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如果你喜欢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请收藏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
陆维钧想起花映月痛苦的神,眉头一皱,凝视着池铭的眼睛道:“少做些孽,其他书友正在看:。”

    池铭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是吗?你怎么不想想她做了多少孽?”

    陆维钧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池铭静静靠在门边缓了缓呼吸,又问道:“她伤得很严重?你处理伤口的技术不错,为什么非要映月去?”

    “我毕竟没她专业,女孩子留疤了不好,。”

    池铭半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开:“你疼她的嘛。”

    “今天的事,是我冤枉她了……”他停了停,又道,“你给我找的那个女人把咱们都愚弄了,这种事你比我会处理,不要轻饶了她。”

    “知道了。你去看看你漂亮的林妹妹。”

    陆维钧点了点头,转回房,只见花映月坐在沿,拿着酒精棉球擦拭着伤口周围的血迹,睡衣的袖子被她挽起,白皙的手臂上有手指捏出的淤痕。

    他移开视线,看着在上昏睡的林若初,睡梦之中她依然紧紧皱着眉头,几缕发丝被冷汗濡湿,贴在她脸上,黑色衬得她的脸益发苍白。

    “她不会有事吧?”

    花映月一边给她裹伤一边说道:“还好,伤口不深,注意不要碰水。”

    他点了点头,只觉得心烦闷不已,到窗边坐下,燃起一支烟,透过袅袅烟雾凝视着外面的夜色。

    轻轻的抽气声传来,他回头,她的脸正好被花映月的体挡住,他只看到她的腿动了动,然后她轻而软的声音传来:“花小姐?”

    “别动,小心又流血了。”

    “你怎么在这儿?”她似乎清醒了些,声音里带着慌张,“你的伤没事吧?”

    花映月轻描淡写道:“没事,习惯了,伤口别碰水,知道吗?好了,我得回去了……”

    林若初打断了她的话:“还回去?要不再呆一会儿,等他睡着……”

    “越磨蹭,他就越……”花映月收住话,头也不回的离去,掩上房门,林若初怔了下,一扭头,看到窗边的陆维钧,子一凉,手指慢慢的收拢,攥紧了下的单,。

    他掐灭了烟头,慢慢走向她,她不敢退,他的影子覆上了自己,他的手也伸了过来,抬起她的下巴。

    “被欺负了,怎么不说?”

    她嘴唇动了动,无声的流泪。他哪里给了她机会申辩?再说,给她最大屈辱的人,明明就是他!

    可她不敢再惹怒他,怯怯开口:“以后会说清楚。”

    他转去了浴室,返回时拿着一根毛巾,说道:“衣服脱了。”

    她咬着嘴唇照办,他坐到她边,擦拭着她上的冷汗。毛巾擦过她的脊背,干了的酒液散发出淡淡酒香,他怔了怔,拿起毛巾一嗅,抬眼示意她解释。

    “刚才是她先拿酒泼我,所以……”

    “不必说了。”他的眼神益发深邃,擦干她的冷汗,扶着她躺下,她抓着枕头微微颤抖,过了会儿,他贴着自己躺下,手臂绕过她的腰。她想起他说过的话,她得讨他欢心。

    她转抱住他的肩膀,迟疑了一下,抬头吻上他的唇。

    ---

    别扭的家伙啊……
拉牛牛超速提供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全文字阅读,如果你喜欢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请收藏强制:冷BOSS,请放手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强制:冷情BOSS,请放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