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疑惑

    李楠儿深呼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千丝万绪,严肃的对陈叔吩咐道:“陈叔,对外就宣称芯儿染了急病突然去世,叫府里的人都闭上嘴巴,谁要是敢乱嚼舌根,乱棍打死。芯儿没什么家人,你找一个不错的地方将好好好安葬了吧!”

    “是!格格!”陈俊恭敬的说道。虽然不明白李楠儿一开始听到芯儿死讯的时候那吃惊的模样与现在为何如此之大,但是,处事谨慎的他却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多做事少说话。

    青儿一脸怨气的跟着李楠儿回到了紫楠院,替芯儿不平的说道:“格格,你为什么不叫人调查芯儿的死因呢?”

    “青儿是在怪我冷血无吗?”面对青儿的责问,李楠儿并不打算将芯儿的行为告诉她,人已经死了,又何必让她连个朋友也没有呢。

    “青儿不敢!”青儿委屈的低下了头。

    “格格恕罪,青儿心直口快,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一旁的赛宁着急的替青儿解释着。

    “算了,我没有怪青儿的意思!”李楠儿打断了赛宁的话,然后又对青儿柔声说道:“你先回去休息,芯儿的事我自会处理!”

    “可是……!”

    “好了!你们都累了一整天了,全都下去休息吧,我与陈公子有事商量!任何人不得来打扰!”青儿言又止还想说什么!却被李楠儿打断了。

    青儿双眼噙着泪水,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不甘愿的被赛宁拖走了!看着几人消失的背影,李楠儿不由得摇了摇头,希望青儿明白她的用意。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芯儿的所作所为呢?”陈俊轩不解的问道。

    “人已经死了,何必还要让更多的人怨恨她呢?说到底,她也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罢子,现在这个棋子没什么用处了,自然要被处理掉。”李楠儿抱着手里的暖壶,脑袋转得飞快,条理清晰的说道。

    “看来这个凶手已经知道我们怀疑芯儿了,所以,才会在我们回来之前将芯儿杀掉,就怕我们从芯儿嘴里问出什么来!”陈俊轩喝了口茶,暖了暖子,小声嘀咕道:“难道真是四爷做的?”

    “什么?四爷?”虽然陈俊轩最后一句说得很小声,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还是让耳尖的李楠儿听到了,她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达了起来,激动的问道:“谁告诉你这件事是四爷做的?”

    “那天我们在铭香阁讨论的时候,八爷明里暗里都是这个意思!”陈俊轩不由得皱了皱眉,不明白李楠儿干什么这么大的反应。难道她跟四爷很熟吗?

    “八爷说是四爷做的?”李楠儿又座回椅子上,皱了皱眉:“八爷有何证据证明这件事是四爷策划的?”

    “他说四爷那天好像是约了兵部尚书谈事的,但是后来却又急急的取消了,然后约了八爷、九爷他们去了铭香阁。十二爷说他早上遇到四爷的时候有跟他提过去九爷府里,十二爷到后不久,就有人通知九爷去铭香阁,这样做就是故意支开九爷,让九爷没办法赴你的约,而九爷不想你等他久,所以肯定会让人通知你的,那么十二爷就是不二人选了!”陈俊轩将那天的他们说的话又仔细的回忆了一遍。

    “你不觉得事太巧合了吗?怎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四爷呢?四爷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他怎么会留下这么多把柄让人怀疑呢?”李楠儿怎么都不相信四爷是这件事的主导者。

    “众多的巧合凑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而是人有故意为之!可是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陈俊轩也不相信四爷会干这样的事。

    “这件事最大的受利者是谁,那谁就是主谋!”李楠儿必竟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很容易就会想到问题的点子上!

    “你不会是怀疑十二爷吧?”陈俊轩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义。

    “要死啊你!”李楠儿顿时伸手就给了陈俊轩一个爆粟头,怒吼道:“他可不是那种耍心机的人。而且,中毒的是他又不是我!”

    “只是随便说说嘛,你用得着这么用力的打我吗?”陈俊轩揉了揉被李楠儿打痛得脑袋,皱为委屈的说道:“还没嫁给他呢就这么护着他,见色忘友!”

    “什么见色忘友,注意你的用词哈。”突然,李楠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双手环,水灵般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迸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将茶杯在手里不停的把玩着:“我还没审问你呢,十二阿哥最近的变化是不是你这小子教的?”

    “十二爷最近有什么变化吗?”陈俊轩眨了眨眼睛,狡黠的说道:“我怎么没看出来?”

    “看你这黑溜溜的眼珠子到处乱转,我就知道跟你脱不了干系,而且,你们这些子成天都黏在一起,除了你还会有谁?”她可不相信十二阿哥突然之间自己开窍了,温柔中带着一点点的霸道,细心里还夹杂着一丝浪漫。

    “嘿嘿……!”陈俊轩微挑眉梢,得意的说道:“不管如何,总之你很受用不是吗?”

    “你……!”想起今天在宫里的事,李楠儿不由得脸一红,立马挥着小拳头对陈俊轩吼道:“今天就先到这吧,凶手的事以后再慢慢调查,你可以滚回家了!”

    “啊?”陈俊轩伸长了脖子,张大了嘴,惊讶的说道:“这么冷的天,你不留我睡觉啊?”

    “我是一个女孩子好不好?今天晚上留你在这过夜,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该怎么说我了?这是在清朝,可不是在二十一世纪,我们得注意一点影响!”李楠儿瞪了陈俊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放心好了,我叫张成备好了马车,他们会送你回陈府的,保证让你不会冷到更不会有什么危险!”

    “呵呵,女人果然心思要慎密些!”陈俊轩不由得佩服的说道。他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不过,说是要留下来住也是随口一说罢了,他可不想成为某人的假想敌。还有那个康熙,以为自己与李楠儿有什么特别的关系,立马就变了脸,所以,为了小命着想,还是与这个女人保持距离来得稳妥些。想到这,陈俊轩长腿一迈,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亲们:给月月投花花和票票啊!)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