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摊牌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十二阿哥的伤势在各种高极补品及药物的帮助下也好得差不多了。夏楠心很不错,因为十二阿哥的伤势好了,她也可以向康熙交差了,说不定很快就可以出宫离开这个充满权势和谋的地方。

    不过,这些子让夏楠最纠结的就是十二阿哥一有空就拉她不停的讲他跟李云儿以前的事,每当看到十二阿哥问她有没有想起什么时那期待的眼神,她就不忍心告诉他自己根本就不是李云儿,对他们以前的事自然就不会有任何的记忆了。

    今天晚上,十二阿哥摆了一桌子的菜请夏楠一起用膳。美其名曰是感谢夏楠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但最终的目的还是想唤起夏楠对李云儿的记忆。

    可是,夏楠今天却不想再忍受了,以前不说清楚是担心他的伤势,现在十二阿哥的伤已经好了,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必要再去做别人的替,最重要的是,她也不希望十二阿哥永远活在自己的幻想里。

    为了壮胆,酒是一向很好的夏楠一连喝下整整两坛酒,终于把自己的脑袋喝得有点晕乎乎的。于是,借着酒劲,她放下碗筷,一双清澈如泉水般的眸子有些迷离的看着十二阿哥,慢悠悠的说道:“十二爷,我知道你失去了云格格心里很伤心也很难过。但是,我只是跟云格格长得比较相像而以,你跟我说再多你们以前的事我都不会有任何的记忆,因为我跟她根本就是两个人。”

    夏楠在脑海里努力的搜索着合适的词汇,尽量不会伤害十二阿哥那脆弱的心灵。在夏楠的潜意识里,她一直把十二阿哥当弟弟看待的,虽然她现在的体年龄是十四岁,可是她的心理实际年龄却是二十四岁,而十五岁的十二阿哥在她的眼里,当然是一个小孩子了。

    “云儿,我知道你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才会失忆的,一定是带走你的那个男人辜负了你,所以,你才会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决不让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十二阿哥走到夏楠的跟前,将夏楠的小手紧紧的包裹住并贴在自己的前,真挚而深的看着夏楠,信誓旦旦的说着的誓言。

    夏楠看着十二阿哥深黑色的眼眸看着自己的目光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不脸一红,心不由自主的漏跳了半拍。像这样优秀帅气的男子任何人都会动心的吧?

    可是,他现在的温柔与深都不是对着自己的,所以,夏楠努力的收了收有些意乱迷的心神,将手从十二阿哥温暖的掌心里抽出来,撑着桌子站起有些摇摇晃晃的子,狠心的说道:“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谈过恋,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男人给我刺激,脑袋更没有受过伤。我跟李云儿是两个人,你听清楚了吗?我们是两个人,我叫夏楠不叫李云儿。”

    “不,不是这样的,你骗我。”十二阿哥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里一阵失落。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似乎努力的在隐忍着什么。

    “你要学会面对现实,不能永远活在回忆里。一个人并一定要拥有她,而是要让她获得幸福。只要她现在是幸福快乐的,那么,她的幸福究竟是谁给予的又有什么关系呢?”夏楠耐心的开解道。

    “啊……。”不知为何十二阿哥突然痛苦的大叫起来,然后粗暴的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扫到了地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夏楠被十二阿哥的行为吓得酒顿时醒了一半,连忙跑到角落里站着不敢再说一句话,心里暗暗后悔不已,刚刚真不应该说得那么残忍,把十二阿哥最敏感的神经给刺激到了。

    这会倒好,害得十二爷旧病复发了,看他那个狂燥的样子一时半会肯定是停不下来了,以前就听青儿说过,十二爷发火的时候任何人都不敢在他边的,只有等他气消了下人们才敢进屋去收拾残局。

    她现在得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行啊,夏楠背靠着墙,以乌龟般的速度小心翼翼的向门口移动,眼角不时的瞄向因愤怒而不停砸东西的十二阿哥。可是因为刚刚喝了不少的酒,所以现在子软软的根本使不上什么力。

    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夏楠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也跟着碎成一粒一粒的,那可是古董啊,先不说在二十一世纪它们能值多少钱,就是在这大清朝那也是价值不菲吧,这个十二爷真是够败家的。

    “你要去哪里?”眼看着就快到门口了,十二阿哥突然形一闪便站在夏楠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语气里透着愤怒。

    “额?我……我没有要去哪里啊。”被逮个正着的夏楠眼睛不停的到处乱瞄,就是不敢跟十二阿哥对视,都怪她自己刚才光顾着心疼那些古董了,一时不查,竟让十二阿哥抓了个现形。

    “你人都站在门口了还说没有要去哪里?你当我是笨蛋吗?你以为我就这么好骗,让你骗了一次又一次。”十二阿哥突然双手狠狠的抓着夏楠的双肩,深黑色的眼眸因愤怒而变得有些冲血,因生病而有些单薄的子不住的颤抖。

    而且他每说一句就用力的将夏楠往后推,所以,当他发泄完后,夏楠就“砰”的一声,脑袋直接撞在了墙上。

    “啊!”突然如其来的痛处让夏楠不由得一声惊呼,一张美丽无比的脸痛苦的纠结在一起,但是倔强的她嘴里还是不肯服软:“我从来就没有骗过你,因为我根本就不是李云儿,我是夏楠,夏楠。”

    “你说,那男人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连自己都不认识了?”看着夏楠痛苦的样子,十二阿哥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将她抵在墙上,喘着粗气狠狠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