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册封皇后(修改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牧非 书名:菀殇
    容望看了宫中送来的密信之后,叫来容凌嘱咐道:“凌儿,太后三后回宫,你到皇陵迎接。”

    容凌很是疑惑,“哥哥,为什么要去皇陵接太后呢,皇上不是带着大臣在宫门迎接吗?”

    容望解释其中用意:“你前去皇陵接送太后,她老人家感动,就是让你有个进宫的借口。如果有太后懿旨,和皇上接下来的计划,季相那边也反对不得。”

    容凌一想到季相心里就害怕,还不如听哥哥计划先入宫当皇后,反正皇上说过等避过这阵风头,她随时可以出宫的,“是,凌儿知道了,我这就起去皇陵。”

    容凌走出书房,回头看了容望一眼,他正低头写着什么。容凌知道他最近为了自己的婚事很是烦忧。她本以为亢鸣可以帮她度过此劫,反而连累亢鸣被人污了名声。

    容凌叹气,这一年来,兄长总是心事重重,似乎还是放不下归菀公主。其实安希常来容府,哥哥总是避而不见,偶尔在娘的撮合下避不过,他也神色冷淡。

    容凌不在想,哥哥说此生不娶的话是真的了,可是他如何熬过这漫长一生。容凌很为他心疼。

    “哥哥,我进宫之后,你会寂寞的。”容凌在书房门口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爹已经去了帝都郊外的别院闭关著书。娘去照顾爹的生活起居,她进宫之后,家里就只有哥哥了。即使是仆人成群也会感到孤寂吧。也许,归菀不在了,哥哥的心死寂已久。

    容望抬头看她,失笑:“小丫头,别担心我。我还怕你在宫中闯祸。”

    容凌摇头,她不会再懵懵懂懂的,经过这次赐婚风波,她觉得自己长大了,变得更勇敢。

    容望摆手:“走吧,反正我经常进宫,以后还是可以常见。”他唯恐路上有不测,让几个武功了得的护院送容凌出府。

    三后,太后带着容凌回宫,皖帝率领群臣在宫门迎驾。

    太后早收到归菀的密信,自然会好好配合,于是当着众大臣的面,夸赞容凌:“容凌不辞辛苦到皇陵陪哀家,哀家甚是喜欢,就留在宫中陪哀家几天,容相你没意见吧?”

    容望躬谢旨:“容凌能得到太后喜是万千荣幸。”

    季展却觉得容凌这事有点蹊跷,太后把容凌留在边,不知是否会对指婚之事有影响,季展暗中让宫中的眼线紧密注意太后那边的动静。得到的回报是:太后回宫后,皇上去梓宁宫请安,且与容凌相谈甚欢。

    季以赫仔细一想,恍然了悟:“爹,不好,皇上这是要占取渔翁之利。”

    “此话何解?”

    季以赫娓娓道来:“爹,季家和容望联婚,显然季家会独大,皇上怎么放心让我们的势力继续扩张,所以他要把容凌封为妃子,借此来得到容家的忠心。如此一来,虽然爹在朝中势力比容望强势,但容望一旦成为国舅,追随他的大臣也会增加。左右相的势力得以均衡,得益的当然是皇上。”

    季展愤愤哼道:“看来我是低估辛启浩这小子。以赫,可还有转变余地。”

    季以赫淡定一笑:“爹,这次就先顺应皇上的意思吧,我们得太紧反而会引起皇上猜忌的。”

    转眼,容凌已进宫半个月,归菀认为时机已到,召了容凌陪着品酒。容凌在龙腾留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到太后的梓宁宫,大家暗暗猜测皇上已经宠幸了容凌。

    季展很快就从宫中暗藏的眼线那里得知此事。他找来季以赫,“你预料没错,皇上果然要借容凌拉拢右相的势力。我看着册封容凌的圣旨很快就会昭告天下。我看,还是把以萦也送进宫去,皖帝少年时和以萦青梅竹马,他对以萦的感自然比对容凌深厚。”

    季以赫沉吟,心里已有定夺,“爹,皇上既然要拉拢容家,现在肯定不会让以萦进宫。”如此一来,所有事不就回到原点,皇上绝不会答应的。

    正说话着,外面响起吵闹的声音,季展和季以赫出去一看,是以萦偏要闯进来。季展对家丁摆手,“我说过没我许,任何人都不能在我议事的时候打扰。以萦,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做事还是这般没分寸。”

    季以萦愤愤推开家丁,“爹,我听说皇上要册封容凌,是不是真的,我要进宫找皇上,他怎么可以背叛我们的誓言,他说过要立我做皇后的。”她看着季以赫平静的脸色,不悦地问:“二哥,你是怎么回事,不是你要娶容凌的吗,怎么会让她变成皇上的女人?”

    季以赫颇为无奈,“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没料到事会变成今天这局面。”

    季以萦心急气恼,走上前狠狠推了季以赫一把,他站不稳跌在石阶上,手被磨破出血。

    季展看也没看季以赫一眼,反而去安抚女儿:“以萦,先别生气,这皇后之位还是你的,皇上最护你,容凌最多只是个妃子。”他一边说一边把季以萦带离书房。

    季以赫冷冷看着他们父女俩的背影,漠然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还是一样,就算经常为他出谋划策,他这个丫环生的庶出之子在季家人眼里还是不值一文。

    季以礼和季以萦是正室夫人的子女,季以岳是季展最宠的妾侍所生。而他只是季展酒醉后与丫环苟合的私生子,一直被季府里的人轻视取笑,直到他十岁那年,季展外出遇上劫匪,季以赫为他挡了一刀,才被季展承认接受,成了季家二公子。

    季展不知道的是,那次的劫匪事件,是季以赫与劫匪合谋的。那年他娘病逝,季以赫在季府的子更受欺压,正室夫人处处针对,找各种借口责罚他。他利用外出采购的机会,主动找了劫匪绑架季展,那一刀只不过是苦计。虽然差点失血过多而死,但他顺利成了季家的人,以前所有欺压过他的下人都对他敬畏不已。

    季以赫眼神狠,季家人给他的屈辱,总有一天会全部让他们偿还。

重要声明:小说《菀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