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下棋

    “不过,你这个提议似乎不错的!”李楠儿歪着脑袋,像是真的在仔细考虑似的说道:“要是我一不小心虏获了四爷的心,让他上我的话,也许将来真的可以保胤禟一命也说不定哦!”

    “少做白梦了!他要是真上了你,九爷会死得更快!”陈俊轩狠狠的白了李楠儿一眼,将冻得有些微红的手放在嘴边不停的哈着气,那样子甚是可

    “你不是说最是无帝王家吗?为什么还将我与十二爷拉扯在一起啊?”好不容易斩断了与九阿哥的丝,为什么不帮她找一个平常人家的男人呢?

    “你难道不觉得十二爷比九爷更适合你吗?他淡泊名利,细心体贴,又对你一往深,而且,你与他又有了肌肤之亲,你以为在这个大清朝可以这么容易找到一个不计较这种事的男人吗?”陈俊轩给了李楠儿一个鄙视的眼神。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啊!”李楠儿有些漠落的低下了头。连着她的胤禟都没有在第一时间说出不计较的话,更何况是其他的男人呢?不过,刚刚陈俊轩无意间的提到四阿哥,倒是让李楠儿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要是能得到四阿哥的信任的话,那以后胤禟的安危是不是就比较有保障呢?虽然俩人最终是有缘无份,但是,那样妖媚又邪气俊美的男子,她怎么忍心让他死呢?

    “所以,收起你其他乱七八糟的心思,用心感觉一下十二爷对你的好吧!”陈俊轩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李楠儿的柔弱的肩膀,长腿一迈便消失在了李楠儿的视线里,留下李楠儿一个人独自细细的品味他的话。当然,陈俊轩也没有发现后的李楠儿眼里一闪而过的坚定。

    下跳棋、玩纸牌是李楠儿、陈俊轩、十二阿哥三人每天都要玩的游戏,因为现在是大雪天,外面太冷不适合户外活动,加上十二阿哥上有伤,所以他们只好在屋里找乐子。

    “十二爷,不见你这么偏帮的哈,你干嘛要把这颗棋跳到这里来啊?这不明显的帮楠儿搭桥嘛!”陈俊轩气鼓鼓的指着十二阿哥刚刚落下的棋子,不偏不斜刚好可以让李楠儿某颗棋子畅通无阻的走到对面的框框里。

    “呵呵!”十二阿哥淡笑不语,只是专注的看着棋盘。

    “喂!陈俊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他将棋走在这里也是为他自己的棋子嘛,我只是刚好可以用而以!你要是喜欢的话也可以利用利用的嘛。”李楠儿才不认为十二阿哥这是在暗中帮衬她呢。简直就是侮辱她的能力嘛。一定是他不高兴每次都是最后一名,所以故意这么说的。

    “好啊!这么快你们俩就连成一气的欺负我了?”陈俊轩十分不满的将棋子一扔,下了挑战书:“有本事咱们就真正的比试一场,谁也不许帮着谁!”

    “比就比,看我怎么赢个第一名来给你看!”李楠儿也不甘示弱的对与陈俊轩对视也一眼。然后对着十二阿哥威胁的说道:“十二爷,不许让着我!”

    看着俩人那激澎湃的样子,十二阿哥嘴角一勾,脸上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只是那深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忧虑之色。

    “啊……?”李楠儿一脸挫败的看着十二阿哥将最后一颗棋子放到对面指定的框框里。哀怨的说道:“你也太厉害了吧?我们还有这么多棋,你竟然就已经走完了?如果第一次是侥幸第二次是运气的话,那第三次肯定就是命中注定了!”

    “这下你总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居然还让我们连下了三次!”陈俊轩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道。

    “十二爷,我真想把你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的东西跟我们是不是一样的!你以前是如何做到每次都让我走第一,而你自己恰恰只比我输一两步棋呢?”李楠儿眼冒星星,一脸的崇拜。

    “其实,这个跳棋与我们下的围棋比起来真的是太简单了!”十二阿哥笑了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来他刚刚的担忧是多余的了,李楠儿知道自己故意让着她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他多了一份崇拜与钦佩。

    “那倒也是,围棋那玩意我可学不来,太费脑子了!”李楠儿赞同的点了点头。

    “咳……!”陈俊轩假意轻咳了一声,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找了一个借口溜了出来:“你们先玩着,我去看看今天的午饭是什么!”

    “成天就想着吃,真是一个吃货!”李楠儿一脸鄙视的说道。完全没有留意到陈俊轩与十二阿哥相互对视的眼里闪着的默契光芒。

    “楠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十二阿哥端起茶杯优雅的轻嘬了一口,探究的看着李楠儿说道。

    “啊?回去?回哪去?”十二阿哥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不头边际的话,让李楠儿一时反应不过来。

    “当然是……是回将军府去住了,你难道要一辈子住在陈公子这个别院里吗?”其实十二阿哥是想说回去面对应该面对的人与事。但是,他又怕伤到李楠儿,所以才找了这么一个烂借口。

    “我反正也没什么事,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你想回去了?”李楠儿心里一慌,她还没准备好如何面对九阿哥呢。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与你一直在这无忧无虑的住下去呢。”十二阿哥意有所指的说道。脸上扯出一抹无奈:“但是,皇阿玛已经派人来宣我进宫了,而且……而且也叫了你!”

    “什么?皇上宣我进宫?”李楠儿一惊,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啊?”她怎么不知道呢?

    “昨天宫里来人传的话,你当时在睡觉就没有叫你!”十二阿哥耸了耸肩,一副无辜样子。

    “可是……可是你的伤还没好呢!”李楠儿开始找借口不想回去。

    “我现在行动自如,只是不能做剧烈的运动而以。”十二阿哥眉头微蹙。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