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哗啦……。”正在这时里面突然传出物体掉入水中的声音。

    李楠儿猛的一惊,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门给撞开了,眼前的一幕更是让她悲从中来,屋子里早已是一片凌乱,不远处的地上正印着斑斑血迹,而那个脸上一向都挂着如沐般般微笑的少年此刻正满脸痛苦的泡在温泉里,脸上尽是痛苦与隐忍,额头上的血迹早已干涩,全上下都是被抓的伤痕,白色里衣也被他扯成一块一块的到处散落着。

    “你进来干什么?快给我滚!”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李楠儿,十二阿哥瞪着因**而变得赤红的双目,粗暴的对李楠儿吼道,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这个狼狈的模样。

    李楠儿微微的红了脸什么也没说,,然后便默默的解开自己的衣扣,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滑落在地上,最后只剩一件红色的肚兜。

    “你……你疯了吗?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九哥?”本就**焚的十二阿哥哪经得这如此香艳的挑逗,连忙转过去不敢看李楠儿洁白的肌肤与透人的体。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垂在双肩两侧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深深的镶进早已受伤的手掌。

    “如果你死了,我对不起的人会更多……。”李楠儿慢慢的走进池子里,从十二阿哥的后面轻轻的抱住他,红得有些发烫的脸颊紧紧的贴着十二阿哥的滚烫的后背,轻声细语的说道。

    “啊……!”十二阿哥突的转过子双手紧紧的抓着李楠儿的双肩,顿时水花四溅。赤红的双目看着李楠儿的时候充满了**,痛苦的大声吼道:“你会后悔的!你肯定会后悔的!”

    李楠儿看出了十二阿哥眼里的不舍与纠结,虽然他的理智渐渐被**控制,但是,他内心深处是不愿意伤害李楠儿的,他更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她。

    这样的十二阿哥让李楠儿的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痛楚,隐隐的,静静的,一点一点吞噬着她那颗柔软的心!她不想看着他这么折磨自己,更不想让他就这样死去。为了家人,为了朋友,更为了自己,李楠儿不由得在心里默默的对九阿哥说道:“胤禟,对不起!”

    于是,李楠儿如莲藕般的手臂突然像蛇一样的缠上十二阿哥的脖子,并主动送上自己人的红唇。前的柔荑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十二阿哥强壮的体上来回磨擦。

    本就**焚的十二阿哥哪里还受得了如此**的勾引?不由得低吼一声,一手托住李楠儿的后腰,一手扶着她的脑袋,化被动为主动,灵巧的火舌快速的滑入李楠儿的嘴里与她的丁香舌纠缠嬉戏,直至俩人呼吸都有困难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那让他贪念的红唇。

    舌尖顺着李楠儿的嘴唇滑至下颚,然后再慢慢的吻她到白晰的脖子以及感的锁骨,所到之处无一不引起李楠儿的一阵颤栗。

    “嗯……!”李楠儿只觉得一股电流惯穿全,整个子软棉棉的,毫无力气的靠着十二阿哥火发烫的躯,玉臂更是紧紧的搂着十二阿哥脖子,火躯竟不由自主的扭来扭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因**而红的脸蛋更是刺激着十二阿哥最后的防线。

    李楠儿这种毫无意识的行为直接将十二阿哥最后一丝理智消磨殆尽,将李楠儿推至温泉池子的边沿,倾斜的坡度让李楠儿躺上去居然刚刚好,粗暴的扯掉她那碍眼的肚兜,抬起她那修长白晰的大腿,然后猛的一个便进入了她的体内,在进入的那一刹那,十二阿哥清楚的感觉到那一层薄薄的膜带给他的阻扰,虽然他内心想要停下来,但是,由于体受药物的控制早已不由己,只是不停的运动起来。

    “啊……!”李楠儿不由得痛呼出声。好痛!真的好痛!那种仿佛要把体都撕裂开来的痛楚让李楠儿的一对秀眉紧紧的皱了起来,晶莹的泪水顺着红润的脸颊掉进了温泉里。

    她想开口叫十二阿哥停下来,可是,已经被药物控制的十二阿哥早已失去了理智。只知道不停的向她索取,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她的体。

    渐渐的,痛楚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酥酥麻麻的奇妙感觉,一会仿佛在高高的云端飞舞,一会又像是在海边慢步似的惬意。李楠儿感受着这痛与快乐的奇妙结合,本能的迎合着十二阿哥的动作,将俩人一次又一次的带入那奇妙的**世界。

    李楠儿疲惫的看了看满浴室的色以及累得在一旁睡着的十二阿哥,不由得苦涩的一笑。俩人居然从中午一直做到晚上,从温泉池子里转移到了榻上,李楠儿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是以这种方式丢掉的。

    被折腾了一下午的子早已是又累又痛,根本连动都动不了,伸手轻轻的拉过被子,将自己与十二阿哥露的子都盖住。然后,抵挡不住困意渐渐袭来,缓缓的闭上眼睛也睡了过去。至于以后的事,就等睡醒再说吧!

    清晨,一丝丝光亮从窗户的缝隙到了温泉浴室的榻上,树上的鸟儿早已开始了一整天的忙碌生活,叽叽喳喳的站在枝头叫开了。

    十二阿哥缓缓睁开深黑色的眼眸,迷茫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整个浴室零乱不堪、意盎然。温泉中飘起的阵阵烟雾使整个浴室看起来更是散发着浓浓的无限光,破碎的布料以及现在还飘在水里的红色肚兜无不显示着昨天的激烈战况。

    十二阿哥猛的一个激灵座了起来,盖在上的被子顿时滑落至腰间,露出他健康的小麦色肌肤,而睡在他边的李楠儿也印入他的眼帘:睡着的李楠儿如初生婴儿般的安静,又长又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影,感的薄唇有些微微的红肿,而白皙的脖颈上更是布满了吻痕。

    (PS:唉,这章月月写得好困难哦!——)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