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心惊胆颤

    一藏蓝色长袍的陈俊轩,表略微严肃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如刀刻般的俊脸有着一丝不异查觉的紧张,恭敬的对着康熙跪下,说道:“草民陈俊轩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吧!”

    “谢皇上!”

    “这次十二阿哥与楠格格遇刺,全靠你鼎力相助,他们才转危为安,你想要什么赏赐尽管开口!”康熙心愉悦的对陈俊轩说道。

    “回皇上,草民与楠格格是好朋友,是至交,朋友有难,自当两胁插刀,万死不辞,草民不想要什么赏赐!”陈俊轩不卑不亢的说道。眼里的沉着与干练让李楠儿心里一惊,她可从来不知道原来陈俊轩认真的时候是如此的让人敬畏。

    “哈哈哈……!”很显然,陈俊轩让康熙龙颜大悦!“既然你的医术如此了得,那以后就留在太医院任职吧!”

    “皇上恕罪!”陈俊轩没有被封官的喜悦,反而大惊失色的跪了下来:“草民只懂西医,对中医实在是一点也不精通。恐怕会有负皇上的厚望!”

    “西医?”康熙询问的看着李楠儿,很显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

    “启禀皇上,陈俊轩的医术是跟一个西洋传教士学的,所以,他只会西洋医术。对于我们中医的望闻问切还有把脉这些不太懂。而且,太医都是给宫里的娘娘还有阿哥格格们看病,他担心无法胜任!他平时无拘无束惯了,恐怕适应不了官场的生活。”李楠儿连忙帮陈俊轩解释道。

    “既然这样,那就赏你一百两黄金好了!”康熙倒也不生气,十分大方的赏了陈俊轩最实惠的东西。

    “谢皇上赏赐!”陈俊轩自然也是欣喜若狂,倒不是因为康熙赏赐的那一百两黄金,必竟他们陈家不缺那点钱,主要是这金子是皇帝赏赐的,怎么也是表现得高兴一点吧,还有就是可以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用待在这个紫城里被人管,能不开心吗?

    随后,康熙与他们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一会话,便让他们下去了。但是,就在他们转刚走了没几步的时候,康熙却突然出声说道:“等等!楠丫头,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朕说吗?”

    “啊?”李楠儿心里一惊,停下脚步,慢慢来的转过子,幽幽的说道:“楠儿不知皇上所说何事?”

    “前些子老九兴奋的跑来跟朕说要娶你做他的嫡福晋,将现在的嫡福晋栋鄂氏降为侧福晋,朕当时说,栋鄂氏没犯什么过错,平白的降为侧福晋于理于法都不合,特许你们两头大,共为嫡福晋!但是,因为朕当初许诺过你婚姻自主,所以朕让他叫你来跟朕请求赐婚。朕可是等了你好久了哦!”康熙笑吟吟的对李楠儿说道。并没有发现李楠儿越听脸色越苍白。

    等到康熙说完的时候,李楠儿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膝盖重重的砸在冰冷的石板上,嗑得她生疼,本就苍白的脸色更上蒙上一层凄凉,脸因疼痛而扭成麻花,将脑袋低低的垂在前,不让别人看到她的悲楚,努力的将眼泪回眼眶里。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恢复平静,咬牙切齿的说道:“皇上明鉴,楠儿与九爷只是好朋友而以,并无男女之!”

    “哦?”康熙惊讶的说道:“真是这样吗?那老九怎么不是这么说的!”

    “楠儿不敢欺骗皇上!”李楠儿信誓坦坦的说道:“楠儿与九爷一起合开酒楼,经常在一起,大概是让九爷误会了。”

    康熙不语,深黑色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迸出犀利的光芒,隐隐中透露着危险,很显然,李楠儿刚刚的话让他很没有面子。毕竟自己的儿子被人家说成是一相愿,做为一个皇帝,他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打击。

    “好朋友?”康熙双手环,探究的看着李楠儿,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几个字来:“你不要告诉朕你喜欢的人是这位陈公子!”

    说着,还冷冷的瞄了一眼站在李楠儿边的陈俊轩。那意思明显就是:你也比得上我儿子?

    陈俊轩被康熙看着心里一阵发毛,双腿一软,立刻“咚”的一声跪了下去,解释的说道:“皇上明查,草民与楠格格只是至交好友,并无其他。而且,草民自知配不上楠格格,从来没敢妄想过!”

    “皇阿玛,儿臣可以担保陈俊轩与楠儿的关系确实只限于朋友!”一旁的十二阿哥见势不对,也马上跪了下来向康熙保证道。

    “那楠儿喜欢的是谁?老十二吗?”有了十二阿哥的保证康熙心里顿时舒服多了,脸色也变得和蔼起来。他的儿子那么优秀怎么可能有输给一个平民呢?而且李楠儿可是他内定的儿媳妇呢,怎么可能便宜了外人呢。但是,他又实在是想知道李楠儿到底心属于谁,所以,还是有点八卦的问了一下一直悬在心里的疑问。

    “额……!”十二阿哥一时语噻,脸微微的发红,窘迫的低下了头。深黑色的眸子有些期待的看着李楠儿。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李楠儿只感觉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见康熙不似刚刚那么威严,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委屈跨着一张脸,撒似的的说道:“皇上是不是讨厌楠儿了?想快点将楠儿嫁出去啊?楠儿还小,不想嫁人!”

    李楠儿与十二阿哥的反应,在康熙看来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心里立刻就满意的乐开了花。

    “怎么会呢?朕既然当初答应了你婚姻自主,就决不会横加干涉。”说着,康熙还有意无意的看了十二阿哥一眼,嘴角噙笑的说道:“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朕也懒得管!跪安吧!”

    “是!”

    三人对康熙行了一个礼后,便各怀心思的退了出去。忐忑不安不安的三人,自然是没有发现康熙嘴角扬起的似有似无的诡异笑。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