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及时出现的亢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牧非 书名:菀殇
    这一的早朝,有人得意有人忧心。议完政事后,大家都等着皖帝宣布赐婚之事。

    皖帝还在拖延着时间,说起一些不相关的事,直到看见外清风示意的手势,她知道该到的人已经到了宫门。于是皖帝看着群臣,从容地缓缓说道:“经过朕一夜深思,认为季相所提的婚事十分合适,男才女貌实乃绝配,所以朕决定……”

    容望心下一惊,刚想出声反对,就听到外有一道更洪亮的声音响起:“臣反对。”

    众大臣回头望去,见到本应在南疆的亢鸣一戎装出现在金銮上。

    容望一愣,昨晚才传信,亢鸣怎么可能今天就回来了。虽然疑惑,但亢鸣的出现让容望松了一口气。

    皖帝装作惊讶的样子,“少将军,你不是应该在南疆布防兵力,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擅离职守。况且,少将军刚才说反对是何意思?”

    亢鸣走到最前,跪下请罪:“臣知道将领擅离职守是大罪。但是臣听闻心的女子就要嫁给别人,心急如焚顾不得其他,快马加鞭赶回来阻止。”

    亢坚闻言,马上站起来为儿子辩解:“皇上,其实是臣传信让他回来汇报军的。亢鸣年少不懂事才突然闯到上乱说话,请饶恕他这次冒犯之举。”

    季展却听出亢鸣的话中之意,他问:“少将军是为了一个女子从南疆赶回来,你心的女子不会正巧也是容相之妹吧?”

    亢鸣看着季展,作揖行礼:“正是。我与容凌自幼一起长大,两小无猜,早已私定终,本想等南疆一事完结就回来向容家提亲。没想到季相捷足先登。亢鸣心急才回来表明心意,还望季相成全。”

    亢坚听到儿子说出这些话,心里暗惊,他从来不知道此事。但他和季展现在是同盟,总不能因为小辈的儿女私影响两人的合作。

    于是亢坚站出来打圆场:“皇上,季相见谅。其实吾儿早有婚配,与容家小姐只是兄妹之,毫无暧昧关系。”

    “爹,不是这样的。”亢鸣不满地反驳。

    季展面对这突发的意外,也有点不知如何收场,他还要依仗亢坚的兵权,不能在此时得罪将军府。

    皖帝叹气,为难地说:“亢将军,季相,看来你们两家儿子都看上容府小姐,但毕竟只有一个容凌,朕很难办。不如你们两家私下商量好,再告诉朕究竟给哪位公子指婚。”

    众人不欢而散,退朝各自回府。亢鸣被父亲紧盯着,他回头想容望眨眼,容望会以充满谢意的一笑。

    晚上,容望、亢鸣、季以岳齐聚醉月楼。

    容望和季以岳都很惊讶地问:“昨晚才送信,你怎么可能今天就回来了?”

    亢鸣却莫名其妙:“咦,不是五天前送来的信吗?”

    容望说道:“季相请旨赐婚是前天的事,我想出对策是昨晚的事,你的信却是五天前收到的。如此奇怪。”

    季以岳也说:“未免太巧,亢鸣,你到说说看信上写什么了?”

    “信上说季相请求皇上把容凌许配给季以赫,容凌不愿意,让我赶回来提出指婚。这样就可以让季相顾忌到我爹而不再请旨。”

    容望拍手叫绝:“太巧合了,我昨晚的信上也是大概意思。究竟是谁在五天前就料到此事,还早已想好办法给你传信?”他苦苦思索也想不到此人是谁。

    季以岳大笑:“容凌是傻人有傻福,看来老天爷都在帮她。”

    亢鸣却不满地揪起季以岳,“你这个家伙,知道凌儿不愿意嫁给季以赫,为什么不对季相说你要娶她。反正季相只是要和容家联婚而已,嫁给你也一样。还能让凌儿如愿以偿,她从小就想嫁给你。”

    季以岳拉开他的手:“开什么玩笑,我把凌儿当妹妹,娶自己的妹妹是**。”

    亢鸣气愤却无奈,坐下喝闷酒:“你明知凌儿对你的心意。”

    季以岳风淡云轻,举杯敬亢鸣:“兄弟,你是当局者迷,她对我只是错觉。我更知道你对她的心意。而且,你也知道我风流惯了,要我守着一个女人是不可能的,嫁给我才是委屈了凌儿。你和容望能放心把她托付给我吗?”

    亢鸣皱眉,“你不会是因为我才一直拒绝她吧?”

    季以岳把手移向亢鸣的脸,声音变得柔:“鸣哥哥,被你发现了,我确实是因为喜欢你才拒绝凌儿的。”

    亢鸣一拳打向他的脸,“少恶心。”但亢鸣也明白了季以岳这么做是维护兄弟。不想两人因为容凌而心有芥蒂。

    季以岳躲开亢鸣的暴力,对容望说:“至少现在凌儿的事已经解决,大家可以安心了。”

    容望却另有所想:“此事尚未定局,恐怕还有变数。”

    亢鸣想不明白了:“事无非两个结果,一是两家都不争,二是嫁给我。我觉得我爹面子,如果我坚持要娶,他一定不会在抢亲一事中输给季相的。容望,你放心,如果凌儿嫁给我,我会好好护她的。”说着,亢鸣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你也知道,我对凌儿,其实,那个……”虽然他一直欺负凌儿,那也是想引起凌儿的注意。

    容望失笑:“我当然相信你会对她好。亢鸣,如果有变数,你一定要争取娶到凌儿。嫁给你总比嫁到季家好。”容望知道凌儿不亢鸣,但亢鸣对她是真心的,凌儿迟早会发现亢鸣比季以岳更合适她。

    季以岳连连点头,“为一个季家人,我很认同容望的看法。亢鸣,如果你凌儿,一定不要让她嫁到季家。”他一直想逃离,如果不是为了娘亲,他绝不会留在季家的。连自己家人都会勾心斗角互相提防,他们实在活得太累了。单纯的容凌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迟早会崩溃的。

    三人把酒言欢,推心置腹、无所顾忌地谈论各家的是非,他们很珍惜彼此难能可贵的友谊。夜深,他们已有几分酒意,尽而散。

重要声明:小说《菀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