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如此结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二人之间的距离本就是极近,转瞬便到,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当中,两道一快一慢的影轰然对撞在了一起。

    轰!

    两人如同坦克一般,虽然速度一快一慢,一个凌厉,一个普通,但是两个人带给众人的感觉,竟然是同样地厚重可怖!

    在二人撞击的地方,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众人便是觉着一股可怖的气息从二人撞击的方向轰然传来。

    欧凡脸色一变,众人离二人的距离极近,看这威势,显然是要受到波及。右手猛地一甩,秦婷只觉得眼前黑白光芒一闪,便是多出一道直径丈余的太极印,正是欧凡的法宝。

    声音过后,便是看到前面的太极印猛地一颤,上面黑白光芒急速旋转起来,迎面而来的可怕气浪被太极印如此一带,片刻之后便是消失不见。

    秦婷关心刘义章的安危,自然没工夫观看欧凡这枚太极印如何玄奥,急忙伸长脖子向着场中看去。

    在她目光所及,便是看到刘义章那略显消瘦的影从二人撞击处倒飞回去,速度之快,与他刚刚迎敌的速度竟然形成了鲜明的反比,轰地一声,撞击到了他刚刚练功的那颗巨树之上。

    本来就倾斜着的巨树,被他这么一撞,咔地一声,向着后方开始倾倒。

    这株巨树恐怕也有个十余丈的高度,倒下的声势,不可谓不大,只见上面枝叶纷纷落下,整个树干不断地发出咔咔咔的声音,遮天蔽地向着后方压去,不知道又要砸毁多少树木。

    刘义章在碰撞到树木的时候,本来已经异常殷红的脸上忽然一紫,嘴里一张一合,一口逆血再也忍受不住,瞬间喷洒出来,一经空气,便化为血色的五爪金龙和麒麟的虚影,相互侵轧,不断盘旋而上,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

    不过还好刘义章被这反震之力震飞的途中,脚下挂起了大量的粉尘,弥漫在空气之中,堪堪挡住了众人的些许视线,并没有人发现刘义章的异常。

    只是,刘义章的体就算再结实,这么一下之后,便是顺着缓慢倒下的巨树树干滑在了地上,一股坐了下去,委顿在那里。

    秦婷脸色一紧,也不管现场烟尘弥漫,一个闪,十余丈的距离瞬间而过,已经出现在了刘义章的前,将刘义章搂在柔软的怀中。

    此时的刘义章两条胳膊已经失去了知觉,刚刚在和于烈山对掌之时,一股充沛到几乎过分的力量瞬间席卷到了自己的双臂之上,要不是有明夜的暗中吸收,刘义章完全深信在刚刚冲撞的那一刹那,自己的臂骨便会被那变态的力量瞬间绞碎!

    在不断逆天的资源堆积之下,刘义章才明白过来想要练成如自己这般变态的体有多难,真不知道于烈山是如何修炼的,年纪轻轻便是有这份力量。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这里是凡间!

    无论资质、灵气或者灵药来说,凡间的资源比之刘义章差出许许多多,不可同而语。

    甚至在感受到于烈山双拳之上的力量之后,刘义章都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长生大帝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几乎崩毁。

    然后,便是极致的灼,却是带着几位狠的气息,冲入了刘义章体之内。

    这次的冷真气和上次于烈山发出来的有本质上的区别。最大的不同,便是比上次的要纯粹和浓郁了很多。所以,刘义章体内的纯阳真元很不幸地没有完全将这部分的冷真气抵消彻底。在剧烈的震之后,刘义章便是感觉自己的经脉如如同坠入了冰与火的世界当中,说不出是冷是,极为难受。

    勉强从须弥戒召唤出一枚元始培元丹来,低声吩咐秦婷喂在了自己的嘴里,一股暖暖的真元顺着血进入经脉之中,驱逐着那种冷霸道的真气,虽然没有马上便好,但还是让刘义章好受了许多。

    反观对面的于烈山,却是保持着一种冲击的姿势,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头发上面白气蒸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绝世高手正在练功。

    秦婷愤怒地向后看去,仿佛如果于烈山没事的话,自己还要上去补上一剑,只是刚刚掉过头去,却是“啊”地一声惊叫,马上又脸色绯红地急忙转过头来。只见于烈山双拳向前,脚下蹲着最标准的斜侧马步,甚至在脸上,还带着威武冲击的表,如同一只嗜血的野牛,不将目标杀死誓不罢休。

    只是,这般威武滑稽的姿势之下,于烈山伟岸的躯之上却是寸缕不沾,哦不,具体的说还有腰间的那么一缕布条遮住了某些神秘的东西,好赖没让秦婷太过尴尬,也不知道是不是刘义章故意为之。至于上其余的衣服,却像是在那剧烈激的撞击之下化为了布条飞散而去。

    倒是欧凡等人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倒也不怕于烈山的“伟人姿”,他和宋之杰现在的嘴已经张成了标准的O字型,仿佛有个鸡蛋卡在了他们的嘴里,合不上去。

    只见在于烈山古铜色的皮肤之上,被一种看上去极为健康的红润之色所布满。只是,貌似这种红润之色显然是太多了,将那健康的皮肤撑得满满当当,甚至还有溢出来的危险一般。

    在于烈山的肌肤之下,仿佛是有着无数的小蛇在来回窜动,将于烈山的皮肤鼓起了密密麻麻的凸起,像是全的血管暗中膨胀一般,看上去极为凄惨。

    只是,在这种况之下,于烈山却是连半分的痛苦之色都不能表现出来。

    以欧凡的修为,自然能够看得出来于烈山还活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于烈山还活得非常好,生命力极为旺盛。只是,从外表来看,于烈山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即将要爆炸的皮球一般,仿佛只要有再有那么一小股的真元注入,于烈山便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一出自爆的好戏。

    宋之杰过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缓缓道:“看来于烈山的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化解体内充沛的真气上面了。如果将这些浩然的纯阳真气吸收了去,倒是对体有些好处。”

    欧凡本是普通的双眼之中忽然精光闪烁,仿佛听明白了宋之杰的话语,缓缓摇了摇头,道:“我看未必,刘义章打入于烈山体内的纯阳之力并不能被于烈山所消化吸收!”

    宋之杰眉头一挑:“哦?可是因为属相冲?”

    欧凡听罢,眼中少有的露出一丝凝重之色,道:“强行向一个人的体内灌入超出他负荷几倍的营养,导致这人内脏受损,怎么看都会落个大伤元气的下场,难道还能完全吸收了?不仅仅是属相克的原因,于烈山想要不伤元气的解决现在的问题,只能将体内的纯阳真气全部排除!”

    宋之杰听罢,眼中露出沉思之色,半响之后,才缓缓笑道:“这应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二人相视苦笑,掉过头来,看到刘义章的脸色明显好转了起来,显然伤势没有于烈山的重。越过刘义章,看到他后的那株断裂的巨树后,不一愣,宋之杰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原来如此……”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