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劫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刘义章和众人将目前的形式分析了一下,均觉得这西蜀分堂的堂主金砂确实是受了夏剑的委托。非说是夏剑而不是夏无罪,从金砂对待刘义章等人的态度中就一看便知。

    既然已经确定了金砂为夏无罪的心腹兄弟,那么夏无罪的命令金砂自然会严格执行。但是现在金砂不仅没有对众人采取任何行动,而且还有着一定的示好意味,便说明从宗门内传过来的命令并不是夏无罪的意思,很有可能是夏剑私自的请求。

    夏无罪和夏剑虽然是父子关系,但是威望显然是天差地别,一方镇守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组长的请求,而彻底得罪了宗主这个宗门的实际掌权人。

    就这样,刘义章等人以熟悉环境的名义在成都城内晃悠了几天,均觉得颇为清闲,基本上白天被刘义章拉着在山里训练,到傍晚的时候便被刘义章号召着进城内品尝四川小吃。

    成都城内生活较为安逸,除了快活门的影响,由于各方势力在这里互相牵制,管理也较为严格,所以城内的治安比起刘义章去过的其它地方要好出许多。正因为如此,在秋风凉爽的傍晚时分,每每便是成都内最闹的时候。

    刘义章等人正好在太阳刚刚落山的时候进入城内,随意选了一间饭馆。由于众人中年纪最大的刘义章也不过十七八岁,最小的刘小六仅仅只有十二岁,还没有到饮酒的年纪,所以只向小二要了一些特色小吃。

    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精明中年人,脊背有些弯曲,大概是多年的辛勤劳作造成的。看刘义章等一帮少年衣着华丽,却又颇有教养,以为是哪个府上的富家公子哥,随即赔笑过来,道:“几位公子不是本地人吧?请问是哪里人士?”

    刘义章饶有兴趣,笑道:“老丈怎么知道我们不是本地人?”

    老板呵呵一笑,连带着消瘦的脸上卷起一层皱纹,道:“成都本地人自带着一种气质,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这点其他地方的人是模仿不来的。”

    刘义章微微点头,道:“老丈好眼光,我们是从中原来省亲的,正好闲来无事,出来品尝品尝成都的美食。”

    老板眼睛一亮,呵呵一笑道:“公子可是来对地方了。小老头这家店虽然不能算大,但做出来的手艺却很是地道,有几样菜您可得尝尝了。”不得不说这老板很会做生意,看着刘义章等人衣着华丽,修养也极好,便成功做了一次所谓的推销。掉头冲着里屋喊道:“小玉!去让郑师傅再弄一个毛血旺和夫妻肺片!”

    只听里屋内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少女声音,道:“知道了爹爹!”

    老板喊完,才转过头来道:“小老头与各位公子一见如故,这两样菜算是赠送的了。”

    刘义章看这老板眼神推脱,并不实诚,心想他也不过是想相让一下,便推脱道:“我们哪能吃白食,到时候多少银子,您一并算账便是。”

    老板也不推脱,喜滋滋地回柜台去了。

    没过一会儿,便从后厨里面出来一个二八芳龄的少女,梳着两个精巧的辫子,有着一个很好看的小酒窝。虽然比不上秦婷那般倾国倾城,但也显得很是可,应该便是老板刚刚喊的那个小玉姑娘。康少飞等人正在窦初开的年纪,看见美丽的少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只见那少女将两样菜放在桌上,对刘义章等人微微一笑,道:“各位公子请慢用。”说完见康少飞等人还在盯着自己看,脸色一红,便逃了回去。不远处的老板见这一群衣着华丽的少年对自己的女儿很感兴趣,脸上有光。

    再加上自己的女儿小玉已经到了要嫁人的年纪,这帮少年衣着不凡,应该是大家子弟,如果许配给其中一位,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不过让老板微微失望的是,刚刚和自己谈话的刘义章只是淡淡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眼神之中并没有半丝波动,倒是颇为让他失望。在这七个少年中,老板也最为看好刘义章了。

    不得不说成都的美食别具一番特色,既辣且香,让人很是回味。

    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刘义章等人也快要吃完了,正要结账,忽然从后厨里面传来一声惊叫,正是刚刚那个小玉姑娘。

    正在柜台前算账的老板脸色一变,急忙向厨房跑去,还没有进去,便从厨房后面跑出一个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边跑边叫:“老板不好啦,小玉被快活门的人劫走了!”

    老板脸色一白,体摇晃了一下,险些摔在地上。只是到这个时候他还非常镇定,边向里跑边对那个肥胖的中年人叫道:“快去幻天宗找那里的仙人求救!”

    肥胖中年人如梦方醒,也不顾浑的油腻,抬腿向外跑去。

    刘义章神色一寒,这快活门的人也太过嚣张,这才刚刚入夜,便出来劫掠良家少女,看来成都的治安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好。思虑一番,既然已经碰到,说不得便是要管上一管,当机立断,站起来,沉声道:“我们跟上看看。”

    七人闯入厨房后面,却看到原来是一个古朴的四合院,只见那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上了房顶,冲着远方极目眺望。

    刘义章等人翻一跃,轻轻跳上房顶,顺着老板的目光向南望去,只见在夜色之中,在忽忽闪闪的万家灯火的照耀下,远方有五个模糊的黑影迅速向南奔去。

    刘义章当机立断,也不理会老板惊讶的目光,喝道:“追!”说罢便率先脚下一蹬,隐隐有残雷之声涌动,体更是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前方的黑暗奔去。

    宋子槐等人这一段时间被刘义章用玄铁护腿训练,速度大有提升,虽然还没有刘义章那般恐怖,却也算是风驰电掣,比一般的马匹要快出许多,迅速向着刘义章赶去。

    只是他们的速度和刘义章相比差出许多,没有一会儿便让刘义章甩在后面。此时正是夜晚,虽然宋子槐等人已经奋力狂奔,奈何刘义章的影在夜色之中越变越模糊,渐渐成为一个黑色的小点,眼看就要追不上了。正在宋子槐焦急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前方的屋顶上有人用两块瓦片摆了一个丁字的形状。

    宋子槐眼睛微转,顿时转焦为安,稍微调转了一下方向,顺着丁字的那一竖的指向向前狂奔。

    原来刘义章看见众人被他越甩越远,便随手拿起屋上的瓦片作为记号,给众人指路。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