眼睛一转顿时想起计策:“警察叔叔~~快一点~在这里,对~这里~是一个变态色狼。”我假模假样的挥舞着双手,由于天黑,什么也看不清,色狼还真给我震住了,我当时不敢迟疑,抓起秦稤的手,没想到秦稤还出在惊吓中,居然没动,像根木头一样杵在原地,我这一拉,非但没拉走她,我自己都给弹回去了,“傻啦!还不快跑?”我冲着秦稤的耳朵大吼一声,这下也不敢迟疑,跟这我尖叫着往停车的地方跑,幸好那变态脑子不好,等我们跑上车子以后,他才恍然大悟,嚎叫着向我们冲过来。“他他他,他来了,快点啊。”坐在我后的秦稤抱着我的脑袋使劲的摇晃,连说话都颤抖着。“姐姐,大姐,别晃了,我看不到钥匙孔了。”“哦哦哦”被我这么一说她才停止了摇晃,不过整个子贴的我更紧了,轰~轰~轰~~~~~车子终于打开了,可是这速度肿么这么慢呢?“你开快一点啊~~”秦稤敲着我的脑袋催促道。“快没油了?”我哭无泪的望着她,“啊~那该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死啊!”秦稤哭丧着脸看着我,我心想开完笑,你也不看看那个变态哥们的体型,就是我一条腿跟他比,我也比他跑的快啊,再说了我们的小绵羊可是欧洲进口的,虽然破了一点,咳压不住硬件好啊,这样一想顿时心大好:“死胖子!你来追我啊~你来啊~我等着你呢~哎呦~!才这么点路您就喘了?”可是3分钟后我就为羞辱他而后悔了,我完全的低估了他的爆发力,我也完全高估了我的坐骑,只见本来还慢悠悠的死胖子,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嚎叫着向我们冲来,他上那一坨坨赘好像并没有给他带来影响,跑起来地动山摇的活脱脱的一辆迷你小坦克啊,而我的车子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于是企图与他交涉:“胖哥啊~我错了,您饶了我们把,大不了我给你亲一下啊~我还是处男呢~”好像死胖子也知道我车子快不行了,跑起来更起劲了:“TMD,我让你跑~等我追到你们,女的强,男的阉了~”后面哪位威胁我们,事实上我们也感到了威胁,因此听完这话,不约而同的颤抖了一下,秦稤拼命的摇晃着我的肩膀:”快快快点啊,他追上来了~~啊啊啊啊。”我也是郁闷:“别摇了,油快到底了,不仅车子没动力我也快没动力了,你没看见我的连两条腿都用上了吗。”“动力吗?这个简单。”秦稤噙着下巴点点头。“哎!把头伸过来~”她命令道。“干嘛?”我依言歪过头,顿时嘴巴被两片柔软包裹,丁香般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渴望的深吸着。许久……唇分,“现在有动力了吧?”秦稤红着脸问我。当然有动力了,这么美味的动力,我大笑着:“哈哈哈!复………………活…………”我拖着长长的两个字,秦稤也是开心的笑了,我也干脆不加油门了,干脆跳下车子,扶着两个把手,拼了老命的往前冲,可是……虽然有动力了,速度并没有提起多少,反而我体力下降的厉害,眼看着死胖子马上追上来了,我也有点烦了:“玛德,你上辈字属兔子的?上上辈子属牛的?。”现在死胖子离我们就两步了。“老油条!!”秦稤也愤愤的说道。“油?额……我好像有备用油啊!对啊!稤稤,我车的后备箱里好像还有一小杯油,是用来润滑零件的,赶快加上。”“你不早说!”秦稤一副服了我的样子,也不废话,一番翻找终于给她找到了,没有一丝犹豫,就往油口里倒,看她做完,我立马跳上车子,一加油门,哎?车子非但没有提速,反而更慢了,我们双双回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来这狗的抓住了我们的车股。稤稤带着哭腔问我:“咋办啊?他来了!!”“踹他,狠狠的踹他,玩命的踹他!”我恶狠狠的说,本来我还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可是人都有忍耐的限度,他很不幸的熬到了我的忍耐限度,稤稤怯怯的:“我没打过人啊!我害怕啊。”我早就料到了,她这么一个淑女,肿么会做出这么除暴的事呢,不过好在我早有准备,那就是自我催眠发:“稤稤,你闭上眼睛,想象你正在家里玩跳舞机,然后叫就狠狠的往后“蹦”(这里解释一下,我们新一带的青年现在叫跳舞都不叫跳舞了,我们都叫“蹦”)秦稤明显没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自我催眠啊~~姐姐!!”“哦哦”秦稤闻言紧紧闭上双眼,两条修长的美腿,可劲的往后蹬,“卡!卡!卡!卡……”这声音?奥?高跟鞋啊!我恍然,同时也为后的同志哀悼~特别是看见闭着眼的秦稤无的踢到他的命根子时,我下意识的加紧了两条腿。因为这旷世一踢,也宣布我们彻底摆脱了---死变态---死胖子。我虚脱的骑着小绵羊,向稤稤的家里驶去,额……也就是校长的家里,后的稤稤已经睡着了,我撇过头看着她,看着她的口水在我的肩膀上画地图,“呵呵,睡吧!你也玩的够疯的。”我欣慰的一笑,幸亏这丫头没事,不然我可就要守寡喽。“咚咚咚”“有人吗?稤稤回来了!”我使尽的敲着门,敲了几分钟,完全没人理我,我看着在车座上睡着的少女,嘿嘿一笑,从她家门口找了一根小草,我拿着小草旋转着在她鼻子上画画,她揉了揉鼻子居然想翻个继续睡,可是机车上就这么大点地方,她一动就要掉下来,我急忙伸手抱住,可是老天爷就喜欢跟我开玩笑,我的双手顿时充满了两团柔软,啊~我冷汗都下来了,该死的~秦稤

    我亲她,但不代表我可以动她体其他部位啊,我只好又向上帝祈祷:“这货没感觉!这货没感觉!这货没感……”还不等我说我完,我就看见稤稤眨了眨眼睛慢慢的睁开,低着头看自己的部,额……当然还有我的爪子,意料之中的大发雷霆居然没有出现,她反而看起来很安静,抽了抽酸涩的鼻子:“博雨~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我睡着了你就可以……就可以……”说着她眼泪就哗哗的往外冒,我心里顿时慌了,我一直以为她跟我在一起时喜欢大大咧咧,没想到她内心怎么这么柔弱。她以前跟我在一起时的样子,难道是我给她的勇气?我让她知道了还可以这样子开心的活着。我当然不想让这样的误会发生,不然我不去跳河都不行,于是我温柔的拉起她的双手,她弱弱的反抗了一会就任由我拉着了,“呼……”我深深吐了口气:“其实刚刚是个误会,你个小懒虫睡着了,你家里又没人开门,我就想问你有没有钥匙,也怪我玩心太重,拿小草弄你鼻子,你一动就……我接住的时候你正好正面朝下……所以……”“嗐……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是哪种男生呢!”她松了口气,然后神秘的凑到我的耳边说了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博雨~我的第一……次……是留给你的。”听完着充满羞涩的话,我的真的是从头红到脚,如果说我的脸和关二哥比那也丝毫不逊色啊!就这样吧稤稤送回了家,我傻笑着骑着车子向家驶去……

    在我们走后没多久,我们待过的位置--又出现了上次那个捡垃圾的老头:“小家伙!这就当是上次误会你的补偿吧!”老头说完又是乘着同一道光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宅在回忆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