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更新>基情神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莲洛 书名:[黑子篮球]奇迹!
    ——因为一直生活在被中,所以更懂得如何去他人。

    十分钟前黑子了赤司满手全是初.精,他当时囧囧有神,尴尬极了,就好像是自己尿在了赤司手上似的,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躲着!

    十分钟后,风水轮流转,赤司了黑子满手。

    相比之下持久力更强,.出量更多,满手都没接住=。=

    好吧,于是赤司也尿了?

    温暖的掌心沾满了粘稠的白色液体,它们此时正顺着黑子的指缝和掌心弧度缓慢滴淌,与水一起滑入了下水道中,但是白色的轨迹却蔓延了很长很长。

    黑子不知所措的大眼瞪小眼中,赤司却只是淡定的眉梢一挑,眉宇间浮现出了.望喷薄后的舒爽与满足。

    虽然只是手撸,感觉却不赖。

    大概,是因为手撸的人特殊罢。

    “哲也,回神了。”赤司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

    黑子却仿佛突然从迷雾中惊醒一般,眼观鼻鼻观心,不敢看自己的手掌,更不敢看赤司的脸。

    慌乱之间,他把手伸向了淋浴喷头的下面,准备洗去那粘腻的感觉。

    可是……

    “赤司君?”

    黑子眨了眨眼,手腕被牢牢的箍紧。

    绝对不能因为赤司的高就小看他的力量,会吃大亏的……这个道理篮球部的人都明白。

    黑子亦明白。

    赤司敛了目光,若有所思看他,声音低低醇醇,“要不要试试?”

    “什么?”黑子的表看起来呆呆的。

    赤司风轻云淡地解释说,“味道,虽然不如你初次的感觉好,但也不会差的。”想了想,随即又快速地补充了一句,“大补,推荐。”

    黑子,“…………”

    与赤司在澡堂里相遇过那么多次,已经不知道接受过多少回赤司的“有帮助”了。

    不过此时黑子哲也才缓慢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赤司征十郎是一匹狼,从来都是。

    而这匹狼,从来不屑于掩饰自己的真实。

    这一次洗澡真的磨蹭了很久,外面那块修理中的牌子也始终没有被摘下来。

    今天,澡堂内再也不会进来其他人了。

    今天,小黑子在这罪恶的澡堂内痛失掉了他的初精……由赤司部长大人亲自上手撸出来的,可喜可贺。

    蓝发小少年浑上下犹如一只被煮熟的海虾,连脖子根和精致小巧的喉结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虽然两人做了那种事,但黑子一知半解,赤司更没有认真解释。

    黑子面对赤司的确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紧张感,但还不至于无法对视,也不至于见到就掉头跑。

    所以事后他们还是非常和谐的侧挤在了同一间更衣室里,只要其中一个人退后一步就会立刻撞在另一个人的脊背上。

    黑子自然不会随便向后,所以当两具体背部相贴之时,始作俑者自然是赤司征十郎了。

    “哲也。”赤司说。

    “赤司君?”黑子回过头,不防撞进一双赤红红的眸子里。

    赤司无声了片刻,说,“回去,不需要查资料。”

    “…………”黑子默然不语,赤司怎么会知道他接下来的打算?

    这个人,果然是很神奇的。

    赤司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正中了某个人的内心,见黑子有些尴尬又有些形容不出的复杂神色,他突然闷声一笑。

    难得,哲也也有这样表的时候。

    但是——还不够!

    “哲也。”赤司向后靠了靠,脊背贴在冰冷的更衣柜上,正面对着黑子,若有所思地看他。

    这么平常又随的动作,被部长大人做得优雅赏心悦目。

    这个少年,本就蕴含着男人最致命的吸引力。

    当黑子察觉到自己失神时,脸已经涨红得滚烫。

    “赤司……”君还没脱口。

    赤司下话已经将他的那个字堵了回去,“不用麻烦查那东西,下周,你就明白了。”生理课,他只是提前传授了少许知识罢了。

    曾经平衡没有被打破的时候,四人安分守己。

    他是说出那必须安分话的人,那么自然要以作则,不能太过火,更不能惊了这蓝发纯净的少年。

    但是现在,平静被一抹黄色打破,他们四个已经做不到安分守已了。

    各凭本事,话也是由他说出来的。

    他们向黑子出手是必然事件了,那么出手最快,最狠,最准的!必须是他,赤司征十郎!

    在任何人都没有找到黑子哲也前,早早将他锁在自己的怀中。

    黑子,选择权,在你。

    但是主动权,在我。

    面对着一片澄清无邪的湛蓝色,脸色粉红,赤司满意地微微勾起唇角,“后面那个字可以省去。”

    其实,直接叫赤更好。

    但是现在,不急。

    “好……”黑子怔了怔。

    第一次见到赤司绽放出的微笑,嘴角笑意浅浅、却是深深地迷人。

    这个少年,不愧是全校最受欢迎的人物。

    赤司征十郎,帝光的中心,可不仅仅是篮球部的,却是最重视篮球部的。

    临离开前,赤司在他嘴角印下一吻,轻轻咬他唇,并没有探入口腔肆意的再次搜刮席卷。

    不过即使这样,却已经让黑子脑顶几乎冒出了白烟。

    再迟钝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学校里恋们的学姐与学长,都会做这样的动作,虽然以前……青峰也做过,但是那感觉与赤司做的完全不一样。

    青峰的有点像小孩子在打闹,在宣布占有和主权。

    赤司的,却是实打实的.望与霸道,技巧十足,不是阿大那个菜鸟二号能比拟的。

    其实……最重点的地方还是在于,青峰吻技渣,赤司吻技好。

    人家部长无师自通,而且,从来没有找别人练习过,你们信吗?反正我信!

    校门口——绿间牌望夫石周围已经快结满了蜘蛛网。

    他等了黑子整整三个小时。

    由此可见,黑子和赤司真的在澡堂里磨蹭了太久太久。

    冲个凉而已,这次连背都没搓。

    不过却亲实弹的上了场铭记于心的生理课。

    当绿间真太郎终于等到了黑子时,发现……这小子竟然一脸含的模样!

    嘴唇被啃咬得还在红肿着,脸颊浮起了两朵久久不能褪去的红云,眼眸中更是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波动水光。

    瞧瞧,脖子上还有一块明晃晃的红印子!

    黑子哲也,你是要彻底疯我吗?

    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可恶!绿间一拳狠狠打在了校门口的石柱上,捆绑得细致的白色绷带很快染上了点点血色,一滴,两滴。

    能这么快这么直接对黑子下手的人是谁?

    是谁!

    不用想也知道,只有那个红色的人,只有他了!

    赤司,你是在用行动告诉我们,我们都晚了吗?不可能!

    锐利的眸子扫过渐渐走近的蓝发少年,他此时竟然痛恨起了平里闷又故作傲慢的自己。

    如果换做是青峰,那么此刻他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冲上去抱住黑子哲也,狠狠的把那吻痕给吸掉,用属于自己的那块彻底覆盖上!

    如果换做是后脸皮的黄濑或者紫原,是不是可以用食物,或者直接哭着毫无理由的跑过去抱住他大腿,卖萌打滚撒,使出浑解数求安慰求吻也不觉得丢人?

    但他只是绿间真太郎。

    他做不来任何一个人。

    他能怎么面对黑子,讽刺?毒箭?

    他哑口无言,垂着头,自嘲的闷笑了一声。

    活该,叫你平时嘴

    现在后悔了?晚了。

    低着头,谁也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是如何的。

    但绿间周围突然冒出的浓重哀伤感,却令人心惊,再结合那血迹斑斑,任谁都能联想到他此刻的脸色有多差。

    “呵。”绿间摇了摇头,径自转准备离开。

    一个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却阻拦在了他的前,指尖冰凉,掌心却非常温暖的小手蓦地包裹住了他受伤的手指。

    语气满是责备,甚至还带着轻易就可以察觉到的怒意,“一名篮球选手,一定要更加惜自己的双手,尤其是你,绿间君。”投篮型选手绿间。

    是的,黑子生气了。

    他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像是强调什么。

    绿间面无表地抬起头,轻轻瞥了他一眼,视线在触及喉结旁边那块扎眼的红色时,默默地又移开了眼睛,“唰”的一下抽出了自己的手。

    完全没有理会黑子,转走。

    因为刚刚洗过澡还有些粉粉嫩嫩的小手却固执地抓住了他的衣角,怎么也不愿放开,“绿间同学!”这次连称呼都改了。

    “绿间同学!!”这一句,黑子气势十足,却又在说出下一句话时,突然灭了高涨的气势,眼中充满了担忧,丝毫不气馁道,“别乱动,和我去医务室!”

    噗——真可

    绿间转过头去,无声地勾唇。

    黑子还在一个人碎碎念,他力气不够大,拽不动绿间这么高这么壮的汉子,整个人几乎都贴在了绿间的上,也没有撼动得了这个人一丝一毫。

    蓝色头发倒是因为动作弄得散散乱乱,他自己倒是看起来有些狼狈,吃力极了。

    不过却丝毫没打算放弃,依旧努力着。

    绿间终于看不下去,说到底还是不忍心一直冷落着难得主动靠近自己的心上人。

    是的,心上人。

    也许,他才是那个深埋自己感最久的,甚至,比青峰那家伙更久了。

    只是,他起初不容许自己承认。

    早恋,同恋这样的字眼对仅仅还是国中生的他来说,太过沉重了。

    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了。

    他并不是随又懒散成瘾的紫原,每天吃吃喝喝,对什么都兴致缺缺;

    他更不是我行我素的青峰,即使青峰喜欢上动物周围也不奇怪的,因为他就是那样一个肆意的人;

    他也没有赤司的那般能力,无论是师长还是家长都对他言听计从。

    他是绿间真太郎,没有任何优势,在自己的内心中徘徊了许久,天知道他下了多大的决心,天知道,他本是可以最先行动的那个。

    不过幸好,我坚持住了自己的感

    也幸好,我只是绿间真太郎。

    我,就是我。

    “黑子哲也。”绿间的声音有些哽咽,有些触动,却唯独没有了冰冷的语调。

    “怎么了?”黑子还忧心忡忡的握着他的手。

    心疼……这么一双好看又骨节分明的手,此刻却被染上了血红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甚至还带上了点血模糊的感觉。

    绿间轻叹一声,突然毫无征兆地抽出了手,将面前的蓝发少年紧紧拥入了自己的口。

    管他什么校门的!

    管他们什么有没有老师,有没有学生经过!

    此时此刻,我就想这样抱着你。

    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无比贴近。

    “绿间?”

    “嗯。”绿间憋住了去吻他嘴角的冲动,只是轻轻地亲了亲他的头顶。

    高个子的好处,不言而喻。

    绿间,“晚上,来我家。”

    黑子,“???”

    绿间,“我给你做咖喱饼,香草昔。”

    黑子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绿间君会做香草昔?!”还有那个美味的咖喱饼吗?

    某绿的下限和节顿时碎了一地,他推了推眼镜,认真保证地说,“是啊,比那个店里做的好吃很多,你吃过以后就知道了,我做的才是独一无二的昔味道。”

    “真的?”喂,黑子你要坚定立场啊!不能被食物勾走!

    “当然,一般的店里都会添加一些化学成分,什么防腐剂添加剂的,严重影响昔味道。”喂,你胡诌什么呢,店长知道了会和你拼命的。

    好是好……可是……“你的手?”

    绿间心中一暖,面色也缓和了许多,“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医务室么?”

    “但是这个时间,医务室都锁门了。”本来今天就是周末,学校医务室在社团活动结束后便早早就关门了。

    绿间用那只没有伤到的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低声说道,“笨蛋,我家里有药,就是需要你帮我涂抹了。”

    “啊!好!”黑子说完,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人家手不放,“啊!非常抱歉。”

    “没关系。”其实,我很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继续无下限……哈哈哈哈,霸王票下章一起感谢。

    这个文虽然成绩不怎么样,却是写得最爽的一个。

    我又要被刷爆节值了,你们赔咱地节……

    话说看到了这里,大家还坚持是赤司么?噗,我好像透剧了不得了的东西啊!!捶地,初衷不是这样的。

    下一更几点好呢,扭头,没有故意掉你们胃口,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篮球]奇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