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是雨是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牧非 书名:菀殇
    一场雨,下了一整天。

    靖王府。今是安希郡主的及笄之,可是因为郡主感染风寒,靖王和王妃只是简单为女儿举办仪式,就让安希回房休息了。

    安希心神不宁地在房里踱来踱去,焦虑地等着什么。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她的贴丫环如心来了:“郡主,去皇陵打探消息的侍卫回报,容公子还在归菀公主墓前。”

    安希叹气,“都已经十五天了,他还没从公主芳逝的伤痛中走出来。”

    安希第一天就去看过他,任何人去劝他都没用,就连容相和容夫人也无法把他的心拉回来。他好像整个人丢失了魂魄一样。他的心也跟着归菀一起死了吧。

    亢鸣少将军已经凯旋班师回朝,可是容望见到他只说了一句“给我酒”,然后就开始每天喝酒度

    安希越想越担心:“这雨下了好久,他肯定不会躲雨的,这样下去体怎么受得了。如心,我要去看看他。”

    “郡主,不可以的,你的风寒未好,现在连夜冒雨赶路更伤。”如心劝说。

    “我一定要去。如心,备轿。不要让父王母妃知道。”

    看着安希坚定的眼神,如心知道不能阻止郡主的,只好按吩咐去准备。

    去到皇陵,果然见到容望醉醺醺地躺在地上,任由雨水浇打。

    安希顾不得自己,她走过为他撑伞:“容望哥哥,你醒醒。”

    容望抓着她的手:“归菀,你来了?为什么我一直见不到你,在梦中也见不到……”

    安希心酸,她忍住伤感,“容望哥哥,我是安希。”可是安希对他来说算什么,他要的只有归菀,从来没有把她安希放在心上。

    安希扶起他,自己的衣裳都湿透了,柔声劝道:“容望哥哥,你跟我回去好不好,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公主看到会走得不安心的。”

    “不安心吗?”容望仰头哈哈大笑,被雨水呛着难受,冰凉的雨水却止不住他心上的痛。“她都这么狠心离我而去了,还顾得了我的悲喜吗?不,是我的错,我没在皇宫陪她,没能好好保护她,是我的错,她肯定恨我怨我,才会在梦里也不肯相见。”

    安希落泪,却被雨水混着,她也分不清是雨是泪,看着容望的痛苦,她也跟着痛。雨伞不知何时已被风吹走。

    安希再也顾不得什么,她抱住容望:“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不伤心,你告诉我,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容望推开她:“安希,不要这样,归菀看到会生气的,她最吃醋了,看到我和其他女子在一起总会闹小脾气。”

    容望呆呆看着墓碑,他摸着冰冷的石,喃喃自语:“归菀你冷吗,别怕,我来给你添衣。”他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墓碑上,自己仅剩下单薄的里衣。

    安希拉着他,哭泣着喊:“归菀已经死了,你就不能放过自己吗,你这样让边的人看着很痛,你爹娘,你的兄弟朋友,你怎么可以不管他们的感受。容望,让你的心活过来吧,就当是为了我们。”

    “我不是活着吗。”容望淡淡地笑。他拿起酒坛子继续狂饮。

    安希绝望了,亢鸣不应该给他送来这么多酒,她拿起那小堆酒坛一个个摔破,然后去抢容望手里的。

    安希被容望推倒在地。

    “容望,你闹够了没有?”

    雨中出现另一个人。

    安希一愣:“太子,你怎么在这?”

    归菀没有说话,扶起安希,对侍从吩咐道:“清风,护送郡主回靖王府。”

    安希不愿:“太子,我……”

    “安希,你的子要紧,别让靖王和王妃为你担心。你既然懂得劝容望,自己怎么也犯错。”

    安希心里更惊讶,太子连她的话都听到,那他是来了多久?安希想了一下,太子说的有道理,她只好回王府,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容望和太子,心里有点疑虑。

    全部人离开后,归菀走到容望跟前:“我听皇姐说,她很敬佩你的才能,时常在父皇面前赞赏你。你们也经常一起讨论朝政,你在她面前说过会成为龙炎皇朝第一名相,让她为你这个夫婿骄傲。难道这话在皇姐死后就不算数吗?”

    容望皱眉,“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归菀回道:“双生子的心意相通,而且我与皇姐无话不谈。她知道我和以萦的一切,我也知道她和你的一切。”

    “归菀已经不在了,我无论做什么都不能让她感到骄傲。”

    “皇姐遇刺之前,她很遗憾自己为女儿不能为父皇分忧解难,不能陪你上阵杀敌。你如今有能力为她做到这些,却在这里不生不死地烂醉。皇姐一定很失望。你好自为之。”

    归菀说完果断地转离开。

    容望,不要让我失望,不要再这样沉浸在伤痛里,你应该让你的才能名扬于天下。

    归菀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暗处看着容望。过了一刻,容望站起来,对着墓碑不知道说些什么,然后离开了。

    明雨前来接驾:“太子,淋雨伤,万千珍重。”

    归菀淡笑:“我没事,回宫。”

    明雨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叹气,自从容公子留在公主墓之后,每天夜里太子都偷偷到皇陵,却从不在容望面前现,只是在暗处站着,一直站到天将亮才回宫。

    明雨、清风每次只能在暗中保护,怕她子受不了,于是去密告皇后。

    皇后只是说了“让她去吧,她的心也伤着痛着。远远地陪着他,也算安慰。”

    明雨心里欣慰,容望公子想通了,太子也不用每天夜里跟着受苦。本来白天已经要代皇上处理国事,深夜还要来守着容望公子,一个女子怎么熬得了夜不休。今夜还淋了大雨,真怕太子的体撑不住。

    不过明雨还是会想:看着心的男人在那里为自己悲痛,却只能无奈地静静守望,太子心里肯定比容望公子更痛苦,可是在她脸上却看不出绪。到极致就是漠然了吗?之一字学问太大,明雨摇头一笑了之,他只要忠心护主就是了。

重要声明:小说《菀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