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者来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正在这时,却见原本坐在地上的老者的绪平稳了许多,并没有站起来,虽然 眼角还挂着泪水,却是比之刚才要强出了许多。

    老者一双灰白色的眸子盯着刘义章,刘义章心中一动,仿佛又有着一种莫名的能量波动袭击着自己的大脑。没有时间考虑。急忙调动自己的神识进行防护,这样的高手对自己进行精神冲击,虽然明白抵抗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刘义章却仍然倔强地集中了自己的精神。

    老者微笑地点了点头,撤回了他的精神波动,道:“不错,年纪轻轻不仅到达了通灵末期,精神能量也很凝实,想必是遇到过什么奇遇吧?”

    刘义章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见那老者开口,心中顿时放心了不少,看来这老者还没有一个人在这山洞之中呆得疯掉!点了点头,道:“我曾经炼化过一枚邪颅玉骨,所以精神能量比之别人要强上一些。”

    “嗯?”却见老者黑乎乎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淡淡问道:“这邪颅玉骨是九幽之下的物品,何时到了凡间?”

    刘义章眉头一皱,当初得到那枚邪颅玉骨的时候,明夜就和自己说过,这东西是九幽之下的东西,为何流落到凡间二人也半点头绪没有。只是当时忙于逃命,并没有太过注意到这件事。此时老者也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倒是提醒了刘义章,这其中显然极不寻常,按理说九幽、仙界、凡间的通道从来都是封闭的,如果想要给凡间恩赐一些东西,还需要通过几个神界之间的协调才可以,免得破坏了凡间各种族之间的平衡,所以,但凡是恩赐东西,凡间、仙界、九幽之间所走的程序都非常麻烦,是以众位仙人和魔神们是极少会在凡间留下任何物品的。

    想了一下,觉得眼前这位老者深不可测,估计能够得到什么答案,便老实地说道:“这枚邪颅玉骨是晚辈当初从一名魔符寺的弟子上抢来的。”

    老者眉头一挑,上下看了刘义章一眼,然后才又慢慢地皱起了眉头,沉声道:“魔符寺,还存在么?”

    刘义章时刻注意着老者的表,因为现在还没有确定这位老者的真正份,所以,有好多的事并不能说的太过明显了。见从老者的表上看不出什么,刘义章无奈地点了点头,道:“嗯,而且实力超群,与七大宗门对峙而不落下风。”

    老者听罢,冷哼一声,道:“跳梁小丑!当年我六大宗门何等辉煌,几乎将魔符寺灭了门,没有想到两千年后,这花和尚庙竟然翻起来了。”然后看向刘义章,问道:“当年我进来的时候,只有六大宗门一说,何时出来个七大宗门?”

    刘义章一怔,一时反应不过来。随后才想起了秦婷和自己说的关于九窍玲珑塔的传说,不由斟酌道:“据晚辈听说,当年玉玲宗出现了一名惊采绝艳的弟子,名叫孙倩颖,反出了玉玲宗,自立门户,创立了七大宗门之一的九窍玲珑塔!所以,现在应该是有七大宗门一说。”

    老者听完,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刘义章摸不清楚这位老者的份,自然不敢太过造次,老者没有说话,刘义章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过了片刻之后,老者见刘义章踌躇的样子,微微一笑,声音虽然感觉极为友善慈祥,却是因为脸上黑乎乎的粘液而显得有些狰狞:“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刘义章踌躇了一会儿,并没有说话,开玩笑,谁知道这老者是谁,如果贸然告诉了他,万一这老头是当年幻天宗的敌人,被幻天宗的那些老祖宗们关在了这里,那岂不是会拿自己来泄愤?

    脑中灵光一闪,低声说道:“晚辈乃是一个散休长生子的关门弟子,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大门派!”

    老者目光灼灼地看着刘义章,眼神之中有一种怪怪地味道。这种眼神让刘义章很不舒服,在那一刻,刘义章很明确地认为这老者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门派,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虽然虚无缥缈,但还是让刘义章吓出一冷汗来。

    老者似没有注意到刘义章的异常,而是笑着问道:“我进入这辅阵之中两千余年,却也没有一个人能够进来,不知,你是如何进来的?”

    刘义章想起刚刚自己莽汉一般的行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晚辈无意之中撞了这辅阵一下,便掉进来了……”

    “哦,是么?”老者似笑非笑,看着刘义章,道:“看来你的体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壮。当年我们数十位心火大劫的高手同时用力,才勉强将这峰顶的巨石移动了一些,没有想到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一个小小的通灵期少年,无意之中撞了一下,就能震动了巨石,触发了开关。”

    老者说的轻巧,刘义章却是听得异常震撼。没有想到峰顶的那块巨石竟然那么沉重,需要数十位心火大劫的高手同时发力才能驱动。刘义章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己刚刚击打在巨石之上的时候,也没觉得有那么费事啊。

    这时,明夜沉声说道:“你只是震了巨石一下,并不需要多少力气,一般的驱物期高手都能够震动那块巨石。可是要挪开它,嘿嘿……”

    刘义章最为讨厌明夜这种话说半截的格,不由怒道:“嘿嘿个,有话快说!”

    明夜本是一阵得意,被刘义章这么一说,一口唾沫差点呛死。也幸亏明夜是灵体,倒是不存在呛死的这种况。不过被刘义章这么突如其来的骂了一句,估计心里也不太好受,只是现在的况也不是和刘义章怄气的时候,这种哑巴亏看来是吃定了。

    只听明夜不不愿地说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当年的那场浩劫。”

    刘义章一怔:“浩劫?什么浩劫?”随后恍然大悟,想起了秦婷和洪叔给自己讲的那个关于泪雨虹桥的故事,当即问道:“那场浩劫怎么了?”

    只听明夜叹了口气,道:“从他刚刚的话语之中,我大概便能猜到这老头是谁了。”

    刘义章急忙问道:“是谁?”

    明夜道:“这老头应该是当年幻天宗浩劫时的几个掌舵人之一!也就是创造了幻天宗全盛时期,然后又亲手毁了幻天宗的霸业那波领导者!”

    刘义章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然后沉思了片刻,觉得明夜说的极有道理。刘义章也是极为聪慧之人,只需要有人点拨点拨便能够想清楚其中的关节。

    首先,关于当年幻天宗浩劫的那段历史几乎断绝,后代人也只是当做一个神话代代相传,真实的节却是谁也不知道。

    此时老者一语中的,道明了当时的况,可信度极高。

    其次,以这老者的修为,根本犯不着欺骗刘义章,所以刘义章本能地相信了老者的话语。

    最后,明夜在识海之中和刘义章说道:“我原来还很不理解,这辅阵之中的兲就算再为强大,也强大不到能够破开辅阵冲出的地步。此时听这老头说来,想必他们当初是把阵眼强行挪开,无意之间触动了反向通道,让里面的兲蜂拥而出!”

    想通这些,刘义章忽然对这老者充满了敬意,首先不说当年那场浩劫的起因到底是如何发起,单单是那个时代的幻天宗门人舍我其谁的气概,宁可冒着宗门覆灭的危险,也要将兲赶回去的决心,却绝对值得让人尊敬。在老者诧异的目光下,刘义章缓缓跪在地上,然后朗声说道:“幻天宗星战堂天玑组副组长刘义章,参见老祖宗!”

    老者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缓缓站起来,刘义章才发现这老者的躯中等,并不是如何魁梧。只见老者缓缓走到刘义章前,然后将他扶了起来,道:“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你,并且确定了你的份!”

    “啊?”刘义章脸上一红,惊叫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