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夏剑,夏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只见洪叔向着刘义章二人走去,脸色少有的出现了沉重之色。

    刘义章瞧见洪叔走来,道:“洪叔,您刚刚说什么?”

    却见洪叔漫步走到刘义章和秦婷前,说道:“当年确有其事,那些妖魔便是从这个山峰上涌现出来的!”

    刘义章和秦婷纷纷惊叫出声,没有想到在秦婷看来的一个传说,便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事。却听洪叔继续说道:“许多年前,也是我幻天宗最为辉煌的一段时间,其实力比之现在的兲盗宗还要强出许多,堪称中原的霸主。”

    “后来不知道为何从这个山峰中涌现出许多实力强大的妖魔,肆意涂炭,与我幻天宗展开了数场大战。”

    刘义章听得入神,急忙问道:“后来如何了?”

    却听洪叔沉声道:“后来么……后来虽然将那些妖魔屠戮干净,而当代宗主更是以自己血之躯将前面山峰内的妖洞封印,但是我宗也损失极为惨重,以至于很多珍贵功法无法得到传承,从此失去了霸主的地位。”

    秦婷感同受,却也觉得很为当时那一代幻天宗的弟子感到自豪,随后又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那这泪雨虹桥也是被伤心的家属哭出来的么?”

    洪叔苦笑一声,道:“自然不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神奇的事!这虹桥是后代宗主为了祭奠当时牺牲的宗主而专门设置的通道,只是这些年过来,这样的传统已经被荒废了罢了!而这里,却也只是成了一个供人参观的景点。”

    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当中,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心,只是自顾自地回味着当年的那场大战,仿佛战士的英姿就在眼前。

    就在这个微妙的时刻,三人谁都不想打破这样的宁静。但是事与愿违,刘义章见前三个人影一闪,却是从来时的路上飞奔过来三个人影,刘义章定睛一看,却是三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其中一人,还有些熟悉,便是今天驮着自己等人上来的那个尖嘴猴腮的弟子。

    只见三人奔走甚急,看那样子倒是在赶路一般。

    刘义章眉头一皱,见三人竟是直直向着自己三人的方向过来,不由心中大起疑心,再见那尖耳猴腮的弟子,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厌恶的感觉。

    就在思绪之间,三人已经来到刘义章等人面前,却见和尖耳猴腮的弟子一起来的两个青年,倒是生得眉清目秀,长相倒也英俊。

    中间那名弟子看似年长一些,不过也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眉宇之间倒多了几分成熟之意,稍稍给人一些厚重的感觉,只是这个男子眼神桀骜不驯,让人一看便觉得这人不是好惹的。

    却见在这个男子右手边,却是站着一个稍小一些的少年,看年纪和刘义章大小差不多,长相却和中间的那个男子有几分相像,看着便像是亲兄弟。

    只是这少年不同于他的哥哥,眉宇之间玩耍调皮之意颇多,少了几分沉稳,却多了不止一分的顽劣。只是单单的站在那里,便是腿抖眼歪,活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街头恶少一般。

    秦婷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逝,就连洪叔眼中的讨厌神色也被细心的刘义章看了出来,心道,看来真的是人以群分,自己觉得那尖耳猴腮的弟子不怎么样,看来拉过来的这两个兄弟也不咋地。

    正在刘义章思考之时,却见秦婷眉头一皱,道:“夏剑!你怎么有心来这等儿女长的地方。”

    刘义章一怔,心想这小妮子咋这么不懂事呢,讨厌就讨厌了,干嘛一见面便这般辱骂人家。随后一想,不知道这三个小子的后台怎么样,如果后台比较硬的话,不把秦婷这个宗主的女儿当一回事,那么今天这场架是在所难免了。

    不过那男子的反应却是大出刘义章的意料,只见他微微一笑,神态之中却少有的有些温柔,道:“婷婷,你回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刘义章大跌眼镜,心想这家伙是变态?被秦婷骂上貌似还很享受的样子。

    却见秦婷冷哼一声,眼中不屑之色越发浓郁,道:“我回来凭什么要通知你!真是活见鬼了,你当你是谁啊?”

    刘义章此时也稍稍看出来了,看那男子的神色,便能猜到他对秦婷有着慕之,只是貌似秦婷不怎么待见他。

    这男子被秦婷这么一骂,脸上怒色一闪而过,却也不知道如何接口。这时却见那个尖耳猴腮的弟子眼珠转了一转,指着刘义章对那男子说道:“剑哥,就是那个小子,张狂的很!”

    这男子眼神一转,向刘义章看去。却见这少年衣着锦袍,脚踏云靴,眉目清秀,却又多了几分阳刚之气,眼神清澈却又不显呆滞,灵动的目光也在观察着自己。

    夏剑一看之下,便感觉这少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之感,反倒比那尖耳猴腮的吕顺强得多了。心中顿时升起怜才之意,正想上前和刘义章搭搭话,却见秦婷无意中看了刘义章一眼。

    那是怎么样一个眼神?温柔如水,在那么一眼之下,仿佛天地之间,在秦婷眼中折回来的倒影,只有刘义章一人。

    看到此处,夏剑心中顿时像是燃烧气一个火把来,将自己的内心深处灼伤、刺痛。

    自己已经追求秦婷一年多了,但是她对自己一直是格外冷淡,即便自己为幻天宗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却也没有丝毫改善自己在秦婷心目中的位置。

    此时秦婷外出历练回来,却见她对另外一个少年温柔似水,看似已经根深种,这怎么能让夏剑不怒。

    心中虽然再怎么生气,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眼神之中的厉根本无法掩饰内心之中的憎恶。走上一步,沉沉地向刘义章问道:“小子,听说你很狂?你是哪个分堂的?”

    秦婷眉头一皱,不知道夏剑在搞什么鬼,却见刘义章将自己挡在后,微微一笑,道:“我是刚刚加入宗门的,至于狂不狂……管你鸟事!”刘义章曾经流浪多年,什么人物没有见过,此时看夏剑的表和眼神,再看对面三人来的阵势,单单 把和自己都看不对眼的吕顺带上,意图已经非常明显,看来是有备而来了。

    既然无法躲过,那便坦然面对,总不能让这三个家伙占了便宜不是?

    夏剑怒极反笑,冷声道:“哈哈,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向你这么有种的年轻人了,现在我夏剑,以当值执法弟子的份,怀疑你是金国魔符寺窜入我宗的间隙,需要将你逮捕回去审问一番,还请配合!”

    “嗯?你下?”刘义章一愣一愣的,仿佛看着疯子一般哑然道:“我知道你下,但是也不用自己说出来吧?”

    夏剑知道刘义章误会自己的名字了,或者是压根就是在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呢,心中怒火中烧,也不管洪叔这个长老在那里,低声喝道:“小流,还不去速速擒下此人!”

    刘义章本就感觉夏剑的名字起得太有创意,憋着笑没有出声,此时见夏剑吆喝右手边的那个像痞子一般的弟弟,一口一个“小流”,顿时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再也忍不住,人几乎已经趴在地上哈哈大笑,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道:“哈哈,夏剑,夏流!给你们起名字的人还真是有才啊,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