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过去(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玉无根仿佛极为高兴,笑着说道:“此酒极为浓缩,你手中那么一小杯,却是需要十头兲的血液才可制得。而在这辅阵之中,原来的兲已经被我赶尽杀绝,而由戾气产生兲的速度也只是每个月只能生成一头。所以,要想酿制一小杯这种酒,我就得忙上一年。”

    刘义章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恭敬道:“老祖所酿之酒,必定珍贵非凡!”说罢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蒙古人好喝酒,即便是为奴隶的刘义章,在蒙古严冬的时候,往往也是通过喝一些劣质烈酒来取暖,所以酒量还算可以。

    一股醇芳流入喉咙里,虽然感觉辛辣,却是让刘义章觉得浑的气孔都是张了开来,说不出的舒服,不由呻吟道:“好酒!”说罢浑豪气顿现,从桌子上面将那酒瓶抓了起来,然后又给自己倒满了。

    对面的玉无根笑着干了一杯,然后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面,刘义章察言观色,急忙给自己的这位幻天宗的老祖宗倒了一杯。

    玉无根又举起酒杯,看着血红色的琼浆,却如同看到了多年以前的鲜血一般,轻轻地叹了口气,竟然觉得这杯酒如同岩浆一般,灼伤了自己的内心。顿时半点胃口也无,说什么也喝不下去了。

    又叹了口气,将酒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淡淡地看着同样是举着酒杯的刘义章。

    刘义章却是因为看出玉无根惆怅的心,不由联想到过去那些事,心中产生好奇,连带着手中的酒也给忘了,静静地,有些期待地等待着玉无根说些什么。

    玉无根是活了多少年岁的人物?当初还没有发生浩劫的时候便已经是幻天宗的宗主,此时刘义章心中的那点儿小心思却如何不知。

    只见玉无根看着前面盘子中间的羊腿,然后又看了两把小刀,对刘义章说道:“这种吃法,应该是北方的游牧民族的习俗,你曾去过北方?”

    玉无根虽然长相丑陋,甚至有些恶心,但他却给刘义章一种极为踏实厚重的感觉,尤其是得知这位老祖是当年率领那么一批让人可敬可佩的战士击退了怪物的领导者,这让刘义章从心深处升起一种淡淡的依赖感。所以毫不避讳地说道:“我儿童时家里突遭大变,被卖到蒙古当了几年的奴隶,所以懂得北方的习俗!”

    玉无根一愣,然后叹了口气,道:“看来你儿童时候也是个苦命人,年纪轻轻便当了奴隶,当真是苦了你了。”玉无根话锋一转,问道:“你后来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刘义章嘴角微微翘起,说道:“我被奴隶主的儿子欺负,被我师父看见,然后救了我,将我收为徒弟,让我脱离苦海。”刘义章眼中闪现出温柔之色,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我师父教我育我,让我修行道法,从此抬头做人,不再受人欺负。”刘义章微微一笑,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淡淡说道:“后来我脱离苦海,南下寻仇,碰到了幻天宗宗主的女儿和长老外出历练,帮我报仇之后,拉我加入幻天宗内,所以我便将宗门当做了自己的家。”

    玉无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这师父倒是快意恩仇,可谓是个干脆的汉子!”刘义章心中一阵无语,我师父岂止是汉子,估计能够当汉子的老祖宗了!

    只听玉无根继续说道:“幻天宗现在宗主的女儿,能够见义勇为,看来幻天宗经过这两千年的缓和发展,倒是越来越向好的方向走了。”

    刘义章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现在幻天宗内也不太平。”

    玉无根一怔,忙问道:“怎么了?”

    刘义章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长老堂堂主一家独大,隐隐有威胁宗主的趋势,宗主虽然能够控制局势,却为了不影响宗门内部的稳定,而一忍再忍,造成现在宗门的战斗力不能发挥到最佳水平。而眼下最为要命的是宋金大战马上就要开始,这种时候,这样的缺点几乎是悬在头上的一把钢刀,随时都可以致命。”

    玉无根听完,却也是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法,不由问道:“那么,现在的宗主准备如何处理此事?他准备就放任不管么?”

    刘义章摇了摇头,道:“当代宗主雄才伟略,自然不会放任这种现象长时间存在下去,除了加大自己可控高层力量之外,还在基层创建了一个小组作为战备的尖刀,现在整体的势还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玉无根眼睛一亮,道:“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但是唯一一点需要注意的,便是是否能够稳住那个长老堂的堂主,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压制他之前,千万不能让他反扑。”刘义章点了点头,说道:“晚辈虽然不知道宗主有什么准备,但是直觉告诉我,宗主肯定早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

    玉无根点了点头,道:“看到现在的幻天宗有如此优秀的领导者和弟子,我也就放心了。”说罢看了刘义章一眼,问道:“你刚刚和我说的当代宗主在基层组建了一个尖刀组,副组长应该便是你吧?不然这其中的关系你也不会如此了解。”

    刘义章笑着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只听玉无根问道:“你愿意不愿意听听当年关于那场浩劫的事?”

    刘义章眼睛一亮,急忙点头道:“我早就想知道了,您如果现在不说的话,我也会问的。”

    玉无根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对那段历史感兴趣。”然后他仰头看了看洞顶,怅然道:“两千年前可不是现在你所认识的七宗并立的局面,自然也没有魔符寺如此强大的现象,当年魔符寺几乎被六大宗门打压到灭门的地步,后来还是逃到西北沙漠之中才躲过被灭门的危险。”

    刘义章问道:“是不是当年一家独大的是幻天宗,而其余五大宗门都没有现在这么强大?”

    玉无根点了点头,道:“正是!两千年的幻天宗可谓是最为辉煌的时候,修炼真法、材料无数,普通弟子一生下来便被培养,到了成年之后便能够突破驱物期,这种成长速度,是天下间所有门派都不具备的。”

    “其余五大宗门,为了能够从幻天宗这里获得更多的庇护和材料,隐隐有成为幻天宗附属宗门的趋势。而当时的我,正好是幻天宗的宗主!”

    只听玉无根缓缓说道:“只是,一家独大的我并没有太多的野心,认为现在这种局势便是最好的了,也没有想过要吞并其他宗门,一心只是认为应该将自己宗门的实力最大化地提升,然后带到仙界立足,所以,我便将精力全部放在了修行和参悟各种真法和阵法的上面!”

    刘义章听了一阵冷汗,眼前这位牛的老宗主一心想将整个宗门弄到仙界还说自己没有多大的野心。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