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十二阿哥终于醒来

    “噗通”一声跳进了温泉里,一把将李云儿柔嫩的躯搂在怀里,喘着粗气说道:“云儿你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胤裪,放了我就等于放你自己,你要学会珍惜眼前人。”李云儿推开了十二阿哥,慢慢的向后飘去。在她后不远处,正站着一位着白衣的男子。

    十二阿哥努力的想要看清那位男子的模样,无奈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白衣男子深清的看着走向自己的李云儿,一双铁臂占有的搂住李云儿的腰枝,低头在李云儿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李云儿则红着脸靠在他的怀里,俩人就这样相互扶着慢慢远去。

    “云儿,你回来,你快回来……。”十二阿哥想上去把李云儿追回来,可是他的体像被定住了一般怎么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的离开。

    十二阿哥又急又气,却又无计可施,只好用紧握的双拳不停的拍打着水,溅起阵阵的水花,想要仰天大叫,却发现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刚想要反抗,却意外的发现滚烫的子居然舒服了不少,子也渐渐的软弱无力,困意也随之而来,他爬在岸边慢慢的睡着了。

    月亮像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地毯上,她透过云尘,散发出皎洁的柔光,远远望去,就像一盏大明灯。

    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在山的那头时,夏楠的心也跟着纠结了起来,太阳已经下山了,月亮也早已挂在

    了天空,而躺在上的十二阿哥却还没有一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

    不行,她不能让他死,他要是死了康熙肯定会让自己陪葬的,自己来到这大清朝,意外捡了十年的青,还没来得及好好的享受呢。

    既没吃过古代的小吃,也没玩过古代的景点,更没有泡过古代的帅哥,她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挂掉。

    想到这,夏楠一个剑步冲到十二阿哥的前,拉着十二阿哥的手不停的叫着:“十二爷,你别睡了,赶快醒来呀。”

    叫了一会十二阿哥仍然没什么反应,夏楠这回是真急了:“呜……,新觉罗—胤裪,你这个大坏蛋,自己要死为什么还要拉我一起啊,想我年纪轻轻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就要不明不白的跟你一起赴黄泉,你说我冤不冤啊我。”

    7

    “呜……呜……,不管怎么说我也算间接的救了皇上啊,没想到你们不但不感激我,现在还要因为你受伤而怪罪于我。”

    “呜……,现在居然还要砍我的脑袋,凭什么啊?皇上就可以随便砍人家的头啊?”夏楠已经开始胡言乱语。

    关键时刻还把自己学过的历史知识都忘记了,十二阿哥可是康熙众多儿子中比较长寿的一位啊,怎么可能现在就死去嘛。

    “嗯……好吵啊。”昏迷中的十二阿哥紧皱着眉头,十分不耐烦的发出了一声抗议。

    “啊?”自言自语的夏楠被突然冒出的声音打断,一时还真是没有回过神来,当看到十二阿哥那睁开的眼眸时,顿时兴奋一下子蹦了起来,一把将十二阿哥抱在怀里,大叫一声:“啊,你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呵呵,我不用死了。”

    听到夏楠叫声的苏麻拉姑在沐儿的掺扶下快速的走了进来,还边走焦急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十二爷醒了。”夏楠三步并做两步的跳到苏麻拉姑的跟前,高兴的说道。

    苏麻拉姑走到十二阿哥的前,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将十二阿哥打量了一遍,确实他没事了后,才感激的对夏楠说道:“谢谢你,云儿。”

    “呵呵!不用谢我,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嘛。”不知为何,夏楠每次面对苏麻拉姑的时候,总是不忍心告诉她自己并不是李云儿。

    “嗯,你放心,我会跟皇上说,请他尽快给你们俩赐婚。”苏麻拉姑意味深长的看了夏楠跟十二阿哥一眼,以为夏楠说为了她自己是因为着十二阿哥。

    “哎!,不用这么着急吧?”夏楠见苏麻拉姑误解也自己的意思,连忙着急的想要阻止。

    但是当她的眼眸对上苏麻拉姑那疑惑的眼神以及十二阿哥受伤的表后,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给吞了回去,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十二爷的伤现在还没有好,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等十二爷的伤好了之后再从长计议吧?”

    “嗯,还是云儿想得周到,那这些子胤裪就麻烦你来照顾了。”苏麻拉姑笑着点了点着,打了一个哈欠后便由沐儿扶着出去了,留下一脸郁闷的夏楠和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的十二阿哥。

    屋里的气氛有点诡异又有点尴尬,夏楠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而十二阿哥则是因为刚刚才醒来没什么力气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楠甚至以为十二阿哥又睡着了的时候,终于听到十二阿哥小声的说了一句话:“云儿,我饿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叫人准备。”夏楠拍了拍脑袋,心里暗骂自己粗心,十二阿哥昏迷两天了,什么食物也没有吃,现在可不就是饿了嘛,自己居然放着病人不管站在这里发呆。

    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影,十二阿哥不由得苦笑一下,何时开始他们之间变得如此的生疏了?难道她就这么不想跟自己在一个房间待着吗?

    其实,十二阿哥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夏楠的,比如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在那个树林里,跟她一起的男人哪去了?她的功夫又是跟谁学的呢?她那怪异的打扮又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她怎么会失忆了呢?

    难道是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吗?想到这,十二阿哥深黑色的眼眸出冰冷的光芒,放在被子里面的双手拳头紧握,谁要是敢欺负他的云儿,他定叫那人生不如死。孰不知,最后伤她最深的就是他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惜君欢:王爷,冷静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