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不一样的四爷

    “十三爷客气了,那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再说了,能有幸助你们一臂之力也是我的福气。”夏楠咬牙切齿的看着十三阿哥边的四阿哥,她可没忘记那天四阿哥是如何用某种不知名的暗器打她的腿,又是如何使劲的敲她的脖子,目的是想把她敲晕,可是,却因为受伤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所以最后以失败告终,害得她被十二阿哥再敲打了一次才晕过去。

    “咳……没想到楠格格记仇的。”被夏楠瞪得混不自在的四阿哥不由得轻咳一声冷冷的说道。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民女罢了,怎么敢记一堂堂阿哥的仇呢?四爷多心了吧?”夏楠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团无名火烧得她很不舒服,总想着怎么发泄出来。却忘记了自己这是在古代的皇宫,而她现在面对的是一个皇子,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四皇子,也是将来的雍正皇帝。

    一旁的十三阿哥与富察晴晴被夏楠的一翻话说得倒吸一口冷气。

    富察晴晴更是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她竟然敢这样跟四阿哥讲话,简直是不要命了。

    十三阿哥则是暗暗为夏楠捏了一把冷汗: 四哥向来喜怒无常,而且,很多人跟他说一句话就吓得半死,这个楠格格竟然敢跟四哥顶嘴,无法无天了啊。

    “刚刚听格格说的一翻话,让人觉得富有哲理的,而且引人深思,原以为格格也是一懂佛理之人。没想到格格也只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只能骗骗人罢了。”四阿哥不但不怪罪夏楠顶撞了他,反而像是跟她杠了似的辨论起来。

    这让旁边的富察晴晴与十三阿哥俩人面面相觑,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下巴差点给惊得掉了下来。

    “谁说我是骗人的?”夏楠气得差点跳了起来:“佛曰:万般皆缘。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抢也得不到。”

    夏楠怎么也想不到,就是现在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在今后的某一天居然还帮了四阿哥的大忙。

    四阿哥一愣,周围的气场瞬间冷了下来。一对修剪得十分整齐的剑眉紧紧的纠结在一起,薄唇轻抿,深黑色的眼眸微微的眯起,看着夏楠的眼光充满了探究,要不是夏楠现在是一个只有十四岁年龄的少女,四阿哥都要怀疑她刚刚那翻话是不是意有有所指。

    十三阿哥与富察晴晴也皆是一惊。不过十三阿哥也跟四阿哥一样,以为夏楠说的是皇位之争。

    富察晴晴却以为夏楠说的是她与十二阿哥婚事,以前有一个李云儿,后来李云去走了,她以为她终于可以跟十二阿哥在一起了,没想到现在却又来了一个李楠儿。

    富察晴晴小的子不停不颤抖,白嫩如葱的小手使劲的绞着手里的手帕,一张小脸顿时变得苍白无比,她果然是回来跟自己抢十二阿哥的。

    “楠儿妹妹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难道就要这放弃吗?不,皇上好不容易才答应阿玛的请求给我和十二阿哥赐婚,我不能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楠儿放弃,一定要将她除掉。

    富察晴晴表面上一副惊恐委屈状,可是心里却在狠狠的算计着如何对付夏楠。

    “不,富察姐姐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看着富察晴晴望着自己的眼神充满恨意,夏楠不由得心里一颤:又是一个为痴狂的女子。

    笑着走到富察晴晴的边,轻轻的握着富察晴晴冰凉的手,十分肯定的说道:“姐姐与十二爷乃是天生的一对,并且,你们很快就会修成正果,过上幸福快乐的子。”

    “可是……皇上还没有正式下旨呢,一切都有改变的可能。”现在说得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诓我的?好让我放松警惕,然后神不知鬼不沉的把十二爷抢走,信你才怪呢。

    “今天晚上我搞定英吉利的使臣后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回国了吧,到时候皇上肯定会兑现承诺给你们赐婚的。富察姐姐有闲心在这打击我这个假想敌,倒不如回家修,乖乖的等着十二爷抬着八抬大轿来娶你来得实在。”

    “我……。”富察晴晴被夏楠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必竟还有四阿哥与十三阿哥在场呢,让她多难为啊。

    “楠格格似乎十分有把握皇阿玛会把富察小姐赐给十二弟?”四阿哥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倒底凭什么这么的肯定皇阿玛一定会赐婚呢?难道是皇阿玛亲口告诉她的?

    “因为他们的缘份是命中注定的。”夏楠以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看着四阿哥,尖尖的下巴抬得高高得,眼神中尽是挑衅。

    “哦,对了,你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我不是李云儿?”刚刚听他们叫自己楠格格,想必是已经知道事的原尾了。但是,她也刚刚才从康熙那出来不久,康熙也说要等晚上才正式宣布她的份呢,他们俩又是从哪里听来的呢。

    “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遇到了九哥和十二哥,是他们告诉我们的。”十三阿哥总算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见四阿哥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并没有开口的打算,才小心的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两们爷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必竟晚上还有重要的事做呢。”夏楠觉得跟他们实在没什么共同的语言,还不如早点回去准备晚上的宴会来得实在,必竟这又是一件跟她命悠关的事。

    “既然如此,那格格就先去忙吧,咱们晚上见。”十三阿哥笑着点了点头。

    夏楠向四阿哥与十三阿哥福了福,便转向慈宁宫走去,在经过富察晴晴边时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该说的话刚刚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如果她还是一意孤行想要对她不利的话,那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个楠格格真是与众不同,说出来的话也颇有深意。”看着渐渐走远的夏楠,十三阿哥意有所指的对四阿哥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