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疑团丛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爵克看到众人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心中一乐,脸上却是不表现出来,沉声道:“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惩罚,但何尝不是一种锻炼,要知道,从最基层干起来,你们的心智和谋略将得到最为全面的完善,如果坚持下来,对你们以后的发展将会起到难以估量的作用!”

    众位弟子认真听着,脸上不似刚刚那般颓废了,爵克脸微沉,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刚刚我和你们各宗的宗主都已经商量好了,如果你们不能完成这次任务,积攒不到足够的战功,那么……你们将会被永久逐出师门,这点,你们不用怀疑!”

    “啊?”包括刘义章在内的众位弟子同时惊呼出声,对于这帮人来说,宗门便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便在那里,此时只是因为打了一架便有着被逐出师门的危险,这样的惩罚,不可谓不重。

    只是,众位宗主使了使眼色,将各自的弟子安抚了下来……

    等到秦淮殇开完会出来的时候,看到走廊里面站着几个有气无力的弟子,正是刘义章等人,眼见刘义章面上的表比之其余人等还要沮丧,秦淮殇不仅没有半分生气,从心底里面来说,他还是比较高兴的。

    因为在乎,所以才会舍不得,因为舍不得,所以才会极其沮丧!看来,对刘义章来说,幻天宗已经成为了他心中唯一的家!

    反倒是秦婷比较淡然,默默地站在刘义章的边,一只手抓着刘义章的手臂,浅浅地笑着。对于此刻的刘义章来说,秦婷这浅浅地微笑,仿佛便是刘义章心中唯一的光芒,照着他的心灵暖烘烘的。

    倒不是秦婷不在乎幻天宗,反而,秦婷对幻天宗的感一点也不比刘义章的少,只是,作为宗主的女儿,她拥有的政治嗅觉和分析能力更是敏锐,刚刚爵克说的严重,但是七大宗门之间各成个体,互相不可能干预到对方的内部。她还真不相信,秦淮殇能把自己唯一的女儿怎么样。

    刘义章只是一时被这消息给震惊了,没有反应过来,此时又是天盗宗的大本营,各大宗门的人也都尽在此地,有些话,实在是不方便在这里说的。

    看到秦淮殇走了出来,刘义章方才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猛地站起来,向着秦淮殇走去。

    秦淮殇微微一笑,对刘义章摆了摆手,示意他冷静一下,淡淡说道:“回去再说!”说罢当先向外走去。

    心思渐渐活络的刘义章眼见事有转机,急忙拉着秦婷跟了上去。三人都是驭空而去,片刻之后便是已经回到了幻天宗的大本营,刘义章一路上被风一吹,脑袋也是清醒了许多,许多不正常的环节也被他考虑在内,心中也像秦婷那般不怎么担心了。

    秦淮殇走在林间小路之上,淡淡说道:“现在大宋整个边境战事吃紧,从开战几个月以来,我大宋便一直都是被动防守,虽然偶有小胜,却也不值一提,倒是自家的要塞和城市被破坏殆尽,战局越来越是不利!”说到这里,刘义章侧面看去,却是见到秦淮殇眉头紧锁,显然也是极为忧虑。只听秦淮殇淡淡说道:“自从你带回消息,家里有老祖宗坐镇,我自然不怕任何势力攻打幻天宗,只是如此下去,我宋朝的大好河山以及千万子民,肯定是要遭殃的了。”

    刘义章不明白秦淮殇和他们说这些干什么,不过此时既然已经提起,他也是考虑了一下,出声问道:“我七大宗门联手,实力应该强过魔符寺多倍,为何战事打到现在,却是成了魔符寺压着我们?此事当真透着古怪!”

    此时边并没有外人,许多话不用忌,秦淮殇听到刘义章说来,也只是摇了摇头,道:“此事各大宗门的高层早就已经发现,只是为了稳定下属的弟子,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说到这里,秦淮殇停下脚步,看着旁边的湖面,沉沉说道:“按照实力的对比,魔符寺正常况下应该能够同时对抗我七大宗门内的两个宗门而不败,同时对抗七大宗门,却是万万不能!只是……”秦淮殇盯着死静的湖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是从开战以来,魔符寺同时面对七大宗门,不仅没有半分的颓势,反而直冲而上,实力竟然和七大宗门战了个不相上下!”

    “啊?”却是刘义章和秦婷同时惊叫了一声,在知道魔符寺和七大宗门之间的整体实力对比,刘义章心中的框架便是明了了许多,不再像原来那般模糊,由此可见,这场战争,还真是处处透着诡异!

    只听秦淮殇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说道:“自从开战以来,许多以前认识的人物忽然实力大涨,而且不是增长了一级两级,以前驱物期的修为,几年没见,便是莫名其妙地增长到了心火大劫!所以,本来应该处于劣势的魔符寺,却是忽然奇迹般地和七大宗门打了个平手,甚至更为凶猛!几个月的战斗下来,魔符寺的高手数量不仅没有丝毫的下降趋势,反而增长了一些,这样的成长速度,当真是……”秦淮殇的话没有说完,只是言语之间的疑惑之意,仿佛是写在了脸上。

    刘义章忽然想到了当初追杀自己、秦婷和洪叔的慕言宗绝,混乱之中,刘义章依稀记得,当时洪叔看到慕言宗绝已经到了驱物期时的震惊。从当时二人的对话来看,显然当初慕言宗绝的修为没有洪叔的高深,却是先一步的进入驱物期,以慕言宗绝那傻子一般的天赋,刘义章还真不相信他的悟能够高过洪叔。

    只是,事实便是真真切切地摆在了眼前,让他不得不相信,其中的诡异之处,只能靠后探查了。

    想到这里,刘义章不出声询问:“如此诡异的事,难道各大宗门就没有派人探查么?”

    秦淮殇的思绪被刘义章拉了回来,苦笑一声,道:“魔符寺为这场战争准备了多年,在金国蛰伏的大部分眼线在开战之前忽然被连根拔起,随后又派了许多的内和耳目混入金国境内,都是没有半点的收获,现在我们对于魔符寺来说,已经成了瞎子和聋子了。”

    刘义章听到这里,几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难怪秦淮殇说这场战争处处透着诡异,现在听秦淮殇如此诉说,刘义章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只是这些事却是真真切切地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让人摸不着头绪。

    如此局势,对宋朝来说实在是险峻到了极点,真不知道各大宗门会有什么反应?刘义章想到这里,抬头看着秦淮殇,却是见到秦淮殇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刘义章心中咯噔一声,想必秦淮殇接下来说的话,才是这次谈话的真正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