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期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七大宗门的会议开了约莫将近两个时辰才算结束,在会议期间,各大宗主分别制定了整个行动的总体计划和安排,以及参战以后的攻防方针和策略。至于具体的细节,还需要宗门内排出代表进一步的和军方进行讨论,不过这些都不是这些大佬们所心的事了。

    在返回幻天宫的途中,秦淮殇忽然说道:“那个刘义章你应该知道吧?”

    陈伯浪一怔,不明白秦淮殇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人,点了点头,道:“听说这个孩子天赋极佳,是个可造之材。”

    秦淮殇点了点头,沉声道:“有时间多指点一下,顺便……天才难得,不过他现在还太弱了。”

    秦淮殇没有将话说全,但是陈伯浪和他几十年要好的师兄弟,当年没有成家的时候几乎是天天都睡在一个屋子里,自然明白秦淮殇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道:“我会注意的!”

    秦淮殇仿佛对这个师弟格外溺,见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笑道:“霍灵虽然是我们的人,星战堂也管理的很好,大部分的组长和小组长都忠于我,这我是知道的。但是唯一的一个天玑组……”秦淮殇沉吟了一下,知道有些东西也许并不是陈伯浪所之的,便继续说道:“星战堂七个组,有五个是绝对忠诚,但唯有天玑和天璇……姓夏的人太多!”声音飘飘渺渺,却充满了杀伐之气,在空气中回

    陈伯浪一想,估计哪个宗主都受不了自己门下有着反对的声音却是无可奈何。幻天宗的总体实力要比霸王宗高出一些,但是长久以来在和霸王宗的争斗当中,一直和霸王宗处于同等的地位,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幻天宗内不够团结!

    有很多指令得不到最完全的落实,说什么也没用。而这种况好死不死的在长老堂中最为明显,所以一直以来,秦淮殇做事都稍稍有些束手束脚,让他极为不爽!

    在星战堂中,天玑组和天璇组虽然明面上支持着宗主这一派,但那也是在霍灵的强硬手段下才会出现的现象,内里还是有很多人支持着夏无罪,因为夏无罪的两个儿子夏剑和夏流便在天玑组。而夏无罚的儿子,号称是幻天宗内和夏剑并列第一天才的夏天便是在天璇组。

    这三个人的名字虽然起得一个比一个龌龊,几乎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但是不得不佩服的是,这三人拉拢人心的手段还是可以的,这两个组内的很多弟子都以这三人马首是瞻。

    想到这里,陈伯浪疑惑道:“师兄,我有一事不明!”

    秦淮殇微微一笑,道:“你是在疑惑我既然这么看重刘义章这个小子,为什么不把他安排在天枢组或者天权组?这样也更有益于他的发展。”不知道为什么,陈伯浪听到秦淮殇说起刘义章的名字的时候,表中总是透着那么些许的古怪之色,像是厌恶,或者又像是欣赏。

    陈伯浪点头道:“正是,师兄明鉴!”

    却听秦淮殇冷哼一声,道:“把他放在一帆风顺的坏境下,得不到锻炼,只会让他腐朽、变质,美玉得不到雕琢,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不是么?”心中又加了一句:“臭小子,敢瞧不起我,让我吃了哑巴亏,你就等着受苦去吧。”不过这话太不符合他的宗主份,自然不能说出口的。

    陈伯浪恍然大悟,微笑道:“还是师兄考虑的周全。”

    却听秦淮殇微微笑道:“我让刘义章去天玑组,却是还有一个目的!”

    杨伯浪疑道:“不知道师兄还有何深意?”

    秦淮殇摆了摆手,道:“谈不上什么深意,这刘义章只是得到婷婷和洪十三的一点帮助,便将生死置之度外,屡次救婷婷于危险之中,你说这孩子的人品如何?”

    杨伯浪沉思一阵,才道:“这孩子我并没有见过,不过但凡珍贵品质,有那么一两个亮点便足够说明很多问题。就好比一个孝顺的人,那么他也肯定比较知礼,一个忠臣,那么他也肯定比较正直,这话说的可能有点片面,但是却也不无道理。”

    “刘义章这孩子受到洪十三和婷婷一点恩惠,懂得涌泉相报,不息豁出命,品行应该没有什么挑剔的吧?不过这和把他分到天玑组有什么关系?”

    秦淮殇见杨伯浪分析的也算丝丝入扣,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孩子虽然看似顽劣,其实大道把握的极准,顽劣却又何尝不是一种宽松的心态?这对于修炼一途来说,极为重要。有太多的人都不明白孰重孰轻,细节和迂腐的东西太过看重,所以才会导致永远达不到巅峰!”

    秦淮殇说罢笑了笑,继续道:“就像当年师父所说,你的资质要远好于我,便是这个道理。你赏罚分明,虽然看似桀骜不驯,又太过张狂,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理都不理,但这却又何尝不是一种大道?当年人人都知道你将天王门一千余人屠戮干净,说你像个阎王不近人,甚至在朝堂之上,一向畏畏缩缩的皇帝竟然鼓起勇气要求我惩罚于你。可是他们却不明白,这天王们蛊惑百姓,危害一方,实属大害。你看似狠辣的手段,却是救了一方百姓,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杨伯浪撇了撇嘴,不屑道:“那昏晕的皇帝老儿,知道些什么!”

    秦淮殇笑了笑,继续说道:“你是这样,刘义章的心也是这样,只不过表现方式上有些不同,更何况,刘义章在心态上的猾狡诈和深思熟虑却要强过你许多,再加上此子对婷婷也可谓是一片忠诚,当可为我所用!”

    杨伯浪一惊,脑中轰然清明,已经明白了秦淮殇的用意,沉声道:“师兄莫非还想让此子帮助我们整合天玑组?”

    秦淮殇面色忽然变得凝重,点了点头,道:“不仅如此,等到这孩子满足我的要求,将星战堂整合完毕,我便要让他进入长老堂,如一把匕首一般,直刺夏无罪的心脏!”

    杨伯浪越听越惊,没有想到秦淮殇才见过刘义章一面,便对刘义章委以这么大的重任,而且考虑的如此深远。

    可以这么说,秦淮殇和杨伯浪几十年来没有做到的事,秦淮殇竟然想让刘大官人一个人做到!杨伯浪真不明白秦淮殇对刘义章的这份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抛开长老堂暂且先不说,单单是星战堂的一个小组之内二十人,每个人的来历背景便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概括的。要知道,能够进入幻天宗内修行的弟子,谁还没有个家世背景,或是天才横溢,或是王公贵族,哪一个是能随便驯服的?

    二人渐行渐远,消失在了小道之上。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