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亦真亦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天降传奇 书名:弑神麒麟录
    山洞内先是有一节石梯,有几缕光从洞口照进来,使得山洞内部不是那么昏暗。刘义彰抱着铁蛋缓缓走下石梯,却是见到正前方一片黑暗,像一只洪荒巨蛇张开它的猩红獠牙,让人看不到尽头。

    刘义彰心中胆怯,几乎站立不住,伸手扶向洞壁,却发现洞壁光滑如玉,连一丝尘土也没有。不过此时刘义彰倒是没有心考虑这个,看着眼前黑暗的山洞,刘义彰稳定了一下绪,开始迈步向前走去。

    等拐过一个弯之后,刘义彰便暗骂自己糊涂,进来之前也不说准备一个火把,原来洞内的黑暗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现在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刘义彰看着怀中的铁蛋,咬了咬牙,扶着墙壁慢慢向里走去。

    铁蛋也像是感到了一丝不安,在刘义彰怀中呜咽了一声,乖乖地一动不动了。

    在漆黑的山洞之中仿佛是没有时间观念,刘义彰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只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这种黑暗与死寂的折磨之时,忽地脚下一痛,然后便听到一声金属的撞击之声,刘义彰明显感觉自己像是踢倒了什么东西。

    俯首一看,却是一把巨大的战斧,看不清什么颜色,只是看到这战斧上面有着许多巨大的锯齿,像是砍过什么钝物所留。不过刘义彰此时并没有心仔细观察这把巨斧,他的一双眼睛,而是死死地盯着倒在地上战斧旁边的一具巨大的骷颅!

    刘义彰浑一震,仿佛是预感到了什么,他艰难转动了一下眼珠,向着前方望去,山洞的顶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有着几颗发光的石头,在那些恍惚的光线照耀之下,刘义彰的正前方稀稀落落的摆放着十余具成年人的尸骨,或是依墙而坐,或是躺卧在地面之上。不过在这些尸骨旁边,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刘义彰定了定神,深吸了几口山洞内特有的干燥腐臭的气息,眼神继续向着前方看去。在这些尸骸之后,却是有着一道巨大的石门阻挡了前方的道路。

    刘义彰毕竟还是孩子,一般孩子见到如此多的尸骸早就吓得浑发软,胆子小一些的恐怕就要晕厥过去。虽说刘义彰也算是胆大的一个,可此时也是吓得再没有胆子向前一步,几乎是下意识的便要掉头回去。

    在他转之后,他便绝望的发现为什么此地会有那么多的尸骸,也明白为什么历来进入这个雅玛图山洞的人没有一个人活着出去。因为在刘义彰的后方,刚才他走过来的道路之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诡异的也出现了一道石门!

    刘义彰绝望的喘息了一声,额头已经微微见汗,手中一紧,却是抱紧了一团毛茸茸的物事,低头一看,发现怀中的铁蛋也在仰头望着自己,狗眼中却是非常人化的充满着关怀之色。

    刘义彰冲着铁蛋微微一笑,苦笑道:“想不到我们两个今天还是要死在这里。”语气之中说不出的绝望。

    “汪!汪!”铁蛋像是能够听懂刘义彰的话语,张口狂叫了两声,刘义彰听在耳中,浑一震,顿时一种年轻人的豪气展现出来。刘义彰一家自从被人陷害,一路上被人追杀、辱骂、殴打、饥饿下来,数次几近绝望,可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让他逃过劫难。想到这层,刘义彰便低头说道:“连你都不怕,我要是再说这些绝望的话倒是显得矫了。”说罢觉得心中镇定了一些,缓缓朝着来路上的石门望去。

    这道石门的颜色呈白之色,倒是与周围石壁上的灰黑颜色截然相反,伸出手来触摸了一下,冰凉刺骨,却是光滑无比。刘义彰心中纳闷,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这道石门是怎么在自己不知觉的况下出现在这里,如果是幻觉的话,触手的感觉却是真实存在的。

    细细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头绪,只好将目光转移到了前方的石门上去。

    跨过那些尸骸,刘义彰站在前方的石门边上,细细看了起来。这道石门与刚才那道的材质一般,均是用一种不知名的白色石头制成,看这地上的一下兵刃,锋刃上大都是如锯齿一般,看来是砍这些石门所留。刘义彰细细摩挲着石门,却发现这些石门之上竟然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当真奇怪。

    不过与后方石门不同之处在于,这道石门中央却是有着一个半圆形的凸起,上面血迹斑斑,却都是黑红之色,一片片翘了起来,想来是存在已久。

    刘义彰蹲下来,细细看了一眼这半圆形的突起,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因为在这凸起之上,某个翘起的血渍下面,赫然写着一些小字,而且不可思议的是正宗的汉字!

    仿佛是在绝望之中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又像是在孤寂中找到了亲人一般,刘义彰将铁蛋放在地上,疯狂的将凸起上面的血迹擦拭下去,乘着洞顶上面的微光,细细看去。

    字体是刻在石门之上,浑圆正直,一笔一划均是无比清楚,只见上面写道:“凡吾族人,以血拭石,道路自开;非吾族人,当以陪葬,尽可长眠于此地矣!”刘义彰喃喃读了数遍,脸上也是笑容也是渐渐浓了起来,这字是汉字,话中所说的“吾族人”应该是汉人即可。刘义彰便是正宗的汉人,不过他死活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只要将自己的血擦拭在这石球之上便能打开这道门。

    不过形也不容他做多想,微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刘义彰顺手从地上捡了一把斩马刀,猛一咬牙,朝着自己的掌心割去。

    “滴答,滴答”。血液顺着刘义彰的手心滑落在地上,溅起了一些灰尘,不过刘义彰却是无暇顾及这些,只是伸出割破的左手,将手掌慢慢地贴到了石球之上。

    异变突生,原本白色的石球在接触到刘义彰的血液之后,忽然豪光大放,如烈阳一般的七彩光芒照得石洞之内如仙境一般。刘义彰眼睛被突入起来的光芒晃得一阵刺痛而微微眯了起来。

    原本刺痛的左手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一般,刘义彰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从左手手心之上源源不断地流向那个奇怪的石门之内。本就霞光万道的石球在吸收了刘义彰的鲜血之后,更是显得瑞气满堂,把个山洞照耀的直入仙境一般。

    刘义彰因为血液缺失的过多而浑一阵发软,但是他心中明白,此时只有这么一条路可以活下来,当下心中一狠,非但没有将手收回来,反而死死地按在石球之上。

    就在刘义彰以为自己要失血过多而死的时候,却是从石球之上出来一股绵延醇厚的大力,将刘义彰的左手给弹了开来。刘义彰感到浑轻飘飘的没有一丝力气,再也坚持不住,一股坐到了地上。

    本来霞光瑞道的石球忽然发出一阵震耳的轰鸣之声,只见石球竟然在吸收了刘义彰的鲜血之后,自己缓缓转动起来。刺耳的摩擦声震得刘义彰和铁蛋一阵心慌,刘义彰还好,铁蛋顿时如癫狂一般,浑黄毛竖立,对着石门咆哮起来。

    石球顺时针转动了三圈之后又逆时针转动了六圈,只听轰鸣一声,原本死寂一般的石门竟然在迅速的淡化!

    没错,就是淡化!

    白色的石门缓缓变得透明,刘义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数个呼吸之后,在刘义彰不可思议的眼睛前面重新又出现了一个如梦幻般的通道,通道四周都被明亮的如水晶一般的石头照得如白昼一般,让刘义彰分不清楚是在洞内还是在洞外。

    在通道的尽头,却是一眼翠绿。让刘义章忍不住有些熟悉的感觉。

    他慢慢走过通道,进入了那一片翠绿。进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奇怪的花园。

    花草树木应有尽有,其中却尤以牡丹最多,姹紫嫣红,争相竞艳。刘义章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当从哪里看起才好。如此美景,当和刚才石门之外的骷颅形成了一种让人接受不了的反差效果。

    不过此时最吸引刘义章的却并非是这些鲜彩夺目的花朵,而是这些树木竟然都并非真的生长起来的。每一朵鲜花都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像是透明一般,而树木花茎也是如此,直如水晶雕刻似的,像是进入了仙境一样。刘义章缓缓伸出手来,轻轻触碰了一下旁的一朵牡丹,只觉入手冰凉无比,牡丹花瓣边缘极为锋利,竟然感到微微的疼痛。

    刘义章眉头一皱,向着远处望去,见这个花园怎么说也有方圆数里,但是其中的花草树木无一不是如此,当真是诡异之极。不仅如此,在这死静一般的花园中竟然听不到一丝声音,诡异的让人害怕。没有动物,没有昆虫,甚至连刘义章自己的呼吸之声都是没有。

    从心底深处慢慢衍生出来的恐惧瞬间占据了刘义章整个体,脚步不由得向后挪了半步,却是碰到了什么物体,软绵绵的。回头一看,却是刚才放到地上的小狗铁蛋。

    此刻铁蛋也是一反刚进入山洞内的状态,抬起头来站在刘义章后四处张望着什么,忽然鼻头一动,像是嗅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一般,狗头一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张开四腿向着前方狂奔而去,速度如飞,转眼消失在了这片诡异的花丛之中。

    刘义章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呼喊铁蛋,铁蛋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刘义章看了看四周,直想掉头离开。可是又猛得想到了和铁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站在那里挣扎了一会儿,实在是割舍不下铁蛋,便猛一咬牙,快步跟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弑神麒麟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