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说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这种意外之喜刘义章自然乐得合不拢嘴,但是一想到可能还活着的罗刹,刘义章便是感觉一阵头大。<-》自己在追杀罗刹的时候已经完全尽了全力,却没有想到像罗刹这种心火大劫的高手如此难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将重伤之下的罗刹击杀,让刘义章心中埋下了一个极大的影。

    不过罗刹虽然没死,却绝对比刘义章好不在哪里,现在的意识还完全沉睡的可能还是比较大的,这点自信,刘义章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刘义章索将这件心事放了下来,专心养伤。

    弑神麒麟血和真龙圣血却是霸道,又过了两的功夫,刘义章便能够下地行走,正常活动了,神识也回复了一些,可以沟通识海之中的明夜了。

    正当刘义章想要和明夜沟通的时候,却是听到识海之中的明夜先一步开始呼唤他了。却在这时,刘义章见到秦婷盈盈地坐到了边,躯靠在他了她的肩膀之上,并未说话。

    刘义章一愣,今天的秦婷和往不太一样,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一般。略微思考了一下,刘义章心中便是了然,当即支会了明夜一声,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血脉的事?”

    秦婷抬起脸来,脸上有一丝的担忧之色,附着在她绝美的容颜之上,让人越发怜。只见她略一沉吟,然后才说道:“我并不是非要你说,只是有些担心而已……”

    刘义章洒然一笑,伸手抚了抚秦婷的秀发,方才说道:“对你来说,也并不需要太过隐瞒什么,迟早是要告诉你的。只是此事牵扯甚大,所以一直才没和你与宗主说而已。现在既然发生了这件事,你不问,我也本来打算要告诉你的,不仅如此,还要想办法提前和你爹爹支会一声的。如果处理不当的话,说不准还会给宗门带来一场极大的劫难!”

    秦婷听罢,吓了一跳,猛地坐起来,见刘义章依旧含笑坐在那里,心中也是微微一安,沉吟了一下,方才问道:“那罗刹说的真龙圣血到底是什么?”

    刘义章并未理会秦婷的震惊,却是看向了山洞外面的天空,仿佛是在组织着语言。

    过了半响,刘义章放在缓缓说道:“我幼年家庭惨遭不幸,家破人亡你也是知道的。”

    秦婷一愣,不明白刘义章说这些干什么,但是她明白刘义章心中的苦涩,当即乖巧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只听刘义章缓缓地继续说着,仿佛在说着一个久远的故事一般,声音缓缓回在不大的山洞之中,仿佛从历史之中缓缓涌出一般:“后来我一人逃了出来,独自流浪,以要饭为生……流浪到了蒙古之后,本来以为安全了许多,便是将自己随携带的一点儿钱财拿出来花,却被一个蒙古小地主给抓了起来,掠夺了我的钱财不说,还圈养我当了奴隶帮他放羊……”

    秦婷听到这里,眼睛已经微微有些湿润,虽然在刘义章口中只是短短数句话,她却是也能明白当初少年的刘义章所感受到的绝望和痛苦。想到这里,不向着刘义章的边又靠了靠。

    刘义章缓缓说着,将如何遇到哲别,如何与札木合打赌,又如何进入了长生大帝的墓得到血脉的传承一一说来,直听得秦婷震惊无比,一张小嘴半天都惊讶地合不起来。直至一个多时辰之后,刘义章方才将自己的经历完全说完。

    这些消息对于像秦婷这种见多识广的人来说,都用了大约两个时辰才完全消化完毕,可见刘义章的经历多么的骇人听闻。当秦婷从这些消息之中冷静下来的时候,仿佛想到了什么,忽然脸色一变,问道:“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中华神界现在岂不是乱作一团?”

    刘义章脸色也是微沉,缓缓说道:“如果事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动的话,中华神界现在估计都没有一个实力绝大的神王支撑,被其他神界侵略,是迟早的事!”

    秦婷一惊,为秦淮殇的女儿,自小便是接触这些势力之间的纷争,对于刘义章刚刚说的这种况,秦婷自然能够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想到这里秦婷疑声问道:“你说,神界上面的况,会不会通过某种方式,映到凡间来?”

    刘义章听罢,沉吟了一下,方才说道:“具体有没有关系,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我有一种直觉,从千余年内,我中华民族确实弱小了许多,尤其是最近几百年内,更是越演越烈,如果上界真有能力庇护的话,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刘义章话锋一转,忽然说到:“神界的事现在还离我们太过久远,现在我反而担心另外一个问题。”

    秦婷眼波流转,笑道:“你是在担心幻天宗吧?”

    刘义章点了点头,道:“当年长生大帝被中华神界和另外几个神界的神王所围攻方才陨落,现在真龙圣血重新现世,肯定会让包括中华神界在内的各个势力所不容,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那么幻天宗的处境可想而知!所以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将这里的况汇报宗主。”

    秦婷听罢,认可地点了点头,道:“应当如此!这种事,当交给爹爹决断才好!”

    只听刘义章又道:“那罗刹的伤势肯定比我要重得多,按我估计再有一个月也醒不过来,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咱们必须分头行动,等我伤势好些,我便潜入济南府中,将罗刹彻底击杀,而你立刻返回淮南,将这里的消息汇报给宗主,请他老人家定夺!如果……”刘义章说到这里,脸色微微变了一变,方才说道:“如果他老人家为了幻天宗而选择舍弃于我,我也没有半分怨言!”

    秦婷听罢,脸色一变,仿佛也是意识到了什么问题一般。只是神色之间微微迟疑了一下,便决然道:“以爹爹的格,自然不会做出这种弃车保帅的决定,如果他真那么做了,我就和你一起离开幻天宗!”

    刘义章神色一动,看着秦婷决然的目光,心中顿时一暖,将她拥入了怀中,道:“我今生有你,便知足了!”二人本来心中还有许多话语,却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静静地抱着对方,千言万语,心有灵犀。

    

    二人拥抱了许久,刘义章方才将秦婷松开,眼中有着一丝不舍,却毅然说道:“我现在的身体也能够自由活动了,事不宜迟,你现在就返回淮南,将这里的消息告知宗主吧!”

    秦婷听了,反而嫣然一笑,人如同雨后百合,娇艳纯洁,只听她笑道:“我倒是忘了和你说,在宗门内有一种万里传讯符的东西,可以瞬间将消息传给爹爹,虽然珍贵了些,爹爹走的时候只给了我三枚,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用去了一枚。现在情况紧急,再用一枚,正合适不过。”说罢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一个黄灿灿的铁片出来,上面雕刻着一些刘义章看不懂的花纹。

    只见秦婷手中掐诀,灵力注入到那黄色的铁片当中,铁片上面顿时闪现出一圈涟漪,将秦婷包裹了起来。只听秦婷嘴里念念有词,正是在对着这枚铁片说着这里的情况。

    大约一刻钟之后,秦婷才把情况详细说明,手中一顿,朝天微微一抖,那枚铁片顿时红芒大方,眨眼之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直看得刘义章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