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如果你喜欢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请收藏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
他不再看陆桓之的脸色,烦躁的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取出一只烟刚想点上,目光却落在自己袖口的扣子上,好看的小说:。

    那天她抓住自己苦苦哀求,扯掉了袖扣,为了讨好自己,又亲手钉上。那双似乎总是含着泪光的眸子又浮出脑海,他不由得怔了。

    可是他已经放过了她,人海茫茫,想必再见也难,再说,这样一个女人,何必再见?

    *

    林若初去公司之前的时间她回了一趟家,父亲的病有所好转,然而她不敢问那些药物和专家的费用,她不想再欠陆桓之,可是父亲对陆桓之成见颇深,心抑郁,就算有好的治疗条件,康复得也极慢,一时竟不能出院。

    陪伴父亲之外的时间她几乎都沉在梦乡之中,什么也不愿想,只有光怪陆离的梦境能让她从耻辱中稍稍的透口气,然而时间过得那样快,浑浑噩噩的子到了头,她到了A市,租好了房,在一个风和丽的清晨踏上了职场的第一步。

    全新的城市,全新的人际圈,不知道伤痕是慢慢被时间治愈,还是继续溃烂?

    新员工入职之后都要培训一周,时间都被新鲜的事务占满,她没多少时间自怜自伤,忙碌整天之后下班,已是满天晚霞。林若初走出公司,往最近的超市走去,准备买一些新鲜的菜回家犒劳自己。

    公司处在A市最繁华的商业区,名店林立,通往超市的路上各大奢侈品牌的橱窗展示着最新款的商品,她忽然被一条樱花粉的抹连衣裙吸引住了视线。

    这条裙子她穿过,就在一个多月之前。当时他很有兴致的亲手替自己穿上,然后要带她去餐厅,其他书友正在看:。可是抹的设计遮不住她锁骨上斑驳的吻痕,她哀求许久他才在她脖颈上带上一串琥珀项链遮羞,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喜欢把自己到绝路,然后等自己求他,让自己亲手抛弃自尊。

    心里刚刚结疤的伤口似乎又被残忍解开,露出一片血模糊。她吸了口气,刚转走开一会儿,陆维钧从商店里走出来,旁边跟着两个提了一堆口袋的助手,还有一个材高挑的俏女子,她撅着嘴似乎有些不满意,伸手想拉他,他却不着痕迹的避开道:“晨晨,我还要去趟公司,你自己再逛逛吧,喜欢什么刷卡就是,刚才给你的卡是不限额度的。”

    “我穿那件樱花粉的裙子真的不好看吗?我怎么觉得还好呢……”许晨嗔道。

    陆维钧淡淡说道:“你实在喜欢,就去买了吧。在这里玩够了还是回家去,我到A市是为了工作,抽不出空陪你。”

    “维钧哥哥……”

    他转过脸微微一笑:“晨晨也该找个男朋友了,好常常陪你玩,陪你逛街。当哥哥的给你留意下,一定是最好的青年才俊。”

    许晨的脸白了白,轻轻说道:“你知道我……”

    他伸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头顶,像兄长一般关怀,眼神却隐隐含了威严:“听话,再提此事,我就……”他转过脸,对助理道,“小曾,你陪许小姐,等许小姐玩开心了,把她安全送回酒店。”

    又对许晨嘱咐了几句,他转往一旁的停车场走去,目光掠过橱窗内的那条裙子,嫩的颜色,简单的剪裁,很衬林若初。

    随意往路上一瞟,他的脚步停住,不远处有一个女人越走越远,白衣加牛仔裤,很像她。

    ---

    传说中的坏女配终于粗线……
拉牛牛超速提供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全文字阅读,如果你喜欢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请收藏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强制:冷情BOSS,请放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