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送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牧非 书名:菀殇
    亢鸣出面请旨,果然季展和亢坚都没有再反对调兵南疆之事。皖帝设了宫宴为亢鸣送行。其实经过上次一战之后,特洛敏部落已经不再进犯,这次亢鸣去南疆布兵调防毫无危险可言。

    座中君臣同乐,亢坚突然提起:“皇上的箭术得到先皇的赞赏,今如能让大家一开眼界,必能更加鼓舞士气。”

    皖帝眼光不经意一沉,却是微笑如常,“朕今夜就为亢少将军一展手,预祝少将军旗开得胜尽早归来。”

    皖帝向清风示意,不久就拿来御赐的天阳弓。十岁生那天,父皇请最好的工匠用同一块白玉石造了一把弓、一把筝送给他们当贺礼。启浩极天阳弓,所以勤奋练箭。太子的箭术几乎无人能敌。归菀早就预料会有这么一天,从她脱下女装,她就每天用一个时辰练习箭。

    只见皖帝搭弓,轻而易举下百米外的彩球,众大臣高呼“好箭法”。

    容望本来也在等着一个答案,见到皖帝如此高超的箭术,他心悦诚服。归菀曾经从马上摔落跌伤手臂,她不可能有力气箭的。容望心里暗斥不该对皇上有非份之心,看来自己真的是思念归菀过甚产生幻觉。

    容望失落地低头饮酒,没有注意到皖帝放下天阳弓交给清风时,手一直酸痛地压抑着颤抖。

    宫宴还没结束,归菀的手已经抖得不行,她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被人看出。亢坚刚才提出这个要求,应该也是对自己产生怀疑了。

    归菀于是说道:“朕还得去御书房处理奏章,卿们不必拘礼,尽欢饮。”

    皖帝缓缓离场,刚进入御书房,她马上紧紧抓着自己的右手手肘,痛得额头直冒冷汗。

    迎儿担忧:“皇上,还是让太医看看吧。”本来就有旧伤,她还为了达到太子的箭术而极力练习。

    “不,还是出宫去请佟悦姑娘。”归菀若不是痛得无法忍受,是不会冒险出宫求医的。

    迎儿不忍心看她受苦:“可是去到醉月楼还要很久,皇上受得了吗?”

    “这次就明雨跟着去。让清风去通知他,迎儿帮我换装。”归菀每次秘密出宫都是扮成太监的样子,到外面再作普通男子打扮。

    醉月楼,佟悦惊讶地看着归菀:“我说你是想把右手给废了是吧,明知道自己不能过度用力,今天做了什么事让经脉差点断了。我以为你在宫中的份很金贵,难道要做重活吗?”

    明雨皱眉:“佟悦,别问了。你能把主子的手治好吗?”

    “能倒是能,就是费事了点。以后每天来我这里,我帮你以针药续筋,半个月就好了。但是以后可别干重活了。”

    归菀沉思:“我不能频繁出来,佟姑娘可否止痛就好,别让人看出我的伤处就行。”

    “可是你的右手就会废掉的。”佟悦疑惑地看着她,“有什么事比这只手臂更重要。”

    归菀淡笑不答。

    明雨想了一下:“佟悦,你跟我们进宫吧,只好主子的手再离开。”

    “给我一个理由。”佟悦看出明雨对这个神秘女子的态度很暧昧,自由自在惯了的方明雨怎么会对一个女子言听计从。

    “一年前救干娘的药是我潜进宫偷的,当时被御林军围捕,是她放了我。没有她,干娘就不可能多活那几个月。”

    佟悦震撼:“方明雨,所以你进宫当侍卫不是为了躲避江湖仇杀,而是报恩吗?”他什么都不说,让自己误会了这么久。

    “对,我自愿效命三年。”

    佟悦对归菀提条件:“我进宫治好你,换方明雨的自由。”

    归菀答道:“我从来没要求他回报,也没有限制他的自由。”

    明雨点头,佟悦了然,是一向恩怨分明的他自己要留在宫中的,可是他是为了娘才失去自由,于是佟悦说:“方明雨已经为你效命一年,我进宫一年换他的一年。一年后我和他一起离开。”

    归菀毫不犹豫地说:“好。既然你要进宫,那我的份自然瞒不了。佟悦,以后你就是朕的御用太医。”

    佟悦闻言愣住了。

    自称朕的人?难道她是当今皇上,但皇上怎么会是一个女子。

    “起驾回宫。朕的事,明雨以后会告诉你。但你应该清楚,如有泄露,你们两个都走不了。”

    “我懂,既然是我自愿替他一年,断不会为他惹来祸事。”

    就这样,佟悦跟着皖帝进宫,成为龙炎皇朝第一个女太医。

重要声明:小说《菀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