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个人的婚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牧非 书名:菀殇
    归菀不放心,和容宇明一起去了龙腾。正好见到容望跪在地上抗婚:“宁死不从,请皇上收回成命。”

    辛勒何尝愿意把自己看好的乘龙快婿另作婚配,可是皇后说的有道理,归菀已经不在了,不能耽搁了容望的幸福,不然归菀也会不安心的。听说安希在容望醉留皇陵之时冒雨相伴,有她照顾容望,也算大家弥补些少遗憾。

    见到归菀和容宇明来了,辛勒脸色稍微好转:“容相,什么都别说了,先把他带回去。赐婚一事暂且搁置,不许对外宣称,坏了安希郡主的名声,免得靖王那边听了误会。太子留下。”

    “来,浩儿,过来坐。”

    归菀走到榻,“父皇可有好点?”

    “唉,朕知道已经时无多,只是不放心这乱局才硬撑住一口气。浩儿,父皇不忍心把一个烂摊子留给你收拾,可是力挽狂澜已是有心无力。”

    辛勒悲恸地说:“要是你皇姐在就好了,她的才智谋略远胜于你,若是有她暗中辅助你,父皇还能走得安心一点。可惜,菀儿命薄,等不及成婚就……”本来旧疾复发就卧已久,丧女之痛更是把这一代武将出的皇帝击垮了。

    “父皇,你放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

    “嗯,浩儿懂事了,你母后最近常常赞你,连容相也说你进步很多。”

    “父皇一统江山的愿望就有待你去实现了。”辛勒欣慰地笑了,他眼皮沉重,“浩儿先出去吧,父皇歇息一会。”

    归菀替他掖好被子,静静守着他。

    父皇,若你知道在你面前的就是菀儿,你还会这么想吗,虽然你常说菀儿有治国之才,却只想我成婚相夫教子,你还是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浩儿上。所以母后和我才要欺瞒你真相。

    归菀突然想起什么急急离去。她让清风去宫门询问,果然出宫的只有容宇明,容望还在宫里。她当然知道容望在哪里,可是如果她出现的话,就会引起容望的疑虑,因为那里是容望和归菀的秘密之地。每次容望进宫,归菀就会躲开所有内侍把他带到那里。

    如果她不去,容望就会看到那些东西,照样会起疑心。

    归菀唤来迎儿:“你去东楠宫,如果见到容望公子,他问什么,你都说是公主临终前吩咐的。”她相信迎儿的机灵会自圆其说的。

    容望离宫前跟父亲说想去归菀的寝宫看看,他却是去了东楠宫。此宫位置偏僻,又发生过火烛之祸,命师说此地不详,皇上就没有重修。

    后来倒成了他和归菀在宫中之密地,小时候常于东楠宫玩耍,长大后碍于礼节不能常见,他们就约于此处。那时候他常常以各种借口进宫找太子,其实都是为了来见归菀。

    容望看到东楠宫的庭院还有一棵桃树,虽是过了花季,仍然郁郁葱葱长得极好。太子下令焚毁帝都全部桃树,绝对没想到这里还有一棵他和归菀亲手种下的桃树。

    出征前,容望和归菀在这里道别,约定一定会在婚期之前取得胜利回来完婚。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

    那时意正浓,桃花开得正好。

    归菀问:“知道我为什么要约你来这里吗?”

    容望笑答:“我知道赐婚的事了。”

    归菀眉目含羞,拿出圣旨给他看,“母后跟我说过,在她长大的地方,互相有的男女会在天的桃花下许下一生的诺言。”

    “我也在爹撰写的《乡俗全传》里看过相关记载,这就是所谓的桃花盟。”

    两人含脉脉地对望,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很有默契地在开得最灿烂的一株桃树下跪下。

    “容望、辛归菀再在此结下桃花盟,此生此世相守相惜,不离不弃。桃花为证,意永。”

    盟誓之后,归菀依偎着容望,坐于桃花下。

    容望折下一朵桃花插于她的发髻,“还要一年才能娶你归家,子太漫长了。”

    “父皇母后说舍不得我,说要十七岁才能完婚。”

    “不行,我不同意。”容望一刻也不愿多等,明明跟皇上说好在两人十六生辰的那天正式完婚。皇上难道还要反悔不成。

    归菀问:“你不觉得我们还小吗?”

    “我不小了。”

    “书痴!像个小老头似的。”归菀看着他甜甜笑着,抚着他清俊的眉眼,“说好听一点是少年老成,明明也是十五的少年郎,看起来像二十五一样稳健的男子汉。”

    容望拉着她的手,“那是我心智成熟。”

    “是,谁不知道容望公子博学多才,无所不知。”

    “除了与你一起的时间外,我可都是在书房研习。”他也经常和季以岳、亢鸣去练武。

    “父皇常说,要是太子有你一半才干就好。”

    “我爹一直谆谆教诲,让我一定要成为辅国之才,以后为皇朝尽忠。太子以后是君,我作为臣子自然会为君解忧。”

    “嗯,我们从小就听着龙炎皇朝的来历长大。这是天赐净土,我们要好好守护这片天地。”归菀很为父皇他们创造的奇迹自豪,长辈们能从战乱中找到出路重建家园太不容易了,他们一定要守住皇朝。

    东楠宫荒草离离,音容笑貌还在他心里清晰,佳人却不在。容望悲涌上心头。他正要离去,却听见摇摇坠的门窗被风吹开,他一望,见到一片红意。他震惊地走进内室一看,里面有花烛嫁衣,一切恍如拜堂的景。

    听到脚步声,容望惊喜地回头:“菀儿……”

    迎儿看到喜庆的摆设也吓了一跳,但她马上冷静下来。

    “容望公子,是奴婢。”

    容望眼神一黯,神色落寞,“也对,我怎么奢望是归菀出现呢。迎儿,是归菀告诉你这个地方吗?”

    “公主临终前说今生不能嫁给容望公子是最大的遗憾,所以让奴婢在原定的大婚之在此摆下礼堂和嫁衣,她魂归于此也是了结一桩心愿。”

    还好太子把事经过都说了,她在来的路上才想出这个好理由,迎儿知道太子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如此安排吧。难怪那天太子不让任何人跟随,消失了一整夜,原来是来东楠宫完成了一个人的婚礼。

    迎儿心酸不已,眼眶泛红。

    容望听了更加哀切,他跪于花烛前,抱着嫁衣深地说:“菀儿,我来迟了,今天天地为证,我们结为夫妻,就算阳相隔,我对你的心至死不渝。”

    迎儿很感动,也替他们心痛:太子和容望公子两个好可怜,明明彼此深,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她悄悄离去,回到紫阳,太子什么都没问。可是迎儿迟疑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把看到的一切都说了。

    太子好像没有听到,仍然批阅着臣子的奏折,可是迎儿在她脸上看到了最无法读懂的微笑。

    那丝笑容,好像此生无憾,好像绝望之极的无奈,又像是把一切都放下的释怀。

    迎儿也糊涂了,太子真的可以把容望公子放下吗。

重要声明:小说《菀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