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更新>基情神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洛 书名:[黑子篮球]奇迹!
    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

    不能停手的晚。

    彻底丧尸了理智的晚。

    绿间真太郎从来都不会是一个会失控的人,但是面对着特殊的人,他却无法自制的彻底失控了。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占有极强的人。

    甚至,比赤司的霸道可以更加强烈。

    这一刻,他疯狂的想占有。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永远也停不下来的。

    在他的冲刺中绽放出美好自己的人,脖颈扬起了优美弧度,细细碎碎呻..吟的黑子……

    脸颊绯红,双腿不自觉地夹紧了他的腰,他的体。

    看起来异常乖巧和温顺地承受着他的贯…穿,那么这一刻,我可以认为,你也是对我有的,对么。

    绿间可以说是部里隐藏感最深的一个,他是最早对这个不起眼的存在感低下少年动心的人,却是最晚一个用行动表达出自己心的人。

    虽然,晚了些,但是,好像……还不算晚?

    他第一个占有了人,心中却知道……他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不提紫原,不管黄濑,赤司征十郎和青峰大辉都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况都绝对不会放手的类型。

    很可怕,很执着。

    但是你们的执着,从来都不是我退却的理由。

    如果能,早就放手了。

    早就解脱了。

    我放不开黑子哲也,我自己的心理非常清楚。

    “唔——请不要——我——好深——求——”黑子断断续续地小声叫喊着,像是阻止,更多的却听起来好像邀请一般。

    犹如小猫爪子一般的声音,不仅撩拨着绿间的心,更撩拨着绿间的肾功能。

    下面好像又硬了一圈,他对上黑子迷离中泛着不敢置信的双眼,只是轻轻抿唇一笑。

    没有戴眼镜,绿发湿润还带着点感地紧贴在脑上,表明显在容光焕发,就好像一个守寡多年的汉子突然之间寻找到了第二!喂

    “哲,你真美。”

    “…………”

    这句话,莫名地认为吐槽点好多,绿间其实被作者附体了吧?

    他最早发现了自己对这个蓝发小少年的异样感,默默的观察,小心翼翼地接近,很好地掩藏住了自己的感,自认为非常自然地和黑子相处。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了解黑子的。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那么怎么可能许我进入这神圣地带,以最亲密的姿态来接近你?

    不会的,黑子,这点我知道。

    绿间真太郎第一期鼓起自己攒下了十四年之多的厚脸皮,下面的冲刺突然暂停,就这样生生地卡在了他的体内,不退出去,当然也并不急着再次蠕动起来。

    他要确认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黑子哲也,你喜欢我。”这算是你在表白,还是你强迫别人在跟你表白,还是……绿间自恋?

    这是他这辈子说过的最厚脸皮的话了。

    今天和黑子在浴室里就没把持住,也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无耻的事了。

    曾经他暗暗掩藏起来的感逃不过赤司的眼睛,他并不担心什么。

    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心理的那个人到底是怎样想的。

    黑子哲也,在他面前最有“生杀大权”的人。

    你可知道,你的一句话,究竟会影响我有多深?

    是的,你现在一定不知道的。

    但是我会让你清楚。

    早晚会。

    黑子小脸泛着被滋润过的莹光,脸蛋两侧的红色云朵至始至终没有褪去过,颜色不深却看起来非常可

    一个大个子男,和一个小个子男。

    大个子用“可”来形容小个子的确不为过。

    在他看来,黑子浑上下什么都是小小的。

    手掌小小的,拳头小小的,就连那个今天已经泄过两次,因为是初..精到了极限的嫩芽也是小巧玲珑的。

    耳垂,脸颊,喉结……脚趾。

    脚趾弯曲到了蜷缩,看起来粉粉嫩嫩。

    黑子没有答话,头却在他肩膀上埋得更低了几分。

    他刻意不想让绿间看到自己此时的表,却不知道,某人今天是想要豁出去了,必须得到一个答案,不然真的会把你吃.干.抹.净,连脚上的骨头都没打算放过。

    是的,绿间真太渣逮住了如玉的小脚趾,放在唇边轻轻地啃咬了起来。

    黑子要囧翻了。

    当然心理更多的是害羞,无措。

    喜欢绿间么……

    喜欢绿间吗……

    此时,黑子彻底没了回答他感的心思。

    正因为他的沉默,已经让绿间更加放肆地吻上了他的脚心,那里可以说是黑子哲也浑上下最敏..感的地方。

    这比嫩芽被人掌握,尿出来更惊悚了。

    “不——绿——请不要——我不——嗯——”蓝发小少年几乎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团儿,他很想挣扎,可PP后面填..充得满..满的硬..物却丝毫不给他任何机会!

    不可以逃,黑子哲也。

    绿间真太郎啃噬着他的脚心,这个位置可以肆意地印上吻痕。

    他不认为部里有哪个人会变态到扒黑子的袜子。

    绿间将厚脸皮发挥到了极限,啃起来没玩没了了。

    黑子快被他挑..逗得发疯了。

    上下不能动,后面撑得痒痒的,脚心更痒,却无论是哪个都得不到疏解。

    苦了。

    简直太苦了。

    他只觉得自己口快要炸开,浑都不对劲,抗拒中充满了十足的..惑和渴望。

    .眼角渗出的泪水多了起来。

    黑子觉得这样的自己简直太陌生了。

    一点也不像他了。

    ‘我该怎么办’?

    绿间的“夹击”成功地让被动地蓝发小少年动摇了,就凭他这被抽干了力气的小劲儿,根本无法扳动大块头绿间。

    反抗,绝对没有用。

    “自救”,才是王道。

    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浴室内温湿的空气,有种比他存在感更稀薄的错觉。

    好像,又不是错觉的。

    黑子也没了鄙视绿间无耻的心思,确切的说他没了鄙视和唾弃绿间的力气。

    脑袋发懵,被绿间搞的。

    他所剩无几的力气,全被他花在了自救之上。

    花了点力气用在捧起绿间沉沉的脑袋上,花了点力气挑住绿间光滑的下巴。

    面对绿间无声询问的深沉视线,黑子没有理会。

    却在他低下头想要继续啃噬小脚指时,用一个唇唇相碰成功地阻止他继续“胡来”。

    其实,黑子也是在胡来了。

    他的主动之吻,令绿间几乎发狂了。

    任何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内心的狂喜,体上下的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着。

    狠狠压倒你面前的人吧,他也是你的!

    但是绿间却半分钟的愣神,因为他有些不敢置信。

    就是这短短的半分钟,让他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幸福,什么叫甜蜜。

    黑子见他没有反应,急了。

    以为他还要继续啃,再啃下去他就要疯了,那么还不如我啃你了。

    他咬开了绿间的唇,学着他的样子,在他口中用舌头乱动起来。

    占住了你的口,看你还能用哪儿我!

    绿间已经要炸了。

    还是一个渣都不剩的自爆。

    可是这样并没有结束,虽然解决了脚指头的问题,但是——后面还难受得厉害,怎么办?

    还剩下最后一股小猫挠人的力气。

    黑子决定,自己动一动,哪怕暂时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也好啊!

    那么大的玩意,插在了那么小的地方。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觉得万分不可思议。

    当然,黑子是绝对提不起勇气去看自己和绿间亲密相连的地方。

    但是,有时候你不看,却往往能感觉得更加清楚。

    无论是血管的凸起,还是软硬程度的变化,都太明显了,那处花口可是他体最..深的地方了。

    于是,他双手攀紧了绿间的脖子,开动了。

    这一动,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绿间两眼充血,静静的感受着怀里的小少年巴巴地在主动。

    边喘息边吃力地。

    他轻声地抽气,慢慢地咬着嘴唇抬起了翘,一下,两下,虽然只是浅浅的抽..插,却已经让他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什么喜欢我,什么回答我的答案……

    那些,在这一刻,统统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此刻此刻,我们亲密无间。

    此时此刻,你在我的怀里,我们做着神圣又疯狂的事

    从这一刻起,绿间真太郎再也放不开黑子哲也了。

    也许,这个期限会很长很长。

    肿胀到发疼,绿间喉间低吼了一声。

    再也无法控制不断叫嚣的..望,一记强烈地..入,他发了疯一般的冲进了黑子的..体中,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那么用力。

    全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不断增加地力道,仿佛会随时贯…穿了他的架势。

    黑子被吓傻了,彻底呆住了。

    当他终于从浴室的墙壁中解脱出来的时候,再回神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在了大理石洗面台上,头前是镜子,后是绿间。

    发了狂的人。

    “呜呜——不——”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架势简直要将他彻底吞噬。

    此时也顾不上什么了,黑子闪着泪花不断求饶。

    他如果不是存在感稀薄,而是会随时隐,该多好啊……

    “绿间,求你——请不要再——啊——!!”

    “晚了,我都说过好几遍,晚了!!!”绿间发狠地啃上了他白白的脖颈,黑子,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赤司有在你上种下痕迹的习惯,青峰也有。

    因为这习惯啊,是真爽!

    “省点力气吧,绿间叫起来不麻烦么?叫我真。”

    “呜呜呜……”内牛满面中的小黑子。

    绿间的原则被彻底打破,绿间的节在无良作者的怂恿之下彻底碎了满地。

    恨不能碾碎了彻底揉进自己的体,此时我们的结合,仅仅是代表一个美好的开端罢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黑子哲也。

    无论是呆头呆脑的人,还是销..魂紧致的体。

    绿间闷隐藏得极深的兽..彻底爆发了!

    什么?你说14岁XXOO?

    体还没有发育全?得了吧——你也太OUT了!

    再过几年绑着黑子直接去领证!

    黑子迷茫地抬起了双眼,看着镜中有些模糊的人。

    这个……一脸媚色的人,是他?

    为什么会看起来,很滋润,很愉悦……

    是……喜欢绿间的吧。

    哪怕被压起来做这种事都没有拒绝,明明很想抗拒的,可在看到那双饱含深和隐忍的绿眸时,瞬间什么也不想顾及了。

    无法去思考今天这样会给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更无法思考今天过去后,部里的人如果知道会产生怎样天崩地裂的效果。

    曾经的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走到今天这样?

    却差阳错地分开了,在交叉口相遇,却始终没有再次汇聚成奇迹。

    奇迹……奇迹世代。

    黑子闭上了眼睛,不再看镜中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他回过头,启唇。

    舌尖有些干涩的嘴唇,两只湿漉漉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绿间。

    不超过三秒钟,重重地袭来了。

    绿间翻过他的体,托住他的两条腿,让黑子夹..紧了自己的腰和下面叫嚣..阳..物。

    他们膛相贴,他们唇瓣密不可分。

    不再依靠洗面台的支撑,不再需要去注视对方。

    体的反应是最诚实的,彼此渴望着对方的触碰,对方的抚摸……

    沉沦,不再是一个人的。

    即使是下地狱,也不是一个人了。

    总的来说,绿间的技术还是在摸索中可圈可点。

    通过这一晚上的翻滚和放纵,成功由小菜鸟一名晋升为高级玩家,血条满满的,时不时还会爆个SEED,放个大招。

    处..男之是必须献给最心的人!

    这完全没有什么不对。

    他极了蓝发少年一纯净的味道,怎么吃都不够,连脚指都是那么干净,那么清透。

    黑子哲也这种毒药,一旦沾染,便无法自拔地迷恋上。

    “睡吧,哲。”

    他温柔地抚摸着他满是斑驳印记的锁骨和下巴,而累坏了的少年却只是蹭了蹭枕头,两手抓着枕巾,很快沉沉地睡了过去。

    累坏了。

    被里里外外啃了三遍,好像上的每一根骨头都不属于自己了一样。

    洗澡,涂药,吹干头发,都是绿间贤惠渣一手包办的。

    他替黑子盖严实被子,包裹成了一个小团儿。

    被子下的人自然是浑光衤果的,他随便抹了几把自己还滴水的绿发,怎么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些小事上。

    他可以有耐心地打理黑子的头发,却迫不及待地草草解决了自己的头发,然后继续迫不及待地钻进了今夜属于他们的被窝。

    嗯,好像已经折腾到快凌晨了?

    没关系,休息,尽管睡吧,最好每晚都住我这里。

    “迟来的晚安吻。”绿间在黑子的额头上轻轻一啵。

    心上人在怀,同共枕。

    无比满足,从未有过的满足

    作者有话要说:停更不是卡文,是咱昨天生病鸟,内牛满面……

    今天好多了,昨天睡多,正好今天一大早上就醒了,打着风爬起来码字了,快来夸我吧,我试试下午再来一更,把昨天的补回来,嘿嘿嘿!

    剧有提示了,放心大胆的猜吧,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说对那个灵异啥的是怎么回事。

    PS:霸王票下午那章一起感谢,谢谢乃们鸟=3=

    不要忘记冒泡嗷嗷嗷,还有众人反应啥的,第二个人会是谁腻??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篮球]奇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