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惩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听到宋之杰的述说,旁边的宋之茜却是脸色微微绯红,显然已经害羞,藏在宋之杰的后面不敢抬头。

    刘义章却是满脸黑线,眼角一抽一抽,看着对面早已经面红耳赤的于烈山,刘义章有一种想死的冲动。这都叫个什么事啊,眼前这帮人最起码也是各大宗门的青年领袖吧?为何现在刘义章都感觉包括自己在内,这帮人比猪也强不了多少。

    而刚刚还对于烈山的智商计谋有着推赞的刘义章,再次看了于烈山一眼,觉得自己也就是个猪!竟然把自己和于烈山摆在了一个同样的位置,当真是……你说你看人家的妹妹喜欢,好好上去说两句话能死啊?现在双方都是联盟,各大宗门之间对于这种联姻的事也并不如原来那般苛刻,也许还有一线转机,现在倒好,看人家妹妹喜欢,必须先要得罪人家的亲哥哥,于烈山这傻鸟脑袋里面到底是什么逻辑!

    最为可恨的事,还是自己和秦婷迷迷糊糊地掺合进来了。刘义章顿时败下阵来,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耸拉着脑袋回到了秦婷边,再也不复刚刚那般理直气壮。秦婷微微一笑,道:“不管怎么样,咱们都是出于好心,站在大义上讲,我们刚刚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你也不用如此!”

    刘义章无力地哼哼了一声,点了点头,冲着秦婷微微一笑,道:“这我也知道,只是……唉!”

    刘义章不说话了,走廊内其他人自然再没有人闲聊。

    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那会议室的门忽然一动,众人立刻直了体,齐刷刷地向着门口看去。

    只见华欣长老老沉着脸走了出来,脸上表古怪,仿佛是极为生气,却是有着一种幸灾乐祸的表,让众人摸不着头脑。只听他淡淡地说道:“各位宗主让你们都进来!”

    众人躬道了谢,挨个走了进去。

    刘义章特意和秦婷留在最后,这样的事,自己还是低调一些的好,实在不怎么光彩。

    屋内是一个巨大的会议室,不过此时却只是坐着寥寥数人,有男有女。刘义章偷偷看了一眼,便是感觉压力如山,几乎将自己向后推去!

    要知道,刘义章可是负真龙圣血和弑神麒麟血,本的威压抗,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除非比自己的修为高的没谱,再加上居高位的人才能让刘义章感觉得到从心底里的害怕,但是前提是充满敌意的况下。

    刘义章偷看一眼的时候,对面七人也只不过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除了好奇之外,丝毫的敌意都没有,却让刘义章感觉这般强烈,那这几个人是?结合现在处的环境,刘义章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眼前这七人是谁!

    想到这里,刘义章与其余几位参与打架的弟子都是躬道:“参见各位宗主!”

    从上位上传来一个苍老却又平和的声音:“都免礼吧!”刘义章曾经听秦婷描绘过站在这个世界顶峰的人,七个宗主之中,最为年长的便是天盗宗的爵克宗主,此时说话之人应该便是。

    众人齐声道:“多谢爵克宗主!”然后才纷纷抬起头来。刘义章面容一刺,觉得不下五道目光在盯着自己,心中暗暗叫苦,他母亲的,自己又不是主犯,干吗老是盯着自己看,从刚刚进门的时候,刘义章便总是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劲,

    正在这时,却是听到爵克宗主忽然对着秦淮殇问道:“淮殇,这少年,可就是带回报的那个?”

    秦淮殇脸上神古怪,刘义章看着他仿佛在笑,却是给人一种极为沉重的感觉,让刘义章有些看不透,只见秦淮殇微微笑道:“正是!”

    爵克抚摸着他的雪白胡子,笑道:“果然是少年英才,相信幻天宗以后会大放异彩!”

    秦淮殇呵呵一笑,道:“爵克老哥过奖了,只要他不给我惹事,我便是万幸了,万万不敢有那么高的期望!”嘴上虽然谦虚地说着,但是脸上却是有着一丝淡淡的自豪,仿佛别的邻居在夸奖自己的孩子一般。

    这时,爵克另外一边一个极为魁梧的中年男子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房间内忽然传出一股犹如实质的霸气,云绕梁上,让众位弟子脸色微微一变。

    对于楚啸海的反应,众人都是抱着直接无视的态度。

    爵克宗主脸色忽然转为严厉,躯不甚魁梧,却是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房间之中忽然变得静悄悄地。只听爵克宗主沉声说道:“你们几个,为各大宗门的嫡传弟子,竟然在这等危急大宋根基的时刻,聚集在战场上起内讧,你们,可知罪?”

    爵克态度转变奇快,将众人生生吓了一跳,被他的气势所影响,众人纷纷低下头来,齐声说道:“弟子知罪!”刘义章心中一沉,刚刚爵克这一手变化极快,前面还笑意盈盈,后面却是忽然大发雷霆,两者变换之间虽然快,但是刘义章能够听得出来,两个绪都是爵克发自内心的。

    刘义章心中暗暗一沉,乖乖地没有说话。

    只见爵克宗主坐在主位之上,面容肃穆,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知罪便好,犯了错误便要接受惩罚!像你们这等目无纪律和大体的弟子,我现在罚你们从最为基层的士兵干起,累积自己的战功,等战功累积到我们满意的程度,才能回归宗门!”

    众位弟子听罢,心中都是一沉,本来以为打一次架骂上两句就可以了,毕竟众人都是各宗门的未来,份量还是有的。没有想到的是,上来两句话刚刚说完,便将众人贬为了最普通的士兵,靠累积战功升级,换一句直白的话来说,便是相当于一种变相的逐出宗门了。

    众人想到这里,心中都是微微一惊,刘义章最是冤枉,自己不过是救了个人而已,前因后果都不关自己的事啊,怎么无缘无故地便被踢出去了。正要开口询问,却是碰到了秦淮殇的眼睛,只见秦淮殇仿佛是明白刘义章的想法,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示意刘义章不要冲动。

    刘义章心中一动,秦淮殇肯定不会加害自己,莫非这件事还有别的什么隐

    想到这里,便是又将脑袋垂了下去,仿佛要填在自己的肚子里面,没人能够看到刘义章的表。秦淮殇心中暗暗一笑:这小子鬼精鬼精,怕别人看到他的表有了防备,没人敢当出头鸟了,真是……

    只是,事实并没有向着刘义章靠近,意料之中的出头鸟也并没有出现,众位弟子的对面都坐着自家的宗主掌门,像秦淮殇那样提醒一下自然也会有的。霸王宗的楚啸海更是直接,见于烈山抬起头来想要说话,竟然重重地哼了一声,骂道:“想说个,闭嘴!”吓得于烈山迅速地将脑袋贴在了肚子上面,比刘义章还狠!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